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被李安刷屏了?讲座精华全在这里,小编现场打字手指都快抽筋了

<- 分享“澳洲中文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7 澳洲中文台





早上七点,就有迷妹守在银星皇冠假日酒店门口。九点,数百人的队伍一路沿着楼梯排到三楼。300个座位的会场内,挤了600人,有人举着手机踮着脚,有人盘腿坐在前排地毯上。就为看一眼——李安大魔王!





【论坛主题】 

票房即将超美,成为“老大”还差几件事?

【主持人】

叶宁: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CEO 

【嘉  宾】

李安:著名导演

徐峥:著名导演、演员

于冬:博纳影业集团总裁

Jeff Robinov:Studio 8创始人、华纳兄弟前总裁

孙忠怀: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业CEO




李安精彩语录



我今年61岁,但摸摸良心,我还是一个小孩儿。我爸爸61岁的时候,好像什么都知道,但是好像他其实是唬人的。


我是一个老实人,扪心自问,个人点滴在心头,我诚恳,将心比心。我会成为我的电影。电影就是我的生活方式,与我共呼吸。


我经常和明星这样讲,如果他不太大牌,我就会这么讲。他只是借你的脸想他要想的东西,不要把你想的那么重要。


这个世界不是去做一个英雄,世界就变成迪士尼乐园了。我们要找到门路,你内中需要充实了,大家能了解共通的语言了,这时候你走出全世界是很自然的事情。晚熟没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我是36岁才开张,很晚熟的人。我现在回想起来,蛮感恩我是晚熟的人,是一个幼稚期比较长的。任何东西要感人、成立,本身有自然的力量。生长本身需要孕育的,年轻人要准许自己被孕育。我鼓励你们不要急功近切,这个花花世界很诱人,很多东西不是触手可及。医药那么发达,我们活那么长,急什么呢?


我是有一些天分的。原来不敢这么说,因为有点害羞。现在61岁了,也拍了几部电影,敢这么说了。


李安讲座现场

▽▽



台下是这样的:




讲座现场内容




叶宁:“我一直很惊叹于李安导演讲故事的能力,回到故事本身,对于中国电影你有什么建议呢?”


李安:“我也就知道怎么讲自己的故事,我不是行家不是制片人,也不是教书的,也不是故意谦虚,我平常不想故事这件事。”


李安:我是学戏剧出身的,在素材里怎么利用戏剧冲突,和我自身有关的我有感而发。就像我在《少年派》里讲的,故事是空的,但如果没有故事作为想象结构,本身世界没有意义。故事就是英文讲的三段式起承转合。以西方来说,转就多转几下,中间引人入胜。道理可以越辩越明,也能越变越模糊。


“我觉得故事是假象,不管什么样的旅程,最后你的心怎么带给观众看,这个是最重要的。我觉得故事好像工作,是一个技术。艺术艺术,毕竟还是术,人生找不到什么答案,一定要讲出所以然,在两个小时要很精彩,需要一个故事,我个人把它当做工作来做。心里有什么话,想怎么表达,想怎么触摸观众,怎么透过故事的假象在黑屋子里默默沟通,这个最真诚可贵。”


当天论坛的第二个话题是:“怎么支招年轻电影制作人,使他们少走弯路?”


李安对年轻电影人的期望是——不要长得太快!“我是36岁才开长的,是个比较晚熟的人,生长本身需要孕育⋯⋯”他鼓励年轻人不要急功近利、一蹴而就。他还开玩笑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急什么呢?”李安还透露他的儿子想成为一名演员,他则希望他不要着急,好好学好中文。


“我的意见是不要让他们长得太快,不要揠苗助长。成长是很自然的事情。在中国这是一个新兴行业,这是一个黄金时代的开始。年轻人怎么接棒,我是36岁才开张,很晚熟的人。我现在回想起来,蛮感恩我是晚熟的人,是一个幼稚期比较长的。任何东西要感人、成立,本身有自然的力量。生长本身需要孕育的,年轻人要准许自己被孕育。我鼓励你们不要急功近切,这个花花世界很诱人,很多东西不是触手可及。医药那么发达,我们活那么长,急什么呢?我现在61岁,我看我爸爸61岁的时候像神一样什么都知道,我摸摸良心我还是小孩,他也是唬人的。我儿子要做演员,我和他说日子长的是,你先学好中文不要急。”


“现在市场好,大家争相出风头,做生意很容易给人家印象抢钱。对于幼苗工业会揠苗助长,可能会泡沫化、明星化,电影资源不平均,大家抢明星。过去香港、台湾都经过这个路子,大家不要重蹈覆辙。要珍惜黄金机会,要千万把握住,不要像港台走到恶性巡回,抢明星抢题材恶性跟风,但是观众品味欣赏素质、整个文化的强度、厚度(没有提升)。“


李安:希望大家好好把握这个“黄金时代”,走到一个良性循环,为未来好好筑基。一席话出,场内响起了掌声。


他还谈到了美国电影工业,“我们现在说超越美国票房,我们人多嘛当然可以超越。我看美国片长大,是很崇拜的,他们流行文化非常强大的,这个力道是什么我们要琢磨出来。我们都是成年人,但要假装是年轻人,给自己鼓励。好莱坞作业方式确实有值得学习的地方,虽然有时候觉得他们僵化,像满清末年的政府,我做国片要扒三层皮,什么都要下去做。但做好莱坞片子,任何细节都在学习,哪怕混音的人都有很多故事在后面。电影本身很扎实的。我拜托大家好好把握黄金时代,年轻人不要浮躁,学好基本功,也不要看不起技术,技术为人服务。电影是一个整体、自然、健康、多样性的发展。电影起伏,能延续,不要一下子泡沫化。编剧,故事处理、对表演,每一个细节都要浸淫在里面,当然里面有政策,这些我不讲了……”


李安:现在有个“超英赶美”的目标在前面,没有了上海菜的细火慢炖,就变成速食面。往长远想,中国文化比美国文化悠久很多,东方民族有自己的情怀和表达方式,但还没有变成世界语言。不要用掠夺市场去思考,而是去想可以提供给世界什么。


李安说,“这个世界不是去做一个英雄,世界就变成迪士尼乐园了。我们要找到门路,你内中需要充实了,大家能了解共通的语言了,这时候你走出全世界是很自然的事情。晚熟没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其实我讲的是一个慢速成长,感觉像在唱反调。每个人成长是自然的,你突然有一个超英赶美的目标在前面,好像速食面。说不好听点,就是回收,看到现成的东西用中国讲故事讲出来。”


“你是新兴你必须学习,你需要改善,至少得做的一样强。现在正在热头上当然是好事,但更重要的是,美国人老是领导话语权,一套话反反复复讲也很烦。看美国编剧书,来来回回也是一套,短期内会成长,但长期来看,中国文化悠久很多。术业、手法先赶上去这是基本功,但最重要,我觉得中国文化不管两岸三地都有断层现象,到了我这一代有责任连接起来。”


“我们东方文化的逻辑还没有变成普世世界语言,只有建立起来,不要用掠夺市场的观念去做,而是给世界提供什么。人家买票进来不是看你表演,是看自己脑子里的世界。我经常和明星这样讲,如果他不太大牌,我就会这么讲。他只是借你的脸想他要想的东西,不要把你想的那么重要。你做你该做的反应,观众自己会想象。你越少,给观众想象空间越多,你是为人民服务,不要觉得大家都崇拜我。做到这一点,我觉得电影活路很多。这和天人合一思想符合,本来就不是强调人定胜天的思想。”


“我今年61岁,但摸摸良心,我还是一个小孩儿。我爸爸61岁的时候,好像什么都知道,但是好像他其实是唬人的。”


中国电影要避免的陷阱:抢钱、跟风。


李安认为,中国电影第一个要规避的陷阱就是“抢钱陷阱”,这就导致很多人不断制造重复的东西,他回忆道:观众会审美疲劳的,我拍《卧虎藏龙》时,动作指导袁和平每天晚上吃两片安眠药的,他每天想着创新。一个人就两条胳膊两条腿,能打出什么不同?但他一直很坚持。如果观众看腻了会疲乏,他干脆就可以不去看电影了。所以特殊性很重要。


李安说,“市场好,我不是负面的说铜臭味,但的确很容易变成负面的、疲乏的状态。如果他连电影都不想看了,我们就自食其果。”


李安还提到,“抢明星,抢到了市场定了,你心里安定了,交货就行不管好坏了。这也是一个陷阱,下面工资分配不均,你没有足够的钱把片子制作好,其实台湾最早发生这个情形,后来台湾世道下去了,把香港也搅乱了。香港业界拉紧手要自救,不要被台湾人搞下去结果……他们现在都来这边了,自救啊,不要被我们搞坏了。此风不可长。”


电影跟MV不一样,电影两个小时,观众就是在看自己。


把电影炒热是好事,但我们心里要有数,最后观众看的是打动他们的品质。人不是看MTV,他看两个钟头看的是自己。一定要有和情感、思绪、情怀有关系的东西。有炫耀的科技没关系,只要讲到人心坎里就会得到回应。


如今网剧的明星阵容很强,那么这是暂时不得不做的策略吗?如何去跨越陷阱?


面对这个颇为尖锐的问题,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业CEO孙忠怀表示:“现在我听到一些惊为天人的名字也要拍网剧了,没有贬低网剧的意思,现在中国网剧制作水准在提高,因为剧的市场特殊性,似乎投资风险要低过电影。很多时候发行人员搞定某些人,生意是稳赚的,这是一个倒退的逻辑,先搞定需求方,一直到最后才落实到多少成本。”


李安:“我也为大牌明星说句公道话,真的有上相这回事。老天真不公平,有些人你看到他在影像上你就开始想象,有些人你演死也没用。所谓主持也靠赏饭吃。我看了很多努力上进拍出来没人看。电影也是凝聚人气的事情,不要为了就业者来讲而忽略应该做的努力,很多时候大家需要他们,水涨船高把创作本性误导了。我刚才是这个意思。我自己也用大牌明星。”


李安:我知道大多数大牌演员也想演好戏。他一年可以拍好几部,所以可以分开拍自己的事业规划,有时候赚钱赚人气,有时候做艺术经营,这很普遍,也不用担心。大多数电影明星想演好戏,他们会降价演出。



自由提问环节



1、这是上海电影节最火的一场论坛,大家都想来听听李安怎么说。我把问题抛回给你,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听到你的答案?


李安:我不是大家肚子里的蛔虫,我不晓得,我也是蛮通俗的人。我不晓得为什么,我尽量做我想做的事情。唯一准则是做我心里最重要的事情。有时候我懂别人不懂,这样不行。如果想象别人爱听什么你常常会猜错。如果自己诚恳,大家不欣赏你也很踏实。我命挺好的,我可以做我最想做的事情。有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大家就嘲他。


当然我也有一点天分。我过去比较害羞,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我也不害羞了。你需要长期与观众实验找到共鸣,不然也没什么意义。我的天性敏感、温柔,我的片子里如果讲句粗话大家就要皱眉头。所以这一点要有自知之明。


2、女观众:“李安导演,我喜欢你十年了,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


李安:我拍了25年了,我继续努力。


女观众:说到中西方拍片有什么不同,你曾经说过,在中国拍片就像做皇帝,在西方拍片就像做总统,拍《色戒》像剥了三层皮。那你觉得在中国拍戏最难的是什么?

李安:过去我觉得是机制不成熟,现在不会这样了。我拍《色戒》离《卧虎藏龙》7年,已经很不一样,现在我相信跟美国不会差多少。


聊到中国电影的机制,李安表示,过去觉得中国电影不成熟,机制能否顺利运转需要时间。现在不会这样,我拍《色,戒》时已经非常不一样。我说扒几层皮,是因为在这边做皇帝以权力感来讲是好的,但是对于创作人来说是很吃力的。


3、对于无法兼顾技术与艺术的创作者,你怎么看?


李安:也没有好的建议,自求多福吧。我能兼顾是因为和个人机遇、兴趣有关。我倒现在不会用电脑,但我用的是最先进的电影的事情。我对影像东西有好奇心,我耳聪目明。我对技术就像徐峥对票房一样不太懂,我们都很无辜的对不对?”徐峥说:“票房方面我稍微懂一点。


4、在电影里怎么处理东西方文化的碰撞和冲突?


李安:我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东方文化中成长出来的人,到了美国我发现我的天分在西方的戏剧冲突性上,所以东西方冲击在我身上发生。我不会为了中西方交流而拍片,我本来就信手拈来。


李安:票房的好坏人算不如天算,再精明的人也算不到。然后转头对徐峥说:这话是对你说的 。


李安:我是一个老实人,扪心自问,个人点滴在心头,我诚恳,将心比心。我会成为我的电影。电影就是我的生活,与我共呼吸。


李安总结:


很不好意思我就这样讲了,因为我觉得大家听得好像非常殷切。中国市场在上升,钱很多在这边,最重要大家有电影梦。我跑世界很多地方,大家讲电影看电影没有中国这里求知欲这么强。这是非常可贵的。中国虽然是一个古老的国家,也是一个新的国家,有很多朝气,而且这个人群很广大,我还是非常看好,我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把根扎好。中国故事非常动人有很多可以贡献给世界。大家加油!


全场掌声雷鸣。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