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只要你活着,爸爸什么都不要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9 新西兰天维网





原标题:早安爸爸,我还能随心所欲地活着

微信名:开始吧|授权转载

ID:kaishizhongchou


蝴蝶心

Father’s Love


黑头发,大眼睛,小嘴巴,

眼前的小萝莉一脸纯真,

不是小明星,也不是小模特,

却在爸爸的镜头下,闪闪发着光。




可当她脱下衣服,

你就能看见她胸前那道长长的伤疤。




她叫石川麻友,

她本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麻友出生的第二天,就被确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告诉麻友的爸爸妈妈,三岁前她必须经历三次大手术,才有可能像普通孩子一样继续活下去。


这个时候的麻友,安安静静躺在妈妈的怀里,对于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一无所知。



心跳零,血压零。所有人都以为心脏手术已经成功了,但情况突变。医生再次打开了麻友的胸腔,重新做了心脏起搏……


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那颗小心脏开始了微弱的跳动。


在爸爸妈妈看来,这跳动,是奇迹。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小小的麻友躺在医院的重症病房里,胸腔里插了一根长长的管子,没有哭,没有闹。



悲剧电影2小时就能结束,

可站在麻友身后的死神,

却需要爸爸妈妈用一辈子去对抗。



从那之后,拥有巴西柔术黑带,还在东京拥有三间巴西柔术道场的爸爸石川祐树,拿起了相机,想要拍下女儿生命的每一个瞬间,也开始在自己的博客上,po下每天的心情。


他说,这个博客的意义在于,虽然辛苦的事情很多,可每天都还是要快乐地生活下去。


博客里的话,就是这位父亲的喃喃自语。


他说,虽然你只有两岁,但是爸爸说什么,你好像都能听得懂呢。他说,只要你活着,爸爸什么都不要。他说,拜托了,请毫不在意地活下去吧。


出院后在爸爸道场软垫上爬着玩的小麻友,阳光洒在身上,爸爸这时候应该也一样趴在地上吧。他一定在想,这是他人生最幸福的时刻之一。




再下一秒,

就看到小小的麻友变身女汉子,

学着爸爸和道场的哥哥们,

“啊哒~~~”




好不容易被带出门吹风,

被风吹起的头发遮住了眼睛。




和爸爸一起泡澡的麻友,

笑得格外开心。



离开医院的日子好像没过太久,两岁的麻友就又被送进了手术室,戴着氧气罩,胸腔那道刚好的伤疤里,再一次被插上了管子。


打了镇定剂的女孩躺在病床上,呼吸也是微弱的,在做梦吧?梦里也在想着奔跑吗?


“爸爸今天从早上到晚上一直在你的身边,爸爸也忍不住哭了呢,然后你说:‘爸爸不哭。’还对我说了声‘对不起’。”——石川祐树



渐渐康复的麻友坐在病床上,

苍白的小脸蛋没什么血色,

看到胸前那道有些疼的伤疤时,

她在想些什么呢?


“看到胸前伤疤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呢?如果什么也不知道的人看到的话,就会很吃惊吧。爸爸的身体也因为格斗术而受了伤,伤痕就是战斗的证据。身体也好,心灵也好,只要活着就会受伤。没有伤痕的人生就一定很无聊啊。”——石川祐树




做完第二次手术的麻美,

终于可以跟着爸爸妈妈

一起出去外面玩儿了,

所以开心地亲了爸爸一口。


“总有一天你要一个人生活,不过我现在不想考虑,但是,那天一定会到来的。就算你去了国外,我也不会反对。爸爸把巴西柔术当成工作之后,奶奶也非常担心呢。但是,爸爸还是在继续追逐梦想。所以爸爸绝对不会反对你喜欢的事。”——石川祐树




医生说小麻友的心脏病其实是无法痊愈的。所以活着的每一天都是恩赐,爸爸可以做的,就是尽力让她笑,尽力让每一天都更充实、更快乐。


所以举起相机,拍下了她蹒跚学跑步的样子,同手同脚,像超人在预备起飞。



拍下了她玩闹的样子,

就算是在玩闹,

也不会忘记用手臂小心护住她。


“爸爸看了政府的通知,很高兴。听说你已经不是障碍儿(1级)了。今后,会完全脱离障碍儿吗?爸爸不太明白。总之,手术后比手术前好多了。‘障碍儿’这三个字,也许会跟着你一辈子呢,今后的心也会受到伤害吧。”——石川祐树




拍下了她熟睡的样子,

然后在博客里承认自己是个爱哭的男人。


“昨晚看着你睡着的样子,爸爸哭了。你出生以来这2年半,爸爸几乎没有不哭泣的日子,流过各种各样的眼泪呢。”——石川祐树



他还拍下了她哭鼻子的样子,

是因为胸口有点痛吗?

还是遇到了成长的小烦恼呢?


“第二次手术结束之后,医生说为了不让心脏负担过重,最好不要总是哭哦。可是不让你哭实在太难了。所以你哭的时候,爸爸也哭了。”——石川祐树



当然更多的时候,

在博客里看到的,是她笑的样子,

安安静静,像刚出生时那样。


“你的笑声就是爸爸内心深处的回响。爸爸身心疲惫的时候,听到你笑就变得轻松了。为了能听到你的笑声,爸爸会一直努力活着呢。所以也希望麻友你,可以一直一直笑下去哦。”——石川祐树



别的小女孩最先学会的,是给布娃娃换衣服梳头发,而小麻友最先学会的,是给娃娃治病,听它“心脏”的声音,再用针管给它注射镇定剂,和医生护士们对自己做的一样。


爸爸拍下这一刻的时候,一定有些伤心吧?不过没关系……


“按下快门会有难过的时候,可也有很多开心的时刻。爸爸为你记录下这些,就是希望等你长大了遇到挫折的时候,就给你曾经拍下的那些照片,然后鼓励你说:‘看,连这个你都克服了哦!’”——石川祐树




在爸爸看来,

陪伴就是对小麻友最好的关心,

所以经常会带着麻友到处飞。

为了躲避春天的花粉,

爸爸把麻友带到了奄美岛的海边。



在竹富岛,

整个小岛好像都没有其他人,

爸爸说,那一刻,

觉得世界上只有三个人,

所以麻友和妻子,也变得格外重要。




在北海道滑雪场,

天地都是雪白的,

像站在冰雪王国里。


“爸爸不太喜欢寒冷的地方。所以冬天去北海道的不是爸爸的主意。但是妈妈无论如何都说想要去滑雪。爸爸好像没有滑雪的天赋呢,但是我很开心。虽然滑不好,但还是有几次漂亮地滑行了。你也变得喜欢滑雪了吧?”——石川祐树




为了让麻友看到更大的世界,

爸爸还带她去环游了世界。

在英国,她坐在雪糕车前长长的阶梯上,

和爸爸的同性恋友人一起吃雪糕,

倚在爸爸朋友的怀里,有点儿害羞。


“那样的两个人是男男情侣呢。虽然你还不知道,不过也没关系,他们也是普普通通的情侣,和爸爸妈妈一样。拜托了,请毫不在意地生存下去。爸爸和妈妈都爱你,爸爸和妈妈也是相爱的。稍微有点汗了……哈哈,尽管如此还是要继续写下去……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爱,夫妻爱、父子爱,还有道场爱……”——石川祐树




在法国的香榭丽舍大道上,

她欢笑着飞奔。



在巴黎铁塔下,

她摊开了自己的裙摆。



她还爬上高高的稻草堆,

看起来就像爬上了全世界最高的山峰。


“爸爸有时候觉得你的存在是一种不可思议,有时候想要留住你的此刻,所以想要拍下来,按下快门的那一刻,此刻就变成过去了啊,所以留住的,也是过去的样子呢。不过照片,不就是这回事儿嘛。”——石川祐树



在纽约,

她穿上了童话里公主的裙子,

还拿起了仙女棒。



有时候爸爸也会有些忧郁,他会在博客里写些沮丧的话,不过很快又把自己否定了。


他说:“爸爸不太有自信,因为自己不是那种会教育孩子的爸爸啊。可是爸爸天天都陪你一起玩,这样的方式一定也不会输给任何人吧?”


“爸爸是用胶卷相机拍的你哦,胶卷会拿到冲印馆请师傅冲洗,这个比数码相机麻烦很多,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这是你和相机教给爸爸的事。”



爸爸相机的快门按啊按啊按,没想到一按就按了四年,生日蛋糕摆在眼前的时候,麻友的眼神依旧懵懂。


她大概不知道生日意味着什么吧?这意味着,和死神的那场搏斗中,爸爸妈妈,又赢了一局。



生日那天,

麻友还和爸爸一起做了心形巧克力。

她的心的形状和别人有些不同,

不过尽管如此,也是努力活着的心啊。




春夏秋冬,

麻友又平安度过了一整年。


“爸爸为了这一天,做了各种各样的准备呢。5岁了啊,5岁啊,5岁啊……哈哈,5岁啊。恭喜,爸爸非常开心。5岁的现在的你,谢谢你还在。——石川祐树




每一年的生日,就在情人节,

所以这一天,是属于麻友的节日,

也是属于爸爸妈妈的节日,

好不容易,一家三口来了个同框。


“因为难得,所以爸爸今天准备了三脚架,偶尔爸爸也要在照片里。爸爸总给你拍照,所以合影太少啦。一套定时器关下了快门,哎呀,来不及了,哈哈。爸爸妈妈和你,三个人的生日聚会,什么时候都是三个人呢。明年的生日请带很多朋友来吧。”——石川祐树




终于到了上幼儿园的第一天,

麻友牵着妈妈的手,

开心地在斑马线上跳起舞来。


“爸爸从以前就超级期待这个日子了哟,入园典礼的制服也特别适合你。从家出发只要走5分钟,就能到幼儿园了,看你过马路高兴得乱七八糟,一定很期待去幼儿园吧?”——石川祐树



几年前爸爸抱着麻友站上领奖台,

还不知道小小的麻友,

可以陪着自己走到现在。


那时他还说,“如果麻友是男生,就可以跟爸爸一起练习柔术了。可你是女生呢,所以等有一天麻友长大了,带男朋友回来,让他跟爸爸好好切磋吧。你出生之后,爸爸练习少了肌肉也少了,心却更加坚强了,真的。”——石川祐树


新道场开张那一天,两人来了一次切磋。


新道场的名字,依然是“活在当下”的意思。这已经是第五个了,爸爸说这是托麻友的福。他还说,希望一家人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




关于爸爸给小麻友写下的博客,一直到2014年底结束。


2015的时候,石川祐树宣布停止更新了自己的博客。


尽管博客的日志停更了,但给麻友拍照举起的手,直到现在也还未放下过。


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瞬间,都在快门按下的那一刻,被永恒地定住了。




他说,这些照片让他深刻感受到了生命的重要和脆弱。生命可能在明天就消失不见了,因此应该珍视所有瞬间,好好地活下去。


那些定格的瞬间里,藏着许许多多的第一次。


麻友第一次来到这个世上,第一次胸腔被开了一刀,第一次离开医院,第一次学会走路,第一次触摸到阳光,第一次奔跑在草地上,第一次见到海,第一次出国……


那么多细小的第一次,全部被爸爸记录了下来,没用完美的数码相机,而是用来不那么完美的胶片机。


瑕疵什么的,也依旧值得被珍视。就像麻友的生命一样,就像她胸前的那道伤疤一样。


还有很多个夜晚,爸爸会看着麻友沉沉睡去,第二天早晨,再看她睡眼惺忪地醒过来。




蝴蝶是重生的象征,

麻友就是那只破茧重生的蝴蝶,

胸前那道长长的疤,

是爱,是希望,

也是努力存在的痕迹啊。


图片及日记来自石川祐树的博客

“开始吧”已与石川祐树本人取得联系并获授权



“如果你问什么叫做‘幸福’,

每天醒来看到女儿就在身边,

缓缓地呼吸着,这就是了。”

——石川祐树



父亲的爱是与母亲的爱截然不同的一种存在,它往往是内敛的,是深沉的,甚至是无声的。与伟大无关,只是因为爱,石川祐树便诠释了“父亲”这两个字最好的意义。


今天是父亲的节日,谢谢每一个父亲,给我们生命、教我们生活、做我们的盔甲和软肋。爸爸,我爱你!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