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梅: "我把自己嫁给了舞蹈。"

<- 分享“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2 美国中文网


提示点击上方"美国中文网"↑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我已经把自己嫁给舞蹈了”


—— 她曾经这样形容自己的人生


李忠梅享誉世界的舞蹈艺术家,也是中美舞蹈团的创办人。斩获中国舞蹈界几项大奖。

▼ 1987年北京舞蹈比赛第一名

▼ 1988年中国舞“桃李杯”第三名

▼ 1989年北京舞蹈比赛表演第一名


著名舞蹈艺术家李忠梅


自90年代初来到美国,生活赋予她的角色总在不断变化,从舞蹈家到学生,从妻子到母亲,从艺术家到美容店老板。而最近,她又即将把自己的故事搬上纽约百老汇的舞台。不管生活怎样风云变幻,舞蹈于她而言,不是事业,不是挑战,而是她对待人生最为忠实的态度。


曼哈顿六月的清晨,李忠梅安顿好孩子后,和往常一样,来到自己位于东城34街的美容水疗店。她的活泼开朗和昏沉的天气有着鲜明的对比。她干练地换上工作服,用很快的语速向我们介绍着自己的水疗店。“这个店已经开了7年了,” 她微笑着告诉我们,“在纽约做艺术蛮辛苦的,这算是我的副业吧,也能给我的艺术创作作为后补站。”

到美国十余年的李忠梅,早就被公认为最年轻的传奇舞蹈家,也曾多次登上纽约时报杂志。她的丈夫Richard Bernstein把李忠梅的舞蹈人生记录成书,名叫A Girl Named Faithful Plum(一个叫做忠梅的女孩)。而纽约百老汇也即将把此书编排为舞台剧,明年对外公演。
充满选择的人生
“我已经决定关闭这个spa店了。”李忠梅说,“很多时候人的生活就是在选择当中度过的,这个spa就是在我舞蹈生涯中的一个后补。因为现在的服务行业需要很多的精力来打点,如果它已经超出我自己的能力范围,就一定要割舍。”
 

李忠梅告诉我们,舞蹈于她而言永远是生活的首要要素,没有其他东西可以超过舞蹈在她生命中的重要性。“我先生写了这本名叫A Girl Named Faithful Plum的书,是记录我生长的经历,很幸运百老汇剧组把版权买走了。这是关于我自己的艺术和舞蹈。”她坚定地说:“现在又是一个选择阶段,我需要很决断地马上选择自己要走的路,如果现在的spa店成为了自己舞蹈事业的障碍,那么我会毫无顾虑地把它拿掉。”


李忠梅位于曼哈顿中城的美容水疗店



美容水疗店的一角



A Girl Named Faithful Plum(一个叫做忠梅的女孩)

 

李忠梅坐在spa店窗边的高脚凳上,始终保持着一名舞者的高雅坐姿。此时的她穿着店里的工作服,窗外的行人或许很难发现橱窗内坐着的是一名国际著名舞蹈家。但这也是因为不管生活赋予李忠梅什么角色,她都能将其演绎得淋漓尽致,真切地把生活用于创作,把人生活成了艺术而面对每一个充满选择的十字路口,她都能拥抱着对于“舞蹈”的初心,去做出忠于自己的选择。


站在纽约霓虹灯下的艺术家

与其说李忠梅是一名舞蹈家,我更愿意称她为艺术家。因为她不仅仅是在用肢体演绎舞蹈,更是利用对于生活的感悟在创造艺术,而舞蹈只是她对艺术的表现手法。李忠梅介绍完自己的spa店,换上了她表演时的孔雀服装,带领我们来到中央公园西南角的Columbus Circle,进行即兴的艺术创作。


《纽约时报》对于李忠梅的报道

 
“艺术家在美国生活是一件挺艰辛的事情,不像之前的我们,在国内都被宠坏了。”在出租车上,李忠梅依着车窗平淡地讲述着,“其实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很多艺术家想在纽约的霓虹中找到自己的脚印,这是很艰辛的,在实现过程中真要付出太多的心血。”
 

像讲述其他人的故事一般,李忠梅和我们分享了她刚刚来到纽约时的情景。“刚来纽约的时候,早上一起床就要去上芭蕾课,下午也是学校的舞蹈课,晚上要到剧场演出;第二天又到餐馆去工作,包括挂衣间等等的工作我都做过。”她云淡风轻地叙述着初出国门时的艰辛,转而莞尔一笑说:“不过一切都过来了,你看现在多好,原来连地铁公交都坐不起,现在我们都坐Taxi上了。”说完她爽朗地笑着,开心得像个孩子一般。


李忠梅在她的spa店门口即兴创作

 

纽约这个世界的十字路口,既是天堂,亦是地狱。纽约的霓虹灯并不是给每个人都带来温暖与繁华,站在霓虹灯下的纽约艺术家们,或许更能看到霓虹灯下的残酷与寒冷。对于艺术家而言,创作的灵感皆来自于生活,因为生活的现实能让他们对艺术有更深层的认识。生活成就创作,最后又通过艺术创作来反映最真实的社会。

属于李忠梅的舞蹈

我们一边聊着一边走进了中央公园,“在纽约那两年学习现代舞,确实给我太多的收获。”李忠梅在孔雀连衣裙外随性地披着一件黑色的夹克,“其实我所创作的舞蹈不仅仅是单纯古典或民族的,里面又融入了很多现代舞的动态,有很多西方的血液在里面,这是一种艺术层面上的自然的结合。”



在Columbus Circle起舞的李忠梅

                        

她脱去外衣,随意地舞动着双臂,在中央公园的绿色中显得如此和谐。她继续说:“舞蹈就是找到如何抒发自己内心的感情,对人生的觉悟,以及对美的享受。就算有着生活的压力,但在跳舞时的最后那一刹那,我是离开了这个世界的,那一瞬间不需要任何语言去形容,艺术总是共通的。”


当李忠梅沉浸在自己的舞蹈创作中时,我总是会把她的舞蹈和她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不管前程是灿烂还是平静,她总会选择忠诚于自己,忠于自己的创作初衷,遵循自己的舞蹈念想。不管舞台于何处,能挥动起双臂、迈开双脚的地方就是属于自己的舞台。纵使身处他乡,她也能似梅花一般淡淡地传递着自己的香味,暗香沁人、品格高贵。


李忠梅的即兴舞蹈创作





李忠梅在中央公园翩翩起舞


李忠梅80年代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习时,就被称为充满天赋的天生的舞蹈家,因为她能熟练掌握所有种类的舞蹈,以至于现在当你欣赏她身体的律动时,很难去判定舞蹈的具体类别。其实想来这也并不重要,或许这就是“李忠梅的舞蹈”,有着中国传统文化的骨架,流淌着西方现代舞的血液,更被赋予了源自生活的灵魂。





就是这样一类有血有肉的舞蹈艺术,将带着李忠梅的名字,继续在纽约的洪流中永远忠诚于自己;并像梅花一般凌寒独开、才气谯溢,真真切切地继续诠释她那传奇的舞蹈人生。





(转载请注明美国中文网)

微信号:美国中文网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美国中文网”

点击左下角查看更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