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电视剧行业大咖约局谈了个心:如何讨好年轻人?如何买剧不卖肾?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7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 (文/楚飞)


6月7日,腾讯视频、腾讯娱乐在上海电视节举行了电视剧尖峰论坛,这次论坛别出心裁地组了两个很特殊的局,一个是“青春早茶”,提出了一个当下最受关注的问题:16-26岁的年轻人看剧选择是什么?这个问题直面的是网络用户群体颠覆性的观剧和消费习惯,从而引发出“我们这个行业到底要生产什么内容”的思考。第二个“局”是“天价饭局”,主题是“卖肾买剧”何时休?一句话,直戳视频网站的痛点。


两个主题,引发的是一场辩证的换位思考,腾讯视频和腾讯娱乐邀请到了众多业内大咖,一起针对电视剧行业这两个最关心的问题进行探讨。



电视剧尖峰论坛现场



▲品“青春早茶”的大咖们


现场视频 ☟



PART 1

什么样的剧才能成为年轻人中的爆款?

不是传说中的“有网感”,而是“有共鸣”


如今,90后到00年出生的年轻人,正处在16岁—26岁的年龄段,而这群年轻人的收看习惯、消费喜好,正以疯狂的速度颠覆着整个娱乐产业。在“青春早茶”上,腾讯视频影视部总经理、腾讯视频总编辑王娟与制作过 《花千骨》、《重生之名流巨星》等爆款剧的金牌制片人唐丽君,毒药APP、火星小说、中汇影业创始人侯小强,《我的奇妙男友》总制片人张娜,哔哩哔哩首席运营官COO Carly,超人气IP作家书海沧生,共同探讨了“年轻人的电视剧选择”。




▲腾讯视频影视部总经理、腾讯视频总编辑王娟


9成用户习惯用移动终端看剧

“小屏时代”演员的毛孔都要被看清




“小屏时代”的到来,对行业的变革与挑战就很大,作为爆款剧的制片人,唐丽君很早之前就预感到了这种变化,她说了一个很具象的数据,网友在手机端和PC端看剧的数据从2014年的5:5转变为2016年的9:1,这个数据直接让她在制作剧的时候有了许多变化,她举例说道:“我们就想,能不能用大量的特写和慢镜头让年轻人看得清楚点,《重生》在拍了两个星期后,我们公布了片花,有网友给我发私信说,马可的毛孔在手机上都能看清楚,而这样的视觉冲击让他更容易感知剧情带来的战栗感。”



▲张娜(左)与唐丽君


正在热播的《我的奇妙男友》,引发了新一轮的“换老公”热潮,但作为这部剧的总制片人,张娜强调并没有受“小屏”观剧的影响,她考虑的还是内容本身,“台词很搞笑,桥段很有新意,剧本出来后我就觉得年轻人会喜欢,不过演员方面,我们确实想找一些不是电视机这样的‘大屏’上能看到的,想要新鲜的,当然这也很冒险。”




弹幕、鬼畜、表情包

新一代年轻人玩的是“共鸣”


年轻人的观剧追求是“一切都能玩”,王娟解释说,《欢乐颂》在腾讯视频里有接近1/4的不是主体的播放量,而是弹幕、鬼畜视频、二次创作等年轻人爱玩的方式。事实上,还有表情包、gif动图、饭制宣传片、同人小说……都是年轻人玩的范畴,《花千骨》就是被年轻人“玩红”的。




在这种“玩法”的变化之下,导致了年轻人在选剧时更加注重剧情本身的共鸣感。90后-00后这一代与中国互联网一起成长起来的青年,对表达欲和被认同感的需求空前高涨,他们追求的是通过各种自我表达的方式找到同类。而电视剧行业盛行的一种认为年轻人只知道“看颜”、“看肉”的观点,其实是对年轻观众的误读,论坛现场公布的数据显示,事实上有74.3%的年轻人更关注故事类型和情节,而追求颜值爆表的只占17.1%。




对此,连续拍了两部小鲜肉满屏偶像剧的唐丽君表示了赞同,她同样并不认为小鲜肉是万能的:“颜值是基本要求,但演技更重要,如果剧本差拍摄水准低,再高的颜值、再大的咖,也会扑街。”


爆款好剧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

网感、颜值、痛点、槽点都不及“认真”


现场还讨论到一个近来电视剧行业人非常爱讨论的词:“网感”,对此唐丽君回忆说,她在B站上看《重生》是开着弹幕看的,因为她想知道网友最感兴趣的是什么,她认真研究过网友感兴趣的三个点,分别是爆点、槽点、痛点,“我们以为成功了两个就能红,但其实不行,在策划阶段要想更多,槽点的分寸要把握好,要不就会显得low,而痛点,你以为的痛点,不一定是社会的痛点,或者这个痛点是过去的痛点。”



▲侯小强


手握海量大IP资源的侯小强现场爆料了他在这个年轻人颠覆娱乐行业的背景下,是如何选择IP进行储备的?他说道,除了要兼顾到各大主流平台的评分,还有一点很重要,“今天的IP爆款基本都是七八年前的作品,但我们会考虑到它们现在在微博上的提及率。”同时,他也表示,他认为“网二代的审美公约数就是所谓的网感,而年轻人的选择需要新、极致、口碑和参与感”四个要素。



▲Carly Lee(左)与书海苍生


超人气IP作家书海沧生则表示她不太懂网感,但是作为创作者,她会发现有时候网友喜欢的一个段子,也可能会激发她创作的灵感。


二次元人群聚集地哔哩哔哩网的首席运营官Carly说道,她并不清楚什么是“网感”,但她对新生代的文化会带着敬畏之心,她以《我在故宫修文物》在B站被疯狂推崇为例,表达了她对年轻人的认识:“这一代人见过太多世面,他们对精神文化的需求比我们想象的要高太多,并且他们也非常正能量和主旋律,想了解他们最重要的是要跟他们多在一起混,然后你就会发现,他们选剧的唯一标准就是内容是否认真。”



▲尝“天价饭局”的大腕们


PART 2

“卖肾买剧”何时休?

版权市场回归理性,才能实现长久的共赢


在下半场的“天价饭局”里,有红酒,有美食,也有一个可能随时会被炸掉的“危险话题”,腾讯视频版权合作部总经理韩志杰带出的主题是“卖肾买剧”何时休?这是一个自戳痛处的论点,慈文影视董事长、总裁马中骏笑言这是一场“鸿门宴”。


▲腾讯网络媒体事业群副总裁,视频版权合作部总经理韩志杰


现场,腾讯视频版权合作部总经理韩志杰,邀请到了慈文影视的懂事长、总裁马中骏,《虎妈猫爸》、《如懿传》等超级大剧的制片人黄澜,《九州缥缈录》等大神级IP的作者江南,一起探讨了这个尖锐敏感的问题。现场,韩志杰首先提到了在未来一年里最重磅的电视剧如《如懿传》、《择天记》、《欢乐颂2》、《外科风云》、《海上牧云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大IP,腾讯都花了高价购买版权。他也列举了在三四年前,当时的《甄嬛传》才30万一集,到现在,同级别的剧在去年价格涨了10倍,在今年涨了30倍。视频网站烧钱,会烧出一片蓝海来吗?“卖肾买剧”会回归到理性来吗?韩志杰提出了许多视频网站都在关心的假设,同时也一语点透了真实存在于这个产业链条上的问题。


① 市场需求大、优质内容少,

让“卖肾买剧”来得更猛烈


马中骏坦承,如今的版权费是在呈十几倍、几十倍的速度在爬升,他又调侃说,“你们卖肾,我们要卖肝”。今年电视产业的飞速发展,令制作费、演员身价、版权价格也飞速发展,“我没想到的是,这个需求会这么快到来,现在优质的资源太少,有价值的优质资源更少,所以才会疯抢。”他又借机提到了同台的“大神级作家”江南,“比如说我要找江南买IP,找了好几年,但他就是不卖,不卖没问题那就合作,也还会有其他影视公司的老总找他,那他的价格就会高,所以,这个高价格是理性的。”



▲马忠骏


制片人黄澜则分析了为什么版权费会越来越天价的原因,她提到了观众需求,“如果观众不看,我们就不用忙活了,观众想看才有市场需求和供给,视频网站才有崛起的机会,我们会跟着市场高起来,也是因为所有的核心资源都在涨价。”


江南更是用“震荡”来形容这些年各种价格的飙升,“因为每个环节的价格都在震动,这个震动能明确地判断环节能值多少钱。”


② 行业火爆的同时也存在泡沫,

业内呼吁建立良好的评估机制


论坛上,韩志杰还提到了几个假设性的问题,比如甲方乙方换位思考,马中骏就调侃说,“做甲方是我梦寐以求的,应该是痛并快乐着的,价格往上涨很痛苦,但是好的节目和剧越来越多,就是快乐。”


韩志杰担心行业的泡沫会出现,因为非优质的剧会跟着涨价之外,视频网站是否需要持续烧钱呢?黄澜说道,她在每次卖剧的时候都觉得价格已经到顶了,所以这个行业一直处于非良性的阶段,“我们还是喜欢一种更好的盈利方式出现,我们也不希望大家都烧钱,吃天价饭局的时候不会心慌。”她提到了她即将要拍的《如懿传》,“如果可以有预先收费的模式的话,对我们来说也是解放,双赢的模式。”


马中骏还坦承,以前三四千万就能搞定的演员片酬,现在动不动就过亿,而IP市场也是良莠不齐,这对内容生产者来说也非常痛苦,他认为对视频网站来说,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理性的判断。 黄澜则很辩证地在看价格现象,她认为,因为拿了好价格,就会在制作上多下功夫,如果能用更合理的价格鼓励剧组进行创作,也是好的现象。她呼吁,应该有一套合格的价格和价值的评估体系。


马中骏也提到了广告模式、付费模式,希望能越来越成熟,“我们都希望视频能够不要烧钱,越早到来越好。”他也描绘了视频网站未来的蓝海,“视频网站在烧钱,一直在亏钱,有烧不下去的担忧,但也很有可能烧出一片蓝天来,肯定有几个视频网站会烧出蓝天来的。”



江南


但江南很理性地指出,眼前的这个天花板还没到头,“一段时间内还会往上涨,我能看到的趋势是还在上浮,这是挺可怕的事。”


③ 自制内容应该带来更好的制作理念,

差异化可以获得相对优势的地位


如今,各大视频网站都在加大力度投拍自制剧,但是自制剧内容的投入,会不会让版权购买回到一个理性的状态,这在当下也只是一个设想,并不可行,因为马中骏提到了“自制剧再多,还是会组这个天价饭局”。马中骏坦言,要想让“天价饭局”成为“平民盛宴”,就要给年轻人更多机会。


视频网站自制剧的崛起,一度让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关系处于“敌对”状态,但如果让“卖肾买剧”的势头冷却下来,这个产业出现非正循环,这个产业链会断掉吗?“我觉得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市场会有弹性,影视公司可能就会发生变化,最初的时候,可能会有痛苦的代价,但是很快又会变,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马中骏说。



▲黄澜


黄澜的回应很有建设性,她说自制内容应该带动的是制作理念的进步,“价格的上升,不是说让甲方更理性,不是说甲方多拍自制剧就可以控制整个行业,但我们希望,视频网站能带来制作理念,不是为了控制价格和主动权,而是更好地提供一个好的制作理念,起到带头作用。在网站的竞争过程中,不应该只是竞争价格,而是对内容的筛选和主导,打开了差异化,获得相对优势地位,主动权就会不一样。”


摄影/薛建宇 摄像/张葛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