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推动毛利语实用化困难重重

<- 分享“每日新西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3 每日新西兰


关注每日新西兰,随时随地第一时间了解时事动态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关注每日新西兰,你都可以得到有关新西兰的第一手信息。


今年4月,新西兰国会正准备三读通过又一个母语转型正义法案,鼓励扩大在各种层面实用毛利语作为载体。毛利发展部长弗拉维尔(Te UruroaFlavell)在国会中以毛利语、英语双版本解释该法案,以下为弗拉维尔发言全文之中译内容:


1987年,毛利事务部长维德烈(Hon Koro Wetere)开口引介《毛利语言法》法案(MaoriLanguage Bill)时,他用的是毛利语。(编按:《毛利语言法》主要有三个重点:确立毛利语在新西兰国内法上,取得等同于英语的官方语言地位、任何人都有权利在法律程序中以毛利语发言、成立毛利语委员会(Te TauraWhiri i te Reo Maori)负责毛利语推行。)

正当你可能怀疑,即将把毛利语变成为国家官方语言的这个时机,这么做是否恰当时,还没等到维德烈开口说第六句话,他就被台下其它议员以程序为由(point oforder)打断发言。

在场一位议员问议长:「我有些困惑,显然你与我们其它人有些区别…你那里是否有一份译稿,所以你能懂他的演说内容?」

在几个议员接连也提出程序问题打断发言后,部长向在场诸位保证,译文会在「毛利语的部分」讲完后发给他们;部长接着被允许继续发言。

让我们接着往后快转几十年,上个月我在国会中宣读《毛利语言法》修正案时,全部使用毛利语。整个过程中13段发言、2小时中超过半数的答辩都使用毛利语。连副议长自己都尝试使用一些毛利语,这种对母语的尊重,正是29年前所缺乏的。

这个修正案通过后,将来本法案若出现毛利语和英语版本释义发生冲突时,将以毛利语为准;这是前所未有、历史性的一刻。

自从1987年以来,毛利语复兴运动已向前大步迈进:

全国语言巢约460个、超过70所沉浸式中小学;

将近18千位学童(2.3%)注册了「毛利中介语教育计划」(Maori-medium education)、155千位学童(20%)于学校教育学习毛利语(编按:「毛利中介语教育计划」着眼于毛利语活化,尤其生活应用,避免许多新词只能借用英语);

1985年第一个毛利族自主营运的毛利语电台开播至今,我们已经拥有了28个部落电台,还有两个毛利电视频道,一为双语,一为全毛利语发音;

2008年,全球最大搜寻引擎Google宣布进行毛利语接口开发。2009年,毛利语已经被加入到Google翻译工具列当中。毛利字汇也直接逐渐被当做新西兰英语直接使用,746个词汇已进入《新西兰英语词典》(TheDictionary of New Zealand English)。

但是尽管做了这么多,包括全国各地永无止境地沟通作业,毛利语使用者总数仍然缓慢地减少当中。

在上一次的普查当中,至2013年为止,每五位毛利人当中只有一位,能够使用毛利语进行全方位的日常沟通──2006年普查少了近5%。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仍将毛利语列在「脆弱语言」名单之中。我们并不孤单,在《联合国濒危语言图谱》(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Danger)当中,全世界6000种语言当中,有43%预估将在本世纪灭绝。

让毛利语从该名单移除,是我作为毛利发展部长最大的挑战之一,而现阶段的法律仍不足以帮助我们达成这个目标。这个即将通过的修正法案,将有利于政府、社会以及毛利族携手合作,共同提供母语复兴的责任基础更为适切均衡。

一个新组织Te Matawai,将负责发展毛利语言策略、在民族层级领导整个毛利族的母语复兴。政府的职责则是在于国家层级,与Te Matawai密切合作。

我了解今日作为一个讲毛利的族人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无论你对家的认同多强、甚至刻意挑选了学校,这(新西兰)仍然是个单一语言为基础的广大社会。我们的孩子喜欢逛的那些地方──运动场、购物中心、社群网站──都被英语独霸。

我对Te Matawai所抱持的梦想,是希望这个能够发挥跨族群影响力的组织,能确保毛利语在我们(新西兰)社会的正常化。它能鼓励毛利族群进行跨世代的对话,并帮助族人、部落、社会维持说毛利语的诱因,让毛利语扩散到集会所与学校之外。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我能走进银行里,能够选择用毛利语或英语来办理我的业务。

这段演说文稿已经以英语及毛利语出版。如果你们阅读的是英语版本,请思考以下情景:我希望在下一个世纪,这类故事的主轴已经转而讲述生活在一个多元语言国家的各种好处;而你们的后代,人人皆懂毛利语。

新人入群请长按以下二维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