他终于来新西兰了!带走了一朵白色的纸玫瑰!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3 新西兰天维网


音乐是我使用的首要的语言,也是全世界通用的语言。音乐演奏不是造火箭,它要有诗意,要浪漫。你如何通过音乐表达思念、愤怒、畏 惧、狂喜、迷惑或清醒?

你必须看着曲谱,你必须深入你的内心,然后才能找到合适的演奏方式。你的演奏必须是人类情感的真挚体现。”

——郎朗自传
《千里之行:我的故事》


8年前,当郎朗在自己的自传中写下这段话时,他从未想过,会在新西兰诠释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6月12日,星期天晚上,郎朗奥克兰个人钢琴独奏会刚刚散场,观众们陆陆续续走出Civic的门口,皇后大街熙熙攘攘,一位父亲牵着孩子的手,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入冬的奥克兰刮着风,Civic大门一开一关,灌进来冷风,小男孩似乎不愿意走,手里捧着一朵纸折的玫瑰花,直到工作人员上前询问,他才指了指自己嘴巴,摇了摇手,表示自己不会说话

工作人员小心询问,“你是要我转交给郎朗吗?”小男孩似乎才终于意识到音乐会后郎朗不会再出现,他将玫瑰花小心翼翼地交到工作人员手上,点了点头,又是一阵无声。小男孩带着谢意离开了。

郎朗知道后,接过这朵沉默的纸玫瑰,戴在了自己的胸口。“音乐是我使用的首要的语言,也是全世界通用的语言。”郎朗和不会说话的小男孩,似乎在当晚已经通过音乐建立了联结。

郎朗知道后,接过这朵沉默的纸玫瑰,

戴在了自己的胸口。


音乐是一种微妙的平衡

“自从我的事业起步以来,我就常常感觉到精神压抑的危机。我开始感到紧张不安,,我最大的恐惧是我的手臂和双手会受伤……”


郎朗落地奥克兰时,气温有些偏低,他戴着围巾,紧了紧自己外套,就跟普通邻家大男孩一样,但一说起他14号的生日,他又开玩笑说自己老了。

大多数跟郎朗接触过的人都有一个疑问,一个阳光大男孩,究竟是如何驾驭那些沉郁顿挫的曲子和掌握起伏跌宕的旋律?“毕竟,见郎朗真人后我发现,他性格好,人又乐呵,感觉是个十足的乐天派!”一位学琴的少年,在参加完独奏会后,有些不解。


“万变不离其宗,首先要认真解读作曲家想要表达的情感和内涵。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加入自己对作品的理解。”郎朗继续解释,“对我而言,我会将自己的情感和作曲家倾注在作品中的感情融为一体,展示出独一无二的音乐,这就是我对音乐的诠释。”

而这些感悟,来自巴伦博伊姆大师曾对他建议:“你一定要权衡自己在情感上的直觉和思想上的洞见,然后在两者之间找到完美的平衡。”
 
他说,这种平衡不仅是在音乐上,在生活中也是如此。“自从我的事业起步以来,我就常常感觉到精神压抑的危机。我开始感到紧张不安,总是提心吊胆。我最大的恐惧是我的手臂和双手会受伤……”
 
终于有一次,他练习那架霍洛维茨曾经使用过的钢琴时用力过猛,一阵剧痛从右手小拇指一直延伸到了右臂。


这次郎朗真的受伤了。
 
医生告知他,至少需要休息一个月,一个月不能弹钢琴。然而对他而言,这意味着一个月无所事事,一个月惶惶不可终日。
 
然而就在这个契机下,郎朗开始阅读中国传统哲学,其中有关阴阳、平衡等思想启发了他:“我有机会看电视、上电影院、和朋友相处、读书,过得很充实。”
 
现在,郎朗已经不是那个会提心吊胆的少年了,过了三十后,他开始成为别人的老师:“人要学会有张有弛,有快有慢。生活中的平衡是一门精妙的哲学,唯有达到这种平衡,才能演绎出更好的音乐,创造出更美的人生。”他笑着跟记者说,随后还是没藏住他大男孩的本性,透露自己在6月14日生日时,打算到上海迪士尼乐园疯狂玩耍一天,“我这是装嫩!”
 
音乐是一门放松的艺术

“怎么形容呢?音乐就像呼吸,需要你在一呼一吸之间寻找灵感,放松身心,才能真正领略音乐的真谛。”


在郎朗看来,音乐是一门放松的艺术,唯有放松才能真正体会到其中的情感和意境。永远不能着急,即便是为了准备比赛,也需要放慢节奏,寻找音乐带给你的灵感。
 
“怎么形容呢?音乐就像呼吸,需要你在一呼一吸之间寻找灵感,放松身心,才能真正领略音乐的真谛。”
 
郎朗回忆,小时候学钢琴见到朱雅芬教授的那一刻,他长期以来紧张的情绪得到了释放,第一次学会了什么是放松。“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在后来的钢琴学习生涯中,他逐渐感悟到,弹钢琴就好像人自然而然会呼吸一样,弹钢琴对他而言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音乐是一则诗意的表达

“要记住,当钢琴家很容易,你要做的只是挪动你的手指。但要当一名伟大的钢琴家,你必须使用你的智慧。”


在美国求学期间,郎朗开始学习莎士比亚的戏剧,还大声诵读其中的诗句。《哈姆雷特》剧中不同的主题互相交错,仿佛音乐中的多重旋律和复调。
 
郎朗说,莎士比亚的对话让他想起了莫扎特的乐曲。莫扎特的音乐会在多重的性格之间不断地变化。通过莎士比亚的人物以及人物互动的方式,他更加理解莫扎特的音乐了。
 
音乐与文学表面上看似乎是不相关的两种文艺类型,然而,从艺术的本质来看,它们都是艺术家基于自身的审美经验,运用特定的艺术表达内心情感的方式。

 让郎朗醍醐灌顶的一句话是:“要记住,当钢琴家很容易,你要做的只是挪动你的手指。但要当一名伟大的钢琴家,你必须使用你的智慧。
 
因此,在长时间的学习过程中,郎朗都会尝试着在演奏中倾注一份诗意,倾注自己内心独特的一份情感。
 
音乐是一门世界语言

“音乐是真正的桥梁,

音乐的世界是一个真正没有国界的世界。”


成为音乐家后,郎朗几乎在每次采访时都会被问到一个问题:他对古典音乐的未来有什么期望?在新西兰,他也没逃掉。

他很诚恳,没有说套话。他说他希望看到古典音乐的未来是如何演化的,也希望能在它的未来中扮演一个角色。
 
为此,他举出了一个很实际的例子:音乐课。他认为,在当下全球普遍教育中的音乐也好,艺术也罢,都相对较为缺失。

 “每当学校经济不经济或需要进行课程调整时,首先被砍掉的就是艺术课程。对于这点我很痛心,艺术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

而他想做的事情,就是让音乐不再缺席。

“音乐是真正的桥梁,音乐的世界是一个真正没有国界的世界。”
 

贝多芬曾对自己的作品《庄严弥撒》这样期许:“这部作品来自心灵,但愿它能到达心灵。”

而我们在郎朗接过那朵纸玫瑰时,就知道他那些来自指间和心灵的音乐,已经到达何处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