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与传说 | 张果老之道不言寿

<- 分享“侨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1 侨居澳洲






中 国 传 统 文 化 系 列

I HOPE YOU LIKE IT


神话与传说


编写:凌晓辉

道不言寿


   

唐玄宗向张果老求道


张果老是八仙中年迈的仙翁,名“张果”。因在八仙中年事最高,人们尊称其为“张果老”,历史上实有张果其人,新、旧《唐书》有传。 


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恒州刺史韦济,把张果老的行踪事迹,报告给朝廷,唐玄宗是位崇道的皇帝,一听说哪里有高术道士,就诏致在侧。


这次一接到上奏,异常高兴,立即派通事舍人裴晤骑马驰驿去宣召他,张果老一见到裴晤,便一下子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裴晤立即焚香启请,宣称皇上来求道。


停了一会儿, 张果老才苏醒过来,看见神色慌张的裴晤,便说:“你看我成了这么个样子, 咋能去呵?”裴晤不敢近逼, 就返回洛阳去了。


唐玄宗得到裴晤的奏报,挺沉气地,他知道象这样有道之人,必须恭敬礼待,不能怠慢,于是,又派中书舍人徐峤、通事舍人卢重玄,捧着盖有皇帝玉玺的“玺书”来见张果老。张果老知道皇帝敬重他,又逢着皇帝特使千说万说,这才软了心,去就去吧,于是就和徐峤一行人前赴京城。


唐玄宗驻跸东都洛阳。张果老一到洛阳后,被朝廷礼为上宾,坐着肩舆,进了皇宫;玄宗让他住在集贤院,专派一帮宫人侍候,朝廷公卿都前往去拜见他。



这一天,玄宗亲自召见张果老,询问修道成仙之事, 他总是说得玄之又玄 ,不着边际。 玄宗见他老态龙钟, 牙齿也都脱落不齐,心中不免产生了疑惑,于是玄宗就问道:“先生是位得道之士, 怎么齿发成如此之状呢?”


张果老知道玄宗的心意,就故作姿态地说:“皇上说的正是,贫道本来己到衰朽之年,没有道术可依凭,所以,才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实在有辱皇上,现在如果完全除掉,不就更好吗? ”


张果老话音刚刚落地, 就在玄宗面前, 用双手去揪自己的头发,三下五除二 , 稀疏的头发便拔光了;又从怀中掏出一柄小铁如意,“邦邦邦”,敲起自己剩余的牙齿,一下子就敲光了,弄得满口都是血。


玄宗见此情景,甚是惊慌,便说:“先生先去休息,等会儿再见。”就立即命令侍臣,扶着他暂去休息。


不久,玄宗又召见张果老,只见他满头黑发,蓬松明亮,满口整齐的牙齿,细白如玉,精神跟壮年差不多,玄宗暗自惊喜,他的道术确实高超呵! 张果老跟没事人一样,谈笑自若,很是惬意。


   

张果老说鹿


这年秋天,玄宗到咸阳去打猎,回朝时带着一只猎得的大鹿,正要交给御膳房宰杀。张果老见了,立即摆手制止说:“这是一只仙鹿,己满千岁,不应宰杀。”


玄宗惊异地问道:“您老怎么知道?”


张果老回荅:“汉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我曾随驾到上林苑狩猎,武帝猎的就是这只大鹿 ,在我劝说下,把它放生了,所以认得。”


玄宗笑着说: “唉呀! 天下那么多鹿,老的老了,猎的猎了,您怎么认得还是那一只?”



张果老严肃地回荅: “武帝放生时, 在鹿的左角下系着一个小铜牌,作为标志。”


玄宗立即上前察看,确如张果老所说,但两寸长的铜牌还有字迹,己经风化腐化剥落,看不清楚了。玄宗很高兴,回过头去顺口问张果老:“元狩五年,甲子是什么,到现在有多少年了! ”


张果老笑呵呵地脱口而出: “那年是癸亥, 武帝下诏开昆明池。今年甲戎,己八百五十二年了。”


唐玄宗命钦天监去查皇历,果然不错! 玄宗深感他的奇异。


   

张果老年岁之谜


朝廷都知道张果老说自己是“尧时丙子年生”,又说自己“尧时为侍中。” 唐玄宗虽然了解“道不言寿”这条古训,但总想知道张果老的具体年岁。


 


为了想弄清这个问题, 玄宗叫宫中方士邢和璞来测算张果老的岁数。邢和璞用几十根竹筹码,颠来倒去,分分合合,据说能测出人的寿命长短,生死时间,甚至贵贱穷通。而这一天,邢和璞奉旨为张果老算命,翻腾了大半天,就是弄不出个究竟,最后无可奈何地上奏玄宗说:“此人没有寿限,不知是神是鬼。”就这样不了了之。


当时, 宫中还有一个道士叫师夜光, 据说有分辨人鬼的高术。这一天夜里,玄宗命张果老与自己同坐,然后召师夜光来察看。师夜光来到后,看了老半天,便大声问:“张果老怎么还不来呢?”说得在坐的众人捧腹大笑。张果老当时也笑着说:“师夜光只能见鬼不能见人!”


唐玄宗的疑问没有得到解决,有一天,玄宗对中官高力士说:“张果老这个人,善算者不知其年,识鬼者不见其形,真的是神人? 我听说堇花泡的酒,非仙人饮了必死,把宫里的堇花酒拿来一试。”


一天,大雪纷飞,天寒地冻,高力士带领内侍捧着一坛堇花酒, 来到集贤院,对张果老说:“这是皇上所赐御酒,特让您老取暖来。”张果老当众连饮三杯,只是微有醉意,对高力士说:“这酒称不上好酒。”


便到卧室躺休息。酒意过后,张果老从铜镜里看到自己的牙齿全变成焦黑的颜色,心中为之一震,于是,掏出小铁如意将牙齿全部敲掉;又拿出一包粉红色的药粉,涂抺在上下牙床上,躺下又睡着了。醒来后,又是满口雪白整齐的牙齿。玄宗见了更感奇异。


当时,有位高术的 道士叫叶法善,玄宗问叶法善:“张果老是个什么人呐?”


叶法善说:“我知道,可是我一说,就会死去,所以不能说。如果陛下摘掉冕冠,脱掉御靴赤着脚来救我,我就可活了。”


玄宗同意了。


叶法善说:“他是混沌初分一只白蝙蝠精。”说罢,七窍流血,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玄宗立即到集玄院见张果老 .他免冠跣足,称自己有错。张果老说:“这孩子多口过,不斥责他,恐怕会败坏大事呀!”


玄宗苦苦哀求,停了好长时间,张果老用水喷叶法善的面,叶法善才又苏醒过来。



唐玄宗这才不怀疑张果老的仙人身份了,于是,下诏说:“恒州张果老,方外之士也。迹先高上,心如窈冥,是混光尘,应召城阙。莫知甲子之数,且谓羲皇上人。问以道枢,尽会宗极。今将行朝礼,爰申宠命。可银青光禄大夫,仍赐号通玄先生。 ”


张果老以笑置之。





(资料来自网络)

编写:凌晓辉

文章校对:Yuki






侨居澳洲公共号平台
澳洲热门新闻 | 政府政策更新 | 社区消息 | 分享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广告、商业合作请微信zhenyan1999

意见反馈请微信ssi2014

投稿请微信:cgao2013

微信号:immisyd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