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名校精英 我却是垃圾桶后的受害者 斯坦福大学性侵案

2016-06-10 加拿大第一生活




2015年1月,一名女子在参加斯坦福大学兄弟会派对时醉酒不省人事,在一个垃圾桶后面遭到斯坦福大学学生兼游泳运动员布洛克·特纳(Brock Turner)性侵。

 

事发时,幸好有两名男性博士生骑自行车路过此处,发现特纳的罪行,于是联手制服了特纳,并把他交给了警方。

 

两人称,他当时看见特纳在受害者身上“剧烈前后运动”,受害者毫无知觉。

 

布洛克·特纳(Brock Turner)


今年3月陪审团判定特纳强奸罪名成立,原本特纳面临最高14年监禁,但因“名校生”、“运动健将”等光环而获得法官轻判特纳最终判为期6个月的监禁,实际或只需入狱3个月远少于法律规定的最短2年刑期。

 

此案不仅在全美引起热议,更是在加拿大,乃至中国受到广泛关注。

 

 

 

法官同为斯坦福大学运动健将,轻判犯人因其“精英”光环


受害人一家已在网上发起请愿,要求罢免主审法官,目前已获得30万个签名。

人们最大的愤怒来源于特纳是斯坦福大学的白人学生、游泳健将的身份,暗示他的家庭条件,因此便能请到好的律师团队。

此外,人们还注意到,此案的主审法官同样毕业于斯坦福大学、上学期间是长曲棍球校队队长。相似的人生是否令法官更同情特纳呢?

 受理此案的法官名为亚伦·佩尔斯基(Aaron Persky)。检察官要求处以六年刑期,但法官最终只判了6个月监禁,缓期执行。法官认为,过长的刑期会对特纳“造成严重的影响”。


法官亚伦·佩尔斯基(Aaron Persky)

为了让特纳逃脱牢狱之灾,法官判定这是一起“不同寻常的案件”,因此,只有“宽大处理方能体现正义”。

法官当庭表示,“被告很年轻,也没有什么前科。”法官亦暗示称,特纳当时醉酒,所以也要区别对待。

同时,法官还指责了媒体对特纳的曝光:“媒体对此案的关注度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毒害了与此案关联的人。我不禁要问自己:将被告关进州立监狱可以解此毒吗?”

显然,法官将天平倾向了特纳。这起案件的判决结果在美国激起了不少争议,很多人惊呼“不可思议”。

有受访民众表示,“我们都认为他确实强奸了她。他就是强奸犯。他是什么“名校大学生、游泳健将“什么的,这跟案子没有任何关系。因为这个他就不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吗?不是的。强奸案的认定标准很简单,就是强奸了某人。他做了,他是强奸犯。其他东西都与此无关。”


据卫报报道,法官大量地依赖犯人方面的证词,包括犯人亲朋好友发给法官的信件。一名特纳的前同班同学在信中告诉法官,她无法相信这些指控的真实性。

法官回答说:“我也觉得。这些证据都对特纳的人品进行了正面的评价。”

这封信亦将全部的责任推给了受害者,信中写到,“我很确定她受害者和特纳在派对上就已经打情骂俏,相约一起离开。我认为,为了一个醉到什么都不记得的女孩,就将特纳十几年的光阴打入牢狱,是很不公平的。我们不能因为政治正确,就视所有人为强奸犯。”

 

 

犯人推卸责任


犯人特纳从事发至今一直没有向受害者道歉,也拒绝承认侵犯了这位女子,还把自己的行为归咎于斯坦福校园的酗酒和派对文化。


下面是犯人特纳陈词的一部分:

1月17日的晚上永远改变了我以及每一个被卷入者的人生。我永远也做不回以前那个我,我不再是个游泳运动员、不再是个学生,也不再是加州的居民,19岁人生的奋斗付诸一炬。我还改变了她(受害者)和她的家人。自从那一天起,我多么希望我没沾一滴酒,我不想再参加有酒的社交聚会。

 

我知道如果被判缓刑,我会在余生中造福社会。自从我投入游泳以来,我就是一个目的性很强的人。我会告诫其他同龄人,如果像我一样作错误的决定会带来什么后果。人们一直以为大学文化的核心就是狂饮和性乱。我要改变他们的想法。那个晚上,我犯了错误,我喝了太多的酒,再这个过程我作出的决定伤害了某一个人。但是我从未故意去伤害别人。

 

派对文化使我痛不欲生。我失去了参加奥运会的机会,也无法获得斯坦福大学的学位。我的声誉毁于一旦。我想成为理性的声音,我要告诉年轻学生,让他们意识到,一切可以在一夜之间从狂欢走向毁灭。

 

 

犯人父亲称刑罚过重


此前特纳的父亲Dan Turner为了帮助儿子减刑,也向这名法官递交了陈词,对性侵的罪行轻描淡写

其父上周在宣判庭审发表声明说,他的儿子不应坐牢留校察看才是合理的惩罚。


其父声明

他(特纳)的每一分钟都在焦虑和抑郁中度过...以前他每次游泳训练后回来我都要藏着我喜欢吃的薯片,因为我知道他肯定很饿,会把那些吃光。但现在他的食欲大不如前...这些判决粉碎了我们的家庭....他再也得不到他想要的人生了...

“他将永远不再是原先那个无忧无虑、常挂微笑的幸运儿,他梦想的人生将难以实现,而他曾为那个梦想付出过多少努力。”

这位为人父者还表示:“他要为20多岁人生的20分钟行为坐牢,代价太严厉。

网友们表示“有其父必有其子”,“他妻子知道丈夫和儿子对女性抱有这种真实想法会怎么想?”

 

受害者发21页长文血泪控诉


未公布姓名的受害者法官宣布最终判决前,宣读了一份长达21页的受害者声明。她讲述了被性侵时所有残忍的细节及自己内心的绝望和悲凉。尤其是她对特纳拒绝忏悔和对行为负责任表示愤怒。



在医院,我想把我的身体像脱夹克那样脱下,扔掉。第二天早上,我的所有东西都在那个垃圾箱后面被找到。我以为,他会有被判刑,然后正式地道歉,我们的生活都会继续向前。然而,我被告知,他聘请了有名的律师、专家证人、私人调查员来调查我的私生活,想以此来针对我,找到我的薄弱环节,贬低我和我妹妹的人格,这样来显示这个性侵是个误会。你已经把我和你一起拉进了地狱,让我一次又一次陷入那个恐惧的夜晚。你摧毁了我们两人的人生,我因你的罪行而崩溃。你受的伤害只是因此失去了你的头衔、外衣、光环;我受的伤害是内在的、看不见的,它将伴我一生……

受害女子在声明中描述,这起攻击在她心中留下伤疤,让她“不再想要自己的身体”。

她也质疑特纳发表的声明,特纳说“我想让人们知道,一夜喝酒能毁掉一生”。

而受害女子则在声明中驳斥:“毁掉一个人的人生,是指你的人生吗?你忘记了,被毁掉的还有我的人生……你是始作俑者,我承受后果。

你是顶尖大学的游泳健将,你直到被判有罪之前,都如此无辜。而我只是一个躺在垃圾箱后面的醉酒受害者。”

“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受了伤害,我的人生在过去的一年都在等待,等待有人告诉我,我也有自己存在的价值。”

“这不是一个醉酒的大学生意识不清地勾搭。这是侵犯,不是意外。”

“人们需要了解,这种推卸责任的思维非常危险。这不仅关乎我的情绪,而是所有人的安全,不仅是我个人的挫败,而是集体的恐惧。”

而负责此案的检察官也表示:“他特纳的辩护律师不停地提醒陪审团,在这一事件中人们只应该相信特纳,因为特纳是清醒的,但受害者完全不记得任何过程。这一无助重创了我。”

受害者的声明随后被上传到网络上,引发了全国范围的讨论。大部分人对受害者持有同情态度,斥责法官判决太轻。


我为你感到生气和受伤,愿你一切都好。能写下这一切,说明你非常坚强。

判处监禁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产生严重影响,这个人是怎么当上法官的?

许多性侵受害者认为法官的评价代表了一种扭曲的话语模式,即在涉及性犯罪时,法律优先保护攻击者。同时,他们也为该案受害者大声说出自己遭遇的做法喝彩,称其说了自己一直以来想说而不敢说的话。

我哭了,谢谢你为我们发声。

评论1——很铿锵有力的字句。

评论2——同感。我自己也是性侵受害者,一直敢怒不敢言。她的言语让我很感激,也很感动。

亦有许多人质疑法官是否因为特纳的斯坦福精英身份而从轻发落。


6个月……拿着奖学金,成为游泳运动员,就可以将14年变成6个月?

评论——狠狠地扇了司法公正一巴掌


原来他的前程比受害者的正义更重要

 

施救博士生成为英雄


这个故事中的两位好心人:瑞典博士生Peter Jonsson Carl-Fredrik Arndt已经被警方,公众以及受害者本人奉为英雄。


2015年1月18日晚,两人正骑自行车路过校园小径,并发现犯人正在一个垃圾桶后对受害者进行“剧烈的前后运动”。


“最开始我们还没觉得有什么。”Arndt告诉记者:“但马上我们走近了看,发现女孩根本没在动。”


我们一注意到这一点,就立刻让那个男的停下来,而那人立刻站起来逃跑,Peter追了上去,把他扑倒在地。


而同时,Arndt则立刻去照顾那个女孩:“她已经没有了意识,我碰她她都一动不动。”


两人在庭审中也一同出席,作目击证人。


据警方报告,其中一位目击者Jonsson在回忆案件时,因为情绪激动,几度哭泣。


但不论如何,两人都很庆幸他们当时出手相救:“那就是我们的直觉,我们没犹豫。”


而也正是两人的英勇行为和证词,让这个案件有了公诉的基础。



在受害者的陈词中,她也表示了对两位恩人的感激:"最重要的是,我要对那两位英雄说一声‘谢谢’,你们救了我。我在我的窗前贴了两张自行车的贴图,来提醒我自己这个故事中还是有真正的英雄的。这个世界我们还是互相照料的。"


网友对两人也是大加赞誉:“应该在每所大学都派两位自行车手。”“如果我们能找出一天专门庆祝甜甜圈,我们肯定也能办一个节日庆祝这两位自行车手。”

 

全球瞩目


此事不仅在全美引起热议,更是在加拿大,乃至中国受到广泛关注。


虽然受害者并非本校学生,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和教师纷纷表达了对受害者的支持,要求法官重新审理此案。



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米歇尔·兰迪斯·道贝尔呼吁撤换法官、严惩罪犯

多伯教授说:“佩尔斯基(的裁决)让斯坦福、甚至全加州的女性感到不安全,他释放给外界的信号是, 你们自己管好自己 ;而他释放给那些潜在攻击者的信号是, 我罩着你们 。”

多伯表示,佩尔斯基如此相信特纳方面提供的信件,却绝口不提那封由250名斯坦福学生签署的要求重审此案的联名信件。

在联名信件中,多伯写到,斯坦福大学的调查显示,有43%的女性本科生遭受过性侵或行为不端的骚扰,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人表示,攻击者常常对醉酒的受害者上下其手。但在遭遇性侵的学生中,只有2.7%的人上报学校。


据BBC报道,全美范围内不同高校的学生加入了要求重审运动。法比安娜·迪亚兹是密歇根大学的学生,亦是校园性暴力的受害者。她告诉BBC说,性侵自己的学生在校园里很有名,因此基本没有人把自己当一回事。

“我觉得这些强奸犯被保护了,大学根本没有处理他们。系统有问题,斯坦福就是个好例子。罪犯是个白人,还是个精英。你觉得他怎么可能吸取教训?

 

而在中国,也有诸多得知此事的女性在微博上发起抗议,向远在大洋彼岸的受害者伸出援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