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哈斯特鹰

<- 分享“新西兰雲盟”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1 新西兰雲盟


請點擊  關注「新西蘭雲盟」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您的朋友圈哦,謝謝您的支持!


哈斯特鹰(学名:Harpagornis moorei)是一种体型巨大的雕,目前已经在地球上绝迹,它们曾经生活在新西兰的南岛,也称为Harpagornis Eagle。毛利人称它们为Pouakai与Hokioi(或hakawai),Hokioi这个经常被引用的名称则是与虚幻的鸟类新西兰鹬有关连-特别是它们已经绝种,栖息在南岛的亚种。哈斯特鹰也是地球上曾经出现过最大的鹰科动物。


特征


哈斯特鹰利用巨大的勾爪攻击恐鸟的模型,展示于新西兰的德帕帕东加雷瓦博物馆(Te Papa Tongarewa)中

雄性的哈斯特鹰重9至10公斤,而雌性的哈斯特鹰则重达10至15公斤。它们的翼展最长约2.6至3米,以重量来说是相对较短的,最大的金雕及虎头海雕的翼展可能与哈斯特鹰相当,不过这有助于它们在新西兰的密集树林中猎食。有时哈斯特鹰被描述成进化成不具飞行能力的鸟类,但是这是不正确的。倒不如说,哈斯特鹰代表着鸟类从古代滑翔飞行的模式朝向较高翼负载与可操纵性的演化的起始。因为拥有强壮的足部,翅膀上也有结实的肌肉,所以哈斯特鹰即使有着庞大的体重,它们在地面上,也可以借由一个跳跃就起飞。


哈斯特鹰的尾部几乎可以确定是相当长的,可以达到50公分,它们宽阔的尾部进一步增加了可操纵性并提供额外的升力。雌性哈斯特鹰的身长也许可以达到1.4米,站立时的高度约90公分,甚至可能稍微超过90公分。


哈斯特鹰以巨大的、不具飞行能力的鸟类为主食,包括体重可以达到哈斯特鹰15倍的恐鸟。它们以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来攻击猎物,经常是用一只脚的爪来抓住猎物的骨盆,并以攻击头部或颈部来杀死它们。哈斯特鹰巨大的嘴部用来撕裂内部的器官,并且使得猎物失血而死亡。因为缺乏其他大型的掠食者或食腐动物,一只哈斯特鹰可以轻易地在几天中独占一只巨大的猎物。


早期新西兰的人类(毛利人约在1000年前抵达新西兰)大量以体型巨大且不会飞行的鸟类为食,包括所有的恐鸟,最后导致它们从地球完全消失。这也使得哈斯特鹰在1500年左右因为食物的来源逐渐减少而灭绝,也可能是遭到人类猎捕:以大型不会飞行的鸟类为食的巨大掠食者被认为会威胁到毛利人,因为哈斯特鹰可以杀死重400公斤的恐鸟,所以一个成年人也是可以猎捕的对象。



哈斯特鹰与现存最接近的种类小雕的比较

一位知名的探险家查尔斯·道格拉斯(Charles Douglas)宣布他在新西兰的旅行时,曾经在兰斯伯拉河(Landsborough River)河谷遇到两只巨大的猛禽(很可能在1870年代),并且射杀及将它们当成食物[4]。这些鸟或许是哈斯特鹰最后的残存,但其可能性非常低,因为在500年间没有足够的食物来维持哈斯特鹰的数量,而且19世纪时毛利人的知识相当确定它们不曾被目击过。尽管如此,查尔斯·道格拉斯对于野生动物的观察是大体上是可靠的,所以一个更可能的解释是:这些翼展3米的可疑鸟类的体型是被高估了,它们其实是Circus eylesi。这是目前已知体型最大的一种鵟(体型最小的鹰),也是一种掠夺者。虽然它们估计在史前时代就已经灭绝,不过因为它们的觅食习性,所以这种鵟是最有可能的候选者。


直到后来人类的殖民活动开始后,唯一在新西兰发现的陆栖哺乳类是3种蝙蝠,其中1种最近已经绝种了。没有哺乳动物及掠食者的威胁,鸟类占据了新西兰主要的动物生态位。恐鸟是草食性动物-类似鹿或牛-哈斯特鹰则是掠食者,类似处于食物链最顶点的虎与棕熊等顶级掠食者。


DNA分析显示哈斯特鹰最接近的种是体型较小的小雕与靴雕(同属于真雕属),而不是先前认为的巨大的楔尾鹰(Wedge-tailed Eagle)。一但确认,哈斯特鹰可能以Aquila moorei被重分类。哈斯特鹰可能是在700,000至1,800,000年前从这些小型的鹰类中演化出来的。它们的体重经过这段时期后,增加了10到15倍,这种体重上的进化是已知的脊椎动物中最快与最巨大的。这可能是因为存在着巨大的猎物与缺乏其他巨大掠食者竞争的缘故。


恐鸟在乔治·亨利·摩尔(George Henry Moore)拥有的土地被发现后,德国地质学者哈斯特(Julius von Haast)首次将哈斯特鹰分类,并命名为Harpagornis moorei。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