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研究:解放胸部的历史──审美观到底是文化还是天性?

2016-06-16 每日新西兰


提示上方每日新西兰关注我,你可以得到有关新西兰的第一手信息。


科学家证实了上述的说法,新西兰的威宁顿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的一个团队研究指出,男性真的对于巨乳有偏好。他们给36名受试者裸女图,并且在一旁偷偷用仪器侦测他们的眼球轨迹。有大约47.2%的男性会先注视乳房,却只有5.6%先看脸部。

 然而胸部也不是越大越好,研究者用绘图软件Photoshop将裸女的胸部放大与缩小各20%,虽然男性对于缩小20%的胸部显得兴趣缺缺,可是放大20%的胸部也没有让男人更为青睐。科学家指出真正影响男性喜好的关键,其实是女性的腰围/臀围比。后来他们除了用绘图软件修改胸部大小,也一并改了腰围。在比例固定的情况下,男性对于胸部大小的喜好并不明显。因此研究员推测,女性的腰围/臀围比是反映女性身体健康程度以及生育能力的指标,因此才会得到男性喜爱。

 腰臀比与胸部大小,对于男性吸引力的比较。简单来说,研究者认为男人喜欢胸部大,腰又细的。很可惜能够同时满足这两点的女性是不多的。

 民初的天乳运动

1927年的三八妇女节,中国武汉街头有一群女子赤身裸体走在街上,她们大声呼喊,「坚决反对束胸,束胸是最不人道主义的!束胸是一条毒蛇!它缠着我们妇女的肉体与灵魂!妇女同胞们,你们解了束胸没有?解了吧,男人没有束胸,我们为什么要束胸?」

 这是民国初年开始的一场天乳运动,就像是解放小脚的天足运动,以解放女性身体为号召。在当时的传统保守的社会,可谓惊世骇俗的行为。

 束胸是怎么回事呢?以专门接待外国元首与贵宾著名的上海锦江饭店,其负责人董竹君(1900-1997)在她的自传《我的一个世纪》里提到,父母因为家贫,要把董竹君卖到妓院,妓院的工作人员拿着紧胸白布背心,将她的胸部捆得紧紧的。那年是1913年,天乳运动尚未开始。

 束胸的办法有数种,上述的董竹君穿的是白布背心,有些人则是在旗袍内穿着小马甲,小马甲前面有一排钮扣,可以把胸部紧紧扣住。有钱人的小马甲用丝织品,平常人家就用布,称为束奶帕。

 天乳运动的主流想法,是认为束胸有碍健康,为了强国健种,故要求女性不得把胸部裹得紧紧的。朱家骅同时也认为中国妇女应当仿效欧美女子,以丰满隆起为美观。他甚至建议全国女子都该由政府下令禁止束胸。

 「妇女束胸实属一种恶习,不但有害个人卫生,且与种族优胜有损。亟应查禁,以重卫生」

 其实中国男人爱「太平公主」?

 所以中国妇女为什么束胸呢?在1920415的民国日报上,解释了束胸现象,缚乳这事,在娼妓、姨太太、小姐和女学生中间很流行,不过她们都是好新奇,加一个「新」字也不为过。

 束胸,其实就是为了新,也就是时尚。有个说法是当时流行女子男装的风气,为了让自己更像男性,所以加强了束胸的行为。此作法是为了彰显男女平等,消除男女之间的差异。然而我以为民初流行贫乳,更可能是受到中国传统男性审美观的影响。

 据说贫乳古称丁香乳,传统审美观认为女性就要「以女子身段轻巧娇小为贵,瘦腰病态为美」。广东甚至有句俗语,说「男人胸大为丞相,女人胸大泼妇娘」,大胸部可是会被嘲笑为村姑的。

 至于现代男人喜爱的丰满胸脯,说真的很难在古书里找到相关形容。我为了学术目的(真的啦!),遍查《金瓶梅》、《肉蒲团》、《株林野史》《浓情快史》、《载花船》、《蜃楼志》等有趣好玩的淫秽小说,对于胸部的形容不多,里头要嘛称胸部为酥胸,不然就是香乳。

总之,古代文人谈中国女性的美,有说樱桃小嘴的,也有称杨柳腰的,以及无法让现代人明白的三寸金莲之美(就是裹小脚啦),并无多少词汇在形容巨乳。

 因此我们应该能够推测,在汉文化底下,女人胸部必须是纤细小巧可爱的,硕大厚实的乳房不受欢迎。例如清代的朱彝尊(1629-1709)有诗云,「隐约兰胸,菽发初匀,脂凝暗香」,强调了少女乳房的可爱。

 只是,上述的故事仅发生在中国,台湾的历史记忆会有所不同吗?毕竟1920年代的天乳运动,关台湾什么事呢?当时台湾可是在日本帝国的统治之下啊。

 台湾妇女的胸前解放

1927年,正当中国的天乳运动如火如荼时,在日本帝国的新殖民地台湾,还没有什么女性非得穿内衣的概念。著名的华歌尔内衣公司,也要到1952年才在日本本土成立。

 在整个日治时期,台湾妇女承袭清帝国殖民统治时流传下来的习惯,最多就是穿肚兜,并没有小马甲与背心的发展过程。一开始女性内衣其实跟外衣并无二致,只是较为贴身而已。

 到了1930年代的台北,一度也流行中国上海的贴身旗袍,穿上去展现女性的身体曲线。那时也从日本传来西式内衣,然而这些内衣多半是上层女性在用,一般妇女还是维持旧样。《王榕生时装杂志》提到战后台湾女性审美观,亦是这么说的,

 民国三十四年之前,由于受战争的影响,社会的经济萧条凌乱,衣服不必再补贴,已经是幸运的事,女人讲究内衣根本谈不上。此外,因袭风俗习惯与传统的观念,还用布条将胸部缚紧,唯恐因胸部过于突出而被人讥笑。

 实践大学服装设计学系的施素筠教授曾经历经日治时期,她也表示了过去的审美观念,强调要把胸部压平,当时有胸围的人,人家说太野。太野它是说那种不正经女生才有穿那个,有线条的,那种是那个引人注意的那种职业的人,听起来很不好。所以那时候我们看到那洋人,就说:啊!那个番仔!就是野蛮,穿得那么贴身,很排斥。

 台湾女性胸部的解放,不若中国那么早,到了战后,于1970年以前,女性顶多穿连身内衣。大部分的台湾妇女,都不敢穿可以彻底展现胸型的内衣,只有酒店女子才敢穿。施素筠认为,传播媒体引进西式文化,可能影响了台湾的审美观念,她说:「渐渐玛丽莲梦露出来,就已有一点刺激,大家觉得胸大一点的话,相对的,腰看起来就会小了,所以三围的重要渐渐得来了。」

 而到了1970年代,正当美国妇女在燃烧胸罩,痛恨胸口的束缚时,台湾的新闻报纸上,出现许多文章呼吁女性应该穿胸罩,保持身段的美好。1970829的《联合报》,甚至还指责欧美妇女不穿胸罩,说她们:

 「其愚昧实在难以理喻。殊不知奶罩是女性必须的衣着。」

 世界变化得真快

新人入群请长按以下二维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