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吃瓜群众,别学英国人胡闹了!澳洲命运等你来投

<- 分享“墨尔本那些事儿”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7 墨尔本那些事儿


72日举行的联邦大选只剩最后一周,这次是自澳大利亚20年来首个“双解散”大选,导致这次大选备受瞩目。

如果你还在嘲笑作死的英国人,在公投后居然谷歌热搜“欧盟是什么?”那么你在澳洲大选前如果还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被掌握在谁手里,还不知道自己神圣的一票有多重要,那也是没Sei了!

一文带你看懂澳洲竞选那些事儿!


 

科普篇

澳大利亚议会由两院组成——众议院和参议院根据宪法,参众两院的权力是几乎相对等的,立法需要两院都准许才能通过。

 

澳大利亚众议院

众议院也称下院,众议院议员的任期最多为自到任起的三年,但是也可能因为提前选举或解散议会而缩减澳大利亚众议院目前总共有150个议席,每个选区通过强制投票的办法选出1名议员代表该选区。根据惯例,在下议院中能控制多数投票的人受总督之邀组建政府。实践中这意味着占众议院多数议席的党派或党派联盟的党魁成为总理,并能够使该党派在两院的其他被选举成员成为不同政府部门的负责人。预算案只能在下议院提出,因此只有在下议院拥有多数的党派能够支配预算

解散前的众议院结构


 澳大利亚参议院

参议院也称上院,参议院一共有76名议员:不考虑人口,每个州各选举产生12名参议员;两个自治领地(首都领地和北领地)各选出2名参议员。澳大利亚参议院拥有较大的权力,包括阻止众议院执政党立法的通过等。除非参议院在双重解散中被提前解散,通常参议员的任期为固定的六年,而双重解散后选出的其中一部分参议员的任期只有三年。选举制度使单一政党较难控制参议院,因此参议院及众议院容易出现不同调的情况。


解散前参议院的结构

 

双重解散

是澳大利亚联邦宪法授权下解决参众两院分歧的一种办法,即同时解散参议院及众议院所有议席,并全部改选所有议席,这个情况在1975年、1983年及1987年发生过。

参选党派

自由党/联盟党

参加联盟的各党有各自独立的党组织,但在选举和议会投票中长期稳定的联盟,所以常被当作一个政党讨论(联盟党),自由党是联盟中的主要党派尽管成立的时间晚于工党,但自由党参与联邦政府执政的时间更长。政治立场相对的属于右翼保守派。在经济问题上相对的保护主义,社会议题上倾向保守主义,为目前的执政党,预算案偏向于偿还目前的政府赤字。


工党

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的政党,政治立场为中间偏左,为澳洲两大政党之一。工党认为“政府在确保公平上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确保机会平等,消除无理的歧视,将财富,收入和地位更公平的分配。纲领的其他部分还指出工党支持平等,人权,劳工权力和民主。



绿党

绿党是澳大利亚的左翼激进环保主义政党,由东部的水利环保主义和西部的解除核武运动发展而来。澳大利亚绿党的政治理念是“社会公正”、“可持续发展”、“草根民主”和“非暴力”四项,是目前澳大利亚的第三大党。


三党对比

党派领袖


自由党领袖:谭保Malcolm Turnbull,62岁,悉尼大学文学学士和法学学士,牛津大学民法学士(即法学硕士)学位。2004年当选众议院议员至今已12年。童年家庭富裕,从政前曾当过记者,律师和企业家,是澳洲政坛最富有的人之一。虽然自由党政治倾向保守,但谭保是其中偏左人士,在节能减排气候变化,同性婚姻和堕胎等问题上持相对开放的态度。



工党领袖:薛顿Bill Shorten,49岁,莫纳什大学文学学士和法学学士,墨尔本大学工商管理硕士。2007年当选众议院议员至今已9年。受父亲影响从学生时代起一直在工会工作,2007年他在处理塔州的金矿坍塌事故中的突出表现引起公众关注。在工党内属温和派成员,政途顺利,受党内右翼保守派支持。



绿党领袖:迪纳塔莱Richard Di Natale,44岁,莫纳什大学医学学士,拉筹伯大学公共卫生和健康科学硕士,担任参议员只有短短四年,被期望带领绿党“转型”——从环境运动的积极分子转成保持平等主义和草根情怀、更具政治影响力、视野更广的角色。

>>>>

难民政策

自由党:保持现有的强硬边防政策,维持近海的难民羁留中心,阻止非法难民船登岸,至2018-19年人道主义接收人数增至18750。

 

工党:支持将非法船民羁留在近海的羁留中心或遣返,但希望进一步努力改善难民的生活现状和未来安置,至2025年人道主义接收人数增至27000。

 

绿党:难民接收人数增至每年5万;关闭区域处理中心,把难民接到澳洲来审理。


 

>>>>税收政策


自由党:目前中小企业首先获得税务减免至27.5%,所有企业的企业税10年后都将减至25%;对高收入人群和养老金税务优惠进行削减,打击跨国避税;支持现有负扣税和资本收益税规定。

(负扣税允许房产投资亏损着获得其他收入方面的税务减免,比如说个人收入资产收益税优惠的意思是,将投资的房产售出后所获得的利润,其中一半都不需要征税)

 

工党:仅支持给小企业减税,反对自由党政府的其他企业税削减计划;有意保持工党的“临时财政赤字征税”计划,向年收入高于18万的人群征税以修补财政状况;修补养老金税让富人获利的漏洞;负扣税减免将仅限于首次置业者,资本收益税优惠也减至原来的一半。

 

绿党:不支持对公司税率的任何削减;退休金征税额度随收入增长而逐渐增多——从年收入水平少于1万9401的人征收0税率,逐渐增至年收入18万1澳元以上征得的最高税率32%。



>>>>高等教育


自由党:把削减20%学生补贴计划推迟至2018年。暂时搁置艾伯特政府充满争议的取消大学学费控制政策,将对高等教育的收费计划进行更多的聆讯咨询;根据紧缺技能课程的优先程度,设定不同的贷款上限。

 

工党:反对取消大学学费控制;自2018年其每位学生的课程补贴提高2500澳元,2020年开始扩招2万名研究生,职业教育学生的贷款额上限设为8千/年。

 

绿党:反对解除大学学费管制,澳洲学生免费接受大学教育,增加公立大学每名学生的经费。

 

 

>>>>同性婚姻


自由党:举行全民公投,让民众决定同性婚姻是否合法化。

 

工党:承诺组阁政府后100之内直接在议会进行投票表决,将同性婚姻合法化。

 

绿党:立即在议会立法,支持同性婚姻。



>>>>国防


自由党:与法国设计商DCNS合作在阿德雷德建造12艘海军潜艇,使用澳洲钢铁,借此提高本地工业参与度。

 

工党:要求潜艇建造合同中规定70%为澳洲制造;军费在GDP中占比达到2%。


>>>>儿童看护


自由党:2018-19年度拨款29亿投入儿童看护,2019-20年再拨11亿;削减家庭在其他方面的开支,省出来的资金投入到为工作家庭提供儿童看护支持的项目中

 

工党:拨款30亿投入儿童看护;提高托儿补贴,每周每名儿童增加31澳元,每年7500澳元的托儿补贴上限提高至1万;针对中低收入家庭的托儿福利提高15%。

 

>>>>基础设施建设


自由党:鼓励基建融资部门与私营企业合作,从而减少政府投入,对资产私有化和投资基建工程项目的州进行奖励;支持主要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包括升级公共交通。

 

工党:建立100亿的“混凝土银行”融资极致,用于为基建项目融资。


>>>>财政赤字


自由党:预计在2021年实现小幅度财政盈余。

 

工党:提出710亿措施来优化财政状态,包括停止之前提出的大企业税务减免。

 

 

>>>>教育


自由党:计划再行投入11亿进行识字与计算机能力培养计划,并承诺另行投入1.18亿支持残疾学生;承诺将会支持头思念的冈斯基教育计划,并将在2018-20年间投入12亿澳元给学校,同时也专注于提高教室培训和改善课程设置。

(冈斯基计划始于2014年,是政府为保证所有学生在学校都享受到足够的,能保证学生个人发展,适合个人要求的教育资源而投入的一笔教育拨款)

 

工党:承诺将于2018-19年投入45亿全力支持时长6年的全期冈斯基教育计划,帮助弱势的学生,并在接下来的十年内继续在教育方面投资370亿。

 

绿党:全额资助冈斯基教育计划,并在2018-19年投资45亿经费。

 

>>>>全球变暖


自由党:拨款25亿节能减排,到2030年为止,将碳排放量减少到比2005年水平下降26-28%,清洁能源下降23%;反对工党引进碳排放交易计划,称会使用电成本增加。

(碳排放交易是一种奖励形式的经济诱因,鼓励私人企业致力减排,控制污染的经济工具和政府行政途径)

 

工党:承诺在澳洲引进碳排放交易计划,应用于电力领域和其他大排放领域,确保到2030为止所有用电均产自清洁能源;到2030年,将碳排放量减少到比2005年水平下降45%,清洁能源同样下降23%。

 

绿党:给碳定价,对煤炭出口进行征税,在十年内使澳洲温室气体排放消失,不再建设新的燃煤电站或煤矿。


>>>>外资


自由党:支持外资,但拒绝高姿态的外资收购,例如前段时间政府对中资财团并购S Kidman集团的数次否决。打击非法对外国人销售房产。

 

工党:支持外资。



>>>>医疗卫生


自由党:继艾伯特政府削减570亿医院拨款引发不满后,谭保政府在未来3年内重投29亿给健康方面;决定延续2013年由工党提出实施的医生返还款冻结政策;把国民保健系统(Medicare)报销涨幅冻结政策延长至2020年,以期此举能节省9.25亿资金。

 

工党:未来10年拨款120亿解冻自由党政府的医生返还款冻结政策,此举受医界人士欢迎。停止报销涨幅的冻结,从2017年1月开始恢复依照通货膨胀率的指数增加。

(医生返还款冻结政策:按照澳洲医疗原本的刷卡报销服务,病人不需要向医生直接付费,医生直接从医疗系统中报销,获得返还款。而政府冻结这部分返还款,会减少医生收入,他们因而会转向对患者收费,相当于间接把就医费用转移到患者身上。)

 

绿党:反对医生返还款冻结政策,以及反对延长冻结至2020年的决定。



>>>>家庭团聚


 工党:工党推出的新的父母长期探亲签证允许持有人在三年内多次往返。如果是一次性在澳住满三年,那也只要回国去四个星期便能重新申请此类签证,再在澳大利亚居住三年。这项签证的条件是必须事先在入境前购买私人医疗保险,并交$5000元押金。这个跟PR的区别在于,没有福利,没有医保,除此之外几乎可以长期待在澳洲了,以前的任意18个月最多住满12个月的限制将不再执行。


自由党:联盟党反应很快,不仅price match,还非要比你再优惠一点。推出的新的父母长期探亲签证允许持有人在五年内多次往返;申请父母旅游签证的移民父母需要证明他们持有澳大利亚私人医疗保险;根据规定显示,移民父母或担保人将必须缴纳一定数额的押金。


选情影响


上周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现在自由党和工党的支持率是50:50,竞争非常激烈。

根据澳洲赌博公司开出的赔率,目前来看自由党胜选连任的机会更大,而工党将成为本次大选的追赶者。具体到每个州府和地区,昆士兰州的选情将会对本次大选的结果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因为两大党在昆士兰州的选情最为胶着,选票最为接近。华人社区选票成最后关键,两党都在靠最后的时间拉拢华人和移民社区的选票。绿党的支持率在两位澳洲政坛主角面前较为落后,算是基本退出了本次竞选的最后角逐。

 

自由党政治立场:

难民政策强硬;

给中小企业减税;

给公共医疗拨款29亿;

坚持负扣税和资本收益税优惠等利于房产投资者的优惠政策;

减少工作家庭在儿童看护方面的负担;

收紧富人养老金减税优惠;

移民父母5年多次往返。

 

工党政治立场:

接下来十年教育投入370亿;

限制负扣税和资产所得税优惠;

节能减排投入多,力度大;

出台利好大学生的学费政策;

举行同性婚姻投票;

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大;

托儿补贴大手笔,给中低收入工作家庭减负;

加大海外技术工人来澳的签证费用及审核制度


解读:

虽然澳洲的政局政策相对稳健,但本次“双解散”大选仍然会对澳洲经济乃至澳元汇率产生一定影响。通过对比自由党和工党的政治立场,多数经济学家认为,自由党关于给中小企业减税,制造就业机会以及削减政府赤字等方面的政策更有利于澳洲经济长期的增长和稳定。而如果自由党/联盟党胜选连任,对澳元汇率也会成为一定利好,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升澳元汇率。


相反,如果工党胜选,根据工党周日自己宣布的财经计划,如果他们上台执政,4年里将会比联盟党要多花165亿澳元,4年后澳洲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将升高到1010亿澳元。市场对澳洲经济的前景会有更大的不确定性,并会对澳洲政府赤字产生更大担忧,这将会对澳元汇率起到打压的作用。


最后针对在华人圈掀起波澜的父母签证的提案,两派政党拉拢海外背景的选民(主要是印度裔和华裔)的意图非常明显。信为留学移民的Sean认为,如果两党承诺的3年、5年父母签证一旦实现会带来以下影响:首先,143的申请量会减少,因为不少申请143的年轻夫妇需要父母来帮忙照顾家庭,而一旦更省钱的3/5年访客签证实施,很多人为了经济会选择这条路。 第二,同时担保2个父母的付费移民会急剧减少,单人的143的比例会增加。主要的原因是申请了143付费父母移民后,5年内143的持有人不可以担保配偶移民, 目的是限制人们通过买一个移民,另一个配偶的方式来规避第二笔费用。可是一旦允许5年的访客签证连续居住的话,这一条为了避免人们走捷径避免付款的限制措施名存实亡,大部分人会选择担保父母其中一个做143,另一个做连续的访客签证,5年后再做夫妻团聚,这样可以规避其中一笔$43600的收费,并且除了medicare以外,又没有明显的劣势。这个新的漏洞移民局会不会有应对措施,让我们拭目以待。


马上7月2日就要到了,不管有没有选票,每一个澳洲华人都不是吃瓜群众,不要拿选票当儿戏,你准备好了吗?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