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皮尔伯格2016哈佛毕业演讲:如何才能不辜负生命

<- 分享“美国本科留学”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6 美国本科留学


【新的小伙伴】↑点我↑关注“美国本科留学

小本会持续提供更多实用的留学、备考信息


斯皮尔伯格出生在一个平凡的美国犹太家庭,早在青年时代,他就已经和朋友们开始制作一些冒险电影。他的第一部电影是在亚利桑那州斯考茨德尔的一家旅馆中拍摄的。主要导演作品包括《侏罗纪公园》、《辛德勒的名单》和《拯救大兵瑞恩》等多部影史经典。他的三部电影《大白鲨》 (1975) 、《E.T.外星人》 (1982) 和《侏罗纪公园》 (1993) ,都曾打破票房纪录,成为当时最卖座的电影。


这样一位天才导演会在哈佛毕业典礼上分享什么内容呢?

斯皮尔伯格在哈佛大学2016毕业典礼上演讲 


演讲视频


非常感谢,Faust校长,Paul Choi校长,谢谢你们。


非常荣幸能被邀请成为哈佛2016年毕业典礼的演讲嘉宾,在众位优秀的毕业生、热情的朋友和诸位家长前做此次演讲。今天我们集聚一堂,祝贺2016届哈佛毕业生顺利毕业。


我记得我自己的大学毕业典礼,这不难,因为就是14年以前的事情。你们当中的多少人花了37年才毕业?因为就像你们中的多数人,我在十几岁时进入大学,但是大二的时候我从环球影城获得了我的梦想工作,所以我休学了。我跟我的父母说,如果我的电影事业不顺,我会重新上学的。


我的电影事业发展得还行。


但是我最后还是回到了学校,为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很多人为了获得教育去上大学,有的人为了父母上大学,而我是为了我的孩子去上的。我是7个孩子的爸爸,我总是不断强调上大学的重要性,可我自己都没上过。所以在我50多岁的时候,我重新进入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获得了学位。


另外补充一点:因为我拍摄的三部《侏罗纪公园》,古生物学课给了我学分,非常感谢。


当然,我选择辍学是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我想做什么。你们当中有些人或许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有些人却并不知道。也许你曾经认为知道了自己想做什么,但现在却在质疑自己的选择;也许你们正坐在这里,试图找到方法告诉自己的父母你想成为一名医生而不是喜剧作家。


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在我们这行叫做“定义角色的时刻”。这些是你非常熟悉的场景,例如在最近的一部《星球大战:原力觉醒》里女主角Rey发现自己拥有原力的一刻。或者在《夺宝奇兵》里印第安纳·琼斯选择战胜恐惧跳过蛇堆,继续任务的时候。


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里,你会看到很多角色定义时刻,但是现实生活中,你每天都会遇到。人生如戏,人生是一系列强有力的“角色定义时刻”。我很幸运18岁的时候就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但是我却不清楚“我是谁”。怎么会呢?我们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是谁呢?因为我们25岁之前,我们一直都在听取别人的声音,家长、老师向我们灌输智慧和信息,领导、导师以他们的角度告诉我们世界如何运转。


通常这些权威人物的声音是有道理的,但是有些时候,质疑会爬进你的脑子和心里。就算我们觉得“这好像不太是我看世界的方式”,点头表示赞同也是更容易做的事情,有段时间我就让“附和”定义了我。因为我压抑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就像尼尔森歌里唱的一样:“每个人都在对我说话,所以我听不见我思考的回声。”


一开始,我需要倾听的内心的声音几乎一声不响,也难以察觉——就像高中时的我。但是之后我开始更加注意这些声音,然后我的直觉开始工作。


我想告诉你,你的直觉和你的良心是两个不同的事物。它们会协力工作,但这是它们的不同:你的良心会呼喊“你应当去做这个”,而你的直觉只会低语“你是可以这样做的”。倾听那个告诉你你能怎么去做的声音。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定义你的角色的了。


当我选择项目时,我会听从我的直觉,全力投入到一些项目中去,而放弃其他。


直到20世纪80年代时,我的电影中的大多数,我猜你们可以称之为“逃避现实”。我不会拒绝任何这些电影的邀约,不只是《1941》。不止那一部,很多早期电影反映了我当时内心的价值观,如今我仍然在这样做。但是我当时处于自己的电影泡沫中,因为我的辍学,我受限的世界观部分来自于我的想象,而不是外界教会我的。


当我执导《紫色》的时候,这部电影让我体验了我从未想象过,却如此真实的一些感受。这个故事充满了深深的痛苦和更深一步的真理,就像Shug Avery说“任何东西都想被爱着。”我的直觉告诉我,更多的人需要来认识这样的角色,来体验这样的真理。在导演这部电影时,我突然发现一部电影也可以是一个使命。


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要有使命感。不要等待,不要害怕,直接面对使命感所带来的一切风险和挑战。


我的工作是要构筑一个维持两小时的世界。你的工作是要建一个会一直持续的世界。你们是未来的创新者、激励者、领导者和守护者。


你们要研究过去,才能建设一个更好的未来。《侏罗纪公园》的编剧Michael Crichton是从这所大学医学院毕业的。他喜欢引用他最喜欢的一位教授的话,他说如果你不懂得历史,那么你一无所知。你是一片树叶,不知道自己只是树的一部分。所以主修历史的同学们,很棒的选择,你的前景不错…不是说在招聘市场上啊,是从文化上来说的。


我们剩下的人就需要多做出些努力。社会化媒介的使命是是诠释现在和未来,但是我不断在挑战好让我的孩子们能够多花一些时间了解背后的故事,去探究真正发生了什么。因为弄懂自己是谁就是探究父母是谁,了解他们祖父母是谁。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过去和现在都是,所以透过祖父母就知道他们移民过来时这个国家是什么样子。


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可讲,都有很多故事可讲。如果可以的话,和你的父母、祖父母聊聊天,听听他们的故事,我保证,就像我向我的孩子保证的一样,一定收获颇丰,绝对不会无聊。


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就会导演由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我回顾历史并不是为了说教,这是额外的奖励,我回顾历史因为过去充满了那些从来没被讲述出来的伟大故事。英雄和坏人不是文学塑造出来的,而是在一切历史的最中心。




这也是为什么听从内心如此重要的原因。这也是迫使林肯和辛德勒做出正确的道德选择的原因。在你的定义时刻里,不要让道德心因为利己左右摇摆。坚持自我需要勇气,而勇敢需要背后很多人的支持。


如果你足够幸运,你会有父母的支持,像我一样。我把母亲看做我的幸运女神。12岁时,我父亲给了我一个电影摄像机,也是因为有了这个,我可以更好的去感知这个世界,我很感谢我的父亲。现在我很感激父亲也来到哈佛坐在这里。我父亲今年99岁了,只比怀德纳图书馆(哈佛最大的图书馆今年100年)年轻1岁,但是不像这个图书馆可以翻新,父亲已容颜苍老。另外,父亲,在你身后有一位99岁的女士,这个之后我会介绍她,好吗?


但是,如果你的家人并不总是支持你,还有B计划。在《生活多美好》剧终前,天使Clarence在一本书上题写了这句话:“有朋友的人,不会是生活的失败者。”我希望你们会珍惜在哈佛建立的这些友谊。而在你的朋友之中,我希望你们找个能分享你生活的另一半。我猜想你们中的一些人对此会会抱有怀疑,但是我表现出的感性毫无歉意。我说了直觉的重要性,以及除了直觉没有更值得追随的声音。这是指在你遇到你一生最爱之前。我与妻子相恋并结婚的经历就是如此,这成为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定义角色的时刻”。


爱、支持、勇气、直觉。所有的这些都在你英雄的箭袋之中,但是英雄还需要一件东西——英雄需要一个去征服的坏人。而你们所有人都很走运,这个世界充满了怪物。有种族歧视、恐同、种族仇恨、阶级仇恨,还有政治仇恨和宗教仇恨。


当我还是孩子时,因为犹太血统我曾经被欺凌。这很令人苦恼,但是比起我父母和祖父母面对的局面,这个轻多了。我们真的相信反犹太主义正在消逝,但是我们错了。过去两年间,将近20000犹太人离开欧洲寻找更好的生存之地。今年早期时候,奥巴马总统讲述这个可悲的事实时我身在以色列大使馆。他说:“我们必须直面这个事实,反犹太主义再度高涨,我们不能否认这个事实”。


面对这个事实,我遵从内心,1994年创立了纳粹屠犹研究基金会USC Shoah Foundation。自从那时候,我们和63个国家53000位大屠杀幸存者和经历者交谈,制作视频证据材料。现在我们在收集来自卢旺达、柬埔寨、亚美尼亚、南京种族灭绝中的证据材料。因为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场难以置信的屠杀行动,但它却频繁发生。这些暴行现在仍然在发生。我们不禁疑问“这样的仇恨什么时候停止?”更会好奇“它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我想我并不需要向一群红袜队的球迷解释我们为什么会拥抱部落文化。但是在为主队加油之外,部落文化有它更阴暗的一面。本能地或者由基因决定,我们把世界分成“我们”和“他们”。所以棘手的问题是,我们所有人能共同发现“我们”?我们应当如何去做?仍旧有许多的工作要做,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这一事业还没开始。这不仅仅是指反犹太运动抬头,伊斯兰恐惧症也在抬头。因为那些被歧视的人群之间是没有区别的,不管他们是穆斯林、犹太人、边境州里的弱势人群,或者是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者社群——他们遭受的都是同样的仇恨。


于我而言,对你们而言,摆脱更多仇恨的唯一答案就是更多人性。我们必须用好奇心代替恐惧。“我们”和“他们”——我们要通过与每个人建立联系,来找到“我们”。相信我们是同一部落的成员,与每一个灵魂感同身受,即便是隔壁耶鲁大学的学生。(我的儿子毕业于耶鲁大学,谢谢。)


同情心不只是应该停留在感性层面,而应将其付诸实践,比如选举、和平的抗议,为那些不能畅所欲言或者有困难的人辩护与高呼。如果你热衷帮助他人,请遵从你的内心,竭尽所能。


作为为他人服务的行动榜样,你只需要看看这像好莱坞背景一般的纪念教堂。它的南墙上是哈佛校友们的名字,福斯特校长已经说过,他们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献身的哈佛学生和教师们。697个人,他们曾经在你站着的地方逗留过,697条生命逝去。在1945年纪念教堂举行的追思会上,柯南特校长纪念这些勇敢的人们,并号召哈佛人身上要“反射出他们壮举的荣光”。


70年后,这些话仍然适用。因为他们的牺牲并不是一代人能偿还的简单债务。每一代人都必须学会感激。就像我们不能忘记那些暴行一样,我们也不能忘记那些为自由抗争的人士。因此当你离开校园进入社会时,请继续保持反省的精神,向他们学习,就像《拯救大兵瑞恩》里说的,“不要辜负你的生命”。




此外,请保持彼此的联系,别避而不见。这可能不是你想从一个创作媒体的人这里听的一课,但是我们花越来越多的时间低头看手机,而不是注视别人的眼睛。所以请原谅我,现在所有人,请找一双眼睛深刻凝视。学生们、校友们都是,福斯特校长、你们所有人,转向一位你不认识或者不熟悉的人,对视,仅此而已。你所感受到的是我们共同拥有的人性,即使混进去了一丝社交不适感。


即便你不记得今天的任何东西,我希望你能记住此刻的交流。你们所有人过去四年发生了很多故事,即将开启新的人生,你们今天站立的地方,下一代人也会站立在这。我在我的电影里想象过很多种未来的可能性,但你们将决定真正的未来,我希望那将是正义和和平。


最后,我希望你们都能有一个“真正的,好莱坞式的欢乐大结局”。我希望你们能跑赢T.rex恐龙,能抓到罪犯,另外,考虑到你们的父母,时不时地象E.T. 一样,回家看看!谢谢大家!


回复大学的名字查看你的dream school简介~


例如:

回复【课程

回复【莱斯大学

回复【普林斯顿大学


------------------------------------ END-------------------------------------

托福 | SAT | GRE | 北美留学


长按关注,获取美国留学最新权威信息


☞ 微信留言“邮箱+姓名+手机+年级+去美国读本科”免费领取《去美国读本科》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在线咨询资深留学名师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