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到底有多艰辛 | CBC记者从约旦开始跟踪采访一家叙利亚难民

<- 分享“加拿大留学生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1 加拿大留学生会



在过去七个月,加拿大迎接了两万多名叙利亚难民,他们有的仍带着失去亲人的悲伤,有的已经两手空空。尽管远离家乡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重新开始生活,面临着的巨大困难,但他们仍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加拿大广播公司的女记者卡门·梅林菲尔德(Carmen Merrifield)从约旦开始跟踪参访一家叙利亚难民,记录了一家人在约旦避难, 后来到加拿大阿尔伯塔省落户的艰辛历程。



梅林菲尔德第一次遇到法尔万一家人是在约旦。去年12月她在约旦的伊尔比德镇采访,首先遇到的是6岁的叙利亚男孩杰布瑞尔(Jebreel),随后拜访了他的家庭。


这家的父亲叫卡利尔•法尔万, 他和妻子带着8个孩子, 是一个大家庭。当时他们住在一所租来的公寓里,附近有一小片橄榄树林。


卡利尔当时说,能在逃难的期间有这样的住处,等于给了全家人一个喘息的机会。他们家在叙利亚也有一小片橄榄树树林。因此觉得很眼熟。但最小的女儿考塞尔是在约旦出生的,从来没见过叙利亚的家是什么样子。


法尔万家的故乡是叙利亚南部城市德拉。那里在2011年3月爆发反对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抗议活动,随后遭到镇压, 也成为内战的发源地。


卡利尔当时是以开出租车为业,养家糊口,家里拥有一座房子和一辆汽车。他家的生活并不富裕,但很快乐和充实。


一家人经常去野餐和出游。但内战爆发两年后不断升级, 扩展到全国。卡利尔决定带着全家逃离。他说那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



卡利尔的妻子胡妲在约旦接受加拿大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失去了一切,房子、汽车、还有多年的邻居。好在还有家里的亲戚也一同逃离出来,才使我们想家不那么厉害。


全家人从联合国难民署领取津贴,再加上从小树林采摘橄榄出售,勉强维持着一大家人的生活。八个孩子中最年长的是艾哈迈德,当时已经18岁。


他找到了一个机械师助手的工作。他的收入也能多少帮助缓解家里的经济困难。而通常,在约旦的难民是不被允许工作的。


卡利尔和妻子胡妲在约旦整理摘下来的橄榄 © CBC


另外的7个孩子, 老二是儿子穆罕默德-艾德17岁,三儿子马赫莫德15岁,老四是女儿雅玛玛14岁,老五是儿子艾德姆11岁, 六儿子努赫9岁,老七是儿子杰布瑞尔,6岁;最小的女儿卡瑟尔2岁。



2015年9月,加拿大自由党政府宣布将接收2.5万名叙利亚难民。在第一阶段联合国难民署的筛选中,法尔万一家被列入了接收名单。


随后的程序是面见加拿大移民官员,体检和安检。当时全家人都觉得苦难快熬到头了, 心里充满希望。全家人还一起去了趟商店,买了新衣服和新鞋。


可就在他们购物之旅后不久,卡利尔接到了一个电话说,与加拿大官员的面试被取消了。那天晚上全家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CBC的记者也切实感受到一家面对这种坏消息时有多么焦急。



第二天,卡利尔前往难民署办事处,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焦急等待了几个小时之后,他们被告知是档案上一个数字写错了,现在他们家又重新回到了难民名单中。


后来的几个星期, 全家人要经过一系列体检和安全审查的程序。一家人在焦虑中也满怀着期望。他们出席了难民署的多次会议,等待着来自加拿大官员的最后决定。


就在2016年新年到来之际, 他们接到了难民申请被加拿大批准的喜讯。一月份,他们也顾不得是寒冷的冬季,就来到了加拿大,定居在阿尔伯塔省的勒斯布里奇市。



现在法尔万家所有八个孩子都进了公立学校学习。夫妻二人也在英语辅导班报了名。对卡利尔和胡妲来说,学习一门新的语言是个不小的挑战,因为他们的前半生一直都是只讲阿拉伯语。


(作者:亚明;加广中文、www.rcinet.ca、微信ID:radio-canada)


渠道资源或代理合作请发送邮件至agent@castudent.ca


 点击阅读原文申请加拿大留学生会会员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