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7年,斥资1.25亿,美国人搬走了这座差点被拆的中国老宅

<- 分享“美国房产精英”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3 美国房产精英



微电影《荫余堂在美国》


  美国塞勒姆小镇,位于美国波士顿东北边,这个人口只有4万的沿海小镇,最为人熟知的是当地盛行的女巫文化。

  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座镇上还完完整整地保存着一座200年历史的中国徽派建筑,叫“荫余堂”,是全世界第一个、也是唯一建置在海外的古徽州建筑。




  是的,你没看错。画风不同、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文化竟然出现在同一画面,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这是一个古建筑漂洋过海“远嫁”美国的故事,这个故事还要从20多年前说起。
  1993年,一位名叫南希•波琳的美国女士到安徽休宁县黄村旅行,被一座座粉墙黛瓦的古村落深深打动,她甚至萌生了把一座徽派建筑搬回美国的想法。南希是个中国迷,曾在北京中央美院学习中国艺术史,她是中国内地对外开放之前,最早访问徽州地区的西方人之一,也是美国赛勒姆迪美博物馆的中国馆负责人。



  

  1996年,南希再次来到黄村,当她经过一座老宅,发现门是开着的,于是她走进去,发现一家人在商议着老屋的去留。
  原来,这座老宅是当地黄姓富商的祖传住宅。黄家子孙在80年代中期已迁入城市,这里早就没人居住,处于废弃状态,面临着被拆除的命运。



  黄家人见一个外国人正在认认真真的打量着屋里的一棱一角,便随口一问,哎,你买不买?没想到一句玩笑,竟然就这样成了真。

  南希联络了两地政府,最终达成了协议,这座古宅将在南希的家乡——波士顿东北的塞勒姆永久保存。



  这座老宅就是荫余堂,建于清朝康熙年间,是一栋拥有200年历史的中国木结构古建筑。
  这是一座典型的徽州建筑。据公开资料,古之徽州因耕地有限,居民大多外出经商,微商致富还乡,在家乡兴建住宅,形成有徽州特色的建筑风格:一是外围东西两面有高过屋脊的马头墙,二是四水归堂的天井,三是建筑内部精美的木雕、砖雕和石雕。

  这些特色在荫余堂都体现的淋漓尽致。荫余堂占地400余平方米,是一栋二层楼、四水归堂式的天井院落,内有16间卧室、中堂、贮藏室、鱼池、马头墙,先后居住过8代皇家子孙,家具、族谱、祖先画像、老式雕花大床,甚至暖瓶、脸盆、算盘、墨斗、烛台……



 
  南希当即回国,准备筹资,在四处奔走的不懈努力下,得到世界最大投资公司Fidelity及基金会1.25亿美元的支持,买下了荫余堂,将其作为中美文化交流计划的一个项目。

  1997年春天,黄家的后人最后一次告别祖屋,房子拆掉就再也回不去了。荫余堂开始进行拆除搬迁工作,光是拆除就耗时4个月,拆下来的部件包括2735个木构件、972块石片和当时屋内摆放的生活、装饰用品,甚至连同鱼池、天井、院墙、地基、门口铺设的石路板和小院子也拆了下来。



 

  在拆卸荫余堂的过程中,人们不仅发现了黄家主人上世纪20年代在上海经商时与家里的通信,也找到屋主的日记、杂记等各种文物。工人还在地板夹缝,墙角等处发现清朝末年女人的发簪和贴有清国邮票的信封,在当今的国际古董市场,这些文物都价值不菲。
  荫余堂拆下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装了满满19个集装箱。这是要原封不动的搬去美国啊。




  1997年11月荫余堂拆散装船,1998年的中国农历新年,抵达美国塞勒姆镇迪美美术馆。
  在随后的5年筹备期间,中美两国的文物专家和博物馆特意从安徽聘请的能工巧匠,对荫余堂各个部件进行测量、登记,将损坏腐烂的木质部件按原样重新打造。

  每一个“零件”都经历了一次重生,在异国工人的手里被重新架起来,在这里是一个新的开始,也是徽州老宅生命的延续。



  除了建筑本身,迪美博物馆还购置了原陈设在该屋中的家具、摆设,将荫余堂修复成80年代、原屋主黄氏家族最后居住时面貌。
  前后历时7载,2003年6月,荫余堂终于正式向公众开放,第一天参观的人数就突破一万。窗外美国的天空特别的蓝,只是满满的一颗中国心,要如何安放?



  荫余堂的许多参观者并没有来过中国,然而,当他们走进荫余堂的那一刻,就被这个徽派建筑所深深吸引。中国平凡百姓最朴实的生活形态,隐藏在每一块木头雕花的纹理里,每一个物件的摆放和陈列,都按照中国最传统的习惯还原出来。




  由于搬迁和重建的不易,博物馆对它的管理与保护也相当严格。每天限制参观人数,参观时间仅限半小时,且必须跟随导览按批进入,严禁拍摄……
  身处荫余堂,会一时分不清是在美国博物馆还是来到了安徽黄村。从建筑的一砖一瓦到宅子里的一草一木,每一个细节都力求做到还原最初的样子。



  青砖黛瓦,马头墙



  古香古色的庭院


  全木建筑的阁楼和天井



  雕刻精美的镂空木窗



 

  室内也原封不动地保存了原先的样子:旧时上海的士林布染料和香烟的招贴画,文化大革命中的毛主席语录,以及安放在墙上的播放了20几年乡村广告和革命歌曲的小喇叭……这一件件小东西无不从一个家庭的角度折射出中国自晚清以来200多年间的历史。时间在这里好像凝固了。




  迪美博物馆还特地为荫余堂做了一个十分精美的网站http://pem.org/yinyutang/,网站提供了荫余堂简史、荫余堂家谱世系,来往家信、建筑特色、搬迁过程等,并以多幅精确的3D透视图和视频从各个立面和角度详细、立体地再现了荫余堂的建筑构造和细节。
  沉浸在这样一座中国古典老宅里,无论你来自哪个国家,都可以从一件最日常、最熟悉的物品作为起点,了解中国文化。




  多年以后,荫余堂第36代传人黄秋华受邀来到了迪美博物馆,在看到老屋的那一刻,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她说:“当时就觉得我已经穿越时空了,因为我们的房子在我的记忆当中已经被拆掉了,这时候突然展示在我面前,我觉得非常激动。当时,世界顶级提琴大师马友友正在我家庭院里面拉大提琴,音乐声很美妙……感触非常大。”

  这个曾经的“家”还是记忆中的样子,但是这个“家”已经不再是她的家。一座在中国即将被拆除的老宅,就这样被“接”到了美国,在异国他乡重获新生。




  这是一个让人感慨万千的故事,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背后值得我们深思,如果没有南希对中国文化的热爱,没有造访徽州,没有这样一段跨越千里的夙缘,荫余堂将何去何从?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