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今年移民很难 明年应该会更难

<- 分享“新西兰微财经”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8 新西兰微财经


值得信赖的非银行存款投资机构


热点争论切换至移民话题 

最近的热门话题已从房价问题切换至移民问题,政治势力不但将房价过高归结为和移民过多有关,而且将基础设施承压、失业率问题、社会工资过低问题,全部归结为和移民过多有关。随着大选年临近,通过不断切换热点,围攻执政党令其疲于防守。如果你觉得今年移民难等,明年等待的时间可能会更长……


先看背景,为什么现在会忽然讨论移民政策,因为种种迹象显示,净移民数字达到或接近达到峰值了,也就是现在一年6.8万接近7万的水平:


要求减少数量 增加面试

然后看进攻一方的配置,急先锋是:新西兰优先党Winston Peters,他在周末提出,合理的移民数字应该是一年“7000-15000”之间,如果是7000的话,只有现在的十分之一。


而且他提出要增加移民面试,以检查这些移民是否尊重新西兰的“价值观”(这一点暂时主要是针对难民的)。



当然大嘴的话从来都是说说而已,他只起到一个“拉仇恨”的功效就已经够了,反正角色设定就是这样。正如移民部长Michael Woodhouse在反驳时所说的,7000-15000根本是没有操作性的,因为新西兰人的配偶、家庭团聚的数字就超过了这个范围。

要求减少工签

接着不久,就在昨天,新西兰工党党魁 Andrew Little又提出要减少工签发放量。


Andrew Little先生表示,新西兰经济形势充满挑战之际,临时工作签证的发放量反而有增无减,“相较于前年的33,000个,去年核发了38,000个工作签证,这在经济放缓的情况下来看是没有意义的。”

也就是说,工签发太多减少了新西兰本地人的就业机会,还拉低了整条街的工资。


今年3月时Andrew Little说,移民对“国家是积极的”但是当“我们的经济面临挑战时,我们应该把(移民的)水龙头关小一点”,等经济好转了再恢复。


而此前他还把餐饮业作为一个拉低工资水平、挤压本地就业的典型来说,称可以从本地找那些烧中国菜和印度菜的本地人,而不要引进那么多移民。

学生拿PR 被指门槛过低

同时,新西兰财政部上个月出的一份关于移民、就业的长达196页的研究报告,现在正被政治势力各取所需,支持各自的观点。


我们特别留意到,财政部在这个报告中,专门针对“前学生身份,获得移民身份('Former students getting permanent residence')”提出了观点。


财政部说,在过去几年里,在移民目录Skilled Migrant Category下的主申请人中,超过三分之一为前国际留学生。


“从纯粹经济学的角度,为工作在低收入的零售管理岗位的人提供永久居留权是没有意义的,如果确认在某个领域存在劳工短缺,发临时签证、或者训练新西兰人就业更合适。


“而毕业的学生相对来说工作经验少,要比其他技术移民更容易失业或脱离就业市场,这反映在有一种正在增加的趋势,即个人Study to Work申请人寻找低技术和普通资质岗位作为通向PR的低成本通道。此前商业、革新和就业部的报告也证明这些毕业学生更可能接受semi-skilled的服务类就业岗位,还有迹象显示,存在刻意‘创造’就业岗位在买卖job offer。”


相反资质高的却留不下来。财政部报告还提到,毕业于新西兰的高资质高技术类的学生,在获得PR后更可能离开新西兰。

三个行业支撑低技术移民

作为防守方,政府也同样从财政部的196页报告中,抽取支撑移民或者低技术移民的有利内容。


目前有3个行业是没有低技术移民就不行的,这三个是:


奶业:在奶业中紧缺的劳工会用长期临时签证进入新西兰,目前南岛有大量的菲律宾奶场工人就业,他们可以拖家带口,并可逐渐获得PR(上年度还专批了一些福利名额);


老年护理行业:同样菲律宾人占据很多的临时签证渠道,新西兰人不愿做的工作。还有就是基督城重建,也消耗大量临时签证就业人口。


另一方面财政部“人道地”认为,长期临时签证不发PR是对人不公平的,因为这些家庭长期生活在这里却没有平等权益,每年都有签证取消,这些家庭被迫离开新西兰的事情。

否认否认 再否认

面对这些难点问题的争论,目前总理约翰基仍然是否认否认再否认,正如此前“否认新西兰存在房价危机”(只承认大部分选民希望采取行动)一样,



昨天他同样也在国会否认有移民问题,称现在的移民体系已经把新西兰人的就业放在了前面,


“如果客观地看待净移民数字,数字反映了多个方面。包括了从国外返乡的新西兰人,也有working holiday的人,或者是学生。我想大部分新西兰人会认为这是好的事情。”



目前,新西兰的GPD成长率为2.3%,取决于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的运行情况,任何GDP和失业率的数字恶化都会为移民政策的走向增加变数。


政府可能也不会为移民问题的辩论,准备更多材料,压上更多砝码,毕竟移民问题在选举时是大问题,但是在内阁中却是一般问题,而且他们也应该清楚,在新西兰有一张牌一打就灵,着实不能太在意,那就是——the xenophobic card——排外牌。



新西兰微财经

投稿 info@webizlink.com


长按二维码也可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