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魔兽》主创亚洲行首站,35分钟片段抢鲜看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2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 (文/耿飏 编辑/樟木)


6月1日儿童节这天,我们请来了电影《魔兽》的几位主创来“腾讯电影沙龙”做客,他们分别是导演邓肯·琼斯,演员葆拉·帕顿和吴彦祖。这是他们此次中国行的第一站。在北京电影学院的标准放映厅里,700人自发振臂高呼喊口号,也是real壮观。


▲沙龙现场


著名影评人、专栏作家周黎明开场就讲了一个朋友圈流传的段子:一个年轻人的婚礼定在了6月8号。他突然拿到了《魔兽》首映礼的票,所以他面临一个两难的窘境,他到底要参加首映还是要结婚?于是他在社交媒体求助:谁能替我参加我的婚礼呢?”


吴彦祖接过话茬:他们可以在电影院里举办婚礼啊。一边部落、一边联盟。


观众都哈哈地笑起来。这个引爆气氛的段子,足以反映粉丝群体对于这部影片的巨大热情。


《魔兽》能引燃的情怀无法计数。这部改编自超级游戏IP的电影,除了承载玩家们的热情外,也因拥有宏大且完备的故事架构和宇宙观,成为了好莱坞魔幻巨制的新风向标。电影有超过2000个特效镜头,由世界上逼格最高的特效公司“工业光魔”打造。


作为这部电影的幕后首脑,导演邓肯·琼斯无疑是回答“如何开启魔幻大片2.0时代”这一沙龙主题的最佳人选之一。而两位演员也用轻松有趣的故事,“煽动”着现场随时可能被点燃的“魔兽情怀”。


导演邓肯·琼斯


如何改编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游戏?

导演:故事最重要,为了部落也为了联盟


暴雪公司出品的游戏《魔兽争霸》和《魔兽世界》自1994年推出后历经20余年,在全球拥有超过1亿玩家群体。它是至少两代人的回忆,以及很多年轻人的现在时。游戏改编电影一直面临着一个两难局面:兼顾核心粉丝还是照顾普通观众?


邓肯·琼斯自己就是一名资深玩家。同时兼具玩家和导演的身份,让他处理起这个矛盾的时候,比较得心应手。


他首先尝试从玩家的角度出发看待电影中的两大主要群体:部落(兽人)和联盟(人类)。他说:“游戏中,玩家可以扮演任何一种生物或者任何一个角色。从你的角度来说,每一个角色都是英雄人物。这是电影拍摄很重要的一点——英雄不限于种族,人类并非天生正义,兽人也并非天生邪恶。因此,重点是英雄做了哪些选择,让他成为一个英雄。这是我分别从两个角度讲述这个电影的根本原因。”


周黎明与几位主创


游戏本身就拥有宏大且完备的故事架构和宇宙观。众多的人物和种族角色是改编电影时面临的另一大难题。一部魔幻大片,大规模战争场面不能少。在两者间,邓肯希望让大场面推动剧情,避免沦为空洞的视觉秀。


“我们尝试整合大规模的战斗场景,涉及到数百号人物。我用更独特的镜头语言,着重拍摄一对一的打斗。这会让观众以全新的,电影的视角而非玩家的视角来看待战斗。我们也做了很多情节上的设计,来确保战斗中依然有故事的主线。我不是很喜欢纯动作场面,我希望动作戏能够帮你说一个故事,能够达到戏剧化的效果。”邓肯说。


▲吴彦祖帅气亮相


动作捕捉技术如何融入表演?

吴彦祖:最高明的表演,是让大家忘了我


吴彦祖这次演的是反派古尔丹,这位部落里最老的领袖。导演邓肯开玩笑说,自己看中吴彦祖的原因就是:“我要找一个最帅的人,让他演一个电影里最难看的角色。”


吴彦祖不会在这部电影中“露脸”。观看这部影片,我们将得到的最多的信息,一是吴彦祖本身被处理过的声音,他会压低嗓门,像个兽人一样说话。另一个是他的眼神,全面升级的面部捕捉技术,将会捕捉到他最细微的表情变化。



▲吴彦祖饰演的古尔丹剧照


术士古尔丹对世界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和价值观,但无论阅历再丰富,他也是“两个世界,一个梦想”为主旨的电影中非常稀少的、绝对的反派。在这次沙龙中,吴彦祖说自己最喜欢演反派,因为反派不一样,有趣好玩。


而邓肯·琼斯正是看中了吴彦祖在《新警察故事》中的表演,然后才选了他。然而,古尔丹是一个不一样的反派,他是一个重达500磅的老兽人。


在动作教练特里·诺特力的执导下,吴彦祖开始揣摩古尔丹的动作、一举一动。“在找到那种身体语言的感觉之后,我开始知道它的心在哪儿。最后在片场,我只要一进入那种动作造型,就进入了古尔丹的世界了。以前的表演是内到外,这次是外到内。”



▲吴彦祖用肢体语言演示中外电影拍动作戏的不同


以超优质形象进入电影圈,风头正劲之时结婚生子暂离这个行业,吴彦祖已成为外人看来越来越高冷和难以接触到的“男神”,然而真实的他,不在意这次的“不露脸”。而是觉得这是一次考验自己演技的绝佳机会。


“我有机会完全投入在角色里面,没有我的外表,完全是他,我只能演声音、肢体语言,所以这个我觉得是演戏最高级的地方吧,希望观众在观影时候完全看不到‘我’,只看到古尔丹。”


动作戏的拍摄让他感到非常有趣。讲着讲着,他突然站起来,对着葆拉·帕顿开始比划:“我们在香港拍戏,打戏都是和人打。真刀真枪。可是这回动作戏都是虚拟的,好像都在打空气。”


▲葆拉·帕顿


直男影片中女性角色?

葆拉·帕顿:亲过汤姆·克鲁斯了,还没亲过吴彦祖


曾经出演《碟中谍4》的葆拉·帕顿这次饰演的是一位半兽人迦罗娜。这个角色在两大种族间,既是结合体,又不被任何一方接受。游离在两个世界中,迦罗娜为了一份归属感和认同感而战。


在葆拉·帕顿看来,她诠释这个角色的过程,和迦罗娜在故事中的经历有相似之处——都需要在否定中寻找自己。


▲葆拉帕顿饰演的半兽人迦罗娜


“我不是一个魔兽玩家。一开始对这个世界并不了解,也缺乏认同。邓肯就是我的导师,是他让我知道了这个宏大的世界观,以及迦罗娜这个角色的挑战性。


为了角色,我每天做2.5小时的训练,训练肌肉和体能。我要培训马术。这些一开始都困难重重,但是在整个过程中,我感觉到迦罗娜是怎么去认识自己的,这唤醒了我心中的那个战士。 ”


在她看来,《魔兽》中角色的性别差异并不重要。女性角色在电影中虽然数量上很少,但是能量上并不逊色于体型庞大的兽人角色或者勇敢的人类战士。



▲主创们都有自己的看法和观点


邓肯·琼斯补充说:“游戏故事里还有更多的女性角色。迦罗娜这次是一个穿越种族间的桥梁,加入这样的角色相当困难。我们希望未来能够扩大这个奇幻世界的规模,让大家体会到女性的角色在这种奇幻电影中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当然,现场听众不会放过向合作过吴彦祖和汤姆·克鲁斯两大帅哥的葆拉提个“八卦”的问题:“两个人谁更帅呢?”


回答问题得体的好莱坞演员葆拉耍了个机灵,给出了两边都不得罪的答案:“这真的很难挑。现在,我们说起吴彦祖,都叫他‘古尔丹’,感觉听起来像是小狗的名字。吴彦祖,他人非常好,非常谦虚,非常礼貌。让我选择太难了。因为我亲过汤姆,可是我还没有亲过吴彦祖呀。等我亲完了再回答你们吧。”


“当然,在电影里亲。”



吴彦祖拒绝以华人面孔“打酱油”


谈好莱坞和华语电影差异

吴彦祖:不去好莱坞打酱油 管导演叫导儿还是直呼名?


葆拉·帕顿饰演的伽罗娜是跨种族的桥梁,那么吴彦祖就是跨文化的桥梁。他在第一次回答问题的时候,就问主持人希望自己用中文回答还是英文回答,现场听众也开始起哄,女观众要他用中文,男观众更多像让他用英文回答(不明白为什么)。


为了照顾大部分听众,他基本上用自己不太流利的中文回答问题。他也经常在中文回答完之后,用英语解释给台上其他两位主创听。


现场,他又一次讲起自己妻子是魔兽玩家的故事:“因为她我才接这个电影的。本来我因为家里的宝宝,答应妻子要休息一年。我接到角色的时候,我妻子一开始也不答应,直到她听说我是要演《魔兽》电影,她就说你必须要接。”



▲吴彦祖与妻子在《魔兽》的宣传活动中


他还透露自己妻子的游戏经历:“她天天打《魔兽世界》游戏,每天打好几个小时。她有好几个角色,其中一个是暗夜精灵。后来我拍这个电影的时候,还得经常请教她什么角色是什么种族之类的。”


当然,真正让吴彦祖决定接演的原因是,这是他可以真正参与一部好莱坞大制作,而并非只是以华人面孔“打酱油”。


“我也收到多很多美国的剧本,很多都是配角而已。我甚至有的时候觉得是利用我们中国人来进入这个市场。但是这个电影,尤其通过导演的聊天,我知道他是真的要我的表演。”



吴彦祖、葆拉·帕顿自拍


谈到中美两国电影工业的差异,他说:“区别最大的,除了一些技术之外,就是美国拍电影,不一定是导演为主的,监制也会给很多意见。中国这边是导演最大的。在语言方面,我个人而言就舒服很多。因为英文是我的母语,我是在英国国家长大的,演英文的角色肯定更自如一点。”


主持人周黎明接着话题说:“在美国称呼导演都是直呼其名的,在国内全部要很尊敬的叫‘导儿’。”


“对!我第一次跟导演见面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叫他,因为我觉得叫他名字不太尊重。在中国我们就叫导演,不会叫名字。所以我第一次见到你(对着邓肯说)的时候,我很纠结的。我想叫你导演,但是感觉在英文中特别奇怪。虽然最后叫你邓肯了,但是我还是有一个考虑的过程在里面。我下次叫你邓肯导演吧。”在这个话题之后,葆拉在每次回答中要称呼导演的时候,也入乡随俗叫起了“邓肯导演”。


在这个环节的最后,吴彦祖特别强调:“我每年都会拍一部华语电影。我的很多东西都是华语市场给我的,我永远都不会放弃这里。”这个回答得到了现场的一片欢呼,甚至有人举起了兽人的锤子,观众不放过任何可以“煽动”魔兽情怀的时机,只要有情绪点,就有欢呼声。


展望未来魔幻电影新趋势

邓肯·琼斯:VR技术更适合游戏


在分享了拍摄时候的花絮故事后,论坛的最后,自然要回到论坛的主题“如何开启魔幻大片的2.0时代”。对于这个的话题,邓肯回答时候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在这位英国导演看来,在最近的20年时间里,尤其是新世纪,魔幻题材成为好莱坞大制作电影中的一个重要题材。相比上世纪占据主流的科幻题材来说,魔幻电影融合了史诗和幻想的元素,有不输于科幻作品的格局。


不过,从他自己的角度而言,有人认为今后的魔幻电影,或者是科幻电影,都会聚焦在个人和较为狭小的场景内发生的故事。观众和创作者,更应该通过特写镜头的方式,把视角从对整个世界甚至宇宙的角度,“脚踏实地”落实到一个人物在某种奇幻世界中的生活状态上。



▲北京三里屯魔兽展览


主持人周黎明也向导演问起时下最火热的VR(虚拟现实)技术在此类电影中的运用。在三里屯正在举行的《魔兽》主题展览中,就有一项体验环节,是用VR技术让参与者得以体验电影中洛萨骑着狮鹫飞过暴风城的场景。


邓肯回答说:“虚实现实的确会运用得越来越广泛。我们还是要区别游戏和电影的差别,我觉得虚实现实更适合玩游戏的时候采用。在我看来,我拍摄一部电影,是希望能够通过掌控画面表达的细节和内容,慢慢控制观众对于整个故事的反应和接受程度。虚实现实的好处,恰恰在于会让观众自行去掌控场景,一旦观众能够控制场景的话,作为导演本身很难去控制细节和一些敏感的地方。”


在论坛的最后,邓肯也被现场听众问到了关于续集的问题。


他没有明确给出答案,而是打起了太极:“在这部电影中,我们讲述了游戏故事最开始的一部分,也就是兽族与人族第一次相遇时发生的故事。第一款“魔兽”游戏是20年前推出的,所以我想,电影要讲完这些故事,可能也要花上20年的时间。我会拍三部,然后交给其他导演。”


当然,这话又点燃了现场观众的热情,某位男士高举兽人铁锤,大喊“为了部落”,又引起一波欢呼。而这一幕,被导演邓肯·琼斯用手机记录了下来,他说他的爱人特别想知道中国观众的反应。


这还真是一场处处都是“情绪点”、随时都可能嗨爆的沙龙呢。


现场视频 ☟





以下附送《魔兽》观影报告 ☟


35分钟片段抢鲜看,比游戏更壮观


在参加完《魔兽》腾讯电影沙龙后,记者马不停蹄地从北京电影学院出发,穿越半个北京城,到了位于国贸的百丽宫影院,观看《魔兽》正片的35分钟片段。


与其说是片段,其实播放的就是正片开始的前35分钟。


在龙标后,出品方环球的logo第一个出现。不过,第二个出现的竟然不是传奇影业或者是暴雪的厂标,而是中影的logo。35分钟的时间转瞬即逝,包含的内容非常丰富,线索众多,登场角色一个接一个……这35分钟片段里告诉我们了些什么?别着急,马上告诉你。



▲人类与兽人开战


35分钟内讲了什么故事?

从兽人和人类开战说起


导演邓肯·琼斯作为一位骨灰级玩家,在改编电影的出发点就是兼顾联盟和部落两种不同看待世界的角度。“最初的电影剧本只从联盟的角度来讲述这个故事,我希望包含部落和联盟的视角。这才不违背游戏原本的宇宙观。”


因此,电影的一开头,就以一段双视角的战斗场面展开。观众先通过一个联盟士兵看到战斗发生的环境,和他的敌人——一个兽人。接着镜头转换到兽人的视角,跟随它冲向联盟士兵。


通过一段旁白,道出整部影片故事的伏笔:兽人和人类之间的战争由来已久,可是,究竟为什么要开战呢?



▲暴风城


玩家们会满意吗?

放心,暴风城、黑暗之门……

不只是还原,比游戏里更壮观


尽管我不是一名wower(魔兽世界玩家的统称),但是当大银幕上暴雪的厂标伴随着背景音乐出现的时候,依然有一种想要鼓掌欢呼的冲动——可是周围的观众都显得非常冷静,我也就把这股冲动压抑了下来。


最期待这部电影的,自然是全世界的魔兽玩家们。对于每一个曾经在艾泽拉斯世界中征战的玩家来说,这部电影承载的是他们的青春年华。哪怕如今其中的不少人早已AFK(away from keyboard 泛指不再上线的玩家),电影上映之时,他们也会毫不犹豫补上一张电影票。


很多玩家看来,去看电影《魔兽》是为了一种情怀,无关乎影片质量如何。游戏中的元素,在电影中不仅仅只是“还原”,而是“升级”。



▲卡拉赞之塔


比如游戏中就以室内设计精妙而闻名的卡拉赞之塔,电影中同样用了各种景别的镜头,强调这座建筑的不凡之处。


电影里扮演奥格瑞姆的罗伯·卡辛斯基就是《魔兽世界》游戏全球顶尖的玩家。当他第一次走进剧组搭建的王宫大殿场景时,立刻热泪盈眶。


作为玩家的你,准备好纸巾吧。当你看到了大银幕上比游戏中更加宏伟的暴风城和黑暗之门等场景时,大银幕带来的震撼和冲击力,完全不是电影屏幕中的游戏画面可以相提并论的。而且每个场景出现在影片中的时候,都配上了游戏中的背景音乐。


片段中也出现了预告片中的这个画面:




画面右边的田野里,就有一个麦田傀儡。这是魔兽世界中出现过的一种机械装置。它在同为暴雪推出的卡牌游戏《炉石传说》有一张独立的卡牌。


电影中充满了像这样,可以让玩家在日后一帧一帧画面解读去发现的彩蛋细节。


守护者魔法师麦迪文使出回程魔法的时候,通过第二人称的视角镜头,也让你仿佛置身于游戏中一般。


没玩过魔兽怎么办?

别担心,电影中有科普性对白


无论是《魔兽》还是《寻龙诀》还是《星球大战7》,这样的问题在类似电影上映前,都会被无数次问起。


《魔兽》一定会兼顾到占大多数的,没有接触过魔兽游戏的观众群体。在35分钟的片段中,就有不少对白完全是“名词解释”,通过角色之间相互科普,完成对于普通观众的信息传达。


不能否认的是,无论是《魔兽争霸》还是《魔兽世界》,这两款游戏里复杂的角色关系和庞杂的剧情脉络,衍生出了数量庞大的剧情小说,甚至还有Dota这样的全新游戏。哪怕电影演员都很难全面了解一个角色的来龙去脉。


作为观众,你只需要跟着电影给出的线索,跟着角色和导演的节奏享受电影。更不用说,电影的动作戏足够过瘾。兽人庞大的身躯和挥舞着的巨大兵器,充满了力量。镜头运用和剪辑手法,让打戏看起来非常有质感。再加上法师类角色炫目的法术,当一部爆米花电影看一点也没有问题。


至于部落和联盟的前世今生等等话题……看完电影有兴趣再查也不迟嘛。


术士古尔丹正片中啥样?

真看不出是吴彦祖!


如果你冲着“老公”吴彦祖的英俊面庞而走进影院,那么你一定会大失所望,就算做好准备,提前知道吴彦祖的面容并不会在电影中出现,当你看到兽人术士古尔丹出现的时候,无论是外形还是声音,你都很难将它和吴彦祖联系在一起。但如果冲着他的演技去,也许你会刮目相看。


他饰演的古尔丹是一名拥有强大邪恶法术的兽人术士。他在拍摄的时候,全程通过动作捕捉技术表演。




吴彦祖就是穿着这样的 “睡衣”(他自己调侃的用语)完成拍摄的。


现在的数字技术日益发达,演员们不用再像《指环王》里的甘道夫一样,独自对着网球进行绿幕表演,再通过后期合成了。像吴彦祖这样扮演虚拟角色的,一样可以和饰演真人角色的演员,直接在一个棚里一同演出。




就算吴彦祖自己再三说:“你们看到古尔丹的表情,听到他的声音,那些都是我在表演。”




可是你看到银幕上出现这样的古尔丹的时候,你完全不会想起来他和那个“演员吴彦祖”有什么样的联系。


这也在另一方面说明吴彦祖这回的表演确实超越了自我。


目前,影片已经开始在欧洲20多个国家上映,票房已经超过3100万美元。北美地区的上映时间比内地(6月8日)还要晚两天,直到6月10号才会公映。


在普通观众为主力的IMDb上,近两万名用户还没看过影片,就已经打出了8分的分数。粉丝们的巨大热情可见一斑。




《魔兽》全片总长度有123分钟,这35分钟让人意犹未尽,同时也留下了一些悬念,在电影公映之时,想必会一一得到解答。


终极预告,古尔丹单挑杜隆坦 ☟



吴彦祖特辑,放弃颜值体力透支 ☟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魔兽》腾讯电影沙龙完整视频。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