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新两国虐恋情深:新西兰人去澳大利亚变得越来越难了?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2 新西兰天维网




你知道吗?
新西兰公民申请成为澳洲公民正变得

越!来!越!难

近日,新西兰商界领军人物、英文先驱报曾经的拥有者——Michael Horton,在澳大利亚报纸《Listener》自费刊登整版广告,希望引起人们对这一现象的关注。

Michael Horton(右)

广告标题为 :
Australia & New Zealand 
—— A World Apart
(澳大利亚 & 新西兰——渐行渐远)

广告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列举了大量可以直接申请澳洲公民的国家,第二部分有条件申请的国家列表中仅有新西兰一个。


弦外之音不言自明:可以直接申请澳大利亚公民的国家快要数不过来了,友好邻邦新西兰遭到“特殊对待”,这是什么道理?

两国总理划着友谊的皮划艇

Horton先生怨从何来?我们不妨回顾一下两国“相爱相杀的情史”,或许能从中一探究竟。

从来手足情深

即使放在世界范围内,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关系依然称得上特别。你很难找到类似的国家关系,也很难用一句话描述这种联系。两个国家在环境、气候、面积等方面相距甚远,却又在地缘、经济、政治和文化领域亲密无间,合作和竞争并存于两国间的诸多领域。


深厚的手足情谊有其历史渊源。最早将两个国家“撮合”在一起的是欧洲殖民者,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两国曾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新西兰和东澳大利亚同属新南威尔士。

1841年新西兰脱离成为单个殖民地,澳大利亚联邦成立之际,新西兰选择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而不是澳大利亚的第三大州。尽管如此,相似的历史境遇和共同的基因还是让两国成为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


同属英联邦的两国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结下了深厚的Anzac情谊,“澳新军团日”成为两国共同纪念的法定节日。

经济联系一直是两国关系的重要基础。从澳新自由贸易协定(NAFTA),到紧密经济合作协议(CER),再到单一经济市场(SEM),两国经济不断深化发展。

政府层面,两国关系“如漆似胶”,羡煞旁人。两国总理沟通频繁,每年雷打不动一次双边会谈,最近的一次访问中,新西兰总理夫妇甚至直接下榻在对方私人官邸;多年以来,两国外长每年会见两次,商讨双边关系和外交合作;两国贸易和国防部长每年也安排一次会见。

两国现任总理

聚焦人员流动

兄弟情深自然也体现在两国之间的人员流动上。早在20世纪20年代,双方就在人员自由流通上达成共识。1973年生效的跨塔斯曼海旅游协议(TTTA)更是允许两国公民自由前往对方国家访问、生活和工作


除了20世纪早期因政治因素发生过澳大利亚流向新西兰的移民潮,经济因素一直在两国人员流通扮演重要角色。更多时候,新西兰人跨海西移一直是两国间人员流动的主旋律,五年前的坎特伯雷大地震更是导致大量新西兰人离开家乡迁往澳洲。

而近年来,伴随着新西兰经济和就业市场的回暖以及澳洲劳动力市场的冷却,移居澳洲的新西兰人数量持续减少,这一外流趋势正逐渐减缓。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当年新西兰决定成为一个独立国家时,新西兰的经济状况是优于对岸的,之所以不加入澳大利亚联邦,对自己经济水平和社会改革的优越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而随着澳大利亚的大国优势显现,两国经济拉开了差距。如今,经济波动影响的只是在澳新西兰公民的数量,却难以扭转人员流动的趋势。截至2013年6月30日,在澳新西兰公民约有640,770名。


一个世纪以来,新西兰人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曾经的优越感不再,在很多新西兰人眼里,澳大利亚意味着机遇和未来。事实证明这多少显得有些一厢情愿,反观另一边,澳大利亚正在一步步收缩对新西兰的移民政策:友达以上,恋人未满——距离产生美。


沦为“二等居民”?

1994年9月1日起,所有在澳的非澳大利亚公民必须持有有效签证,针对新西兰公民的The Special Category visa(SCV)作为一种临时签证应运而生。


虽然持有该签证的新西兰公民依然享受无限期在澳生活、工作的特权,但加上这么一道程序总显得有些生分。澳大利亚也借此客观加强了对入境新西兰公民的在健康和品格方面的审核。

同时,持SCV临时签证的新西兰公民也无法享有投票权、学生贷款申请权、入伍以及入职澳大利亚政府机构的权利

2001年2月26日,新的双边社保协议出台。2001年2月27日成为一道分水岭:该日及之后入境澳大利亚、且不在社保协议覆盖范围的新SCV持有者,必须获批澳大利亚永久签证才能享受特定的社会保障福利、申请澳大利亚公民,生于该日及之后的新西兰人新生儿将不会自动成为澳大利亚公民,除非父母满足特定的条件。

事情发展到这里,新西兰人此前享有的特权基本被剥夺殆尽。在澳大利亚的社会体系中,部分SCV持有者成为了一种独特的存在,他们可以在澳大利亚永久居留,却无法享有永久居民(PR)的权利,也无法直接申请澳大利亚公民。他们是被阉割的PR,或者所谓的“二等永久居民”(Permanent Second Residence)?

横亘在他们面前的,是2001年2月27日这个时间点和永久签证共同组成的无形屏障。
作为对比,在新西兰的澳大利亚公民待满一年之后即可拥有投票权,待够两年就可以申请福利。

如果用“恋爱关系”来衡量澳新两国的关系,新西兰似乎付出太多,得到太少。

双方各有道理

妹有情郎无意,在这样的背景下,Michael Horton动用整版广告的举动就显得情有可原了。他的态度也代表了很多新西兰人的心理落差:曾经亲密无间的兄弟,对自己反而没有和外人来得亲近,于情于理都难以接受。

况且,在澳新西兰人所作的贡献一点也不比其他族裔小。他们的收入比澳大利亚本土居民更高,薪酬中间数高出27%,全职就业率较澳大利亚全国的平均数高出65%,每年纳税约达到50亿澳元。

话虽如此,但澳大利亚的这一系列政策调整并非毫无缘由。过于宽松的移民政策导致许多新西兰公民将其看作一扇“后门”,给澳大利亚的社保体系增加了负担;数据表明,在澳无家可归的新西兰人和被驱逐出境的新西兰罪犯数量都在增加。



Horton在广告末尾提及了二月份新开通的“入籍绿色通道”:自2017年7月起,在2001年2月27日和2016年2月19日之间入境澳大利亚的新西兰公民可以申请澳大利亚公民,条件是必须在过去5年中居住在澳大利亚,并且连续5年收入超过53,900澳币。

新西兰总理约翰·基表示,新政策将让多达100,000名持有SCV签证的新西兰公民快速入籍。

但在Horton看来,这一举措远远不够。“当我们访问澳大利亚的总理和政要时,他们总会强调澳新两国之间的特殊关系。说实话,我们两国的关系根本就没什么特殊之处,尤其是在申请公民方面。

本鸟承认,Horton先生的这件广告作品诉求准确、不失腔调。但仔细想想:一个颇有名望的商界精英在别国的报纸上“击鼓鸣冤”,总有那么一点“受冷落的小孩儿拼命想引起大人注意”的既视感。

大概,袋鼠这次真的有伤到小鸟的心吧。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