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发展】澳洲的繁荣真的应该归功于中国移民!

<- 分享“直通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4 直通澳洲




澳洲城镇规模的迅速增长通常会被与矿业繁荣、中国投资以及发生于2011年的新西兰克莱斯特彻奇地震联系在一起。但在澳洲知名学者与评论家索尔特(Bernard Salt)看来,这种说法并不完全合理,他认为澳洲城镇繁荣更应归功于中国移民做出的贡献。


中国移民贡献突出            


《澳洲人报》26日援引索尔特的话报道,中国现已成为澳洲移民的最大来源地,而相比澳洲其他城市,中国移民更喜欢在悉尼与墨尔本生活。在中国移民及其带来的投资热潮的推动下,悉尼与墨尔本这两个城市幸运地躲过了矿业繁崩溃带来的负面效应。


据澳洲统计局(ABS)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0年至2015年的5年间,澳洲人口增长率自1.7%下滑至1.4%。然而,悉尼与墨尔本的人口却实现了逆势增长,增长率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悉尼人口增长率自1.4%上升至1.7%,而墨尔本人口增长率则自1.8%上升至2%。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海外移民,尤其是中国移民。


在此期间,悉尼与墨尔本房地产市场实现蓬勃发展,甚至超出了矿业繁荣的程度,而这与伴随海外移民而来带的投资增长息息相关。



矿业城镇繁荣不再            


与悉尼与墨尔本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传统矿业城镇的日渐衰落。过去5年里,澳洲很多矿业城镇经历了劳动人口的流失以及整体人口的减少。如知名矿业城镇Port Hedland、Karratha与Emerald,在矿业繁荣高峰期,这3座小城迎来了人口的大爆炸,但如今皆已变得门庭冷落,繁荣不再。数据显示,过去5年,Port Hedland人口减少了2.7%,Karratha人口减少了3.5%,而Emerald人口减少了2.2%。


此外,过去5年内人口出现大幅下滑的澳洲城镇还包括被戏称为“睡城”的Highfields以及位于维州拉特罗布山谷(Latrobe Valley)的“电力之城”Moe-Newborough。


当然,除悉尼与墨尔本外,也有一些澳洲城镇的人口在过去5年内实现增长,如位于吉隆附近的小城Drysdale-Clifton Springs,其人口增长了2.4%;位于悉尼与纽斯卡尔之间的“睡城”Morisset-Cooranbong,人口增长了1.2%;位于昆州的海滨小城Gladstone-Tannum Sands,人口增长了2.6%。



罗列一下中国移民的具体情况            

作为全球排名第四的移民输出国,中国目前移民人数已经超过520万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是中国移民的三大首选地。



高净值人群
据胡润百富榜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拥有资产100亿以上的富豪有149人(不包括港澳台),资产在1亿元以上的富豪有6.7万人。

中国千万富豪人数达到109万,相比2014年增长了3.7%。其中北京有19.2万的千万富豪,全国占比17.6%,位列第一。广东和上海分别以18万和15.9万分列第二位和第三位。预计在3年后的2017年,全国千万富豪的人数将增长至121万人。



高净值人群行业


企业主:约60万人,在千万富豪中占比超过50%。相比2013年增加了7万人。在企业主群体中,企业占其所有资产的60%,现金和股票投资占18%。


金领:包括大型企业集团以及跨国公司的高级管理层。他们拥有高额年薪、公司分红等来保证稳定的高收入。金领占千万富豪的20%,约为21.8万人。金领的资产20% 为现金和股票,50%为自住房产。

炒房者:占千万富豪的15%,他们的资产主要用于投资房地产。他们用于投资房产的资金为550万,自住房产350万,拥有50万的车。

职业股民:职业股民的比重则在下降。职业股民占千万富豪的10%,相比2013年下降了5个百分点。他们30%的资产用于股票投资,20%用于房产投资。




投资移民资产




资产来源主要还是自己的积累,工资收入、投资回报、公司经营是他们最主要的财富来源。而来自于上一代的财富积累却占少数。其中,工资收入占31%;投资回报占27%;公司经营占23%在移民资产来源中以商业性回报占主要地位。



据统计,选择投资移民的人群可流动资金在1,000万人民币以上,获得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大。这些人群的学历都普遍偏高。有一半以上是本科学历,三成是硕士学历,高中及以下的学历仅占少数。


投资移民原因
教育是考虑移民的首要因素。由于资金原因,许多国家的学费对于国际留学生和本国学生的差价,几年下来已经与移民所需要的花费持平。二是留学生低龄化,家长逐渐意识到孩子太小离开父母非常不利于成长,因此希望全家或至少母亲过去陪伴。

87%的被访人群对中国的雾霾现象表示不满。“毒奶粉”、“地沟油”、“猪肉精”,“僵尸肉”,“转基因食品”等一系列事件导致的食品安全信任危机,对孩子生长的健康造成极大威胁,成为人们考虑移民的第三大因素。



对于有投资移民意向的人群,出于“资产安全”考虑的并不多,仅占比8%。生育限制指的是国内的计划生育制度,生育考虑指的是孩子在移民目的国所能够享受到的当地福利。但这两项都不是考虑移民的主要因素。



采编:直通澳洲地产部

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由直通澳洲采编




直通澳洲是一个专注澳大利亚物业投资,代购,旅游,留学移民的资讯类公众号。我们致力从多方位为您呈现一个最真实的澳大利亚。

如何关注我们
  1. 回文章顶部,点“直通澳洲”进行订阅。

  2. 点击微信右上角的“+”,会出现“添加朋友”,进入“查找公众号”,输入直通澳洲,即可找到。

  3. 扫描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二维码,进行关注。


温馨提示

  1. 分享也是种态度,如果你喜欢我们请点击右上角,“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2. 如果你时间有限,可以先点击右上角“收藏”,以后随时阅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