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大人的耳朵 | 国产影视剧就不能重视下口音塑造?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2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主笔 / 骚大人



电视剧《好先生》快播完了,这部剧制作不错、配乐也很好,但在角色口音的塑造上,它没太注意,这是败笔。


对,这期“骚耳”我们不谈音乐,我们来谈谈影视剧的口音塑造。


对于《好先生》的不满主要集中在演员的口音上,举个例子,彭佳禾吼陆远时这么说:“哎你嘛呢,嘛呢?”关晓彤是北京籍的演员,据我对北京方言的有限了解,这正是京腔的特征,就算不是,也不会是剧中设定的,一个原籍上海、在美国西雅图成长的孩子的口音。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彭佳禾在美国时生活在唐人街,而他身边都是一群北京过去的孩子,当然,这种可能性不大,即便彭佳禾这关解释通了,她住在上海的奶奶又暴露了:这位住在弄堂里的老上海,不光一口京腔,还特爱拿饺子招待人。这说起来实在不能忍,你好歹炸个春卷、煮个酒酿元宵啊,语言、食物,两种镌刻着人类基因密码的文化载体,在这儿竟然都混沌了。


这绝不是说北京方言和饺子不好,关晓彤在电视剧《一仆二主》中的角色一口京片子,可因为故事发生地设定为北京,就显得特别对,特别可爱。




近年来的国产剧似乎一直都不怎么注重口音的塑造,而在我们构建衡量一部电视剧优秀与否的标准时,也往往忽略口音塑造的重要性,所以才会出现主要反应地域差异矛盾的电视剧《双城生活》中,京籍演员涂松岩演一个上海人,上海演员马伊琍演北京大妞,然而两位演员口音塑造的能力又偏偏没那么强,结果真是怎么听怎么别扭。当然,偶有几部剧,也会注意到语言的地域性差异,但所用的方式也较为浅显,比如表现上海男性时,只有两个手段——肯定句:“好的呀!”、疑问句:“好不啦?”仅此而已。


就这,也已经算是有了口音塑造的自觉意识,值得鼓励。


口音塑造很重要吗?也许有人并不觉得,但事情通常是这样发展的,对于一个对于口音并不敏感的观众而言,当一部影视剧缺乏口音塑造时,他也许不觉得坏,但当一部影视剧注重了口音塑造,他一定会觉得好。




以赵薇在《亲爱的》中的表现为例,我一向认为赵薇是个与“演技”二字无缘的演员,但她凭借这部电影拿到影后并不牵强,这一方面源自赵薇甘于自毁形象,另外,很大的层面要归功于赵薇的全方言表演。角色原型是苏北人,赵薇曾动过学用当地方言的念头,但权衡之后放弃了,转用家乡芜湖方言,这两种方言不能说像,但至少同属江淮语系,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方言的使用,让赵薇找到了更直接的带入情绪、将表演痕迹化零的方式,这很难用理论去解释清楚,也许源自表演上的放松,也许源自家乡话勾起了赵薇幼年作为普通人时的所见所听,也许是让她与原型建立了某种精神层面的联系和共鸣,于是,这个角色成就了赵薇从影以来的最佳。


和《好先生》同期播出的电视剧《女不强大天不容》中,也有口音塑造的正面案例,这部剧的故事发生“江城”,事实上是以合肥为背景(尽管实拍地为青岛),剧中某场卧底暗访的戏,海清就用到了南京话,与合肥话略有类似,这种做法虽不严谨,但对于电视剧这种“快消品”来说,是一种解决燃眉之急的好办法,即便失去了南京、合肥两地观众的心,至少还能让全国其他地区、对口音敏感的观众表示满意。而没有方言优势的东北人张译,则用了另一种方式,他在说台词时屏蔽了北方方言中的儿化音,着重体现了具有南方方言特点的平舌音和前鼻韵。


其实,塑造了南方口音的特点,对于一部电视剧来说,已经足够优秀了。


还有一个正面的例子,例如正午阳光团队的作品也大多具备口音塑造的意识,以现代题材《欢乐颂》为例,故事发生在上海,邱莹莹是盐城人、樊胜美是南通人,演员杨紫和樊胜美尽管并未贴近南方口音,但也都做到了不含京腔,曲筱绡虽台词中有北方方言“口松”的特点,但也没有明显的京腔,都算做到了合格。而该团队最擅长的《伪装者》、《北平无战事》这类民国剧,演员口音有民国时期“国语”的特点,鲜有的一部古装剧《琅琊榜》,也基本做到了古腔古韵,除了蔺晨的配音略跳戏,其他基本毛病不大。




但再看其他国产剧,以时装剧为重灾区,其中大量作品为了画面的时尚感前往沪广深拍摄,但主要角色依然顶着一口京腔。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可以这样解释。目前能在电视剧中出演有头有脸角色的演员,多出自北电、中戏、军艺、传媒大学等北京高校的表演系,除上戏之外,国内演员的主要“产地”还是北京,来自五湖四海的他们,受到着北京口音的熏陶、以能够迅速学会一口京片子为荣,加之演员自我修养太浅,也就导致了国内的演艺版图,口音一片混乱的怪象。


在这里大谈影视剧的口音塑造,并非信口雌黄,即便拿到国际影视圈,这也是一项基本准则。


比如《权力的游戏》,小说原著作者乔治·RR·马丁就要求主要演员为英籍,就连饰演小恶魔的美籍演员,也在努力靠近英式发音。关于英式口音的运用,好莱坞影视人在制作奇幻题材时基本遵循这样的逻辑:首先,奇幻题材故事背景多源自英国中世纪的历史,《权游》的故事灵感就源自英国的玫瑰战争。其次,英式口音更为古朴、也更适合营造异乡感。不光《权游》这类年代、地理架空,但作者创造的七国基本由英伦三岛发展而来的背景设置,即便《角斗士》这类以古罗马为背景的题材,演员同样统一采用英式口音,这也正是为了古朴、异乡感的塑造。再次,就算不用英式口音,也轮不到美国口音,美国那两百多年的历史,回到南北战争时期,美式口音都不是主流。



更别说《哈利波特》系列了,原著作者J·K·罗琳是英国人,故事背景也发生在英国,她自然要坚持主要演员来自英国、说英国话。


还有一些更加极致的例子,比如汤姆·汉克斯在《阿甘正传》中对美国南方口音的模仿,罗伯特·德尼罗在《教父2》中对刚到美国时的柯里昂浓重意式英语的塑造,凯文·史派西在《纸牌屋》中塑造的安德伍德将“wh”音发成“h”,甚至动画片《疯狂动物称》中所用到的黑人英语、西班牙式英语、纽约腔、伦敦腔,等等等等,你就能明白,口音的塑造是多么多么的重要。


所以,尽管国民女儿关晓彤专业考了第一名,但等到进了大学,还是得虚心学习、多多拉片才是啊。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好先生 》最新剧集,陆远(孙红雷饰)与新欢旧爱剪不断理还乱。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