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中澳自贸协定为剥削劳工大开后门,大龄来澳贱价卖命签证一天就批!

<- 分享“澳洲中文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8 澳洲中文台



今年早些时候,七名50多岁的中国工人拿着他们全新的护照、签证,以及赴澳工作邀请函通过了墨尔本机场,焦躁不安地寻找他们在澳洲本地的联系人。




在找到联系人后,他们挤进一辆小型面包车,被送到了North Balwyn的一栋合住房内。


每天早晨,都会有专车来接他们,把他们送到墨尔本Richmond一处工地。他们每周工作六天,包吃包住。


Fairfax媒体对这七名工人和他们的工作进行了调查,显示在自由贸易协定将澳洲市场向世界打开的时候,由于缺乏监督和执法,原本旨在保护澳洲劳动力市场和劳资制度的规定可以被轻而易举地规避。




这些人同意以每天75美元的薪水来澳工作十周——在澳领一半,回国之后再领一半。这也就是说,他们同意以每小时不到10美元的价格工作,这样的低薪在澳洲是违法的,但却比中国的平均时薪高出两倍多。


这些人是持400类别签证来澳的。悉尼的一家公司签约从中国购买了一台施工机器,还“附带工人”。


新协议


该设备是在联邦政府签订中澳自由贸易协定(ChAFTA)之后不久后购入的,该协定承诺加速工作签证的审批流程,促进贸易并削减关税。


这七名中国工人并不知道自己成了中澳自贸协定的先锋。他们拿到了根据该协定签发的第一批400类别签证。(400类别签证适用于在澳从事三至六个月短期、高度专业化、非持续性工作的临时工作者。)




Fairfax媒体制作了一个流程图,显示中国工人来澳工作的流程十分简单:首先,澳洲公司从中国采购产品或设备;然后,澳洲公司向中国的产品或设备供应商发去邀请函,让中国工人能够申请400类别的签证,作为临时工作者来澳工作。无需满足任何薪资、语言、资历或短缺技能的要求。第三,中国工人向澳洲驻华领事馆申请签证。签证当天就能下来。第四,中国工人来澳工作,由中国雇主支付薪水,澳洲方面不承担任何雇佣责任。第五,澳洲公司代替中国工人完成一项网络课程,取得“白卡”(White Card)。第六,中国工人回到中国,他们永远不会领到澳洲的薪水,也永远不必在澳洲缴纳所得税。


最近,人们正在担心占澳洲劳动力十分之一的130万海外劳工正在遭受剥削,并破坏澳洲的经济结构。


参议院对海外劳工遭受剥削的问题进行了调查,听到了许多悲惨的证词,涉及食品加工以及去年底曝出扣薪丑闻的连锁便利店行业。


Fairfax媒体的调查披露,总部位于悉尼的Hercules Carparking Systems在2004年9月从中国深圳的一家自动机械公司购买了一台停车场堆栈机。中国公司提供劳工并支付薪资,而澳洲公司支付机票和食宿费用。




签证、护照和Hercules公司邀请函的副本显示,这些工人是为了“协助安装井式电梯和滑动机械停车机”而来到澳洲的。


邀请函说,“澳洲没有其他人可以完成这项工作”,以及“你们来到澳洲不会影响任何本地居民的就业”。




中国公司也写了一封类似的信件,说:“这些签证将发给高级技术人员,签证申请上无需包含工资详情等信息。”


但澳洲工人对此却有不同看法。一名工人表示,他不认为这项工作只能由这些人来做。“这也太荒谬了,很多工作只不过是焊接。”


另一名工人表示:“他们当时正在搭建脚手架,但他们带来的安全设备本身就不安全。”


此外,这七名工人还应该知道,根据职业健康与安全条例,雇主必须保证向在建筑工地工作的工人提供培训,向他们传授建筑行业常见的安全问题和风险。




文件显示,2016年2月26日,就在登机两天前,这些不会说英文的工人拿到了新州ABE Education授予的“建筑行业安全工作”证书,也就是通称的“白卡”。


媒体披露,这项网络课程的费用是58澳元,测试是多选题,以英文而非中文进行。


替身代考


有人打电话询问ABE,称想让十名不会说英文的中国工人取得“白卡”,询问是否可以让一名澳洲人代替这些说中文的员工完成考试。


而ABE的执行长Dominic Ogburn回答“可以”,然后补充说“之前有另一家中国建筑公司来找我们,先是找人帮他们(工人们)代考,然后把答案给他们,让他们自己上网做。”


低薪


这些工人的翻译告诉媒体,他们的日薪在70-75美元之间,远远低于起重机工人42元的时薪。也低于成年全职工作者目前17.29元的时薪。


这些中年工人没有拿到任何工资条,虽然每周工作六天,却没有任何加班费和退休金,也没有任何工伤保险。


理论上,他们是由中国公司雇佣并支付薪水的,而该公司拒绝回答一系列问题。




阿德莱德大学的移民就业专家、资深法学讲师、罗德学者Joanna Howe表示:中澳自贸协定要求按照澳洲法律来雇佣工人,但制约更少。


她说,“中澳自贸协定解除了劳动力测试,这意味着没有适当的机制可以确定一名中国工人不会取代本地工人。”


“457签证有额外的监管要求,比如签证持有人有最低工资标准,但400类签证却没有规定同样的时限和监管,签证审批的过程更加精简,也就意味着制衡要少得多。”


认真对待指控


移民部的一名发言人表示,政府认真对待海外劳工被剥削和克扣薪资的所有指控。


“所有享有工作权利的临时签证持有人都有权根据相应的劳资关系法,享有与澳洲人相同的基本权利和保护。雇主有义务按照公平工作法向员工支付酬劳。”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