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济捞参:一场搏命的村民运动

<- 分享“新西兰微财经”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4 新西兰微财经


值得信赖的非银行存款投资机构


今年第13届太平洋国际纪录片展上,一部名为Le Salaire des Profondeur的影片引起震动。来自新喀里多尼亚的电影人用真实镜头,纪录了斐济渔民在不规范乃至非法的作业环境中下海捞参,他们处在受伤和死亡威胁的阴影中。


影片片段:“我今年20岁来自斐济,


“一家中国公司找到村里的头,说有一个活要招人干,


“我同意了,


“我觉得我的生命会因此变得更好,


“我有工作,有钱了,


“我于是成了一名海参捕捞者,


“我完全不知道海底是什么在等着我,


“在南太平洋,这是仅次于金枪鱼的第二大海产生意。


“但水下的灾难、事故始料未及……


“这是一个潜往深海的的旅程。生活会更好,


”或者更糟。


“这里有危险、非法的工作……”

海参销售繁荣:有人用它养命 有人为它拼命

海参这两年挺火。


早几年,在新西兰本地市场上并不容易买到海参。最近一两年,即便是普通的华人超市或街边小店,也会有“南太平洋野生海参销售”的招牌。


借助南太地区良好的环境口碑,干海参也是旅游者、纽澳的归乡者常常带回国的营养品。


这是奥克兰某华人超市中的海参柜台:



在赤道之南,这是相当专属于中国人的产品。


因为它并非西方人熟悉的美味,单词就可以看出中西理解差距:中文“海参”是一种参,英语“sea cucumber”只是“海黄瓜”,中间隔了十八档。


实拍奥克兰街边卖海参的招牌:


买“野生海参”的确方便了,但正如所有热过一阵的营养品一样,背后总会有一个急速发展的产业链,海参也不例外。在斐济,捞参早已是一场搏命的村民运动。


奥克兰批发商:一年要去好几次


一位在奥克兰经营海参的批发商对记者说,他一年要去斐济好几次,主要的任务是收海参。原先也尝试过贩运新鲜海参,后来发现还是干海参好卖,因为带回国方便。这位批发商说,斐济岛屿众多,收海参也算是体力活。


中间商也许觉得收海参是一个体力活,但对捕捞者来说,这活超出了“体力”两个字。


每年,都有斐济村民在捞参过程中发生意外死亡,或者终身残疾。图上的村民叫Mack Tabua,他穿着New Zealand字样的T恤,也许是想有朝一日移民新西兰吧。这位45岁、7个孩子的父亲死于今年3月的一次潜水事故中。



他后来确认是被鲨鱼咬死的,大部分这类的死亡者都是来自于较小的渔村。你可能会问,他们为什么会跑到深海有鲨鱼的地方去呢?


渔民:近海“已找不到像样的海参”

斐济本地人把这种晒干后的海底生物称作bêche-de-mer(法语),当地制作这种海参最早可追溯到17世纪,不过,渔民口中“海参越来越少、越来越小”的说法还是最近一二十年。


一般来讲,在低潮时,徒手在近海海参捕捞的海参价值比较一般,所以,近年来较深水域的下潜作业逐渐成为最有效率和普遍的做法。一位女村民举着手里刚刚捞起的海参:


“原先海参随处可见的Great Sea Reef,现在已经找不到尺寸像样的海参了,所以只能到Bua等更远的地区。"一位渔民说,他捞海参一周可以挣500斐济元以上(相当于350纽币,或1500人民币)。


斐济Yadua Island 岛上一户渔民正在晒海参:



这两年,渔民不但需要开船到更远的海域,也需要潜水更深,而两个因素相加,意味着捞参比以往更危险,潜水的渔民甚至丢掉性命。



为了捕捞海参,有时候,渔民会采用一种“sea cucumber bombs”(重线+钩)的设备,取代以前的近滩浅海的无呼吸器潜水捕捞,


而现在更多的,是随着深度要求的增加,水下呼吸器(UBA)使用越来越多(在很多国家,用这种设备捕捞海产品都是禁止的)


水下呼吸器既增加了下潜深度,也大大增加了死亡、致残率。


在2013年4月前的8个月里,Naviti地区就有18个村民死于潜水作业,另外一些人因为长期下潜落下居民神经麻痹的后遗症。当地媒体认为,还有很多死亡案例没有被官方统计,尤其是较为偏远的岛上。


潜水造成的残疾主要是由于潜水压力差产生的气体栓塞,造成局部性或半身神经麻痹,或者骨病变如股骨头无菌性坏死。所以,这类潜水病造成的残疾,很多都是瘸子。


这是20-30名渔民在Yadua Island一次出海潜水收获的海参。

潜水设备被收走了,中间商也能想法子弄回来。

斐济海参捕捞施行执照配额制度,每年发放可捕捞的公司执照。然而管理并不像新西兰那么规范。执照过期仍然加入捕捞是常见的。


据报道,有的村子里,即便当地渔业部门收走他们的潜水设备,中间商也能在两个星期里弄回来。渔民担心的似乎不是规则,而是捕捞的水域越来越远,经常要开一个小时以上。


一位渔业官员用尺子丈量渔民的海参是否合规:


在首都Suva北面不远的一个还海边小镇Silana,村民们说,在90年代后期他们还可以在岸边捞到海参,2010年前后,当地出现了专门做海参生意的中间商,质量好的白参一个市场上可以卖110斐济元以上,“但我们拿到手的大约四分之一。”


斐济苏瓦某码头,渔民和伞下的海参贩子讨价还价:


苏瓦一位餐馆老板说,他看到一家中国海鲜公司会早晨6点等在码头,把卡车直接对着码头,捕捞海参的船一回来,海参直接装进卡车里拖走。


大部分渔民都知道哪片海域下面产哪种海参,出海时是有固定目标的。各个岛上的后期制作也很常见。


斐济Kavewa Island,渔民在开放火源上将海参煮沸大约半小时,然后打开去除内脏器官,再进行二次水煮,接着就是晒干以及阴干。

取决于天气和尺寸,晒干和阴干的程序可能会最多需要2周时间。晒干后的储存并不需要冰箱。

资源减少已是事实,恢复海床资源非常困难。

上个月,斐济当地的报纸又刊登出了“哀叹”的报道,称斐济的海参越来越少了,这样的报道当然不是第一次了。


在Lau Province某海域,由于过度捕捞,原先盛产海参的海床,最近在渔业部门的调查统计时,结果是一公顷平均不到一只,显示捕捞严重过量。 

一些捕参者还进入其他南太其他地区,去年就曾有中国人和斐济人在瓦努阿图捞参护照被扣的事件。

在斐济,渔民捞的海参一共有27个品种,其中不乏在国际上被定为濒危的品种。一些海参在成熟之前就被捞出,加速了资源走向匮乏的速度。



生物学家认为,海参对于海床的清洁起到重要的作用——它们像海底的吸尘器,大部分海参吃海底的腐屑生物,帮助保持了海床上的生物微循环的畅通。


科学家说,在海参已经减少的区域重新恢复,是非常困难的。


据当地媒体报道,目前斐济渔业部门也正在重新审查本国的渔业许可制度,一个“管理方案”也在最后的修改中。


当地渔业部门官员称,“管理方案”不仅是针对海参资源减少的问题,也要减少因深度下潜而死亡的案例,包括要求渔业公司对潜水者进行保险。


“补肾益精,滋阴壮阳,安胎利产,愈创抗炎。”《本草拾遺》应该是对的,作为消费者也没有错——我们不是死磕的环保主义者,只是觉得如果我们了解一下消费的背后,会对大家更好,对我们生活的地方也更好。



新西兰微财经

info@webizlink.com


长按二维码也可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