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新西兰最不想遇到的三个人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1 新西兰天维网




(点击☞)纽币波动剧烈,新西兰华人怎么破?


验尸官、消防员、警察,一个让人想到冰冷的存尸柜,一个令人联想起炙热的火灾现场,一个让人想到家人哭泣的脸庞。

三种完全不同的职业,三个完全不同的人生故事,却同样联结着生与死的边界,他们可能是你这一生中,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太平间验尸官
“为了不破坏证据,我不能给他们进行外观修饰,这样一来,前来认尸的家属往往都无法接受所看到的一切。”

22岁的Simone Hall在惠灵顿医院的太平间工作,负责协助尸检。
  
她仍然清晰的记得一位母亲看到躺在停尸台上的儿子尸体后,那种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她的儿子死于酒驾,那位母亲从极度悲伤,再到矢口否认,坚称她看到儿子还有呼吸,”——Hall

“处理交通意外的尸体往往是最困难的,因为很多情况下,死者都被撞的面目全非,”她说,“而由于还没有进行尸检,为了不破坏证据,我不能给他们进行外观修饰,这样一来,前来认尸的家属往往都无法接受所看到的一切。”
  
“而且,为了保存证据,他们不能触碰尸体,哪怕握一下手,或是拥抱都是不允许的,”——Hall


“很多尸体上血迹尚存,无法辨认,如果是酒驾致死,空气中还会弥漫着酒精的臭味,几天都无法散去。”
 
尸检的时候,Hall会根据法医的要求,通常是在尸体上进行Y字切割,将器官取出,最后再将大脑取出。还要收集血液和其他液体,特别是眼睛中的液体,进行毒理学检测。
  
“有的时候,因为人们的文化或宗教习俗,还可能有牧师或者教会的人前来反对进行尸体解剖,”Hall说,“通常是受伤越多的人,我们受到的阻力也会越大。”
  
交通运输部统计数字显示,截止2016年5月底的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共有322人在交通事故中丧生,比上年同期增加了25人。

 
Hall表示,最困难的事情之一是遇到死者是孩子,或者自己的同龄人,“更糟糕的是,你看到了事故新闻,死者是连带致死的,比如酒驾车辆上的同乘人员,他们的家人都无法接受,为什么死的人是自己的亲人”。

“这其实是可以避免的,你可以选择不要乘坐一个由喝了酒的人驾驶的汽车……其实许多悲剧都是不该发生的。”

消防员的故事
“我们找到他带的头盔,头挤压在头盔里,但脸已经没了……我们将他一块块捡起,放进尸体袋中。”

消防队员们会随时在消防车上放几只泰迪熊玩具。

Thorndon消防站高级消防官Johnny Andrews表示,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那些在事故现场的孩子,用来把他们的注意力从血腥的事故现场转移出来。
  
“我们用这个来尝试让他们保持冷静,因为通常情况下,他们都在不停的询问爸爸妈妈在哪?”

“我一直在处理交通事故现场。通常都十分血腥,经常捡到人体的各个部位,胳膊、手指等。”——Andrews
  
Andrews回忆起曾经的一起交通事故,一名摩托车驾驶者被火车碾压,“脸都压没了,我们找到他带的头盔,头挤压在头盔里,但脸已经没了……我们将他一块块捡起,放进尸体袋中。”



“在那些有人受伤的现场,人们往往处于巨大的痛苦中,看到你来了,他们还会询问自己的亲人是否还活着,”Andrews表示。

“我们消防员似乎更愿意处理所有人都死了的交通事故现场,因为没人叫喊,这会让我们更加容易应对自己的情绪。”——Andrews

虽然这么说似乎有点不近人情,但事实却是这样的,”他说。
  
最近的数据显示,消防员应对非火灾出警的数量有所增加,突发心脏病、自然灾害,以及层出不穷的车祸事故,现在已经占到了消防任务的一半以上。
  
2015年,消防队员参与了4815起的交通事故救援。
  
“我们要把车辆切开,把困在车里的人救出来,我们还要帮助清理事故现场,”Andrews说。
 
 
在他刚刚加入消防队的时候,曾经接到了一次加油站救援的任务。“一名酒驾司机开车撞倒了一个加油泵,汽油流淌满地,司机淌着血还不忘骂着我们。”

他说,“酒后驾车的司机一开始往往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时常态度十分恶劣。但我们作为服务人员,还要尽力帮助他们脱困,有时候真的很想揍他们一拳。但我们是专业人士,救人是我们的职责。”
  
好在回到消防站以后,会有心理辅导,帮助疏解消防队员遇到的问题,“但许多画面和场景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无法抹去,”Andrews说。

警察
“整个过程都万分煎熬,因为我将以最坏的方式让别人的人生天翻地覆。”

我是一个警察。


身为警察,最让我痛苦的工作内容是将最亲爱的人去世的消息告知死者家属。


我要做的是:抵达他家,下车,戴好帽子,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门前,敲门。整个过程都万分煎熬,因为我将以最坏的方式让别人的人生天翻地覆。

门开了,通常我会看到一张带着微笑的脸,正准备热情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随即,他发现来访的是一名警察,悲伤迅速闪现在他脸上,那一刻我知道他已经猜到我为何而来了。

我宣告了这个沉痛的消息,有的人愤怒,有的人崩溃了,虽然心境不可能与死者至亲一致,哀思却同时侵袭了我们双方。


我能做的就是温和地给他们的亲戚们打电话,让他们前来提供帮助和支持,然后陪他/她一起等待亲戚们到来,倾听他们讲述死者生前的故事。

然后我的工作就结束了,我必须要重返工作岗位。然而,当结束工作回到家里,最艰难的时刻这才开始。

如何以正常的心态对待我今天目睹的事情和我的所作所为?如何心态平和地面对我的家人?他们并不知道或是无法理解你今天做了什么。

而这种情绪不可能迅速离我而去,人类与生俱来的悲悯会长留心中,很久很久。

平均每周我都会受到至少三四次关于罚单的指责,我不是在敛财,只是想尽可能地保护我和我的同事不再经历上面的痛苦。

因为超速或者行车使用手机收到的罚单是对你高风险驾驶以及可能致自己或他人死亡的提示单。我们开罚单不是为了给政府敛财,而是为了你和他人的安全,我们想让你牢记,不要再这么做了。

车祸是需要很多措施才能解决的问题,有些可以很轻易搞定,有的则需要付出金钱代价。

不过有一件事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的:改变不良驾驶习惯,端正行车态度。因为我们所有人共享道路,同担风险。



“圆满”是很多人追求的一种状态,它代表着平和、满足的人生。然而,一些举动可能会让你的“圆”戛然而止,成为一个遗憾的括弧。

天维菌不希望,任何人的生命会因为上述故事中的意外而停止;也不希望,你在新西兰会遇到这三个人。

一位入殓师曾经发出一句感叹:“愿世间少些遗憾,多些实现”,这也是天维菌的愿望。


今天,是南半球的冬至,一年中白天最短的日子,宜早归。在此,天维菌祝愿所有的人平安!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