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泰勒·斯威夫特又分手了,但嘲笑她写歌诋毁前男友是性别歧视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3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陈四郎)


是的,Taylor Swift又分手了——早晨男方发推特证实了这件事,霉霉本人也转发了,霉粉们的幻想彻底sèi了满地。




然而,即使在这次分手新闻的关键词是“没有drama”、“没有劈腿”、“充满爱与尊重”的前提下,全世界的段子手们依然在拿“又快有新歌可以听了”这个老梗炒冷饭。也是,15个月没有拿这个事开玩笑了,他们都憋到不行。


26岁的霉霉与32岁的Calvin Harris这段恋情坚持了一年又三个月,比她之前N段高调的、著名的、结局并不愉快且都能在她音乐里找到参考的恋爱关系来得都要长久,秀恩爱喂狗粮的频率也多到让大家觉得他们应该是认定彼此了:腿长、脸美、有钱、年轻……典型的“分手了就不相信爱情了”的案例。




玩笑归玩笑,个人觉得老用这种方式调侃,对霉霉并不公平,用她自己的说法:“如果一个男歌手拿自己的感情经历来写歌,他就是勇敢;如果换做女歌手,那就变成了过度分享。这是一个既老套又带有性别歧视的事情。”你看,别人在嘲笑她写歌“诋毁”前男友,她却在为女权发声。


当然,她的女权观点在我看来比“一分手就要写歌”这个事值得吐槽的多,比如她的女权太过着重跟男性置气(想想她今年格莱美上“一个女性通过自己努力可以完全做到跟男人一样”之类的霸气说词)、她的女权合理化了“排挤同性别”这件事(简单地说,一旦有女性表达出对她的反感,她就会说“你不是女权主义者哦,女权不可以对其他女性不尊重哦”,但同时,她通过《Bad Blood》这首歌公开与Katy Perry撕逼)、她的女权充满浓重的白人唯我主义(去年VMA提名公布后,麻辣鸡反种族歧视的言论生生被她理解为是针对她本人的)。


扯远了,但是,这一切跟她音乐中表达出来的恋爱观不无关系,因为关于前男友的歌,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看见你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是个麻烦”、“我们再也再也再也不会复合”这种,again,置气的类型,另一种是“是不是我做了什么吓跑了你”、“这是我用我的方式在跟你说对不起”,故作坚强但受伤指数破表的类型。


我相信霉霉在写这些歌的时候确实是放了很多心思进去的,一个20出头的女生,失恋了该是什么反应,心中充满愤怒也好,不愿承认受伤也罢,她都不例外,只不过她是个随时随地受到全世界关注的巨星。其实对比之前,《1989》里面关于前男友的歌,比如《Out of the Woods》,你能明显感觉出她在表达上面的越发成熟和内敛,一直重复“我们到底有没有走出阴霾”,并没有诋毁,更多的是对于纠结的思考。




对于来自优质中产白人家庭中的霉霉来说,我相信她是自带一种“公主梦”体质的,尤其是爱情方面。成长环境给了她“要比男人更努力”的认知,她通过打拼为自己赢得了如今的地位和成就,但她内心自始至终并不乏对童话般美好爱情的向往(想想《Love Story》、《Wildest Dream》这些歌),只是大家的关注点都被她持续分手这件事带偏了。


好了,估计不久我们就能听到她的新歌了——并不是因为跟Calvin Harris分手的有感而发,而是作为音乐界劳模,休了几个月假的霉霉势必是闲不住了,只不过,这段分手经历也许刚好能成为蛋糕上的草莓呢。


《Out Of The Woods》☟



《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The Story of us》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