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悉尼先锋晨报》关于孔子学院报道是用政治思维解读文化和教育活动

<- 分享“悉尼印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5 悉尼印象


 

印象导语

亿忆网6月4日电  《悉尼先锋晨报》于5月29日以《孔子课堂背后的故事:中国政府机构给新南威尔士州学生教课》为标题,刊登文章恶意抹黑孔子学院。该文作者显然未公正看待孔子学院(以及孔子课堂)对澳大利亚的正面意义,通篇文章片面武断,在没有对澳洲孔子学院方面做任何采访的情况下,用政治思维去解读文化和教育活动,妄图以极少数人的受访观点来代表整个澳大利亚。


    该文刊登后立即招来业内业外人士一片讨伐之声,据亿忆网了解到,已有多个组织和个人致电致信《悉尼先锋晨报》表示遗憾和抗议。


    文章开篇就称中国政府机构每年最少为新南威尔士州的公立学校提供一万澳元,以便他们开设中文和中国文化课程,并且有些学校将这些课程设为必修课。随后通篇用充满冷战思维的方式,把一个语言和文化输出项目硬凹成共产党的政治宣传机器。不过,该文作者倒是对此直言不讳,她在文章中借他人之口说,也许有人会说如果仅仅是语言教学,那和政治是无关的,但一牵扯上中国人,一切都是政治。

 

新州中文教师协会协:文章缺少事实根据,导致其内容错误频频,所做的结论有失公允


   对于该篇文章,澳洲本地专业协会新州中文教师协会做出回应,他们认为该文缺乏事实根据,内容错误频频,结论有失公允。在该协会对《悉尼先锋晨报》的回应信中,新州中文教师协会表示,设立孔子学院和其下属的15所孔子课堂是对新南威尔士州中小学中文和中国文化教学是有益的。该协会还对“政治宣传工具”之说做出针对性的陈诉,“没有证据表明教学和教育标淮委员会(BOSTES)制定的和在新南威尔士州中小学中使用的中文教学大纲要求学生学习任何政治化了的内容。没有证据表明孔子课堂的助教或者其他老师在新南威尔士州的学校里教授中文是使用任何由中国政府或者其代理机构制定的中文教学大纲。”

 

悉尼大学孔子学院澳大利亚方面院长:报道很多地方失实

 

    悉尼大学孔子学院澳大利亚方面负责人金杏院长和新州中文教师协会持相同立场,她在接受亿忆网记者采访时说,“《悉尼先锋晨报》的文章发表之后,业内有很大的反响,我们的工作人员和教师纷纷表示文章失误,很多观点缺乏事实根据,他们都很愤慨”。

 

    金院长首先表示,通过她和新州其他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负责人员的交流了解到,该文作者并没有对孔子学院以及孔子课堂工作人员进行采访,这是记者很大的失误,记者的报道建立在没有全面了解事情本身的基础上。

 

    金院长以悉尼大学孔子学院为例反驳文章中的观点,她表示,孔子学院是悉尼大学与汉办以及中国复旦大学合作所办,但是协议明确规定,是由所在大学全权管理。悉尼大学孔子学院,是由悉尼大学雇佣的澳方院长负责全面工作,制定语言文化课程和年度计划,中方主要是负责与汉办和复旦联络及合作。汉办或复旦大学并没有干涉学院开课内容以及文化活动,无权决定课程用什么样的教材,课程内容完全由澳方决定,所以文章说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的政治宣传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她强调,“悉尼大学孔子学院所使用的汉语教材是在国际上通用,备受好评的教材,这套教材也是悉尼大学中文系和新州大学中文系使用的,不是由中国政府或汉办提供的。”

     对于《悉尼先驱晨报》文章开篇提到的一万澳元,笔者表示作为一个在海外生活十几年的老华侨,只能呵呵一笑,打死我也不相信澳大利亚的学校会仅因为一万澳元就开设一门新的课程。不过金杏院长对“一万澳元”之说给出了更详细的解释,“《悉尼先驱晨报》一文中提到,中国政府支付每一个孔子课堂每年澳币一万元经费,其实一万元中一部分是我们孔子学院协助孔子课堂建立营运的行政办公费用,剩余的经费由孔子课堂用来聘请特别文化教师,如武术教练和国画教师,举办武术工作坊和国画尝试课等学校原本不能提供的文化活动的组织和宣传。孔子课堂的中文教师大多是聘请的澳洲本地经验老师,汉办派的只是一位教师助手。各学校的中文教师,是按照学校规定的薪资标准来支付工资,汉办拨出的几千经费远远不够支付一位中文教师的薪水,所以一所学校决定开中文课程一定是校方慎重考虑的结果。因为校方的投入远远超过孔子学院总部。”

 

澳大利亚偏远地区学校校长:学生、教师和社区都支持中文教学

 

    Patti Kearns女士是新州Coffs Harbour高中的校长,该校为新州唯一有孔子课堂的偏远地区高中。Patti Kearns女士于6月3日接受了澳洲广播电台的采访,她对学校引入孔子学院一事持极高评价。她在采访中表示,在孔子课堂被引入学校之前就已经开设中文课程,而在引入孔子课堂之后,该校的中文教学质量得到极大的提高,不管是学生还是家长都是极力支持的。

 

    Patti Kearns女士本身作为一个法语和德语教师,表示在中国政府赞助大学毕业生来学校协助教授中文之前,都是本地老师在教中文,他们在语法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口语和发音上,仍无法和母语是中文的志愿者相比。她认为志愿者和学校是双赢的,志愿者在澳大利亚得到了锻炼,而学校的孩子们学到了真正的中文。


    关于政府是否应该支持语言和文化输出项目的看法,Patti Kearns女士拿孔子学院和法国的法语联盟以及德国的歌德学院做比较,她认为这是各国政府的普遍做法。


    Patti Kearns女士表示在她的日常社交活动中,经常听到有人说自己的孩子在中国某些地方工作,这已经成为一个现实的常态,她表示要确保自己学校的学生不落伍,要和其他学校,特别是城市的孩子有平等的机会(了解中国),不管是学生、教师还是社区,都支持中文教学。最后她通过澳洲广播公司邀请听众到Coffs Harbour高中参观中文教学活动。


澳洲普通高中生:我要对学校中文助教说一声“谢谢你”

 

    《悉尼先锋晨报》报道文章荒腔走板,枉顾大批学生热爱学习中文、从孔子课堂受益的事实,单方面只报道负面消息,连学生也看不下去,Dougal Cameron就是这些看不下去中的一位。

  

    Dougal Cameron是新州国王中学的12年级学生,学习汉语有六年历史,他对《悉尼先锋晨报》的文章表示反对,他认为自己从汉语言学习中受益良多,并称“中文是澳洲教育标淮委员会制定的课程中最没有被政治化的课程之一”。


    他还对《悉尼先锋晨报》表示,他现在特别想对学校新抵达的20岁中国助教说一声“谢谢你”。


澳洲到底需要不需要孔子学院?答案是yes!


    自2012年以来,中国就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澳大利亚成为中国第八大贸易伙伴,双方在旅游、教育、体育和文化等领域交往频繁密切,特别是当中国移民和中国游客成为登陆澳大利亚最主要的人群之一时,学习汉语、了解汉语、掌握汉语、使用汉语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就有着深刻的意义。


   学习汉语不仅仅是学生的事,根据前文所提到的金杏院长的说法,澳洲学习汉语的人群主要有三大类:学生、教职员工和职场专业人士,可见对汉语学习有需求的人相当一部分是有实际利益所指的。

    有数据显示,在2015年,全澳开中文课的中小学有1030所,学习中文的中小学生达到172878人。这个数字貌似庞大,实际意义却微不足道,因为另一份报告指出,澳洲学生学习汉语缺乏持续性,到12年纪以后仍在学习中文的学生不到五千人。造成一现状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学生随着学业的压力不得不放弃非考试科目,另一个客观原因就是澳洲校方师资力量有限,没有足够的老师来满足学生对于学习汉语的需求。目前澳洲就业市场中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掌握汉语,而当老师的则更加寥寥可数。而引入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则可以很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同时还能提高学校中文教学水平,新州的Coffs Harbour高中和国王高中就是很好的例子。


    由于汉语言的多样性,存在着简体汉字和繁体汉字、普通话和广东话、拼音和通用拼音的区别,在澳洲选择正确的汉语言教学机构成为一个不得不面对的课题,这一点在《悉尼先锋晨报》的文章中也得到了体现。目前看来,能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机构就是汉办以及其推广的孔子学院。记者有一个朋友,之前因为学的不是非拼音系统的中文,等他到中国后,又必须重新学习汉语拼音系统,这让他很是苦恼。可见通过正确的方法学习正确的中文是必要的,而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则是这一正确的保障。


澳大利亚Coffs Harbour高中校长Patti Kearns女士是孔子课堂的支持者


 

来源:亿忆网

回复关键词获取实用信息


悉尼美食推荐 | 关键词美食,美食1,美食2,美食3


欢迎订阅悉尼印象微信

主编微信:917883334

 广告合作微信:e2service

 广告合作Email:xiniyinxiang@gmail.com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点击关注

搜索“ xiniyx ”点击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