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2016财政预算案后续报道 · 各行各业都怎么看?

<- 分享“新西兰芳地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5-27 新西兰芳地产




 

我们的微网站上线了!点阅底部读原文看看吧!

 



  综合消息 昨日下午两点,备受瞩目的2016财政预算案出台后,各行业反馈不一。大赢家教育业充斥着不满之声,旅游业开始自觅出路,商业一遍叫好。


旅游业怎么说?


  此次预算案中政府没有加大对旅游业的投入,但各地区市长对此并不吃惊。2016财政预算案拨款3700万纽币到旅游业,其中2500万纽币用于更新升级自行车道,另外1200万纽币用于帮助地方社区进行小规模的基础建设。


  旅游业作为新西兰的支柱产业,游客数量已创新高。政府预计,未来5年新西兰游客数量将达450万人次。但同时,游客对当地基础设施及环境影响后的治理费用也增加。尽管本次预算案中含有支持诸如Geraldine和Tekapo等地的厕所、垃圾箱、停车位等基础设施建设,但该比投入与要解决问题的花费显然不成正比。因此越来越多人支持征收边境税以支付这些花费。


  尽管市长们希望政府能加大对旅游业的扶持力度,但此次预算案没有追拨款也在预料之中。Mackenzie地区市长Claire Barlow表示,她对此并不失望,因为她理解政府压力颇大,需要重点解决其他领域的问题,比如社会问题。“1200万纽币并不对,但总比没有好”。


  Waitaki地区市长Gary Kircher称,他原本希望政府能够拨更多款,但1200万纽币算是个开始。Timaru地区市长Damon Odey曾在5月5日表示,他希望预算案能够采取一些措施来控制增长的游客对基础设施的影响。


教育业怎么说?


  2016预算案中,教育业无疑成了最大的赢家之一。教育领域的投入将首次超过110亿纽币,而去年在教育的投入资金为108亿纽币。另外,2016年预算案追加了14.4亿纽币的教育拨款,不仅将重点扶持困难家庭学生,还会新建480间教室,9所学校。但各地方学校校长却非常失望,因为预算案明确指出今年不会增拨学校运营资金。


  Rotorua校长协会主席兼Ngakuru学校校长Grant Henderson表示,从宏观财政角度来看,教育界是赢家没错。但要成为真正的赢家,得看拨款具体是怎么花的。



  “追拨4300万纽币给15万困难学生是好事,但前提是这笔资金只给孩子,我担心这笔钱最后会以什么形式花掉。尽管很高兴教育业能收到110亿纽币的拨款,但这笔资金却不会用于帮助学校运营。”


  “这意味着校方不得不寻求其他资助形式才能维持学校的正常运作,我们还得不停找家长要捐助。我们本以为政府会帮助学校弥补财政缺口,但看来还是只能靠自己了。”Grant Henderson说。


商业怎么说?


  惠灵顿商会首席执行官John Milford表示,2016预算案为商业发展提供了一个持续稳定的平台。


  “预算案让经济保持稳步持续发展,预计明年GDP增速为2.9%,工资会上调,失业率和净负债会下降,这是我们商业希望听到的利好消息。政府不仅拨款给了一些必要支出的行业,也增拨款到一些需要重点关注的行业,如健康、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区域发展、社会住房,以及弱势群体。”


  澳洲会计师公会(CPA)总裁Alex Malley认为,此次预算案有利于新西兰未来经济的发展。预算案显示出新西兰政府对教育及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视,能够给新西兰人带来切实的利益。


评论家怎么说?


  预算案显示,今年的财政盈余将达7亿纽币,2019年将上涨到50亿元。而未来5年,即到2020年,财政盈余有望达到67亿纽币。


  著名政经评论家Fran O'Sullivan表示,尽管此次预算案在一些银行经济学家看无比“英勇大胆”。但从政治角度来看,如此大胆的盈余预测足以让国家党总理在执政期间降低个人赋税,也足以使得财长让政府减轻债务。


  昨天,财长Bill English在Twitter说,“此次财政预算能让国家知道钱去哪儿,能让支付知道钱怎么用的”。但Fran O'Sullivan认为,Bill English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实现预算计划。大家其实都担心,未来的盈余能不能持续。



其他党派怎么说?


  作为新预算案的一部分,未来4年政府将大幅上调烟草税,预计到2020年,一包20支装香烟的价格将从现在的20纽币上涨至30纽币。未来4年,政府将从每年1月1日起,将烟草消费税上调10%,政府将因此增收4.25亿纽币税收。同时,政府也希望借此实现2025年之前新西兰全面禁烟的目标。


  优先党党魁Winston Peters认为,烟草税上涨后,真正遭殃的是儿童。因为家长拿钱买烟后,就没钱给孩子买吃的了。Peters抨击该项举措,认为这剥夺了新西兰工薪族的快乐,他们“本来就没多少可以享乐的了”。


  但工党对此举措表示欢迎,但Annette King称增收的4.25亿纽币应该更明智地使用,而不应仅仅让“财政赤字看起来漂亮些”。她认为此笔税收应该应该用于帮助人们戒烟,用到一些健康项目中去。



房市方面怎么说?


  本次政府在预算方面主要关注的是修建社会保障住房与释放公有土地。一方面解决越来越多低收入群体住车库,住桥洞的问题;另一方面试图从供给侧发力,因为计划释放的公有土地将会足以修建2000套各式住宅。


  Property Institute of New Zealand首席执行官Ashley Church认为“如果Bill English(财政部长)一直捂住钱袋子,无论如何吹捧,都将无法解决奥克兰住房问题!除此之外,政府并没有对那些企图不良的购房者作出限制,比如土地税。”


  新西兰绿党领导人James Shaw表示“新西兰人需要的是房屋!政府却给了我们厕所!”,“当许多新西兰人因为贫困而流落街头的时候,国家党政府关心的是新西兰景点没有足够的厕所给游客使用!”,“财政预算案并没有任何想要解决住房危机的意思,相反的,试图把首次购房者踢出奥克兰”。


  前律师、房产投资者David Whitburn认为“政府的一亿纽币预算用于释放公有土地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因为即使有了土地,也需要奥克兰市政府批准资源许可才能建设,然而目前奥克兰城市建设规划非常混乱。所以,对于目前火热的方式来说,预算案中的政策可以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Barfoot & Thompson负责人Peter Thompson认为,新预算中主要针对住房危机带来的社会问题和可负担性问题。不过,不论奥克兰住房问题在预算中分配到了多少钱,都是不够的,因为土地价格上涨太快,与此同时建筑行业技能工种短缺。



转载自新西兰天维网


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望谅解。请直接在公众号留言,以便我们及时更正,多谢!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