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 | 耶鲁与北大的差距在哪里?听中国留学生亲述

<- 分享“摆渡人教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8 摆渡人教育




耶鲁大学在美国历史悠久,同时也是世界一流的高等学府,在各个大学排名榜中一直名列前茅。北京大学是中国近代第一所国立大学,也是最早以“大学”身份而建立的学校,在国人心中同样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那么在中国留学生心中,耶鲁与北大的差距表现在哪里呢?


校园建设

耶鲁的房子都老得不像话

James Gamble Rogers在一个世纪前修的哥特式学院,过时得像欧洲中世纪的城堡,却仍立在那儿,一矗就是上百年。整个校园总是天蓝草绿,鸟语清新。优美的校园环境,造成了耶鲁学生娇生惯养的身体状况:去印度就腹泻,去拉美就痢疾,来北京就鼻塞鼻炎流鼻涕


北大校园是常修常新

我读本科的四年,隆隆的机器轰鸣声不绝于耳。刚进校门时,南门附近在拆,未名湖北在建;将要毕业时,理教在拆,未名湖北还在建;去年我回学校,南门搞定了,理教盖完了,西南门的宿舍又被推倒,而未名湖北还在建。。。


课堂规模

耶鲁的课堂都很小。
许多课的学生都不超过十人,每位学生都必须在课上发言。我上过的人数最少的课,只有一个学生。那是风晴日朗的一天,我迈进人类学系的小红楼,怀着旁听的心情坐进一间窗明几净的大教室。等到了上课时间,发现只有一个人进来——老师;老师发现只有一个学生——我。

老师和学我面相觑了一会儿。

老师:“这课,你选吧?”

我:“我。。。”

老师:“这课,你选吧!”

于是我就被迫选了——这门课是亚洲考古学。 这真是我这辈子上得最认真的一门课。诚然,那段时间我的学术口语有了奇迹般的突飞猛进。。。



北大的课堂规模较大。
我在北大上的四年课,基本上没有一门课出席人员少于四十人,考试时候经常上百人。这种五十到两百人一起上的课堂,有人跷课,有人睡觉,有人看小说,可以打游戏,可以背GRE,可以思考哲学,还可以男女朋友坐在一起。诚然这种上课方式,与中国的学生数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想要学有所获,学有所成,是需要多么大的自制力啊!

       

师生关系

耶鲁师生常邮件往来

就算你不发邮件,老师也会发许多许多邮件来骚扰你,多到你恨不得扔到回收箱里。邮件内容包括:下节课的阅读材料,要你思考的问题,可能的论文题目,课上提的学者八卦,学术冷笑话,最近学校的访客,无聊讲座,邀请你去他家吃感恩节火鸡,他要出差可能要麻烦你替他照顾他家的狗,还有最近他自己接受采访的剪报。。。给你发这么多邮件的老师,也许你会猜是负责学生工作的青年教师,可实际上,发邮件最多的那位老教授,已然七十岁高龄,在东亚圈子里相当有名气。可正是这样一位老师,时常我给她的邮件一按下发送键,就立即收到她的秒回——彷佛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开着邮箱,随时准备回学生邮件。作为声望已著的老教授,这实在平易近人。


北大老师很有师道威严
北大越有资历的老师越有威严。当然也有平易近人、缺乏威严的老师,非常认真地回复邮件;但总有老师从不回复邮件(也可能只是没回我的邮件)。不仅有不回邮件的,还有一下课,眼看学生过来问问题,却借故搪塞推辞的。。。通过不回邮件,不回答问题,让我感到很难跟高高在上的老师有什么实质性交流。

社团活动

耶鲁的社团乱作一团
传说骷髅会,以前的入会仪式之一,就是去坟场里挖人祖坟。什么舞狮协会,冥想协会,藏传佛教促进会,乱七八糟的兄弟会、姐妹会,还有反动分子天天画各版本国家领导人上厕所的漫画。东校门广场上每天都有一帮不好好读书只关心政治的学生,维护动物权益的,支持提高加州最低工资的,给学生会换届选举拉票的,传播基督教佛教喇嘛教的。。。


北大的社团井然有序
社团活动头头是道,井井有条。所有社团和言论都受到长辈们的关心与呵护。如果你一时冲动,想要大家签名帮你搞什么促进民主的西学社,团委就会找你喝茶谈话,帮助你回归“正轨”。。。

来源:豆瓣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