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大选年轻选民关注焦点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0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有将近20%的选民不到30岁,这是很大的一个群体,对于选举结果会有重大影响。然而年轻人宣传组织说两大党对于争取年轻选民,谈论他们关心的问题方面所做的非常有限。

ABC采访了一些维州的不到30岁的年轻选民,看看他们怎么看大选。

社会问题

生意业主,26岁的Kate McLean说精神卫生、婚姻平等以及气候变化是她认为重要的问题。

她会用她的选票让澳大利亚变得更平等。



“我很明白我不是为自己投票,我为一个我感到自豪的国家投票 - 我给我认可的澳洲价值观投票。”她说。

“我想我的立场在工党和绿党之间,尚未决定......哪个党能让澳洲更进步,能够让这个国家做我们应该做的事。”

21岁的木匠学徒Jarrod O'Brien说婚姻平等是重要问题。

就业

29岁的Jafri Katagar寻找全职工作已经3年了,尽管他学了几个短期课程,招工的运气并无改善。

“很难很难。”这个生于乌干达的澳洲公民说。

青年失业率约在12.4%左右,有三分之一寻找工作的失业者是年轻人。

“雇主不在乎你有没有证书,他们只看重经验。”

“如果有政党能够解决这个影响年轻人就业的经验问题,我就投那个党。”



种族主义

18岁的Nyakeer Akoul说她感到因为类似发生于墨尔本蒙巴节的骚乱这样的事,非洲裔被脸谱化了。

“种族主义已经持续很久了。政党需要找到如何改变这个现实的办法。”她说。

Katagar也说种族主义也是他找工困难的原因之一。


房价

和很多年轻澳洲人一样, Matt和Emily Mason夫妇俩想买房,但是支付不起。

他们将不再租在墨尔本西区Altona Meadows的房屋,而搬去和Emily的父母同住,这样才能开始储蓄首付。

他们喜欢工党限制负扣税的计划。但是Matt Mason说他没有感到政客们在努力争取他的一票。




代表


22岁的Fostin Nshimirimana说他感到澳洲的政客并不能代表他。

“这就像一家子住在一个房子里。没有人代表来自不同文化,不同背景的人。”

27岁的Gabriela Haddad表示同意。

“甚至性别问题他们都搞不定——政府里很少有女性,更别说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了。”他说。

20岁的Mehak Sheikh说她相信政客需要更多和年轻人互动。

“年轻选民和政府的决策者之间有很大一条鸿沟。”她说。


无家可归

Warnambool学生Caitie Wilks在圣诞节期间在墨尔本街头睡了一个多月,因为在维州的西南部没有什么组织能帮助她。

“很冷......很吓人——晚上我为自己的安危担忧。”她说。

“无家可归仍然是一个问题,而且没有好转迹象。请给予无家可归者更多的援助。”

新闻来源:http://www.abc.net.au/news/2016-06-19/election-2016-young-victorians-speak-up-about-issues/7523656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