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子健演讲实录:以"拼妈"为荣,希望妈有天也能拼儿子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6 腾讯娱乐


《星空演讲》董子健

主题:被父母放养是怎样一种体验

时间:2016年6月25日(晚上)

主持人:梁文道

地点:北京电影学院


当晚唯一的90后嘉宾——董子健,曾出演过《青春派》《山河故人》等口碑电影,是娱乐圈中备受看好的小鲜肉,同时,他也是“中国第一经纪人”王京花的儿子,这个身份让他总是摆脱不了“拼妈”的质疑。董子健在演讲中直面争议,称自己以“拼妈”为荣幸。


董子健回忆童年称,由于父母忙于创业,自己从小就被放养长大,“妈妈每天抱着手机的时间,比抱着我的时间长多了。”这种放养还表现在,遇到儿子的早恋问题,母亲不仅没有打骂,反而让董子健去读王朔的《动物凶猛》,完成青春启蒙。


视频全程16分46秒 ☟



作为一个自从小就和母亲一起去见明星和导演,听着母亲谈合同长大的小孩,董子健在心智上也远比同龄人成熟。这让他在入行后,不仅不愿意拼妈,反而倍感压力,“我害怕行业里的人三分薄面都给了我妈。”


为了证明自己,董子健接演了《德兰》《山河故人》等角色,去农村体验生活,和张艾嘉谈起了跨年恋,在演技上得到认可。总结自己从“拼妈”中得到的好处,董子健称母亲放养的模式让自己明白,最重要的是要成为自己,而不是去取悦父母。最后,董子健喊话荧幕前的“花姐”,“我以可以拼妈而荣幸,希望花姐有一天也能拼儿子。”


演讲完后,董子健从衣服里掏出一瓶水喝,迷妹们表示已被这个动作迷疯。主持人梁文道调侃道,“我是知道你之后,才知道你的妈妈。”董子健机智应答,“您很有品位。”引发现场一片笑声。被问到在成长过程中否对母亲有过不理解,董子健坦言,这种不理解,在自己的长大后,也渐渐变成了体谅。




昨天晚上去跟一些朋友吃饭,然后来了一个某电影公司的老板,他进门挨个握手,他跟我握手的时候很冷漠。我就想,他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小演员吧,然后我就接到一通电话,我说花姐,我马上回家了。然后这个老板突然变得非常的热情,说,哎呀,你妈是花姐,咱们留一个微信啥的,但是我没加他微信。


我跟一个非常知心的朋友聊微信,我说我最近工作太忙了,想休息休息,我想把时间留给家里人,我想陪花姐,我想陪我妈,我想把这些工作取消了。他突然跟我说,你取消这些工作很容易嘛。其实我心里也很难过,大家可能感受不到,可能大家也会觉得我脆弱,或者怎么样都好。但是确实当大家都觉得花姐比我重要的时候,我当然会很难过。


这只是我这24小时里面碰到的一些事情,但是实际上在我入行这四年之中,我一直在不停的碰到这些事情。所以,既然大家都那么想了解,那我给大家讲讲我和我妈的故事。


大家晚上好,我是小董董子健,一名演员,在认识我之前,更多行业里的人都知道我妈花姐,王京花。行业里人都说她是中国第一经纪人,可是在我眼中她就是小董唯一的妈。


我出道后的第一篇报道,我印象特别清楚,就是以“拼妈”为标题,一个报纸跨页的,两页,写着拼爹的时代已经过了,改拼妈了,下面是我的一张特别大的照片。当时我特别特别难受,但凡盘点“投胎小能手”,不用打开全文就知道,又能看到我帅气扑面的脸了。乃至到了今天,在成为演员的三年中,凭借努力和运气,我自己也得到了一些成绩和认可,仍然被人说成这是“王京花的儿子”,但凡我的电影在上映前,总免不了有人给我带话说,花姐能帮忙吆喝吆喝么?但是我总是想说,花姐不能吆喝吆喝,只能呵呵呵呵。


所以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内容,恰恰是如何躲避这种看似优越的命中注定。如果你已经无可选择的有了一个这样的妈,她比你早30年入行,比你更早获得了同行的认可,你该做些什么,随波逐流还是“逃脱”命运,让自己也能成为一个发光体呢?


我记得我刚出生没多久,花姐就开始了创业之路,父母都很少围转在我身边,家庭环境宽松到随时可以起飞。我管我妈叫花姐,管我爸叫董哥,他们叫我小董,或者“小兔崽子”。从小他们就很少管我,所以我最知道方便面泡几分钟口感最佳,熟练掌握了用腐乳来代替方便面调料袋的秘密,可以给自己安排各式各样的快餐,粗暴的度过一周七天。


因为没人在耳边念叨,可乐和冰棍就是我的生命之源,小学毕业之前,我应该就没怎么喝过白水,日复一日下去,我终于变成了白白胖胖的胖子。如果不是因为后来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下定决心减肥,可能刚刚连进这个门,都需要别人在后面踹我的屁股了。


和花姐难得的相处时光,我需要和她的工作争夺她,她每天抱着手机的时间,比抱着我的时间长多了,陪伴我的,都是副驾驶上看到的风光。花姐创业之初也很艰难,最初的时候每天她带我坐公交车去见各种各样的人,有一次赶上公交车刹车失灵,全车的人都慌了,花姐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我吓得双腿像打摆子一样颤抖。公交车司机最后一搏,把车开到了隔离带上,但是玻璃震碎了,很多玻璃碴扎在我的脸上,花姐心疼不已。不高的颜值受损之后,终于换来了妈的关注和心疼,拥有了副驾驶座的待遇,先是天津大发的副驾驶坐了几年,有一次睡着了,司机一个急刹车,我就像一个肉球一样滚了出去,同车的范冰冰,到现在都能够记得我这一段的故事。冰冰姐逗得至今都记得此事,面包车不断升级,不久之后终于坐上了花姐车的副驾驶,花姐永远在接电话打电话,陪伴我的,还是副驾驶的玻璃窗外的风景。提醒大家开车不要接电话、打电话、发短信。


这些事儿要不是这几年我妈告诉我,就都随着记忆飘走了。更多人想知道我的故事都是葛大爷怎么逗我笑,道明老师如何言传身教,或者两个冰冰今天谁又啃了我一口,那个时候大家都特别爱捏我的脸。


记忆里和她有关最多的场景,就是她带着我一起去和明星、导演谈事情,一边谈,我在一旁乖乖坐着,我算是那种听着谈合同长大的小孩。而花姐的一个解压渠道,就是向我倾诉:她今天怎么着了,某个艺人做了什么事儿,某个已经谈好的事儿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在我还不大听得懂她到底在说什么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的太多了。


我还经常给她出谋划策,有些不过是书上照搬来的话,或者是电视剧里的这招儿特别管用,我就告诉她。现在想起来,我可能是从这些散碎时光中,积累了对整个行业最初的构想,但也是这样的日常,让我不断明确自己的初心,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一个演员,所为何事,何所不为。


人们都以为我走上演戏这条路是我妈的缘故,我拍着胸脯说真的不是,我对灯发誓,真的不是。我反而没有像别人一样向往这个行业,从小花姐给我灌输的也是,踏踏实实做自己的事情,不要进入这个行业。每当我准备分享一天中最精彩的事情给我妈的时候,等到的大多都是她疲惫的神情。好几次,我跟在她身后不停地说我今天怎么样了,不停说,不停说,跟到她房门口她却关上了房门,我每次都很生气,我记得有一次,我就推开了房门,却看到了她在大哭,崩溃大哭。然后我就悄悄又把门关上了,不是因为我很生气。


可能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我不应该在她大哭的时候打扰她,让她尽情的哭一场。让我妈哭一场,在自己的心里给她一个拥抱,是当时的我能做的最多的事。后来我谈恋爱也经常用这种方法,姑娘每次都哭,但是每次都没有得到一个像我妈这样继续爱我的人,说女孩都是眼泪,还是说说电影吧。


我第一次拍电影《青春派》,导演刘杰在一个健身中心见到我,有一段时间我刚健完身,我背了一双球鞋,在那里吃饭、玩游戏。他突然就过来了,说小伙子你想演戏吗?我当然真的不知道他是谁,我就觉得是一个怪叔叔,特别奇怪,摸着头说小伙子你想演戏吗?我觉得他肯定是骗子,但是我还是留了他的电话,然后我回到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妈这个人肯定是一个骗子,你看,她说这是导演刘杰,他真的不是一个骗子。


在成为演员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害怕自己或许没有那么好,但是在行业里的人都三分薄面给了我妈,总是陪上比较客套的笑容,为此我不安了很久。我一心想要成为靠作品说话,自己有两把刷子的好演员。但是拍完《青春派》,我一直不接受我是演员的职业。所以我去了美国留学,我去读了两年,我读了国际政治,读了哲学,读了宗教学。但是我突然发现在我写这些学科论文的时候,我所有的题目都是论电影中的哲学思考,论宗教信仰对电影的影响。其实好玩的是,我在美国也经历了很多刷盘子,因为我非常喜欢拍一些片子,我很喜欢摄影。也发过小广告,也做过游戏工,因为爱好摄影还跟同学开了一个影像社,营销得很好,生意做得也很好,很多人上门来。


有一次印象特别深,有一个邮件,有一个30多岁的男人,说我的老婆要生孩子了,我不敢进去,你能帮我拍一下我老婆生孩子吗?当时我内心就很崩溃,我没有办法做到这些事情。但是还是做了一些小生意,赚了一些钱。家里每个月只给我300美金,但是直到游学回来,基本上那300美金是没有动的。


花姐已经在自己的领域里战斗了很多年,但是我其实知道要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第一步就是拥有自己的光芒,做自己的启明星,这也是花姐一直传递给我的。花姐曾经就是靠自己的努力和坚持,才拥有了认可,我明白自己还有很多路要走,很多苦要吃。为了不成为一个可有可无、为了不是靠出位的话题被外界记住的演员;为了不在拥挤的拼脸环境中,想方设法的胜出,回国之后,我努力的让自己去体会不一样的人生,就有了一部电影叫做《德兰》,在那40天里我成为了信贷员小王。


小王深爱着藏族姑娘德兰,但面对德兰时,他的爱成为了永恒的绝望。成为这个小王,让我知道了跳蚤咬人时的感觉,让我知道了三个月没有洗澡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也明白了爱而不能的悲伤。在小王骨瘦如柴的躯体中,有着平日里的我没有过的生命力。在成为他的那几个月里,我无比平静,每天面对高山长河,仿佛渐渐理解了,演员这个身份最令我着迷的部分,是透过一个个角色和人物,体会截然不同的处境和人生,在对方的故事里,延展着自己的生命。


小王足够悲伤,可是《山河故人》的道乐更加迷惘,他在飞机上鼓足勇气亲吻中文老师的那一刻,可能才得到其他小孩早就该得到的温暖。《山河故人》上映之后,我面对最多的问题就是,你怎么可以鼓起勇气去亲张艾嘉?她可是张姐啊。你知道她多大岁数吗?我说,这一点都不重要。我说,我也不想知道她多大岁数,我只知道我在《山河故人》深爱着那个女老师Mia,这个时候我才猛然发现,原来我心里根本就没有“应该爱谁,可以爱谁”这样的价值观,想爱谁,爱上了谁,就去爱啊。


一度我甚至怀疑,我,该不会就是别人所说的,那种禽兽吧?被问得多了,我也冷静的思考了这个问题,我决定把责任推卸给了花姐。上中学时,我因为喜欢班上的女孩子,“早恋”事实成立,被老师请了家长。我在家坐立不安,花姐去见老师了,我觉得我要遭受人生第一顿家法了,没想到花姐回来后极其淡定,但是这种淡定让我非常慌张,但是啥批评教育都没有,震惊全校的早恋事件就像没发生过一样,而且换来了一句是什么?多谈恋爱。然后花姐又去接电话打电话了。没过几天,花姐默默的在我的厕所里扔了一本《动物凶猛》,就是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原著,后来我拉屎的时间就变得特别长,这本书,也成了我的青春初恋指南。


看到外界眼中的嚣张和叛逆,在我妈这里都能顺利通过,我可以安心的做自己了,我这个“小兔崽子”就更加肆无忌惮了。没有了这些条条框框,道乐亲吻Mia,就显得合理无比。我在成为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上,也更加无需犹豫。


未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发现,去探索,去开拓,只要做一天演员,我想我就不会放弃最初进入行业时的初心。我不去在乎外界的眼光,也不在乎更多负累,我还是像第一部戏一样,像演小王时一样,问自己,你想成为这个人么?你想拥有这段故事么?如果可以,就义无反顾的冲上去,勇敢的做自己,点亮自己,也点亮身边的人。


我从这种放养教育中汲取到养分,勇敢成为自己,而不用在任何时候担心,这是否会可以取悦父母,因为那早已不是值得担忧的问题。我要用全新的方式去定义自己的人生,去打开视野,探索未知,即便仅是宇宙中的一颗星,也要用尽全力去发光发亮,在星空中留下自己的轨迹。怎么说呢,我以有花姐这个妈感到非常骄傲,我也以我可以拼妈而感到非常荣幸,但是希望有一天大家可以介绍花姐的时候说,这是小董的妈妈,也希望花姐哪一天可以拍着胸脯说,我现在拼的是儿子,我儿子不用拼妈,谢谢大家。


主持人梁文道:子健,说真的我孤陋寡闻,我是知道你之后才知道你妈的。


董子健:您很有品位。






点击“阅读原文”,回顾观看《星空演讲》全程视频。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