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企业热衷澳大利亚买农场?!原因太让人意外...

<- 分享“澳学集团”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7 澳学集团


【中国企业热衷澳大利亚买农场 引发当地一阵恐慌…】2016年5月,澳大利亚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理由,正式否决了一家中国公司对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的养殖企业之一,基德曼公司的收购。这已经是半年来澳洲第二次否决中资公司对相关企业的收购申请。“有钱也买不到”的尴尬,在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中屡见不鲜。“中国人来啦,来买土地了”的消息往往会在当地政府和居民当中引发一种恐慌心理。海外“买买买”应该遵循怎样的方式?作为出海最早的探路者,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的诀窍是什么呢?



2013年以前,新希望集团海外业务的主阵地在东南亚,在此之后,新希望国际化的步伐明显加速,业务拓展到了俄罗斯、美国、澳大利亚。其中澳大利亚是其重点关注的国家。


2013年收购澳大利亚大型牛肉加工商KPC畜牧业公司。


2014年,在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共同见证下,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与澳大利亚企业家签署了《中澳企业间农业与食品安全百年合作计划谅解备忘录》。


2015年,新希望乳业作为最大股东,成立了澳大利亚鲜奶控股有限公司。


新希望在澳大利亚的业务涉及牛肉、牛奶、奶粉、煤矿等行业。可以说,澳大利亚是新希望国际化重要的一步棋。这是为什么?这一连串的动作,是否关系着新希望成为世界级企业的雄心壮志?


去澳洲的三大理由


新希望集团董事 刘永好:其实澳洲农业领先主要是因为它的土地太多,生产要素成本比较低,这是第一个。




第二,它的环境保护比较好,蓝天白云,草的污染很少。同样的牛奶,放在自然环境下,你会发现澳洲牛奶存放的时间要长很多,为什么呢?它带的菌少,本身空气的污染相对比较少,牛肉同样也是这样,有很多比较优势。正因为这样,我们决定在澳大利亚要做投资,要做大投资。


第三我们也做了承诺,也是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于是乎我们就开始准备大大干了。



在全球寻找合适的人


新希望集团董事 刘永好:我们一定要找一个,第一,英文倍儿棒的。第二,对澳大利亚、对西方的法律关系非常清楚的,对会计准则很清楚的,另外又做过投资收购这样的人。


主持人 陈伟鸿:你找到这样的人了吗?


新希望集团董事 刘永好: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找,找到一批这样的人,其中一个叫张天笠先生,是在美国念的硕士,在法国念的博士,而且在海外已经工作了大概20多年,把他请过来了,而且来了以后确实倍儿棒。




我们想不单单要找好人,更重要是新的机制,我们集团出钱这是毫无疑问的。


另外,我们成立了新希望产业基金和厚生投资基金,这个基金是PE基金,我们用全球去找一些投资人,共同来投资,有人,又有钱,还有机制。


主持人 陈伟鸿:张天笠先生负责什么呢?


新希望集团董事 刘永好:他是基金合伙人,今后赚的钱他有份的。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事业的基本的保证。再不能像以前那样,傻的到处去找翻译,上厕所都不敢走。



在澳洲找项目“就地卧倒”


新希望集团董事 刘永好:张天笠到澳洲去一待,半年、一年,我们的团队去就地卧倒,跟当地几大会计师事务所、跟投行结合,另外到农村去、到牧场去,跟他们交朋友、聊天,看他们愿不愿意收购,效果超过了我的想象。


厚生投资合伙人 张天笠:可能也没有想象这么容易,过程当中还是有一些波折。


有一些曲折。比如说牛肉这件事情,全球肉牛主要生产大国,大概是三个区域,一个就是澳大利亚、新西兰,第二是北美,还有南美,巴西、阿根廷、乌拉圭,都是肉牛的生产大国,最后聚焦在澳洲。实际上澳洲肉牛企业里面排名前20的企业基本上都接触过,过程持续了接近两年的时间。



中途更换收购目标


主持人 陈伟鸿:看完这20家企业,你最想要拿下的企业,跟你们最终出手的企业是同一家吗?


厚生投资合伙人 张天笠:还不是,澳洲企业分成三类,一类就是第一梯队,有三家国际巨头控制的企业。第二梯队大概就是排名第四到第十的企业,还有第十位以后很多中小企业,所以我们重点在第二梯队。当时接触一家在澳洲本土做的非常好的一家企业,形成了架构上的共识。


但是在后来过程当中,这家企业和现在收购的企业管理团队有一定的矛盾,我们当时也蛮纠结的,找了很多外部专家,包括当地其他企业聊这个事情,最后认定我们收购这家企业的商业模式更先进,团队更努力,而且更容易利益共赢,最后我们也是忍痛割爱,走到这一步。


收购以后的麻烦事


新希望集团董事 刘永好:其实收购以后最大问题,原来管理层和我们收购方是不是能够协调,有很多的企业被收购以后中国派人去管理,但澳大利亚是有规定的,外来的员工不能超过多少。


厚生投资合伙人 张天笠:遇到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在发达国家工会是一个蛮大的挑战。第二个问题,我们也需要给澳洲管理团队首先吃定心丸。给他们充分的激励,使他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公司,我们不需要从中国派员工过去,实际上澳洲的企业由中国人去管,这事本身也不是那么靠谱的。


新希望集团董事 刘永好:工会,我们是这样谈判的。


工会是很多中国企业走出去都会遇到的挑战。我们收购大概6到8个月之后,需要跟工会进行下一轮的谈判,这叫集体雇佣协议,实际上就规定了未来的三四年之内员工的薪酬增长是什么情况。最后我们给了员工一个非常友好的方案,就是我们这个企业的员工,尤其是蓝领工人,比行业平均工资高20%。




主持人 陈伟鸿:这能够触动他们的积极性吗?对于高福利的国家来说,其实有没有那点加班费,我都不太在意,我要的是更加舒适、美好的生活。


厚生投资合伙人 张天笠:陈伟鸿说得也很对,还涉及到一个排班的事情,现在很多工厂员工是所谓工作四天,休息三天,这样更符合他们生活习惯和生活节奏。但是在他工作的时候我们是给他更好的薪酬待遇,但是也希望他的效率上提升上来。所以最后我们是非常满意的一个结果。


新希望集团董事 刘永好:这个格局包括成立一个产业基金,像张天笠以及几十个高素质的国际投资人才,他们为什么愿意留下来,有一个共享机制。我们收购以后有可能你的收益会比以前要高20%甚至更高,我们基本上要保证。但是你得给我们保证,效率要提升,形成利益共同体,这种情况下工会问题也基本上解决了,管理层问题也解决了。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6月5日晚21:57央视财经频道《对话》节目!

你会喜欢


▶【商机】这个产业堪称上千亿级"唐僧肉"!互联网巨头争破头


▶【紧急】65万假币流入市场都是5元10元,三招教你鉴别?



来源:央视财经《对话》

本文编辑:李天路


觉得不错↓↓↓欢迎分享和点赞~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