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大波妹,手往哪摸呢?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1 内涵段子


七岁那年,我爸另娶了一个女人,带过来一个比我大四岁的女孩儿,从此我便有了一个姐姐! 
    姐姐叫申薇,很漂亮,漆黑的眸子闪着灵动,特别是她笑的样子,楚楚可人,很多人都说她是天生的尤物,走在路上即便是女人都忍不住侧目,实在是太美了!
    虽然申薇不是我亲姐姐,但她却把我当亲弟弟一样,特别疼爱我,所以我很依恋她,每天早晨必须让她给我穿衣服才肯起床,即便是挤牙膏这样的小事情也要她来做,她从来没有抱怨过,反而更加无微不至的关心我。 
   那时我小,睡觉总是蹬被子,她怕我晚上着凉,便让我钻进她的被窝搂着我睡,嗅着她清香的被子,紧紧的贴着她释放着体温的身体,让我觉得很温暖,很幸福。


    我睡觉时喜欢把手放在她的胸口,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能明显感觉到她的那地方在逐渐的变大,但那时我还不懂人体发育的事,有时感觉好玩还特意用手去抓她那儿,她便嘤咛的喘息一声,然后微微的嗔笑伸手刮我鼻子,说我调皮。
    有时候我也喜欢用手摸她的肚脐两侧,她并不制止,她说摸起来有些痒痒的感觉,但很舒服。为此,我还特意摸了摸自己的肚脐,但什么感觉也没有,我问她这有啥舒服的,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她说等我长大了自然就明白了。
    所以,我那时特别希望自己快点长大,然后就可以知道为什么摸肚脐时她会感觉舒服而我却没有感觉了。反正,跟申薇在一起的日子,是我童年里最幸福最美好的日子。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钻进了申薇的被窝,但她却没有脱内衣,并且还是背对着我躺下,我便问她怎么不脱掉内衣?她说她有些不舒服,今天不脱了。
    一直以来,她都是搂着我睡,这突然间不脱内衣并且还背对着我躺下,让我有些不适应。主要是自从我跟着她睡后,我便依恋上了她身体上的那种温暖,没有那种温暖,我很难睡着。
    她可能也预料到了我对她的依恋,知道我会一时不适应,当我翻着她的肩膀让她面向我时,她并没有反对,不过,当我脱她的内衣时,她却极力反对了。
    我任性的性格当即就被激起,她越是不脱,我越是去拉扯。
    “弟弟最乖,弟弟最听话,等过完一星期,姐姐再像以前那样搂着你睡好不好?”虽然我那时很任性,但姐姐却不忍心批评我,便抚着我的脸跟我商量。
    “我不,我不,我就要姐姐现在搂着我睡!”我更不讲理的去扯她的内衣。
    见我任性,不听商量,她终于生了气,猛然推了我一把,直接把我从床上推了下去,我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板上,胳膊擦破了皮,顿时委屈的哭了起来。
    她一脸不安的赶紧从床上跳下来,伸手扶我:“弟弟,对不起,都是姐姐不好,姐姐方才用力太大了……”
    我怨怼的眼神看着她,把她一把推开:“滚开,不要碰我!”
    我还把她的被子丢到了客厅里,让她在客厅里睡。
    自那晚之后,申薇便开始有意疏远我,即便是吃饭的时候,她也不与我坐在一起,而是坐在爸妈的中间与我隔开。
    正是她这种故意疏远我的举动,让我对她的怨怼越来越甚,心里便对她有了报复的想法。
    有一天,趁着爸妈不在家,我偷偷把两条毛毛虫放在了她的浴巾里,果然她洗澡时受到了惊吓,衣服没有穿就从浴室里惊慌的跑了出来。
    她知道是我在报复她,但她没有对我发火,却是晚上睡觉时主动找了我,依然像过去那样搂着我睡,不过她也给我讲了一些事。
    一是男女身体构造不同以及第二性征发育的事。
    二是青春期生理变化以及兄妹之间伦理道德的事。
    她最后说,她已经到了青春期的年龄,以后不能再搂着我睡了,当时我不懂这些,只认为是她不疼爱我了,心里很气,伸手打了她一巴掌。

她没有想到我会动手打她,捂着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怔的看着我,眼睛里噙满了泪花……

接下来的几天,申薇更疏远我了,甚至,也不经常回家了,而是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恰逢那时我爸正计划着去南方做生意,不多久,她便跟着我爸去了南方,再也没有回来。

从此,她彻底在我的生活里消失……



    一晃几年过去,我由之前不谙世事的孩童逐渐长成了一个桀骜不驯的少年,懂的事情也多了,心里也逐渐内疚惭愧起来,因为我渐渐明白,申薇那晚不搂着我睡,应该是第一次来了月经,她长大了。
    正是因为内心对申薇的愧疚,我的性格变了,变的沉静冷漠,孤僻古怪,
初中读完后,这种愧疚愈发的让我难受,我买了一张火车票,决定去南方找她,向她道歉,向她认错。
    火车上很嘈杂,我很不喜欢,上了火车没多久,我便靠在车窗上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人在拍着我的肩头叫我,我缓缓睁开了眼,只见是一个穿着低胸V领的美女站在我的面前,壮观的事业线勾人心魄,甚至,一张扑克牌都能被她夹住。
    “小帅哥,咱们换换位置坐可以吗?”她问我。
    我感觉这不算什么事,只是换个位置而已,便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起身坐到了她指的位置,坐下后,我随意的打量了一眼那个美女,这一打量,让我顿时惊住了,她竟然与申薇长的有些像!
    正是如此,我便多看了这位美女两眼,这一看,更激起了我心里一阵猛然跳动,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包括她的嘴唇,都太像申薇了!
    她发觉了我在看她,对我眨了一下眼:“小帅哥,你长的很帅咯,这是准备坐车去约炮么?”
    她这话当即让我心里一阵愕然,激动的情绪也复杂起来,这是申薇吗?她也太轻佻了吧?
    看到我愕然的神色看着她,她抿嘴又笑了起来:“咯咯,你真是一个老实的孩子……

笑的时候,她胸前的两团随着她的笑声一阵乱颤,让旁边坐着的一个大叔忍不住吞咽了几口口水。
    虽然她的言语举动以及性格与申薇很有反差,但我还是问了一句:“你是我的姐姐吗?”
    她双手环抱胸前,原本就很傲立的两团如此挤压的更诱人了,呼之欲出,她再次对我眨眼一笑,并且把头探向了我的脸前:“小帅哥,你把耳朵靠过来,我小声告诉你哦……”
    这次我没有再犹豫,因为我太想知道她是不是申薇了,直接侧着脸靠向了她。
    她粉嫩的樱.唇贴近我的耳边时,散放着一股清香,迷离眼神的浅浅一笑,又带上了些许轻佻的口吻:“小帅哥,我比你大几岁,肯定是你姐姐呀,你想不想和姐姐约炮,姐姐会让你很舒服的哦……”
    说话的时候,她还故意用嘴唇碰了一下我的耳垂……
    我整个人再次一怔。
    “咯咯……”看到我怔在那里,她眼神迷离,笑的愈发的沉醉起来。
    不等我从愣怔中反应过来,她又探着身子靠向我,樱.唇贴在了我的耳边,呢喃般的说:“小帅哥,其实,姐姐方才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了你的心思哦,你随姐姐过来一下咯……”

说完,便起身向车厢前面走去。
    我的心思,她知道?她不是申薇又是谁!
    我心里一阵波动,赶紧起身向前面追去,只见她停在了列车的厕所位置,我刚走到她身边,她直接把我推进了厕所,而她也紧接着走进来,随手插上了门。
    她迷离神色的笑着,突然拿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口:“小帅哥,方才你不是盯着姐姐的胸看么?现在姐姐给你摸,好不好?”
    她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口时,我当即就想起了小时候和申薇一起睡觉时的情形……
    她肯定就是申薇!她今天做这些肯定是想让我忆起小时候和她在一起睡觉时的情形!我情绪失控起来,猛然拥抱住了她……
    “咯咯,小帅哥,在车厢里看你挺老实,没有想到你的内心竟然这么汹涌,敢情还是一个内骚型的小帅哥呐,咯咯,姐姐就喜欢你这样的……”她已经眉开眼笑,心花怒放。
    我记得申薇左胸的下面有一颗痣,我准备把她的内衣脱下来,看看那颗痣,这样就更能确定她是申薇了,却是这个时候厕所门口有了敲门声。
    “列车要到站了,里面的人快出来!”列车员催促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知道了!”美女不耐烦的对着门口回了一句,然后又从兜里拿出来一张名片递给我,意犹未尽的笑着,“小帅哥,姐姐就住在这个城市,这上面有我的电话,在列车上咱们没有玩爽,等下了车后,你打电话联系姐姐,咱们可以继续玩咯,姐姐肯定会让你玩的很爽哦……”
    她没有行李,很快就下了车,当我取了行李走出车站时,早已经没有了她的影子,我便拿出了她在厕所里给我的那张名片。
    申欣!
    和我姐姐同姓,但我姐姐却不叫申欣,而是叫申薇!
    拿着这张名片,我怔住了,她不是我姐姐?
    冷静下来后,我的思维也清晰了。
    是呢,申薇性格文静,她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场合说出那些轻佻的粗俗话语呢?这个女人性格如此热辣,肯定不是申薇,看来,我终究还是心里太压抑,有了些恍惚,认错人了。
想到这里,我便直接把那张名片丢在了地上,我是来找申薇的,不是来寻找一夜.情的。
   离开车站,我便循着之前打听到的地址去寻找申薇了,想到只要找到那个地址,就能再次见到她,我沉落的心里才慢慢有了回转,疾步向前走去。
    这次,老天爷没有再蹂躏我孤伤的心,傍晚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那个地址,敲门时,我的情绪一阵波动起伏,甚至波动的有些失控,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到申薇了,思念与愧疚在心里压抑了太多。
    然而,当门打开时,我却整个人懵了!
    开门的竟然是我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美女!

 

我们四目相对,我的眼睛睁的很大,同样,她的眼睛也睁的很大。
  惊讶过后,她眼神里便闪过了一抹惊喜咯咯笑了起来:“小帅哥,我给你的名片上面可没有我家的地址哦,没有想到,你竟然能找到我家里,太让我意外了咯!快,快进来!”
  这一刻,我的心跳已经不是微微起伏了,而是翻江倒海,汹涌跌宕起来,我情绪很复杂,整个人懵在了门口!
  来这里之前,我已经打听了很久,这个地址肯定错不了,我爸爸就住在这里,这个美女既然也住在这里,她……
  在火车上,可能是因为心里太压抑,产生了错觉,从而认错了人,但此时再次与她邂逅,让我完全愕然了。
  “小帅哥,别愣着,快进来呀!”见我怔在门口,她笑吟吟的拉着我的手臂就往屋里走。
  我坐下的时候,她拿起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在她的胸口很有诱惑的蹭了两下,然后嘴角一弯,迷离眼神的笑着递给我:“小帅哥,你在火车上不是很想吃姐姐的苹果么,姐姐现在就给你吃怎么样?”
  很显然,她又开始像在火车上那般挑.逗我了,这让我突然变的不适应起来。
  在这几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性格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姐姐,我……”突然间的变故,让我这几年压在心里的内疚与惭愧也不知道如何说了,我从嘴里只喊了一声姐姐,便再也不知道说什么。
  “咯咯,你不用说姐姐也明白,既然在火车上姐姐说了,就肯定不会食言,现在你找来姐姐的家里,姐姐现在就让你继续爽好不好?”她咯咯一笑,直接把身子贴了过来,抓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口。
  与火车上相比,她现在只穿了一件粉色的吊带衫,原本就很丰满的胸就更显得夺目了,呼之欲出,她把我的手放上去后,只让我心神不宁,脸刷的一下红了。
  “咯咯,小帅哥,怎么还脸红了,你该不会还是一个雏鸟吧?”她摸了一下我的脸,喘着起伏的气息贴在我的耳边又低声呢喃了一句,“其实,姐姐最喜欢雏鸟了,因为姐姐也是第一次!”
  说完这些,她也不管我什么反应,就直接撕开粉色的吊带衫迫不及待的把我摁在了沙发上,骑在了我的身上。
  看着她曼妙的胴体,看着她迷醉的眼神,只让我腹下升起一股燥热,毕竟,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并且还是在青春萌动的年龄,荷尔蒙很容易一触即发。但就在这时,我心里却咯噔一跳,因为我发现她的左胸下没有那颗痣!
  我记得很清楚申薇左胸下面有一颗痣,小时候她搂着我睡时,我还经常去摸那颗痣,可现在的这个女人……
  她不是申薇!这次,我能千真万确的肯定了!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
  我赶紧推开骑在我身上的女人,向门口看去。
  这一眼望去,我整个人当即怔住,儿时记忆里的面容,眉目如画,犹如尤物一般,站在门口的女子不是我终日想念的姐姐又是谁!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