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内地票房突破10亿!导演邓肯·琼斯:绝不违背游戏精髓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2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耿飏 视频/王栋 编辑/端梧)


根据票房数据,截至6月12日16:30,《魔兽》单日票房4245万元,累计票房突破10亿大关!上映四天以来,《魔兽》的单日票房数据分别为:6月8日首日+午夜场:2.8亿、6月9日2.8亿、6月10日2亿、以及6月11日1.3亿。



▲《魔兽》的票房征途,冲击着中国影视的各项纪录


2006年,暴雪第一次宣布要基于网络游戏《魔兽世界》拍摄大电影的消息。(注意:如今的电影《魔兽》是基于《魔兽争霸》前期剧情改编而来)。到2009年,暴雪公司找到传奇影业作为制片方,当时签约了《蜘蛛侠》导演山姆·雷米,编剧是曾写过《拯救大兵瑞恩》、《爱国者》等片的罗伯特·罗达特,一切看起来终于有了眉目。



《蜘蛛侠》导演山姆·雷米曾批暴雪太霸道


结果山姆·雷米和暴雪半途不欢而散,到了2013年年初,出品方选定了曾执导过《月球》、《源代码》等片的邓肯·琼斯,并请到《血钻》编剧查尔斯·里维特加盟,重写第二稿剧本,项目才又重新启动。


邓肯·琼斯的名字,在科幻影迷中非常具有号召力。小成本制作的《月球》以高概念和灵光闪现让这位摇滚巨星大卫·鲍伊之子在导演界崭露头角。他和杰克·吉伦哈尔合作的《源代码》以3200万美元成本收回1.47亿美元票房,证明了自己驾驭商业片的能力。更重要的一点,邓肯·琼斯本人就是魔兽玩家,具有浓厚的“geek”(极客)属性。


这看起来是最好的选择。



▲邓肯·琼斯接过《魔兽》的导筒


不过,接过《魔兽》的导筒确实是个“烫手的山芋”。在好莱坞历史上,游戏改编的电影就像一个“魔咒”,只有《古墓丽影》和《生化危机》少数几部作品没有扑街,仅此而已。比如杰克·吉伦哈尔就主演过大热动作游戏《波斯王子》改编的电影《波斯王子:时之刃》,结果3.5亿美元的全球票房,还不够收回2亿美元的成本。


顶尖的动作捕捉技术与工业光魔操刀的特效,让电影《魔兽》在视觉效果上可以和《阿凡达》以及《猩球崛起:黎明之战》这样划时代的作品媲美。这是真金白银的付出。据外媒披露,目前《魔兽》的制作预算超过1亿美元。



▲《魔兽》制作成本高昂


除了商业上的压力之外,对于邓肯·琼斯来说,改编《魔兽》的难度还在于如何将游戏庞大复杂的宇宙观,浓缩在一部长度在120分钟左右的商业电影里,还要照顾那些从没有接触过游戏的普通观众。影片最终于2014年1月13日正式开拍,到了2014年10月份,影片宣布定档2015年12月18日上映。结果没过多久,影片就为了躲避《星球大战7》,宣布延期至2016年3月11日。最新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影片终于定于今年6月8日(北美6月10日)公映。


期待已久的魔兽玩家们说:“十年之约,人都从青年等成中年了。”


这样的“十年之约”并没有给邓肯·琼斯带来额外的压力。坐在腾讯娱乐记者前的这位英国导演,身穿着一件画有电影里小兽人概念图的T恤,一整天的密集行程过后,依然神采奕奕。


作为一名资深玩家,同时还是好莱坞最有潜力的导演之一,还有邓肯·琼斯在回答过程中的机敏反应和清晰的逻辑,足以让你相信他的执导水准。


如何面对已有的以及还会继续增多的部分差评?——他用自己父亲给他触动最大的一句话作为回答:“永远忠于自己内心。保持真我。”


专访视频 ☟



人类就天生比兽人更正义?

——就算是改编也不能违背游戏精髓


腾讯娱乐:首先,我应该说一句:“恭喜”。毕竟《魔兽》的电影让我们所有期待它的人都等待了10年的时间。作为玩家,你当时第一次听到《魔兽》要制作电影的时候,你有什么样的期待?

邓肯·琼斯:很激动啊!哈哈哈。我可是山姆·雷米的粉丝。因此当我知道他要执导《魔兽》电影的时候,我就只有一个想法:等不及去电影院看了。他一定能拍得很棒。不过后来他离开了这个项目,也因此我有了一个机会,去找到暴雪,成为现在的导演。


腾讯娱乐:那么,你当时用了什么样的“招数”,打动了暴雪和传奇影业呢?

邓肯·琼斯:其实山姆·雷米的团队当时已经有了一版剧本了。我看了那个剧本,我很喜欢其中的一点:故事发生在兽人(部落)来到艾泽拉斯大陆后,兽人和人类发生了战争。这是一切故事的起源,矛盾的开端。只是原来的剧本从人类的视角看待整个故事,这点我不太喜欢,它让影片变成了一个关于人类如何反抗兽人侵略的故事。这和我理解的游戏中的精髓并不相符。所以我提出,我会分别以兽人和人类两种视角来拍摄电影。暴雪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兽人并不等同于坏人


腾讯娱乐:对于玩家来说,他们可以很快理解兽人和人类为何开战又为何结盟。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单纯的正义和邪恶间的争斗,更容易接受。你的选择是不是给改编又增加了困难呢?

邓肯·琼斯:确实,不过我喜欢挑战。比如我的第一部电影《月球》就只通过一个演员的表演来推进,不仅要讲故事,还要让观众看得下去。到了第二部《源代码》里,我尝试讲述一个不断重复的故事。都是很有挑战性的。哪怕不是作为改编电影而言,从一个奇幻电影的角度,我也会从这两个群体不同的视角去展开故事。所以《魔兽》对我来说,也是一次讲故事上的挑战。



▲夹在人类与兽人中间的迦罗娜提供了一个相对中立的视角


如何让玩家和路人都满意?

——相当于同时拍两部电影 迦罗娜是关键角色


腾讯娱乐:对于玩家来说,看到电影里忠实还原游戏中的元素,比如场景、施法动作等,都会感到无比激动。同时作为资深玩家和导演,处理起这些游戏里的元素会更加得心应手吗?

邓肯·琼斯:《魔兽》和皮克斯电影有一个相似之处,都是给两个不同群体的观众。皮克斯的电影同时拍给孩子和他们的家长看。《魔兽》就要同时照顾玩家和非玩家。对于玩家来说,他们对游戏里的一切都无比熟悉,那么他们会希望看到电影中出现他们熟悉的画面。对于非玩家来说,电影中的一切元素都会是完全新鲜的。这相当于同时拍两部电影。


腾讯娱乐:非玩家尤其中文观众来说,光是记住那些繁杂的人物和读起来差不多的角色译名都很有难度。在同类型作品中,故事一般会聚焦在一到两名角色身上,通过他们的旅途展现整个电影中的奇幻世界。就像《星球大战》和《指环王》中那样。你是怎么设计的呢?

邓肯·琼斯:其实《魔兽》中的很多人物,都是“相对应的”,他们互为补充。洛萨和杜隆坦、麦迪文和古尔丹,他们都是在同一个角度看问题,只是来自两个种族,尽管角色数量众多。只有迦罗娜这个角色,是非常独特的。她有两个种族的血统。其实故事也将从她的视角展开。


至于名字辨认上的难度,魔兽里那些英雄的名字确实稀奇古怪。我也记不住《纸牌屋》里所有人名。不过只要故事发展下去,我相信大家会弄清楚一切的。


腾讯娱乐:《魔兽世界》里和《魔兽争霸》中都有越来越高质量的CG动画,比如《熊猫人之谜》的开场动画就被玩家津津乐道。在改编层面上,你如何处理CG动画和电影直接的关系?

邓肯·琼斯:CG和电影之间,需要一个“翻译”的过程。无论CG多么精美,它始终存在一些卡通感、动漫感的东西。这是与电影感不一样的。无论是士兵的铠甲、城市的场景、兽人的外形,如果你照搬游戏中的设计到真人电影中,是完全不成立的。我们有一个非常优秀的美术团队和道具团队。他们花了巨大的时间和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完成了现在电影中大家能看到的一切。


腾讯娱乐:电影的故事从兽人和人类的争端开始,之后两方团结,最后对抗终极反派。这样的故事走向,和《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有些异曲同工。这样的比较在你看来合理吗?

邓肯·琼斯:确实有点像。当然我们电影筹备的时候,他们也同样在筹备中。这只是巧合。不过我想,现在这个时代,我们或许终于发现,我们面对的战争不再只是简单的正义与邪恶,而是不同群体的人因为不同的观点而发生的争斗。战争变得更复杂了。



▲邓肯·琼斯在片场


游戏和电影真能分出高下?

——都是创作者无限可能的平台


腾讯娱乐:《魔兽》电影的片场,是不是类似拍一部新《星球大战》的片场,大家都是粉丝,充满工作热情。或许在工作之余,还可以切磋一下?

邓肯·琼斯:(哈哈哈)我是没有时间玩游戏啦。不过我们确实会在置景前,进入游戏里再考察一番游戏场景,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添加的元素,哪里道具不到位这样。


腾讯娱乐:那你个人是属于联盟还是部落呢?

邓肯·琼斯:我当裁判。哈哈哈。我可没办法只挑一边。


腾讯娱乐:罗伯特·卡辛斯基就是顶级的魔兽玩家。他在片场是不是特别受欢迎,或者,他试着让大家知道他有多么传奇?

邓肯·琼斯:他确实……他巴不得和每一个人聊魔兽世界,可是没人理他。不过当暴雪的工作人员来了,他就找到倾诉对象了。哪里剧情不连贯,哪个人物不到位,他甚至会把暴雪的人都说得一愣一愣的。


腾讯娱乐:有这样一个魔兽万事通在剧组,他有没有挑过剧本的毛病呢?

邓肯·琼斯:哈哈哈……这么说,我们俩,是很好的朋友。他完全是我魔兽上的老师。我曾经觉得我是个很认真的玩家了,在他面前,我甘拜下风。


腾讯娱乐:目前游戏已经成为了“第九艺术”。并且在互动性和参与性上,有电影所不能比拟的优势。已经有舆论认为,《最后生还者》和《神秘海域》这样的游戏作品,对于玩家来说,游戏体验已经超越观影体验了。你是如何理解这个趋势的呢?

邓肯·琼斯:我也曾经在游戏产业工作过。游戏和电影,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用一个有趣的故事,娱乐观众(玩家),但是两者还是有完全不同的准则的。游戏是给予玩家自由度,让他们觉得是自己在影响剧情走向。当然你还是要让他们回到你设计好的一条故事线索上。所以那种自由度只是假象。而电影则是导演掌握一切,什么样的景别、画面、声音,来给予观众故事的线索和信息。


所以两种模式都是充满创意的,并不会有高下之分。也会给创作者带来无限的可能。


腾讯娱乐:过去,游戏改编电影都集中在动作类型上。《魔兽》这样充满奇幻和史诗风格的作品,是否会成为这个领域的里程碑式作品呢?

邓肯·琼斯:今年不仅有《魔兽》,可能还会有《刺客信条》上映。我并不清楚是否有这样的意义。作为导演,我愿意相信,一切素材都可以成为电影的来源。无论它是小说、游戏、甚至一首歌曲。只要你运用好,一切都可以成为好电影的来源。



▲邓肯·琼斯与父亲大卫·鲍伊


一个儿时有摔角梦想的导演?

——父亲大卫·鲍伊总是给予自己鼓励和支持


腾讯娱乐:话说回来,我看到一篇报道中,写到你儿时的梦想是当一名摔角手。如今成了大导演,儿时的梦想你还记得吗?

邓肯·琼斯:哈哈哈。确实是。不过,拍一部这样的电影和摔角没什么差别。我也实现了。


腾讯娱乐:还是要问个老套的问题。拍一部耗时如此长,耗资如此巨大的电影,终于要和观众见面,你有什么样的心情?

腾讯娱乐:……兴奋吧。我想。我确实希望观众们能够喜欢,同时自己也会有点担心。但是,影片已经开始陆续上映,我也听到了很多从来没玩过魔兽世界的观众,通过电影开始喜欢上这个世界。这就是对我们剧组所有人这么长时间工作和付出的最好回报了。


腾讯娱乐:你的新片也在计划中,是一部你向你最喜欢的电影《银翼杀手》致敬的作品。现在进展如何了

邓肯·琼斯:是的。这部电影(《静音》)其实应该是我的第一部电影。不过他太复杂而且太贵了,对于一个菜鸟导演来说。那么现在,我想是个很好的时机了。我将会和“蚁人”保罗·路德还有《真爱如血》的亚历山大·斯卡斯加德合作。下个月就要去欧洲开机了。


腾讯娱乐:最后一个问题,我想能否请问,你觉得你的父亲对你影响最深的地方在哪里?或许是哪一句话最让你受益匪浅?

邓肯·琼斯:他总是很勇敢。在艺术上,这种勇敢体现在他对自己创意的坚持上。他也是这么支持和鼓励我的。他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只有一种情况下,你才会对自己的作品感到满意——那是当你的作品是忠于你内心的,而并非旁人怎么看怎么评价的。


有的时候,你的作品受人欢迎,有的时候别人不理解你。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要忠于自己的心,保持真我。


《魔兽》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页。无论作为导演还是我个人来说。我很高兴我完成了它。我会这么想:只要世界上有观众喜欢我的作品,哪怕只有很小的一部分人理解我,那么我都会很开心。


就像我父亲说的那样。


相关阅读:


《魔兽》扫盲贴 | 贴心献给不玩游戏的吃瓜群众


提升《魔兽》观影乐趣,先搞懂这18个关键词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魔兽》三分钟片段,敌对阵营展开生死较量。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