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生利用过四个女人,如今是闻名上市公司老总,身价数亿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2 内涵段子


     /吃吃 编辑/泉火 拍摄/罗婷 

 

    他,混混一个,其实初中的时候,成绩还不错,就算整天不看书就跟着一群狐朋狗友玩,成绩在班上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但是高中的时候就不行了,成绩直线下滑,而就是不喜欢看书,把书一翻开我就头疼,娘一直劝,可也没有办法。


  直到零零年高考的的时候,很显然的落榜了,娘还是不放弃,想让复读一年。整天在耳边唠叨。


家的情况也很糟糕,读书还要靠借钱,这就让他更不想读了。


娘说不想在白云村这个山旮旯里挨一辈子,就和她说要出去打工,怎么说也不可能在这里种一辈子的地。

 

  可是靠这么点的文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打工该做些什么。


  正好和娘闹开了的那天,邻居跑江湖的桂花姐恰好经过家门口,见我娘俩僵持着,赶紧过来打圆场,跟娘说,孩子已经这么大了,懂得想事情了,出去打工也是好事。


  刚开始还遭到极力反对,后来桂花姐说,她同江城金域公司的老总很熟,推荐当个保安去。


娘开始犹豫了。


  晚上,桂花姐又同娘说了一通宵,他母亲终于被说服了,同意放出去打工。这个时候,他开始了自己自己在大城市里拼搏,当我们的记者找到他时,他已坐拥美女金钱,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这一辈子对不起四个女人,但是,你们一定要听我说完:


离开农村那天,一大早,我就特别兴奋的背着娘给我收拾的简单背包离开住了二十年的家。


从小到大就没进过城的我,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我忍不住心里的兴奋,一路朝村口跑。


  娘一直没有出来送我,我知道她还在生我的气,我再不争气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舍不得我离开也是很正常的。


  十五年前,因一场变故,爹撒手离去,是娘拼死拼活送我读完了高中。


  现在,大学没考上,二十岁的男子汉,不能再吃白食了,白云村地里刨不出那么多食,要想让娘过上好日子,要想能娶个媳妇成个家,就只能出去打工。


  虽说,我一心向往着外面的花花世界,可真的到了离开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的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自家在村子里是最破烂的那栋茅屋子,暗暗发誓一定要混出个名堂来,好好报答娘。


  我走到村口见到了一直等着我的桂花姐。


  我们上了出村的车,颠簸的客班车带着我这个愣头愣脑啥也不懂的土包子驶往了陌生的城市江城。


  花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江城。


  九月的江城,已经很热了,坐在车上的我早就已经汗湿了前胸和后背。


  下车后,我嚼着槟榔,在街上走的很吃力,尽管头上戴着一顶歪斜的鸭舌帽,可还是挡不住刺眼而毒辣的阳光,我不得不眯起了眼睛。


身旁的桂花姐,打着一把太阳伞,热得皱着秀眉,不停的用一只手扇着风。

  槟榔嚼完了,我一运气,的一声,把残渣吐进了两米开外的一个垃圾箱里。


  桂花姐见我吐得这么准,笑道:伟伢子,武功不错啊。


  我笑道:这不叫武功,叫气功。


  什么气功啊,是嘴巴功,吹牛功吧。


  不信啊,咱俩比试比试,看你能吐的有我这么远吗?


  天这么热,你倒还有心情!桂花姐咯咯咯笑了,再说,你是壮小伙,我是弱女子,怎么比啊,就算你比赢了,光荣吗!


  我没话说了,怎么说我都是个男人,哪能能说出这样有损男人尊严的话来?顿时觉得脸上无光的我,只好低着头,继续走着。


  桂花姐从包里拿出两包饼干递给我说:饿了吧?快吃了,别把你那宝书弄丢了啊。


  不会的,这是我的命根子。我一手拿着饼干吃着,另一只手紧抱着挂在脖子下面的书包,这样,里面的东西就不会丢了。


  书包里有爷爷传给我的按摩古书,爷爷在临死前,只跟我说了一件事情,就是要好好保管这本祖上传下来的按摩古书,要把里面说的内容都要熟背烂透。


  我还想着,就一本书,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爷爷为什么要特别交代呢。后来我看完了十页,就感觉到一股气在我腹部攒动,我就知道了,这书是个宝贝!

 

  想着,抱着书包的手就更紧了。

 

  桂花姐领着我来到了江城繁华地段,我放眼看去,到处都是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婀娜多姿地走着,像来来往往的车辆在穿梭一样。


  我只到过县城清水镇,从来没有见到过江市这么大的城市,只觉得眼花缭乱、头晕目眩。


  我暗中鼓励自己把头颅拼命地抬高一些,我看到过一本杂志上有这么一句话,目光高的是欣赏,低的是不正派。


  看着富丽堂皇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还有价值万金形态各异的轿车,我心里除了新奇就是羡慕。


  前面是一幢大楼,我抬头一看,赫然写着金域公司四个大字。


  金域公司是本市赫赫有名的大企业,大厦前面是一个宽大的庭院,对着庭院是雄伟的大门,门前铺着红地毯。


  大城市里果然不一样,我尽量装得深沉和镇定,不给桂花姐丢脸,可是,最后就连自己都觉得装得很失败。


  一抬头,看见两个美女从另一个方向走过来,同我俩越走越近。


  前面那个女人中等身材,三十来岁,穿着高档,一头卷发。后面那个高挑苗条,十分秀气,应该是十八、九岁,两人左顾右盼的,在不紧不慢地走着,很是悠闲。


  待她们走近了,我仔细一看,前面那女人珠光宝气的,漂亮的脸上眉毛间有颗痣。我不禁捂了捂自己眉毛间的痣,还好,比她的小一点。


三十来岁的女人一边走一边甩着小背包包玩,走近我时,突然将包包用力往后背甩去,结果背包从旁边朝我甩了过来,一下子砸在了我的眼睛上。

  哎哟!我痛得捂着眼睛蹲在地上,痛的眼泪都出来了。


  桂花姐一看这情形,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对那女人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是砸伤了我兄弟的眼睛,怎么办?


  那女人赶紧蹲下来:啊,怎么样,没大问题吧?


  你大爷的,不就是看了你一眼吗?至于这样报复我?


  但是我嘴上还是客气的说:没问题。我毕竟是第一次进城,能少惹事就少惹事。


  那女人捧着我的脸,仔细看了看我的眼睛:还好,没有砸瞎。

 

  这个女人的手真嫩啊,软软的,柔柔的,白的都能捏出水来。


  那女人的话气得桂花姐的眉毛高高的挑了起来,一声冷哼从她鼻子里发出:你这是说什么话?无缘无故砸了人,你不道歉还敢咒人!


  道歉是虚礼,有屁用!那女人斜了桂花姐一眼,既没有生气,也不歉意,反而看着我说,帅哥,赔你五百块,好不好?


  我使劲眨了眨被砸的眼睛,除了有点痛以外也没什么事,就站起来说:算了,不要你赔钱。


  砸痛了你,钱是肯定要陪的!那女人回头对那女孩说,小翠,给帅哥五百块。


  小翠皱着眉说:梅总,要赔这么多吗?


  说实话,我也觉得是多了点,不就是被砸了一下嘛,又没破皮也没损伤,真要赔起来,五十块就足够了。


  那梅总有点恼了:怎么这么啰嗦啊。


  小翠马上就不敢再说话,掏出了五张红色的大钞。


  一见到钱,眉毛高挑,满脸不爽的桂花姐顿时喜笑颜开,主动的替我收了起来。


  等那两个美女一走,桂花姐笑着说:伟伢子,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次出来会走两个运,财运和桃花运。


  我一脸的茫然:为什么?


  桂花姐摇了摇手中的五张大钞:你看,还没上班你就得了钱,还有美女主动搭讪你。


  主动?不会吧?我不是被砸了吗?要是没有被砸到,也就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你没看出来吗?那女人是故意甩你的。


  为什么?我还真是听不懂了。


  因为你是帅哥,她用这样的方式戏弄你呗。桂花街笑的那叫一个老奸巨猾。


  看我的心里毛毛的,大热天的冷汗直冒。


  喏,把钱收好,这可是你进城后赚的第一笔钱。桂花姐将手里的红钞全部放进了我的手里。


  我看着这么多钱,心里高兴的像是烧开了的水。


  一直以来我都是个穷学生,娘每次给我也就几块钱的零花钱,自己也没赚过钱,突然有了这么多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了。


  对上桂花姐那双笑盈盈的眼睛,我马上拿出一张红钞给了她:桂花姐,这是谢谢你的,要不是你出面,我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钱。


  桂花姐也不客气,拿过了钱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伟伢子还算有点眼力劲,姐没白带你出来,以后有事就找姐了。


  好好,谢谢桂花姐。


  跟着桂花姐走进金域公司,来到服务台前。


  桂花姐打通了总经理的电话,说人已经带到。


  总经理说现在很忙,不能来,一切事情让叶佳慧处理。


  桂花姐把手机递给值班的叶佳慧,叶佳慧点点头,就拿出一张表让我填。


  填表的时候,我发现那些女服务员的眼光一个二个的都看着我,看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有的还在窃窃私语:好帅啊!


  简直是明星!


  我不是第一次被这样说,但是这是在大城市里,我还这么受欢迎,说不开心是不可能的。


  低着头把表填了。


  舒了一口气,递给叶佳慧,麻烦了。


  没事,你来了,估计公司有的闹了。她冲着我神秘一笑。


  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后,我变得有些尴尬。


  哈哈,不说了,你这表我会拿去审核,不过不用担心,既然是总经理亲自说要的人,审核也就是一个形式,你就在家等着好消息吧。


  好,谢谢。


  之后我就被桂花姐带到了一个临时的出租屋里,才十平米的样子,勉强才能住个人。


  伟伢子啊,姐算是帮到底了哈,以后要是发达了,可别忘了我呦。说完,还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当然


  那好,姐就先走了,回去给你娘带个信。


  桂花姐走了后,我一个人坐在床上,还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干就把我的宝贵古书拿出来看了。


  后面的两天,我只会在饭点的时候出去,还不敢走远,这人生地不熟的。


  叶佳慧那边的消息很快就有了。


  通知我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


  我第一天上班,很重视,选了一套我最干净整洁的衣服,再三确认没有很失态,这才出门。


  根据之前的记忆,一路通畅的到了公司。


  一进来,叶佳慧就看见了我,带着一个大汉走到我面前。


  凌伟,来,这是大强,他带你去你的岗位。


  好的。


  大强,人如其名,看起来,强壮的不止一点两点,穿着个小背心,也完全挡不住他凸起的八块腹肌。


  我讪讪的跟在他的身后。


  小子,你长得这模样,等下你要小心了。


  啊?怎么这样问?难道当个保安还不能长这么帅?


  等下你就知道了。


  我撇撇嘴没有回话。但是没过一会,我就明白了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被带到了公司前面的庭院,不少的保安都在一处闲散的谈话,我一过来,所有人停止了声音,朝着我看过来。


  啧啧,前两天就听说有人要过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原来就是个小白脸啊。


  就是,看这穷酸样,泛白的衣服,是不是都穿好几年了啊?哈哈,这裤子还破了一个洞,笑死我了。


  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已经是我最好的衣服了,不过,在看看他们,每一个都是正经的西装,就算是痞子脸,这么一穿,还到是人模狗样。


  不说话?吓傻了?你不会是被公司的哪个高层包养了吧?要不然怎么可能进得了这金域公司。


  你!我狠狠的盯着他,要不是想着娘说,尽量别再外面惹矛盾,我早就动手了。


  深呼出一口气,一记刀眼过去,至少你想要爬上高层的床,还没有这个资格。


  他脸色微变,好小子,找死。拳头直接对着的脑门就打了过来。


  这时候还忍什么忍,在忍下去就要被打的满地找牙了。


  我侧身闪过他的拳头,顺势一脚踢向他的小腿。


  轰~,他没有任何防备的就倒下了,抱着小腿呼呼直叫,啊啊啊!痛死爷了。眼睛像是要瞪出来一样,一咬牙竟是又朝着我扑了过来。


  来不及我多想,那人已经快要抓到我的大腿,我脚微微一提,一脚踩在了他的脑袋上,一个鞋印立马就在他脸上显现。


  另外有个人看不下去了,敢动我们兄弟,你今天别想回去了。


  他抓起手边的铁棍就要对我砸下来。


  要是被砸中,头破血流都算是轻的,少也得住院几个月。


  我一发狠,用力一拉,铁棍就落入我的手中,想也没想的踹上了他的肚子,


  啊!


  力度控制的很好,不会出大问题,痛个一天也就差不多了。


  草,抓住他,狠狠的揍。那人的脸极其扭曲,蹲着捂着肚子。


  其他人相互看了眼,如黑塔一般压了过来。


  算算大概有十七八人。


  我还没见过这样明目张胆欺负人的,顿时一肚子火,在他们还没全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冲进他们群里。


  人多,各个力气也很大,可他们有个弱点,太慢了。


  我看准他们要攻击的间隙,先对他们下手。


  很快,就倒下去了三四个人。


  可接下来,他们应该是知道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开始谨慎了。


  每个人都后退两步,跟我之间隔了一定的距离,就算我突然攻击,也不一定能得手。


  小兔崽子,还真有一手,伤了我们那么多弟兄,你今天别想走出去了。


  他嘴上是这么说的,却是没有再往前了。


  我嘲讽说道,你就只会说说而已吗?


  凑,我就不信打不死你。


  也是一拳头甩过来,我不屑刚要举起手,身后忽然来了一脚。


  我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脊梁骨麻了,想直起腰都有些吃力了。


  也是这一瞬间,那个大汉的拳头揍了过来,重重的打在了我的右脸,一颗牙飞了出来。


  在村子里的时候,我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我弯着腰,右手支撑在膝盖上,左手擦了下嘴角,微微抬起头,握紧拳头,一发力,朝着刚刚揍我脸的那人,用上了他两倍的力度打上去。


  瞬间他就飞出了几米远。


  剩下的人满脸震惊,都后退了几步。


  我眯着眼睛看过去,闪身以我最快的速度,在他们间游走,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一拳就是就能倒下一个,还没几分钟,剩下的十几人全部倒下。


  剩下一脸震惊在一旁看着的大强。


  卧槽,你小子深藏不露啊!


  我深呼出一口气,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这一扯,就碰到了我的伤口,~”~还是太弱了,要是我再强一点,刚刚的偷袭就能躲过去了。


  你没事吧。


  没,就是有点渴。


  你等会,我去给你打水。


  还没等我说谢谢,他就转过了身去。


  大小姐?一声惊呼从大强嘴里发出。


  什么大小姐?不会是这个公司的大小姐吧,我打了他们公司这么多人,会不会解雇我...


  到时候被逼回村子,要怎么给娘交代,我这才来公司第一天就被解雇了,娘一定很失望,而且还会让我去复读的。


  我忐忑的看向门口,看清来人的时候,我小小的惊艳了一把。


好漂亮,比我在电视上看得明星都漂亮太多了,白暂的皮肤,好像吹弹可破一样,V字领下是深不见底的沟,高耸的双峰随着她的走动一起一伏...


  咽了口口水,没敢在往下看了,因为她正一脸怒视的看着我。


  你打的?!


  ...”受伤的就只有我一个人是站着的了,要是说不是我干的,估计也没人相信。


  话还没说完,她的巴掌就扇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愣住了,好光滑,摸着好舒服。


  不要脸!她用力抽出了她的手,放下侧肩的包,就甩了过来。


  我向后弯腰,躲了过去。


  但她好像更气了,不停的逼近。


  我就只能躲闪,因为打谁都不能打女人,这是我从小就知道的道理。


  臭小子,你就只会躲吗?


  一个女人,说也不说就要打人,还说我。我有些脑了,神使鬼差的,一手勾住她的纤纤细腰,按进我的怀里,紧紧的禁锢着,让她不得动弹。


  变态!


  她弯起膝盖,使劲的朝我最脆肉的部分袭来。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