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同志,奥兰多事件我不只有害怕

<- 分享“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4 美国中文网


提示点击上方"美国中文网"↑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我
要感谢我的父母,感谢我的朋友,感谢他们的包容。更重要的是,我要感谢我出生和生活的这个时代。”
在奥兰多同志酒吧遇袭事件爆发后的第二天上午,Aideo如约来接受我的采访,面对镜头说出了这些话。Aideo在上海出生长大,高中毕业后来美国念大学,现在刚刚本科毕业的他自我性取向认定是“0.5”,这意味着他“可攻可受”。

对Aideo的采访不是因为奥兰多事件而做的特别安排,我们的采访原本是为了6月26日即将举行的纽约“骄傲日”游行。正像Aideo所言,对于同志群体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时代。

自1969年石墙骚乱爆发后,同志平权运动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取得了不少成绩,同性恋不再是社会禁忌,也不再被看做是心理障碍。2015年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这被认为是同志平权运动取得的重要里程碑。
同性婚姻支持者在高院门外庆祝
《时代》周刊封面曾引发争议

在这一结果公布之前,《时代》周刊曾使用了同志接吻的画面作为期刊封面,并称“同性婚姻已经胜利”,一度引发热议。据奥兰多事件嫌犯奥马尔·马廷(Omar Mateen)的父亲回忆,奥马尔曾在迈阿密亲眼目睹了两名男子亲吻,这令他非常愤怒。两个月后,惨剧发生。

6月12日,奥马尔携带两把手枪进入奥兰多市最火的同志酒吧——脉动酒吧(Pulse)行凶,枪击事件造成至少49人死亡,53人受伤,这是迄今为止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伤亡事件。

数据来源ABC

这让我有些害怕,因为我也生活在像奥兰多这样的大城市,也常常去酒吧。”Aideo在我面前并不掩饰奥兰多事件带给他的不安,他宁愿相信这不是仇恨犯罪,但也清楚知道嫌犯确实对同志群体怀有仇恨。

Aideo接受美国中文网专访(美国中文网记者肖堃拍摄)


被仇恨——这在Aideo的生活中并不是一种常有的心理感受。虽然是同志,但自从初中时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与大多数人不一样后,Aideo在生活中并没有真切体会过因为同志身份而被身边人排斥或歧视。


Aideo出生在上海,这个现代化大都市给了他巨大的包容性,而他的原生家庭也对他的性取向给予了绝对支持。Aideo在大二那年向母亲出了柜,与其说是他向母亲出柜,到不如说是母亲试探性地向他摊了牌。
上海的开放让Aideo深感幸运
“大二那年,我和妈妈聊起初中时代,妈妈问我那时候有没有喜欢的人,我让她猜。在猜了三个和我很要好的女生后,妈妈说出了一个男生的名字。没错,那时候我真正喜欢的就是那个男孩。”
谈及出柜时母亲的反应,Aideo说他有些意外:“我以为她会多少有些难以接受,但她并没有。”事实上,Aideo觉得在这次谈话前母亲可能就已经猜到了,因此经常有意无意地跟他说“妈妈是很开放的”。

我们姑且不去猜测Aideo母亲所说的这份“开放”在多大程度上是出于主动,又在多大程度上是出于被动。但这或许就是Aideo认为这个时代值得被感谢的原因——它给了Aideo勇敢表达自己不同的机会,也给了Aideo母亲接纳这份不同的勇气。然而,“不同”其实是Aideo最不喜欢的一种同志生存状态,他更愿意去强调同志和非同志群体的“相同”。
在回答“你最喜欢/希望我们用什么词来指称同性恋群体”这个问题时,Aideo给出了一个让我稍感意外的词——“普通人”,这可能是现代同志平权运动想要追求的终极目标。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不同”的接纳或许相对容易,但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这份认同的得来却并不轻松。
1954年到1973年的近二十年间,美国精神病协会一直把同性恋列为精神疾病;1986年至2003年间,美国高院曾允许各州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入罪;2010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废除“不问不说”政策,美国军队内才允许自由表达性向;而同性婚姻的合法权利直到去年6月26日才在美国高院的落槌声中被敲定。
同性婚姻合法化对于大多数异性恋群体来说不过是现代社会彰显平等的一个漂亮勋章,而对于Aideo这样的同志群体来说,却是人生完整的先决条件。

在向母亲出柜时,为了打消母亲的顾虑,Aideo向她做出了一些承诺,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找到人生伴侣,拥有下一代。“父母带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你有责任和义务让他们知道将来你要过什么样的生活”,Aideo向母亲描绘的生活是找个稳定的伴侣,并通过试管、代孕等现代科技来拥有自己的下一代。对于Aideo来说,有自己的孩子不仅是为了给父母宽心,更是自己人生完整的必要一步。

在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Aideo向母亲描绘的可能只是美好的图景,但现在这一切都不再只是可能。这是Aideo感谢这个时代的另一个原因,它在为同性恋群体平权的过程当中,将他们进一步推向了“普通人”这个大群体。
当然,这从来不是一个完美的时代,尤其是当近50条人命在一夜间消逝之后,当美国社会现阶段的各种矛盾和问题——移民问题、枪支管控、恐怖袭击、宗教问题、同性仇恨——集中展现在我们面前时,再谈论这个时代的美好似乎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奥兰多事件并不能否认同志平权运动在过去近一百年时间内取得的重大进步,也不能磨灭这个时代赋予同性恋群体与异性恋群体不断趋同的可能性。

在Aideo看来,带来这种改变的主要原因是整个社会更加愿意去与同志群体沟通,去寻求了解和消除误解。然而奥兰多事件的爆发也意味着,我们过去在这些方面所做的努力都远远不够。在国家法律层面,同志群体可以不断要求“平权”,但在社会生活中,对“异己”的偏见却很难完全消除,这种“异”不仅仅是性取向的不同,还有种族肤色的不同、宗教信仰的不同。

1969年6月28日,在位于纽约的同性恋酒吧石墙酒吧外,同志群体向警方仍出了第一个石块,随后同性恋解放阵线成立,同志平权运动全面展开。2016年6月12日,在位于奥兰多的同性恋酒吧脉动酒吧内爆发枪战,它向我们警示这个时代仍有缺憾,但也向我们展示了这个时代还有美好——我们有更宏大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反对任何形式歧视,反对针对任何群体的暴行,因为,我们人人都是普通人。
“爱
你所选择,选择你所爱”,Aideo在采访时告诉我说,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句话。谨以此文献给6月12日逝去的49条生命,我们感谢这个时代,因为黑暗之后黎明已经出现,风雨之后我们坚信彩虹也会出现。





(转载请注明美国中文网)

微信号:美国中文网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美国中文网”


点击左下角查看更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