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这次死的人更多 美国也不可能管控枪支

2016-06-14 加拿大第一生活



当地时间12日凌晨,佛州“脉动奥兰多”夜总会发生美国30年以来最惨烈的大规模枪击案,目前已经造成49人死亡,53人受伤。


美国总统奥巴马12日当天在白宫发表讲话将奥兰多枪击事件描述为“恐怖行径和仇恨行为”,并下令美国境内及驻外使领馆机构及基地降半旗,以致哀枪击案受害者。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呼吁控枪

奥兰多枪击事件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Trump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Clinton分别在社交网络上表态,为遇难者及其家属祈福,并表达对他们的同情。


Trump表示:“奥兰多的枪击事件非常严重,警方正在调查是否是恐怖袭击,很多人死亡或受伤。”“佛罗里达的事件非常可怕,为所有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祈祷。这一切何时会结束?我们何时才能变得坚强、聪明而警惕?”“有些人祝贺我在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问题上采取了正确的态度,谢谢你们的祝贺。但我不需要祝贺,我需要坚强和警惕,我们一定要变得聪明起来!”


Clinton则表示:“我们需要加倍努力,使我们的国家免于来自国内和国外的威胁。这意味着我们要打击国际恐怖组织,并与盟友和伙伴合作。”“我们将为同性恋少数人群而奋斗,让他们能够自由、公开而免于恐惧地生活。”

此外,Clinton还表达了对控枪的支持,“战争用的武器不应该出现在我们的街头。”

 

洛杉矶市同性恋大游前抓获一全副武装男子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13日消息,洛杉矶市长埃里克·贾塞提(Eric Garcetti)确认了抓获一名全副武装的男子的报道,该名男子此前准备参加洛杉矶市的同性恋大游行。报道称,贾塞提称,该名男子昨晚被抓获,其随身携带者武器和疑似爆炸物称打算去参加同性恋大游行。贾塞提还称,相信被捕的男子跟奥兰多的枪击事件“完全没有关系”。

 

奥马尔·马丁袭击前拨911 宣誓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执法人员已经确认了枪手的身份,为29岁的阿富汗裔美国人奥马尔·马丁,已被击毙。当地执法部门官员称,奥马尔·马丁在进行袭击之前拨打了911,并宣誓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


美国控枪?不可能

美国的枪支暴力似乎已到了愈演愈烈的地步,社会上的恐慌情绪也在增加,然而控枪的步伐却一直难有实质进展。

每当发生类似奥兰多枪击案这样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后,有关控枪的呼声就再度响起。然而,想要取消民众持有武器的权利并非易事,因为以全国步枪协会为首的这项权利的维护者们有宪法第二修正案这把保护伞。

上图为凶手使用的枪支


想要废除或修改它都需要满足非常严苛的条款。1.参众两院2/3多数通过,再有3/4州批准或者第二种选项:有2/3州议会提请召开制宪会议。后者在美国历史上还从未发生过。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去年7月有关该问题的民调,有半数美国人认为更重要的是对拥有枪支的人进行管控,而47%的人认为维护美国人拥有枪支的权利更为重要。


枪击案死者

研究称37%的美国家庭中至少有一名成年人拥有一把枪。而在持有枪支的人中,74%是男性,82%是白人,62%的是白人男性,尽管这一群体仅占美国人口总数的32%。

支持加大控枪力度的人认为,如此庞大的枪支持有者和便利的枪支购买渠道是美国居高不下的谋杀率和滥杀无辜事件的主因之一。

报道称,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最新数据,2013年共有1.6万多人死于谋杀,其中1.1万多人被枪杀。

 

南卡罗来纳州枪击案

2015年,南卡罗来纳州一家公会教堂发生种族主义枪击案,导致9人死亡。事后该教堂出现了这一场景。

这段文字是一个当地记者发的推文:


呼吁控枪时很多人起立

“政治上的困难时刻:在有人呼吁控枪后,人们站起来,热烈鼓掌。而在此期间,哈里州长、司各特参议员、总检察长威尔逊却坐着。”

这段文字描述的是于星期四进行的一次守夜的情景。在有人呼吁控枪后,人们站起来,热烈鼓掌。在此期间,有两位共和党领导人仍然坐着,手放在膝上。他们是州长尼基-哈里和参议员蒂姆-司各特。对他们来说,忍受一时的难堪比面对当地共和党人的指责要容易一些。如果他们也起立喝彩,那些共和党人就会指责他们是“抢枪的人”,不愿意捍卫宪法第二修正案里规定的携带武器的权利。保守派认为,这种权利是一种近乎绝对的权利。


数据显示

《纽约时报》就曾在社论中声称,平民能够合法购买那些设计用来“以残酷的速度和效率”杀人的武器,这是一种“道德败坏,国家的耻辱”。

但美国的枪支文化根深蒂固,并且公民携带枪支的权力受到宪法第二修正案的保护。美国步枪协会(NRA)拥有巨大的影响力。而且,即使国会通过更严格的法案,市面上依然会有很多枪支出售。


美国人口占全世界4.43%,公民拥有枪支量却占42%

此外,现有的背景调查机制也无法完全阻止枪支落入“错误之手”。拿这次奥兰多的枪击案来说,枪手奥马尔·马丁并不在美国政府监控名单上,他最近还通过合法途径购买了至少两件枪支。

美国人对待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反应是不同的,枪支支持者们有一套服务于自身利益的逻辑。如果教堂里发生枪击案,他们的反应是或许牧师应该隐秘地持枪;如果校园里发生大规模血腥案件,他们的回答是教师们也应该持枪。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Trump被问到对巴黎恐怖袭击的看法时说,问题出在“除了坏人,别人都没枪”。


枪击现场满目疮痍

美国永远也不会采用欧洲那样的限制措施。但是,即使是对枪支法进行有限的修改也会在国会遇阻。去年12月,共和党的议员们否决了一项禁止恐怖分子观察名单上的人购买枪支的提案,理由是担心会有很多人被错放入这份名单,无法享受宪法赋予的权利。国会还否决了一项对在枪支展会和网上购枪的人进行背景审查的法案。


美国人对禁枪持压倒性的反对意见,大部分人似乎认为,持有武器带来的保护作用比造成的风险大。现实情况是,每当有枪击案发生,当地的枪支销量都会激增,因为民众希望在万一遭袭击时手边能有武器自卫。但是大多数人也支持采取措施对枪支持有加以约束。今年1月的民调显示,50%的美国民众支持总统奥巴马的控枪行政措施,63%的人表示他们希望下届总统推动出台更严格的控枪法律。

现场幸存者逃离

提到美国枪支管制,不得不提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

 

NRA是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狂热支持者,为了将一切可能的“控枪举动”扼杀在摇篮中,不惜花钱抹黑反对者、投入人力物力架空立法机构。作为共和党的“传统金主”(NRA已公开支持共和党候选人Donald Trump),甚至有着左右美国总统大选的力量。就连现任总统奥巴马都无法将其撼动,在控枪方面遭遇任期内的“最大挫折”。



 

步枪协会 逾百年历史原为爱好者俱乐部

 

已有140多年历史的NRA最初只是一个枪支爱好者俱乐部,宗旨是“在科学的基础上提高步枪射击水平”。虽然NRA的现任执行副总裁韦恩·拉皮儿埃尔曾称联邦执法官员为“穿着长筒靴的纳粹分子”,但历史上NRA的第一个射击场就是由政府帮助修建的。观海解局(ID:guanhaijieju)记者发现,多年以来,NRA一直受到优待,能以折扣价购买武器弹药。

 

可能让很多人感到意外,最初的NRA并不反对枪支管制。加州大学法学教授亚当·温克勒尔指出,早期的NRA领导人还帮助政府草拟枪支管制法案。NRA支持联邦的第一部主要枪支管制法律,也就是1934年的《国家枪械法案》。

 

在国会听证会上,NRA的前领导人卡尔·弗雷德里克被问到:宪法第二修正案是否构成对《国家枪械法案》的障碍,他的回答是否定的。弗雷德里克认为,美国宪法中并没有保护持枪权的条款。

 

 

主旨变更 强硬派夺权后反对枪支管制

 

直到上世纪70年代,NRA中的强硬派进行了一次“造反”,夺取了领导权。强硬派认为枪支不应该主要用来打猎,而是为了自卫。进而,他们确定了NRA的中心任务反对枪支管制。

 

1975年,NRA成立了立法行动研究所(ILA),进行院外游说,积极参与政治活动。时至今日,自称为“美国首屈一指的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捍卫者”的NRA,已成为美国最强有力的利益集团之一。

 

有八位美国总统都是NRA的会员,他们分别是:麦金莱、塔夫脱、艾森豪威尔、肯尼迪、尼克松、里根、老布什、小布什。

 

其中最突出的代表是上世纪80年代执政的里根总统,在其任内通过的《武器拥有者保护法》,被反对者称为“美国枪支管制运动的一次严重倒退”。里根上台后不久遭到枪击后,留下了一句名言“不是枪杀人,而是人杀人”。这话至今仍被NRA拿来当做挡箭牌。



本次奥兰多夜店枪击案,现场警官头盔被凶手子弹击中,受伤警官被送往医院治疗,并无生命危险。

 

 

手段强硬 扼杀“控枪举动” 抹黑反对者形象

 

美国有3亿多人口,私枪保有量逾3亿支。美国人对于是否持枪的态度十分矛盾一方面不想失掉自卫的权力,另一方面又不愿看到枪击案所造成的血淋淋的现实。

 

拥有400万会员、在美国底层民众和政治高层中都有很强影响力的NRA利用了这种矛盾心理,不遗余力地进行宣传、游说议员,进而造成美国历史上数次枪支管理法案“流产”。

 

另外,NRA试图将一切可能的“控枪举动”扼杀在摇篮中。早在1938年,美国政府就试图颁布法律,遏制枪支犯罪。但迫于NRA的压力,不得不取消了这些法律的制定。

 

到1963年,参议员杜德提出一项严控手枪买卖的法案。NRA随即对杜德展开围攻,动用宣传力量将杜德法案描绘成一个“共产党妄图解除美国武装的阴谋”。

 

为了让这个说法听上去更靠谱,NRA还别出心裁地出资赞助了一部名为《红色黎明》的电影,该片向公众讲述美国人民如何扛枪保卫祖国的热血故事。在强大的宣传攻势面前,法案最终胎死腹中。


 

“操控”立法 架空立法机构推动枪支买卖合法化

 

1982年,加州的公民正在讨论《加州第15条法规》,该法规呼吁加州全体公民就是否禁止手枪拥有权进行投票表决。投票伊始,这条法规得到60万民众的签名支持,民众要求禁止拥有手枪。

 

NRA听闻此消息后立刻意识到,如果不阻止该项投票表决,反对禁枪管理的努力将会付之东流。随后,NRA展开了猛烈的反攻,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最后禁枪派惨败。

 

从1968年到1988年,美国任何一次试图对枪支管理的法律均遭到挫败,在反对禁枪方面,NRA简直架空了美国立法机构。

 

1986年,在NRA的推动下,美国通过了《武器拥有者保护法》,允许合法的来复枪和霰弹猎枪跨州销售,并禁止建立任何全面的武器登记体系。2009年他们又使政府放宽了在公园和铁路客运携带枪支的禁令。

 

左右大选 共和党“传统金主” 自制“投票指南”

 

这个组织的力量到底有多大?NRA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协会对美国总统大选、国会、州、郡议会选举都有着能够左右选情的力量。

 

因为共和党基本上是捍卫美国宪法规定的持枪权利的,所以,NRA支持的总统大部分是共和党,被称作共和党的“传统金主”。




在美国国会选举中,NRA的选票只投向拥护“第二修正案”的候选人。NRA要求自己的会员给每一位众议院或参议员候选人评分。并将会员的评分汇总,制成“投票指南”。在投票时,支持枪支管制者往往深受打击。

 

2000年大选被很多人认为是NRA左右总统选举的例证。一些观察人士认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在大选中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支持控枪,失去了一些偏远州的支持者。而小布什是NRA的会员,也反对枪支管制,因此得到了NRA的大力支持。

 

政客畏惧 理念对NRA不利会被其揪住不放

 

除了影响总统选举,NRA还干预大法官任命。当总统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时,NRA都会调查候选人过往对持枪权的态度。

 

例如当2009年奥巴马提名索尼娅·索托马约尔接任退休的苏特大法官的空缺时,NRA就公开号召参议院否决这一任命,因为他们认为这个候选人是反对持枪的。

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斯特拉耶尔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NRA会揪住那些它认为将推动对其不利政策的政治人物不放,同时声援那些步枪协会的支持者。因此,很多政治人物对步枪协会心存畏惧,避谈控枪问题”。

 

另外,NRA的力量甚至连现任总统都无法撼动。在2013年初,奥巴马绕过国会签署了23项控枪总统行政命令。然而这一被称为近20年最全面、最彻底、最严格的控枪方案却成效甚微。奥巴马坦言,无力推动美国控枪制度改革是其任期内的“最大挫折”。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