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浮宫地铁关闭,道路被淹,塞纳河水位超6米...欧洲大洪水来真的么?

<- 分享“这里是英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4 这里是英国


作者:七七


法国,到德国、到比利时,水位还在持续疯狂地加速上涨!

 
截止6月3号上午9点,全法已经有超过2万户人家因为洪水的原因被停止供电。。。

大巴黎地区那个倒了血霉的Seine-et-Marne省的Nemours作为洪灾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已经出动了400多名消防队员和警察来救人了,  
当你真的过上了威尼斯人的生活,可能没有想象中辣么开心。。。

 
已经严重到总理瓦尔斯都赶来慰问这里的人民了。

还好今天这个地方已经解除红色警戒,情况应该会好起来。


枫丹白露旁的Souppes Sur Loing已经被淹成了这样,而且今天情况还在愈发地糟糕中。。。
 
家里被洪水淹没的群众只好被集中到体育馆里被迫体验集体宿舍生活。


卢瓦尔河谷的香波堡已经漂浮在了汪洋大海中。。。
  
德国的巴伐利亚与奥地利的接壤处,人们甚至不得不跑到屋顶去躲避洪水。。。

德国援救人员表示,从上周末暴雨降临开始到现在,他们已经接到了超过1万个求助电话、救出了超过5000个人了。
 
法国的天气预报节目已经忧心忡忡地把现在的情形描述为“十分异常、甚至比1910年那场大洪水还要糟糕”。(forecaster Meteo France described the situation as 'exceptional, worse than the floods of 1910', when even central Paris was flooded)
 
1910年,整个巴黎市都泡在了水里,所有的桥洞彻底被淹没,粪池、下水道里的污秽物也全随着洪水被冲到大街小巷里,细菌满天飞,不断有人因此而患伤寒和猩红热,议员们苦逼地划着小船去国会上班讨论对策。。。
 
而106年后的现在,从5月31号开始,塞纳河的水位就不断上涨,截止周五上午11点30,已经上涨到了5.65米。等涨到7.3米时,巴黎的洪水警戒就要转成最高级别的红色了。

虽然离1910年的8.62米还差得远,但目前的情况就已经不乐观到足以让当年的阴影再次蒙上心头了。。。毕竟,巴黎是被下了“百年洪水诅咒”的城市。。。
 
首先是巴黎的博物馆们。别看它们平时优雅地伫立在塞纳河两岸,一幅岁月静好的样子,一旦塞纳河发疯大决堤,最先遭殃的就是它们,以及里面无数的无价之宝。

因此,周四,奥赛博物馆率先采取“紧急保护方案”,早早地闭了馆,计划到下周二开馆。

周五,卢浮宫也随之关闭,工作人员赶快忙着把那些顶级艺术品们转移到最顶楼,还分别用中英文发了推特↓↓ 
很有深意地用海神波塞冬来配图。。。
 

今天下午,大皇宫、密特朗图书馆也陆续宣布关闭。。。
 


一些原本是对公众开放的公众场所、公园也因为洪水的原因把大门关紧了。。。包括肖蒙小丘公园和拉雪兹公墓。

铁路局和公交公司罢工的员工们也磨磨蹭蹭地爬起来去把地铁轨道与河流之间的通风通道给堵上,在加上洪水的原因,城际小火车RER C线可能会全线关闭。N线、P线、R线、以及一些常规地铁站台也陆陆续续地因为洪水而关闭。  
 
 


乘客们都要疯了,原本罢工就搞得大家没法正常出行,现在坏天气也来乱入来助罢工一臂之力。。。总之,春运的熟悉感觉扑面而来。

 
RATP公交公司也是很紧张地盯着那些在塞纳河上方6米高处跑的地铁线,现在水高都快6米了,1910年时就发生过19km的地铁线被淹的情况。。。

不仅没法坐地铁,开车更是心塞。塞纳河部分地段已经决堤,水冲上了马路,于是这些路段只好被封起来,现在路上各种交通堵塞,河上游客们最爱的观光船也没法继续愉快地航行了。
 
事实上,水位已经高到船没法钻桥洞了。。。 
巴黎城市小单车公司velib给出了此刻解决出行问题的最佳方案↓↓
 
既然大洪水了没法骑单车,我们还可以给大家提供这些可以在水面上自由飞翔的出行工具。。。

这几天没法也没胆子去塞纳河边的河景餐馆吃饭了,因为这些餐馆几乎全部被强制关闭,万一吃着法餐唱着歌,一不小心就被大水冲走了那就不好了。而这时恰逢法国旅游旺季啊。。。一关门就要丢失大把的客人大把的银子,餐馆老板们的内心是奔溃的。

也只有发张这家开在船上、已经被淹了的餐厅的照片来安慰他们了。
 
恰好选在这几天来巴黎感受浪漫的游客,估计正在以泪洗面。。。你们恩爱汪们爱的艺术桥,在遭受了爱情锁被残忍拆除的悲剧之后,现在又被洪水截肢了↓↓
 
这对拍婚纱照的新人,欧洲菌敬你俩是两条汉子!自己选的拍婚纱地点和日子,含着泪也要拍完。


在这种接近全城瘫痪的情况下,记者们发挥出感动宇宙的敬业精神↓↓

(小哥你扶着点旁边那棵树,千万不要被冲走啊。。。)


面对这百年一遇的大事件,巴黎人纷纷(兴奋地)拿出了相机,当起了业余记者。。。。
 
记录下在咆哮的塞纳河中钓到一条超级大Fish的精彩时刻。
 
记录下在6月的寒冬冷雨中抖抖索索等不到夏天的人们直接甩掉大衣,到家门口冲浪,假装在度假的豁达心态。

 
记录下在浑浊的塞纳河里顽强冬泳者自信的笑容!(冬泳?!——好吧,虽然应该是夏泳,谁叫天气冷成三九天。)
  
在洪水中淡然喝下午茶,大水冲得走我们的家具,冲不走我们骨子里对咖啡对酒的执念,冲不走我们骨子里的法式优雅。——这一刻,他们的铮铮傲骨与在洪水中打麻将的重庆朋友们难分高下。


在法同胞们也在朋友圈中参加了这次“巴黎洪灾摄影大赛”。
 


本次国际型大赛中,一位名叫Samih Jemai的小哥以下面这张照片力压群芳↓↓
 
优美中带着悲戚,还有一丝丝淡淡的嘲讽。这是一张有故事的照片。

正常情况下,这里的画风是这样的↓↓
 
每年夏天,这里都会被巴黎市政府铺上细沙,打造成人工沙滩。

市政府已经迫不及待要来玩沙子了,于是在这里立了个牌子,上面写着“我们会在这儿打造巴黎沙滩哦”。然而牌子才刚放上去就。。。
 
到了周四已经成了小哥拍出来的那个样子,加上复古小清新的Instagram滤镜,配上快被淹没的“我们会在这儿打造巴黎沙滩哦”牌子,这张照片充分体现了人民在苦难中强行作乐的幽默而又坚强的精神。

这种时候,也是各种不靠谱的流言满天飞的大好机会,有人就到处去散播“爱丽舍宫全体人员要迁宫至巴黎东边的文森城堡、总统要放弃人民啦”这样的消息。。。

辟谣↓↓
 
“奥朗德今晚还要跟朴槿惠在爱丽舍宫吃饭呢,这会儿还不会搬到文森城堡啦。”

反正,对于巴黎转化成威尼斯的进度条到底走了多少,最直观的就是看塞纳河上的轻骑兵(Le Zouave)雕像。今天它已经被淹到将近腰部,水位高到他可以洗个澡了↓↓
 
这个Le Zouave,原本是法国北非军团轻步兵的名字。在1854年的克里米亚战争期间的阿尔玛战役中,这支军团神勇无比,刷足了存在感。于是当拿破仑三世为了庆祝这场战役胜利而建造阿尔玛桥时,将这个轻步兵的形象一同做了个雕像安置在阿尔玛桥下,作为测量水位用。

正常情况下,这位士兵应该是整个人高于水面的。


在推特上,有人给出了怎么根据Le Zouave看水位的方法:

“底座全淹了,就是3.2米;脚趾开始湿了的话,就是3.3米,河水开始漫上河床;都淹过了脚踝的话,那就是4.3米了,这时候情况就是很不正常啦。。。”

法国内务部长表示,今晚,塞纳河水位将达到一个峰值:6.3米、甚至6.5米。

在巴黎的一些小伙伴,可能还偷偷地有些期待。。。但是一想到已经变成汪洋大海的德国、奥地利和比利时。。。艾玛,洪水你还是赶紧麻溜地走吧!
 
最后提醒各位在欧洲洪灾地区的朋友们,一定要注意出行安全哪!

ref:
http://www.leparisien.fr/environ ... 06-2016-5852637.php
https://www.buzzfeed.com/assmama ... la-crue-de-la-seine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 ... France-Germany.htm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