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勿入!珀斯变态杀人狂的恐怖故事!

<- 分享“最西澳”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1 最西澳




在正文开始前要提醒您,建议您不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开这篇文章。本编辑作为一个阅恐怖片无数但基本从来没怕过的人,在写下面文字的时候,都觉得浑身出冷汗,后脖子发凉。因为毕竟,这不是恐怖片,而是真的……




这个故事要从很多年前说起。




上图中这个幸福的五口之家,来自南非。他们分别是爸爸Martin(右一),妈妈 Teresa(右二),老大Rudi(中间),老二Henri(左一)和最小的妹妹Marli(左二)。


一家人曾因为爸爸Martin的工作关系,从南非来到了Perth,并且在这里生活了不少年。在这期间,老大Rudi和老二Henri都在位于Claremont的私立男校Scotch College就读,妹妹Marli则上的是Peppermint Grove区的女校Presbyterian Ladies College。从这其实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家境优渥,颇具经济实力。


后来,全家又搬到昆州生活过一段时间,然后,因为各种原因,他们决定搬回南非,回去以后,一家人在首都开普敦以东约50公里的郊区Stellebosch购置了一处豪华的房产,五口人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可谓美满幸福。



然而,在2015年1月27号这天,这个家庭的一切快乐、幸福都永远的结束了。


这天早上,在他们家的豪宅里,爸爸Martin,妈妈Teresa以及当时年仅22岁的大儿子Rudi,被人用利斧,残忍的杀害了。当时只有16岁的小女儿Marli在这次袭击中也受到了重伤,所幸后来保住了性命,而老二,时年20的Henri,只受到了轻微的伤害。




这起血腥的惨案,瞬间把一家人从天堂拖进了地狱。


案发后,南非警方迅速展开了调查,并且锁定了疑犯——二儿子:

Henri van Breda。




警方主要的证据包括医生认为Henri身上的伤痕很像是他自己造成的,他们家的豪宅并没有被外人强行闯入的痕迹,邻居家的工人在当天早上曾看到他满身血迹的打电话,Henri当天衣服上的血迹经经鉴定都来自被害的家人,以及那天早上接到的报警电话录音中,Henri一边描述家中发生的血案细节,一边“咯咯”的笑


如果您以为这个Henri是当时太害怕了以至于吓得有些精神失常,那您可以去google一下,就会发现所有在网络上能找到的Henri van Breda的照片,都带着一种诡异的微笑。



不过,嫌疑归嫌疑,警方始终也没能将Henri van Breda捉拿归案,首先因为他自己一直声称是有外人闯了进来,把他打昏了。其次,在医院治疗的妹妹Marlis虽然身体渐渐复原,但医生们发现,她患上了一种叫做retrograde amnesia既退化式遗忘症的后遗症,意思就是她无法记起案发的过程,这使得Marli提供不了本应至关重要的证词。


于是,就这样,Henri van Breda洗脱了自己的嫌疑,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着他的生活。而在距离案发5个月以后的2015年6月,他的妹妹Marli基本已经康复,她开始回归校园,并且依然和Henri生活在一起



(年仅17岁的Marli虽然身体已经康复,但留下了后遗症)


这个花季少女在经历了鲜血的洗礼之后,竟然还要和当初差点杀死魔鬼共处一室,共同生活,而她自己却全然不知!我实在无法想象那是种什么样的生活……


也许是苍天有眼,也许是良心发现,今年的6月13号,剧情迎来了大反转:

Henri van Breda在一位女性律师的陪同下,到当地警察局自首,承认了杀死自己的父母和哥哥的罪行。警察局门口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下了这一幕。




而在第二天的庭审中,Henri到达法庭以后,面对前来旁听的家人,又一次展露出了他诡异的笑容,并向家人们点头致意


事情发展至此,其实大家都能看的出来,Henri其人,绝对是精神有问题的变态,他残忍、嗜血之极,内心极度冷酷,没有丝毫的道德感和同情心,也不知道亲情为何物,已经枉为人伦,甚至可以说是禽兽不如了。




但就在人们都以为,这个自灭满门的残忍魔鬼沾满鲜血的双手,终于要被司法的手铐所禁锢的时候,Henri van Breda却被法官批准保释了。

并且,仅需要缴纳10万南非兰特,约合8800澳币的保释金。


Henri的律师说,让他取得保释,并不会危害公众安全,并且,因为媒体的大量关注,Henri的脸全世界都认识了,所以他已经不再具备潜逃的条件。


显然,法官大人认同了Henri律师的这些说法,他表示,很显然被告不会逃走或者对证人产生威胁。




说实话,我真是服了南非的这帮法官了,去年,枪杀女友的南非的著名运动员“刀锋战士”皮斯托瑞斯(Oscar Pistorius)也曾取得了保释,好在几个月后最高法庭终审判决他的杀人案成立,才给抓了回去。但他们丝毫没有吸取教训,刚过半年就又让这么一个神经兮兮的灭门杀人魔取得了保释权,而且才8800啊,8800就能杀三个,重伤一个,简直超值,尤其对于一个能在Peppermint Grove上私立学校的家庭来说,这点钱真是连个P都不算。


然而,我不是法官,也改变不了结果,Henri van Breda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法院,他所要付出的代价,仅仅是8800澳币的保释金,以及上交护照,不允许离开案发省,不允许联系证人和每周两次到当地警察局报备。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们还能说点什么呢?


我只能希望这个变态,可以离他妹妹以及所有的证人都远一点,事实上,我觉得他最好能离所有的人类远一点,要是老天开眼一个雷把他劈了,那简直是再好不过了……而且我还多少有点庆幸法院好歹没收了他的护照,不然,他哪天忽然想来个回忆之旅,到珀斯来转转,就实在是太瘆得慌了。



最后,请各位牢记这张脸,尤其是这个诡异的微笑。


如果真的见到了,走为上策。


再见。



广而告之






脑力发动机

相亲的时候,女生说下面哪句话不是在探测你的经济能力?(经济能力体现在各个方面)

A、我家小区停车费15元/时,你呢?
B、你坐公交车会不会给老人让座?
C、你一年要缴多少个税啊?
D、你最喜欢听谁的歌?



想要知道答案?请在最西澳后台回复“都是套路”,就可以得到答案哟!






点击"阅读原文"最西澳黄页!
↓↓↓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