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股市楼市把中等收入者赶回低收入群体?

<- 分享“KVBFX奥克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8 KVBFX奥克兰




要成为中等收入群体的一员,需要有多高的收入——年收入10万元、20万元还是30万元?现实问题是,通往中等收入群体的路上,有多座大山横在面前:户籍、房产、子女教育等,每一座都在拉远我们和中等收入群体之间的距离,中等收入群体的门槛也在无形中被推高。


金钱容易衡量,获得感不易寻找。在中等收入群体身上,我们不应只看到苍白的银行卡中的数字,而应该是能否有一种闲庭信步的心态,能否有“日扶瑶琴听音”的惬意,能否体现出生活质量和生活品质的提升。


但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显然又有着深远的意义。在上月举行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三次会议上,中央明确提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决策,推进橄榄型社会结构的形成已越来越成为国家政策的重要着力点。就此话题,寻找样本,访问专家,对比今夕,参考海外,试图通过这组报道管中窥豹,一探中国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之路。


构建橄榄型社会结构,需要发展起庞大的中等收入群体,这是世界上很多国家走向发达的经验。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路该怎么走,户籍门槛、高房价等是否会将部分中等收入者赶回低收入群体?


发达国家已有成功经验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是让大量低收入者转变为中等收入者,而不是把高收入者拉回到中等收入水平。此外也要有合理的再分配制度。要做到这些,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一是有公平竞争、有活力的市场环境;二是有一套比较健全的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和转移支付体系。此外还要有一个廉洁、透明,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政府。


改革开放后,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中等收入群体迅速扩大。一个公平竞争、有活力的市场环境,对中等收入群体的发展特别重要。但是,单纯靠市场竞争没办法解决收入差距过大的问题,需要有公共服务、社会保障、转移支付体系来解决这些。发达国家已经提供了很多成功经验。二战以后,发达国家都普遍建立起全面覆盖的社会保障体系和医疗、教育、保障住房等公共服务体系,防止一些人长期陷入贫困,帮助他们向中等收入群体转化。


很多发达国家二战前社会贫富差距悬殊,但随着这些制度的建立,现在大部分发达国家收入差距相对较小,中等收入群体占比很大。因此,社会结构的合理化主要靠政策、制度方面的转型。



然而中等收入群体该怎么科学划分?




我们国家还在发展过程中,划定中等收入群体不宜采用绝对标准。可以以社会的中位线收入水平为参照,划一个适当的区域范围,作为中等收入群体。这不是按人口比例,而是按收入比例。


过去较长时期,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受到了一些不利因素的影响。一是市场环境的改善不顺利,政府对资源配置和其他市场活动的干预比较多。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主要不是靠政府“给钱”,而是靠市场发展。二是城镇三分之一的常住人口没有城镇户口,难以享受城市的医疗、子女教育、社保、保障住房等。如果能让这部分人变成名副其实的城市居民,很多人就可以逐渐进入中等收入群体。


中等收入群体扩展步伐减慢有哪些原因?


改革开放以后,中等收入群体扩大较快。但在过去十几年,中等收入群体扩展速度明显放慢。究其原因,主要是行业垄断、政府过多干预市场以及一部分官员腐败等因素,影响了市场环境,妨碍了公平竞争。此外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的变化,让部分中等收入群体重新回到低收入生活水平,起到了逆向再分配的作用。


应该如何理解高房价等因素让部分中等收入群体重回到低收入队伍?


一些小企业,因为政府干预,其中又存在大量寻租行为,使其生存变得很艰难。同时,一个市场上垄断力量过强,会对竞争性的行业造成不公平的分配。如果国民总收入和社会财富很大一部分都集中到少数行业和企业,将明显不利于中等收入群体的存在和发展。


这些年来还有一个现象,股市的大涨大跌和房价、地价过高,实际上对部分中等收入群体产生了很大影响。因此资本市场如果没有严格监管,不是一个透明度高、管理规范的市场,就容易损害小股民的利益。土地和房地产市场的状况也对中等收入群体的生长起了坏作用,一些城市房价上涨速度远远快于收入增长速度,这就可能让已经进入中等收入的一部分人又回到低收入生活水平。


随着城市化的进展,大城市的房价、地价上涨有必然性,但上涨得如此之快,有很多非正常的因素。在现行制度下,通常是地方政府统一征地、独家卖地,垄断了土地市场,也大大推高了房价。普通工薪阶层很难靠自己的收入在城市买房,怎么变成中等收入者呢?



收入分配改革推进缓慢


中央此次提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强调了6个“必须”,其中包括必须完善收入分配制度。收入分配改革谈论了很多年,它推进的难点在哪?


过去几年,我们对收入分配改革的方向、重点并不完全清楚。有些部门认为由政府来调一下工资,或者限制高收入就是收入分配改革了,这种看法有很大的片面性。


现在收入分配改革面临最主要的问题是体制问题,只就收入分配谈收入分配,难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值得高兴的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一系列明确的改革方向,即便有些还不太具体,但方向是对的,关键是怎么落实。当前的困难就是落实改革目标的进展太慢,有些方面甚至没有什么进展。


涉及收入分配的改革,需要解决各个领域的体制问题,但目前土地制度改革、户籍制度改革等都推进非常慢。财税体制的改革做了一些,但有些重要的方面动作不大。推进这些改革,只靠少数职能部门不行,需要调动全社会的积极性。


对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建议和期望


现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不一定只是加大投资,扩大社会保障也是重要方面,有了全面覆盖的基本社会保障,才能拉动社会消费。


希望“十三五”时期户籍制度改革和社会保障改革的步伐有所加快,既拉动经济增长又解决收入分配问题。虽然现在中小城市的户籍制度改革有所松动,但是这些地方就业机会比较少,实际效果有限,多数大城市的户籍限制并没有多大改变。


财税体制改革不仅仅要搞营改增和调整中央地方关系,还需要进一步透明化,解决社会监督问题,并改善政府支出结构,少搞过度投资,减少政府自身的过量行政支出,增加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支出,并有效减轻企业负担。


此外,就是政府对市场、对资源配置过度干预的问题,也需要尽快解决,政府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占的比重非常高,这个领域政府参与过多,也造成了部分不良债务。在竞争性领域,需要尽量把配置资源的功能还给市场,减少政府干预。土地制度的改革也需要推进。总结试点经验,扩大市场在土地资源配置中作用。



股市楼市投资皆不靠谱,中国人的财富该如何保值?




2016新年开始至今,很多投资者被中国金融市场震得目瞪口呆。A股在新年4个交易日四次熔断,之后又继续震荡下跌不止;全球股市也纷纷下跌。而在商品中,美原油指数最大下跌13.41%;农产品萎靡不振;而唯有国际金价一枝独秀,最大涨幅3.81%。


与国际黄金投资相比,国内黄金投资者获得了额外的惊喜,因为“国际美元金价上涨”+“人民币贬值幅度”。即国内人民币黄金投资获得金价反弹+人民币贬值的双重收益!


中国股市已进入残局,楼市已经是强弩之末,都将成为财富黑洞。“未来一年,黄金白银相当可能迎来‘B浪反弹+对冲人民币贬值+下一个吸纳流动性热点’的三重上涨动力累加的机遇。”


A股已经被玩残了


A股如今这般脆弱,却是“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是十多年来主力多伦玩弄散户投资者,积累副作用至今的结果。


在此一轮轮的财富大洗牌中,我们没有看到宏观经济更高效、上市公司持续盈利能力更强、股市基本制度更健康、投机放大多空得到有效控制,而是各种主力从散户、基金投资者身上一次次获取暴利。其副作用累加至今,一个貌似利多的熔断都令股市颓然至此!


楼市财富价值实际已经大打折扣


股市令投资者感到惊恐的时刻,很多国人仍对一线楼市的财富效应抱有幻想,甚至奋力追涨。


看到深圳、上海、北京等地的房价又创新高,不少人又按捺不住要去倾三代人积累、再加上二三十年房贷去买房。特别是深圳,在直辖市、深港一体化的概念炒作下,更是独领风骚。殊不知,这如同A股2015年上半年的“伪水牛”一样,是靠银行贷款放杠杆吹起来的。深圳房贷在总贷款中的比例高达22.41%,分别是上海、北京的1.7和2.25倍;其房贷在总存款中的比例分别是上海、北京的1.71和3.26倍。在银行不良资产率快速上升的背景下,深圳房贷已经不可能再放杠杆了,一旦放杠杆变成收缩杠杆,A股就可能是前车之鉴。而由未来人民币大幅贬值导致的严重输入性通胀,更会对供房贷釜底抽薪。


对楼市最后的刀头舔血,获得的所谓财富增值其实是个幻象——貌似楼价又涨了,名义资产又增加了,但是其财富的流动性已经大打折扣,不仅已经很难找到下家出手(流动性极差),其银行抵押贷款比例已经降到50%甚至更低,很多地方更是已经无法获得抵押贷款了。这些资产已经在相当程度上成为死资产,其真实的财富已经大打折扣了。


本质而言,在人民币升值周期中,海外资本流入中国期间,加上政府土地财政既得利益推动,楼市是最好的吸纳流动性的最大海绵。然而,在人民币贬值周期中,在资本流出中国阶段,楼市则难免成为消灭流动性财富的最大黑洞。


因此,现在无法抵制股市、楼市的“诱多”或者是“逼空”、最后奋然去接盘的人,特别是动用了杠杆去接盘者,很可能在2016-2017年成为最大牺牲者,他们在过去二三十年辛苦积累的财富,最后可能成为负资产。


贵金属可成国内财富“抱团取暖”的上佳选择




股市之所以脆弱不堪,楼市之所以盛极而衰,归根结底,是由于国内赚钱效应不断衰退;既有发展模式对人口红利、环境、资源和社会保障等透支难以为继;热钱投机对实业利润釜底抽薪;再加上美国经济阶段性复苏,再工业化、TPP对中国进口替代,人民币已经从升值周期转入贬值周期。


在人民币贬值预期和外资套取汇率收益的刺激下,资本加速外流,官方公布的外汇储备已经从2015年初的3.99万亿美元下降到年底的3.33万亿美元,如果考虑到FDI和贸易顺差,实际资本外流已近1.2万亿美元。而且这仍在加速,2015年12月,贸易顺差减少1079亿美元,再创历史最高。


由此,在加速金融开放的背景下,对股市、楼市,央行已经陷入两难——要印钞支持股市和楼市,就会稀释人民币内在价值,导致资本更快外流;资本更快外流又会导致人民币更大贬值预期。


这时候,最明智的选择是放任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从而使市场自己找到人民币对美元的平衡汇率,使资本进退两难。如果这样的话,人民币或许在贬值20-30%重新找到平衡。如果硬扛人民币高位的时间越长,资本外流越多,扛不住时人民币贬值幅度将越大。至于会贬到多少,笔者不愿再扮演“乌鸦嘴”的角色,但肯定会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低。


换言之,在此人民币国内流动性萎缩的趋势下,国内资本已经不足以支撑股市和楼市的泡沫了。随着楼市、股市财富效应的萎缩,国内资本在兑换美元出境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国内投资者必定要寻找在资本寒冬中可以“抱团取暖”的投资品。



声明: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摄影师所有


版权说明:本文节选自(凤凰财经)。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