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教育-102】学习,做自己的主人

<- 分享“新西兰教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7 新西兰教育



做家长的,谁不希望孩子在学习的事情上,做自己的主人呢!这周我走访了一所位于奥克兰北岸的小学,见闻令我深思。


按照一周前安排好的时间我如期而至,学校的校长,克里丝女士也准时在前台迎候。这是一位儒雅的洋人校长,身着黑色职业套装,满头银发,谈吐温文尔雅,态度和蔼可亲。在会客室我们进行了简短交流后,克里丝校长说:“我们去校园里转转吧!”

 

校长引着我进入教学区,眼前刚好泛起一弯彩虹,克里丝校长笑着说,“冬季里阴阴晴晴,云来云往,倒是漂亮的彩虹季!”迎着彩虹,我开始了校区的参观。


 


最先进入的是一年级的一个班,教室里有大概十一、二个孩子坐在地上,孩子们都是刚刚过了五岁的入学年龄,在听老师在讲课。教室里花花绿绿的,各种孩子们自制的作品,写的,涂的,画的满眼都是。


 

克里丝校长把我引到教室的一角,指着一张图说,这是这个年级的写作的学习路线图pathway。这张图上,你能够看出,在他们这个班级的写作技能方面,要学习的内容是,发出h开头的音,写完一句话要用句号结束,用图画来帮助规划自己的写作,写两个单词之间要隔开一个手指的空间,学会写几个非常简单的单词,会想出一个主意(idea),并能写一个句子。

 

克里丝校长介绍说,孩子们都需要知道他们的学习路线是怎样的,还要知道自己现在到了哪一个程度,下一个目标是什么。这样慢慢培养,他们将来就是自己学习的主人。我发现在这张图上孩子的名字被贴在不同的位置,校长说那是每个学生在自己学习线路上的位置。


我当时心里略带疑问地想,“这个体系真是好极了,但这些才刚过五岁孩子,他们能懂这个?”


校长好像看出了我心里所想,指着那批小马的图画说,“比如,这个小马代表会说出以h开头的单词,比如说‘马’(这个单词的英文是horse)。班里有一个孩子刚刚掌握这个”,说着,校长回身叫来了那位小姑娘。


小姑娘皮肤黝黑,梳着条可爱的粗辫子,略带迟疑地走到我和校长身边。校长俯下身问,“我在这里看到你的名字,这是什么呀?”孩子倒不胆怯,而且真的知道那代表什么。我又问那个小姑娘,上面那个红点是什么,她说,是句号。问她那个有个手指的图画是什么,她说是要在两个单词间都有一个手指的空挡。我实在是惊诧,这么小的孩子居然能够对自己的学习路径这么清楚!

 


在这之后,克里丝校长又带我走进了几个正在上课的教室,年级由低到高,这各个教室的墙上,我都看到贴着和第一间教室看到的相类似的写作学习路线图,但是,在难度上逐渐增加,需要了解的词语、用法更多,结构也会变得更加复杂。比如,关于把思想记录成文字,在最先是想出一个主意,写一句话,后来要求想出许多个主意,写出多个句子,再后来,不但要想出主意,写出句子,还要把这些主意和句子进行组织。




 

第一级难度



第二级难度




第三级难度



进入四年级的教室,校长让一位班上的小男孩儿给我介绍了一下他的学习线路。他手里拿着他的好几张纸的学习路线图,翻来翻去地给我讲。到了四年级,孩子们的学习路线图就有很多文字而不再是以图画为主。他的路线图上,作着各种标记。有的是已经达到了的,有的是正在努力中的。可以看出,在某些方面他已经提前完成了本年级的要求,正在学习更高一个层级的内容。校长说,这个男孩儿六年以前从欧洲来到新西兰,入学的时候一句英文都不会讲,现在已经流利极了。




我惊奇的发现在这位同学的学习线路图上,居然有7年级的内容,而这所学校最高只到六年级。校长笑着解释说,学生们养成了习惯,甚至希望知道毕业后要学习内容和要求,我们就放在那里了。


在我参观的最后,校长带我来到了一个六年级的班级。这个班的学生正在分组进行教学讨论。每个小组里一个孩子作为老师,给小组的其他同学讲授一个数学专题。校长从班级老师那里为我找到一个学生的作业,这个作业是学生自己针对学习路线和自己现有的情况进行的自我总结和反思。


这样的自我总结和反思是很有帮助的练习。它的内容按照不同的学习领域,比如阅读,写作,数学等分别进行。每个领域有三个反思问题,第一,在这个领域里我已经学会了什么,第二,我的下一步要做什么,第三,我的家庭可以在这方面如何帮助我。最后,还要自我评估,在某个学习领域里自己的目前状态。有三个选项,一是正在努力,二是即将实现,三是很可能会超额完成。下面的例子中,这位六年级的小朋友对自己的评估是,阅读和数学会按进度完成,写作可能会超额完成。





参观下来,我感觉这是一所好学校。它拥有先进的教育理念,掌握适合从低到高年级连续渐进的方法论,并将相应的课堂实践贯穿始终,而且,实践的良好结果都自然地体现在我沟通过的几位不同年龄的孩子身上。


读到这里有人会想,这么好的学校,一定是所名校吧。听了您可能大吃一惊,在新西兰的教育部评分系统中,这所学校的评分是五分。根据Decile系统,学校最高是十分,这五分可“不那么理想”。


克里丝校长是解释Decile的绝好人选,她在担任这所学校的校长之前,曾经在另一所低分小学校(一分)做过九年校长。她说,Decile的评分绝不代表学校的师资和教育水平有高低,而是根据随机抽取的学校周边家庭的经济状况而决定的。这个评分作为国家向学校拨款多少的依据,高分的学校少拨款,低分的学校多拨款。从学生的综合情况看,五、六分的学校和八、九分的学校相比,不会有明显的差别。只是如果学校的评分特别低,比如,一、二分的学校,学生可能会因为所在家庭过于紧张的财务状况,有些需要特别关注的心理状况,但这其实对学校老师的各方面要求更高,因为需要应对这些在高分校较少出现的情况。

 

我很享受这次校园参观,我在不同的教室里听讲,看学生们上课,和小孩子聊天,听校长介绍,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随着参观的教室从低年级逐渐到高年级,我内心的感受也变得越来越强烈。


如果一个孩子能够把学习当作自己的事情,了解自己的学习路线,清楚自己目前的状态和下一步的努力方向,这将是多么美好的状态。

 

这次学校的参观,不仅让我看到了新西兰学校培养孩子在学习方面做自己的主人的好方法,而且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良好的效果。在这样一所新西兰普普通通的小学,孩子们的年龄从5岁慢慢向11岁靠近,一路上努力地在清晰明确的学习线路上前行。过程中,孩子们学到的不仅是知识,更是技能和绝好的习惯。


对孩子来说,“在学习上做自己的主人”这个习惯一旦养成,不论是将来上初中、高中甚至大学,还是走上社会后的终生学习,都是财富。



作者简介


Sherman Wang - 在外企工作了二十年,曾任全球五百强美资企业中国区服务总监。因希望为孩子寻找更好的教育环境,全家移居新西兰。


Sherman创办了提供教育服务的公司,并在奥克兰理工大学(AUT) 教育系就读深造。


如有关于新西兰留学方面的需求,请发邮件至

consultingsherman@gmail.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