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小小身份证暗藏大政治

<- 分享“美国华人会计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2 美国华人会计网



QQ:2853531059;2853531060

 

来源 :凤凰资讯


今年11月,美国将举行新一届总统大选。虽然离选举投票还有一段日子,但对许多美国人来说,他们已经开始为能否参加投票而感到烦恼。据当地媒体报道,美国的许多州都通过了新的立法,在今年总统大选时实施多项投票限制,其中就包括选民需持新的带有照片的身份证件才能够参与投票。虽然各地都声称此举是为了防止选民作弊,但这一举措却因影响到少数族裔、穷困者及老年人的选举权益正遭遇了多宗官司。

 

截至目前,美国司法部和民权组织都对相关法规提起了诉讼。舆论甚至认为,在11月大选之前,至少会有一个诉讼将升级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约一成民众受影响

 

据报道,美国有17个州将开创总统大选投票规则先例,通过相关立法以在今年总统大选时首次实施多项投票限制。其中的11个州,包括威斯康辛州、北卡罗莱纳州和德克萨德州等,都将要求选民在投票时必须出示带有照片的身份证件,否则将无权参与投票。

 

众所周知,美国人有很多证件,比如社安证、学生证、携枪证、驾驶证、护照等,但并没有统一的身份证。各地对于不同证件的使用范围的认可也并不完全一样,比如德州的不公开携枪证就可以作为投票的身份证,但学生证则不被接受。

 

此次大选投票限制法规的出台,尤其是一些州对带有照片的身份证件的要求,将使得美国的一些少数族裔、穷困者及老年人丧失投票的机会,因此后者中的许多人并不持有带有照片的身份证件。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安尼东·塞特勒斯就有着这样的困扰。

 

据《华盛顿邮报》5月23日报道,居住在德克萨斯州的安尼东·塞特勒斯一直在他的钱包中放着三张证件,一张是过期的德州身份证,一张是社安证,一张则是他上休斯顿大学时的学生证。然而,他却并没有德州新法规所要求的带有照片的身份证。

 

按规定,如果塞特勒斯要办理带有照片的身份证,他的名字就必须与出生证明一致。而麻烦的是,在他14岁时,他的母亲再嫁,并改了他的姓。德州官方要求塞特勒斯出示其改名的相关证明文件。于是,他开始四处想办法,包括求助他出生地华盛顿特区的法院,但都毫无结果。

 

虽然如此,也并非没有别的办法。他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获得改名的新证明。但这至少要支付250美元费用,而他无力支付这笔钱。塞特勒斯已经65岁了,他使用现名也有51年之久。对于美国多个州出台的投票相关新法规,他评价说:“这些法规就是要压制投票,我觉得自己在德州是多余的人。”

 

这并不只是塞特勒斯一个人所面临的苦恼。

 

据报道,许多美国人面临相似的困境,其中最容易受到新法规影响的是老年人、非裔美国人、西裔美国人和低收入人群。德克萨斯州一个联邦法院的文件显示,仅在德州就有60.8万多名登记选民没有新法所要求的身份证。而在全美,没有政府签发的带有照片的身份证件的人占到约11%。

 

背后暗含政治博弈

 

面对质疑,新法规的支持者们表示,推行持带有照片的身份证进行投票,是为了防止选举作弊。但反对者则认为,此举另有背景和深意,并非如此简单。

 

北卡罗莱纳州州长帕特·麦克罗依称,新的身份证要求就如登机所要求的一样。保守的传统基金会的选举法改革项目的负责人斯帕科夫斯基表示,那些在日常生活中需要不断使用身份证件的人不存在这个问题。他说,这是一个常识,是确保选举诚信的一个基本要求。

 

而反对者则认为,这些法律是为了压制那些可能将票投给民主党的人。据报道,在奥巴马竞选总统获胜后,共和党领导的州便纷纷通过法规,要求使用带有照片的身份证。前司法部长霍尔德表示,办理新身份证所需要的费用是一种“选举税”。他还将这种“选举税”与美国南方州在历史上剥夺黑人选举权的收费相提并论。


 


加州大学最近对选民身份证的一份研究显示,在2008年和2012年大选中,更为严格的身份证要求使少数族裔的投票率大幅度下降。该研究认为,通过更严格的带照片的身份证法规,州政府可以将选民对左翼的影响最小化,并大幅度地改变选民的政治倾向。

 

一家美国联邦法院在2012年裁定,办理新的身份证将增加生活贫困的少数族群的负担,许多人为办理一张身份证可能要来回跑300公里至400公里路程。哥伦比亚特区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大卫·塔特尔在裁决中写道:这种法律几乎肯定是“倒退性的”,他给穷人增加了不可原谅的负担,少数族裔将更可能陷入贫困。

 

美司法部带头诉讼

 

目前,美国司法部和民权组织都对德克萨斯、威斯康辛、北卡罗莱纳和弗吉尼亚等州的身份证法提出了起诉。有3个法院事实上已经作出裁决,称应废除德州的身份证法,但德州州长并没有退却,仍表示将在11月的大选中继续执行该法律。舆论认为,在11月大选之前,至少会有一个诉讼升级到最高法院。

 

据报道,围绕这些诉讼的一个焦点,是新的带有照片的身份证是否真的那么难以获得。有报道说,那些在家而非在医院出生的老年人和穷人都面临类似的问题,他们的出生证不是丢失了,就是名字在官方记录中的拼写出现了错误。

 

现年72岁的哈杰·兰德尔就是在家中出生的。他一直居住在德州,身体不太好、视力减退,不能开车。在德州实施新法后,兰德尔曾先后3次前往负责办理驾驶证和身份证的公共安全局,但每次都被告知需要不同的文件。

 

第一次,他被告知需要3份身份证明。他后来去的时候带上了医疗卡、账单以及以前选举中发的选民登记卡。但他又被告知还需要更多的文件,如他的出生证明。就像兰德尔一样,那些出生在1950年前的人的记录,不在州政府的电脑中心系统中,都依旧存放在他的出生地。

 

但事情并不是到此为止。带着出生证明,兰德尔又一次去办理身份证。但他仍然没有得到新的身份证,因为他的出生证明上有一个错误,名字中拼错了一个字母。兰德尔的律师卡姆建议办事官员是否可以调阅兰德尔以前的驾驶证信息,因为他以前有过州政府签发的身份证。办事官员表示,州政府的记录只保存5年,他们没办法调阅出他的相关信息。所幸的是,卡姆最后用其他文件证明了兰德尔的身份。

 

而85岁的默特尔·德拉乌塔,就不是那么幸运了。她努力了两年,至今仍没有获得新身份证。她的问题也差不多,出生证与其他法律文件不完全一致。她是一个残疾人,行走不便。目前她正在通过法律程序,以获得改名的文件,不过这需要她支付300多美元,并接受背景审查。

 

德州休斯顿地区的一名办理选举权问题的律师杜恩表示,他经常听到人们没有拿到新身份证的情况,不是因为贫困、交通不便,就是因为政府人员办事不力。杜恩表示,有时连这些政府人员也搞不懂法律要求的是什么。他说,“许多人最后会因此而放弃申请。"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