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故事】爱在利兹之原来你也在这里(上)

<- 分享“英国留学中心”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6 英国留学中心





   利  兹  

Love In Leeds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
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文艺加鸡汤配出的情怀

只是在我听来


苟且就是我的常态

是我的故事





最初产生要去英国的想法源自一部讲述糜烂青春的英剧,当时的我才18岁,刚刚结束高考,被剧中纸醉金迷致嗨致幻,彻夜party挥洒青春体液的日常所吸引,每个人都有青春,或恬淡如水不值一提,或浓墨重彩不可复制。




才18岁的我想要的当然是那份不可复制。只是当时的我太幼稚,主观地以为,你去了什么地方,你就变成了什么样的人。

 

后来,我去了这个地方,也没有成为怎样的人,只是我发现,上天给了我最好的安排,好的,坏的。

     



1.

 不会英文也一个人来了英国,上课能听懂吗?



因为选择的是合作办学院校,20岁那年的9月,我顺利落地英国伦敦。也就是刚到这个国家的时候,你就那样出现了。毫无征兆。


随着同机的人群下飞机,入境,等行李,两个箱子,一个28寸,一个24寸,背上还有一个土到掉渣的书包,我走的是不需要申报的通道。至今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海关小哥要拦下我,明明当时的我屌丝得一脸纯良。


他大概意思是问我,‘你知道你走不需要申报的通道意味着什么吗?’也不知道是混杂着哪里口音的晦涩英式发音,我一脸木然不知道该接什么,只是呆呆的望着他,尴尬的笑笑表示


‘你在说什么我一句都没听懂’,


小哥无奈之下作势要去拉我的箱子,因为他觉得我实在可疑所以要开箱检查,绝对是出于条件反射,我用瘦弱的小胳膊把箱子拉了回来藏在身后,憋不出一句英文,恨不得在脸上写下‘你要干什么’这五个字,我和小哥就这样僵持着。

 

‘他只是想检查下你的箱子里是否有需要申报但未申报的物品’,


一个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从我头上飘过,我侧过头,你正好站在我离我不远的地方,我需要抬头才能看到你的脸,和你的声音一样云淡风轻的一张脸,那个时候的你,真的很好看,高高瘦瘦的,单眼皮下是一双布满血丝写满疲惫的眼睛,慵懒的神情,看着我,再看看箱子,示意我把箱子给海关小哥检查,


我回过神,‘哦哦,好的’,然后乖乖把箱子交给海关小哥。


‘你别怕,他只是例行公事,并不会拿你怎么样’,


被一个陌生人,还是一个陌生的帅哥这样安慰,我慌乱的内心就在那瞬间莫名被治愈了,朝着他点头。


海关小哥推着我的两个箱子进了一个小屋,我只能跟进去。


‘你第一次来英国?读书吗?’,


我一脸错愕的回头,你竟然也跟了进来,


‘我看你好像英文不太好,等海关检查完我再走’


不是征求意见的询问,这明明就是不接受任何反驳的肯定句啊。


‘谢谢你,我第一次来英国,去利兹都会大学读大三’


‘恩,有点巧,我也在那个城市,博士第一年’,


你疲倦的脸上还是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我从小就有学霸情结,现在都不敢回想当时到底是怎样的一脸痴汉相,


‘你好厉害,都读到博士了’,


‘你也挺厉害的,不会英文也一个人来了英国,上课能听懂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直勾勾望着他的,所以,当时他的表情我记得很清晰,读不出任何的情绪,但不是轻蔑或者嘲讽。这是我潜意识里能肯定的事。有点莫名。


‘噢,我读的合作院校,不需要雅思’,


这到底是什么破理由,我说出口那刻就后悔了,赤裸裸的暴露了应试教育下不学无术的学渣的我真实的模样。


‘。。。。’


他没说话,给我的感觉就是他觉得这种话根本没必要接下去。


海关小哥排查完一个箱子继续下一个,其实我的箱子里真的没有任何违禁物品,除了衣服全是吃的,老干妈榨菜,各种各样的辣条牛板筋方便面。。。


‘你带的这些中国超市都有卖’


‘真的吗?我第一次来,什么都不知道’,


我低下头,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不过比国内贵’,


他好像是在安慰我?安慰我其实我做的并不是无用功,至少还能省点钱?我强迫自己认为他就是带着这个美好的目的说的这句话。


检查完,海关小哥又说了一串英文,可能心里莫名有了依靠,我竟然一个关键字都没抓到,所以我只得扭头求助他。


‘你现在可以走了,下次入关记得不要鬼鬼祟祟的’


其实,当时的我只是很慌乱,很迷茫。根本不是鬼鬼祟祟呀。出了海关,他走得很快,我心想就这样告别了?连名字还不知道呀!我费力推着我那两个笨重的箱子想追上去,


‘学长,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呐,我叫苏澜’


这个时候你刚好进了电梯,电梯门也在缓缓的关上,没等到你回我你叫什么,可是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你对我淡淡的笑了一下,我想你应该是出于礼貌,因为隔得有点远,你只能扬了扬嘴角。



这是我们的初遇。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2.

我总会想起,连名字都还不知道的你,和你平静的侧脸 

 

要去的学校并没有在希斯罗安排接机,我笨拙地在机场四处张望,磕磕撞撞中终于也是买好了一路北上的火车票。


利兹是典型的北方城市,到了9月几乎天天都要下雨。下火车的时候,密密蒙蒙的细雨,只是从下火车走到汽车站之间的这点距离,雨竟然也停了,后来在利兹生活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就会对其他城市的朋友说,‘利兹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可能因为风大,把下雨的云都吹散了’。

 

因为年少不羁爱自由,宿舍我并没有选择学校,而是还在国内的时候就在校外预定了学生公寓,离学校比较近,还在市中心。


拿到房间的钥匙我径直穿过和其他室友共用的区域,打开我的专属空间,典型的单人间,窄窄的单人床,书桌座椅衣柜,桌上有一个写着open me的盒子,打开里面有电话卡,小包的薯片,小瓶的饮料,一包软糖,因为学校这样的贴心准备,我的心底涌起了一丝暖意。

 

拆箱收拾好房间,给父母打个报平安电话 ,差不多到了晚饭时间,外面客厅也开始有了声音。我走出去,想着以后要和那些室友朝夕相处,现在至少得打个招呼。


可以,一出门,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一个裸着上半身的男人!!!


我当初选房间的时候,明明在female,male和mix中选择的female啊!!!


为什么我们公寓会有男的!!!


‘Excuse me?’


我有点切切诺诺又带点迟疑的蹦出这样两个单词。


他回过头,一脸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的惊恐和抗拒表情,然后好像又反应过来,


‘不好意思,我来得比较早,这几天其他房间的室友都还没来,所以,我可能就。。。就稍微自由了一点’,他当时的脸大写着尴尬。


‘原来你是中国人。。。那,那你先穿上衣服再说’


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明明记得我就是选的female啊,后来才知道,是宿舍管理给弄错了,然后也就不了了之。


男孩匆忙回房间套了件T恤出来,


‘你好,我叫邓杨,利兹大学硕士,我念化学的’,


直到那个时刻我才敢直视这个男孩,又是一个我需要仰视的男孩,和刚才的局促不安不同的是,他现在在对着我笑,笑得还挺好看。


过了很久,熟悉之后我问他,


‘你笑起来比你板着脸好看,你对所有初次见面的女孩子,都笑得那么甜吗?’,


他笑而不语。

 

我们的公寓一共5个房间,5个人共享客厅和厨房,除了我和邓杨两个中国人外,其他三个房间住着一个越南女孩,一个美国女孩,还有一个伊朗的女孩,他们都是利兹大学的学生,刚开始的相处还算和谐,直到我隔壁的越南女孩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个男朋友,整夜整夜的折腾,加上不隔音的墙,害得我整天挂着重重的黑眼圈穿梭于宿舍学校图书馆。


有一天下课回家在客厅碰到邓杨,他问我,‘你怎么一脸神经衰弱的样子’,


我重重的垂下头,‘还不是因为隔壁越南妹子和男朋友整夜不睡觉’,


这个时候我已经和邓杨挺熟的了,可能因为是同胞,所以这个公寓我和他关系最好。他‘噗’一声差点把正在喝的茶吐出来,


‘这么劲爆,那你岂不是心里很痒痒,别人有男朋友可以做点学习之外的事,你除了学习还只能听着别人做学习之外的事’,


我猛地抬头对他翻了一个白眼,‘臭贫,你才痒!!’,


然后扭头回了自己房间。

 

当天晚上我收到宿管的一封邮件, 邮件内容是有个室友想换房间,问我是否愿意,我的一反应是终于不用半夜还要戴着耳机睡觉了,但是又一细想,这几个房间其实都是连着的,如果我搬了过去,隔壁又是一对情侣怎么办,想想也就作罢拒绝了。

 

日子一天又一天,虽然我宿舍图书馆教室三点一线,但我还是改不了上课走神看书懵逼的学渣本质。


我只是看起来很努力而已。


那段时间,我总是会想起机场的那个男孩,连名字都来不及知道,就那样分开。周末的时候,我总会去市中心逛逛,因为我知道他也在这个城市,心想也许,也许我还能碰到他,至少和他说一声谢谢。

 

上课的时候,由于时间和课堂并不固定,可能突然收到邮件告诉我们什么课改了教室,需要我们什么时候赶到哪里,我们就常常飞一般的飘来飘去,还有偶遇同学之间热情而短促的问候,我可能只来得及牵起紧促的笑容。


在很多不平静的夜晚,我的脑海全是过海关的小房间和他平静的侧脸。

 



To be continued。。。

下一章会有再次相遇。。。




戳以下关键词阅读更多文章

QS世界大学排名|THE世界大学排名

CUG|Times|卫报英国大学排名

QS世界最全专业排名

牛剑申请攻略|UCL好申吗|帝国理工

杜伦|格拉斯哥|爱丁堡

为什么读商科

英国留学生订机票攻略

英国兼职|英国超市|英国租房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