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影节观察:一个月看完2403部影片,大圣归来、煎饼侠改变了影展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8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胡梦莹 编辑/樟木)


6月18日,上海电影节渐入尾声,影迷们的嘉年华还有最后两天就要歇业。趁着星期六,一些外地影迷早早抢到了票子,利用假期飞往上海看片。


每一年的上海电影节都是影迷们的福音。今年的展映片单被封为“史上最强”,参展影片近600部,展映单元高达36个,放映场次超1250场。



本届上影节有张国荣诞辰60周年回顾展


影迷热情也是空前高涨,光是开画就很凶猛。犹记得6月4日开票日,系统因为流量过大造成崩塌。这起事故被公认为电影售票史上涉及范围最广、影响最大的事件。


不过呢,就像每年电影节必至的大暴雨,像这种奇奇怪怪的事件,对于久经沙场的组委会来说,属于一年一次的生理痛。早就习惯了作战模式,应对是从容的,杀伤力也是大不到哪儿去的。因为在影展的背后,还有更多奇奇怪怪你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



▲本届上影节展映单元如此之多


一、2000部电影一个月看完,选片人经常看到吐


2015年,上海电影节展映影片近400部,创历史新高。今年更凶猛,一口气又涨了一半。选片的工作就像“大海捞针”,今年能捞出那么多针的原因,也是在于组委会开工早,战线拉得比以往要长。


这个阶段是要给“选片人”小红花的。什么是选片人?这里简单普及一下,他们被称为电影节的灵魂,决定了电影节的品味。每个国际电影节都有自己的选片机制,戛纳、威尼斯、柏林等老牌电影节的选片人一般由专职选片人、特邀选片人顾问组成。


上海电影节的选片人组成范围就广泛了,除了电影节组委会办公室人员,既有高校影视专业的学生,也有从事电影管理、电影研究、电影主创、电影院线、民营影视制作、媒体与影评、影视教学、行业协会等方面专业人员。当然,大多数A类电影节,对选片人名单是保密的。但这两年,上海电影节公布了大部分选片人的名单,算是起到了表彰的效果。



▲日本影片《昭和64年》剧照


选片人有一定的薪资补偿,据悉月入大约有千把块,也能享受到电影节期间免费看片的优惠。并且这还是一个寂寞的差事,像民间选片人,他们只和组委会接头,也没法与其他小伙伴交流,基础上处于被隔离的状态了。


选片的活儿不轻松,据说选三轮。第一、第二轮主要是上海十所高校的研究生、博士生,他们最辛苦,每部片子要从头看到尾,在隔成小间的看片室里,面对密密麻麻的DVD播放机,戴着耳机拿着笔,写下对影片的评语、故事梗概,还要标注哪些时间节点有暴力和血腥的地方。第二轮推荐的如有争议,进入到第三轮,由专业人士考量。这些阶段,需要把关的还有影片时长、是否符合中国国情等等。


今年有2403部影片报名,统统集中在一两个月看完,工作量无疑是巨大的。就算是团队分工,也是要“看到吐”。影评人骆晋今年看了几十部,算是少的了,据说多的看个两三百部也有,一天看十部影片都不稀奇。浓茶、咖啡、笔、盒饭,已经是公认的“选片四宝”。



▲“甘道夫”为莎翁影展站台和宣传


二、搞定拷贝和取经一样难


本届上海电影节的片单称得上秀色可餐,不仅有在大银幕上极为罕见的大师之作、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入围电影,还有年轻人喜欢的日韩片,《哈利·波特》系列八部连映、莎翁影展、迪斯尼·皮克斯电影周、007系列回顾等等。听上去都噱头超浓。


组委会每年都会脑暴出一连串新鲜点子。但不是都能成形,夭折的也有不少。事实上,搞拷贝要不断协调不断跟进,绝对是个磨难重重的大考验。上影节的展映电影并不都是片方主动报名,有很大一部分是组委会主动找上门的。吴觉人今年负责上影节特殊单元的策划与华语片选片,他曾经历过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事情。



金爵奖主席库斯图里卡


先说钱的问题。哦,千万别以为展映影片是单纯来上海赚口碑的,咱们都是真金白银借来的。有些版权方对于放映费还会漫天开价,因为版权费谈不拢,组委会忍痛割爱的也不是少数。


两年前参加展映的美国影片《少年林肯》,拷贝都已经在寄来的路上了,片方又出了幺蛾子,突然提高放映费用。因为这一茬,展映差点告吹,后来经过了各种谈判才终于搞定。放映费用多或少没有明码标价的,就看这个公司黑不黑。碰到个黑心鬼,还会提出一些额外要求,比如包拷贝来回路费啊、主创来回机票啊,甚至连助理的费用都要你买单。


至于经典老片的放映,就不单是钱能搞定的事儿了。哪怕你砸得起钱,人家版权方还不一定愿意出借。为啥不借?因为他担心一放就坏。哦,不怪人家小气,有的版权方一部电影总共就留下一份拷贝,这相当于是祖传家当稀释珍宝啊。换了我也不会随随便便出借,我小时候借碟片给同学就经常被弄坏,后来我什么也不借了。同样的道理,万一你一不小心把拷贝弄破弄坏了,人家找谁哭去。



▲《少年林肯》剧照


然并卵,就算你磨破嘴皮子说动他给你授权了,也还是不要高兴得太早。呵呵,因为还有一种可能,他早就没有拷贝了,或者稀里糊涂把宝贝弄坏了。


那么拷贝在哪儿?它可能躺在某个国家的电影资料博物馆里。吴觉人今年就遇到过一部电影,版权方的拷贝坏掉了,最后他们是拿着授权书远赴北欧,向北欧电影资料馆借到拷贝的。当然了,资料馆打开门做生意,并不是慈善组织,就算你付给版权方版权费,拷贝使用费你也还是要给的。


还有一种更可怕的情况是,你找不到版权方,经过岁月的洗涤某些老片的版权早就不知道在谁手上了,这个时候,你真的是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三、华语新片拼命挤进关注单元


但从合作谈定到放映,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组委会对于拷贝交付期限有规定,再临时也要提前好几天抵达。不过因为有时路途太远,有的刚刚过审,经常还是会有让人抓狂的状况发生。比如拷贝到不了的,最后只好忍痛不上排片表。往年还有过上了排片表最后临时撤档的,但还好,今年没有那么尴尬。


类似的事件也出现在今年的电影频道传媒关注单元上。以往这个环节更像是金爵奖前夜的预热赛,不大受关注。组委会经常要挨家挨户找竞赛片,然后给面子的还经常是一些卖相寡淡的小片子。



▲《大圣归来》上影节放映后口碑截图


但今年情况来了个大逆转。据该单元总制片人孙一娜表示,去年《大圣归来》《煎饼侠》两部电影在这一环节赚尽口碑,成功为后续上映先声夺人。很多人惊奇地发现:哇咧,原来在这么一个多年来爹不疼娘不爱的单元放电影可以那么赚。于是乎,不够条件上主竞赛单元的电影都要挤破头上这个环节。哎,世道就是这么势利。


像《摇滚藏獒》这种隔天就要冲击金爵奖最佳动画片的,也精力旺盛地报名参赛了,估计要多赚点吆喝声,心机也真的是蛮重的。就连已经下档的《洛杉矶捣蛋计划》、《大唐玄奘》也来博博口碑。不要以为人家是抱着不赚白不赚的心态,因为并不是填张报名表就完事。华语传媒大奖有一个拉票环节,但凡报名参赛的剧组必须有主创到场,换句话说,已经解散了的剧组,你还得重新凑人来。



《六弄咖啡馆》


扯远了。回到时间这个问题上,一张拷贝的顺利运达就和武侠小说里押镖一样惊心动魄。比如原定7月底上映的《六弄咖啡馆》,加班加点赶后期制作,生生提前一个半月拿出成品。拷贝要求五月底、6月初到达上海,片方为了赶时间节点,连快递的时间都等不起,干脆一做完就人肉将硬盘运到上海,“时间紧张到这个程度!他们非常重视这个单元的平台,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孙一娜表示。


也有人灵机一动,既然后期制作没法一下子完成,干脆先拿出个差不多可以的版本,等比完赛回头再精工细作呗。比如今年7月15日上档的喜剧片《快手枪手快枪手》,就出了这么一招。



《傲慢与偏见》剧照


然而,也还是有些影片赶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好机会流走,比如暑期档上映的《傲娇与偏见》与《夏天19岁的肖像》,无论如何制作也只能赶在上档前完成。


“每一场影片放映面对的媒体很广泛,我们不希望给大家看到一个半成品,然后大家发现怎么在关注单元放的电影和最后上映版本不一样。这种情况下,我们会说服片方放弃。”在此,替这些有心无力的同学降半旗默哀。


上影节相关阅读:


上海电影节半程观察:套路很深、懵圈三秒、实力尴尬


"甘道夫"伊恩·麦克莱恩中国行:去了相亲角,但重点为莎翁


李安上海4天行程,全中国的电影大佬都想和他见面


李安给了内地影市温柔一刀,抢钱、抢明星是两大陷阱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国产3D动画影片《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