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征集作品——父亲

<- 分享“卡城华人之窗”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3 卡城华人之窗




哥哥在微信上发过来消息,说是父亲挂念我了,希望我能打回去一个电话。


我们的老爸今年已是88岁高龄,当年医学院毕业1950年随解放军大部队南下来到刚被收复的东海前哨的嵊泗列岛,妈妈是爸爸的同班同学又是恋人自然一同随往,所以当年风华正茂的老爸老妈在战士们的保护下从菜园西乡的青滩登岛,由此开创了祖国东海前哨嵊泗列岛的国家医疗体系的历史,成为嵊泗人民医院和防疫的创始人。


我在家里是幺子,上面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在我的心中,父亲的教育带给我的影响力同母亲给了我生命的分量是同的,在我年少成长和成人的过程中,父亲带给我的影响是巨大的。五十年前国家体系中的医务工作者高尚而清贫,我们家里四个孩子无疑更加让工薪的父母增加了经济负担,但是从我懂事起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过拮据的感觉,算不上优越的家庭物质生活丝毫不影响正面家教所带来的精神生活的质量,父亲每次出差,在带回来的洋上海的糕点糖果中一定会有一些或是拼图或是船模航模之类的学习和智力玩具。如果要说我孩提时代面对条件更好的邻居有过自惭形秽的话,那就是一直期待吃西瓜的时候能够有机会拿上个勺子对着半整个西瓜掏着吃法(通常我们家人多总是将西瓜切成一片片的吃),这种从幼小就刻下的期待一直到今天都没有抹去,如今我买了西瓜,如果是拿着勺子吃时,那种满足感是不可言语的,为此常受到从小娇生惯养而没有同感的太太的揶揄。


父亲常常会开家庭会议,这在当时的年代是不多见的,有很多的谆谆教导就在这些家庭会议上轮回地映入我们的脑子,当然听众的反应各有不同,大多数的情况下是大姐和哥面露烦色却又不得不忍着,二姐洗耳恭听,我半懂不懂跟着风。当年在哥哥高中毕业的时候有两张表格放在全家面前,一张是招工表格,一张是下乡表格,当时的国家政策是一工一农家里孩子一个招工一个支农。当时大姐支边了,二姐工作了,现在轮到我们兄弟俩,哥哥如果招工,弟弟两年后高中毕业就要支农,或者对换。老爸老妈估计思考良久却难以定夺,便又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哥哥很仗义地表示他去务农,这样就可以让我这个看上去瘦弱的弟弟保证能够在今后招工。当时上初二的我应该并不太懂这些大是大非,不过也是学着信誓旦旦表达了应该让哥先招工我不怕务农云云。我相信老爸咨询过同住一个筒子楼的隔壁的夏医生和老余头,印象中老余头的一句话帮助我们家做了让哥哥先招工的决定:有什么先拿着,将来谁能预料?是啊,将来谁能预料呢?两年后我高中毕业时,国家恢复高考,尽管老爸宽容地给我三年期限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明年考不上后年再来,我还是应届考上了大学成为当年全国百分之四的幸运者。记得发榜的时候老爸在工作队下乡不在家,得到好消息后从五龙立即赶回来,车到菜园后先去百货商场买了一只绿色大帆布行李箱,将兴奋藏在了一贯严肃的表情后面。


这么多年我只有一次见到父亲失态的样子,那是在哥哥结婚的酒席上他醉了一把,当场拉着哥哥多年的班主任林立峯老师的手绕着舌头说:这是我长子结婚… …”。由此也给我留下了长子这个词汇的扎实概念,这些多年,我的哥哥一直是长子风范,而我这个幺子其实也一直是对着长子的要求在不断修炼。会回想起来我的奇葩之处是,我这辈子没有过青春叛逆期,没有过让父母痛彻心扉地臭骂一顿或暴打一顿,没有过行为习惯的不好而受到学校老师家长同学状告父母和受批的。工作和成人后基本是努力奋发身体力行让自己成为父母放得下心的游子。我想我们的父母亲可以骄傲的不是他们能够留个我们四个子女的有限的物质财富,而是教导我们如何依靠自己做好人做对事的无价的精神财富,对此我总是感到庆幸和感恩我有一个好父亲给我一生的正能量。




一九八零年我18岁,还在读大三,看到了在四川美院读书的罗中立的一幅油画《父亲》,非常震撼。通常,儿子走近父亲时是有压力的,因为父亲是一座山,高大伟岸,需要远远地看,才能看得更清,也需要时间沉淀,才能感悟其深厚。父爱,如同他双手中的老茧和额头上皱纹还有那深邃的目光,深沉而悠远,不是言语所能道出。

我的老父亲已耄耋,高寿,而在我这个他最小的儿子也已经年过半百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开始真的理解父爱如山的含义。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祝您健康长寿!








卡城华人之窗公众平台为父亲节征集作品:

诗歌(中英文皆可)、散文(中英文皆可)、绘画、摄影或其他类。

作品请寄到E_mail:calgarychinese@outlook.com

征稿截止日为:2016年6月19日

待截稿之日后我们会归类放到公众平台,让读者投票决定名次。

奖品有:特等奖为价值超过二百加币的仿真花艺,另有价值达四十五加币的遥控电子飞鸟、高档布艺风筝等。



目前赞助商有地产商龚彦,我们仍将寻求其他商家赞助。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