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缘是偶然,还是上天的安排?

<- 分享“图说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4 图说悉尼



我们常听到有句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说的便是人与人之间千丝万缕、真实存在的缘分。但因为缘分摸不着看不到,许多年轻男女总是半信半疑,一方面求助月老庙、算命师,一方面不断开拓管道、相亲联谊,希望早日寻觅符合理想的好对象。


对现代男女来说,尽管已不再需要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素昧平生的人结婚,但心中总有种不确定感,“为什么身边每一位朋友都有了对象,我却还遇不到呢?”“缘分有多远、有多久?上天安排的那位有缘之人真的会出现吗?”




“缘”的左边是“糸”字边,代表着牵引两端的“丝线”,在中国古代便有个管姻缘的“月下老人”,会将每对夫妻的脚踝用红丝线系上,成就一段段美好的姻缘。


月下老人红线牵


唐朝有一位名叫韦固的人,自小失去了双亲,一直想早点结婚却不能如愿。贞观二年,他到清河游玩,借宿在宋城南面的旅店。隔天凌晨,天还未亮,他便在一座庙门前看见一个老头坐在台阶上,正借着月光看书呢!


韦固凑上前去,却看不懂书上的字,他问老头:“老先生您读的是什么书啊?怎么这书上的字从没见过呢?”老头笑说:“这不是人间的书,你怎么会见过。”韦固又问:“这是哪里的书?”老头说:“幽冥之书。”韦固一惊:“幽冥之人怎么到了这里?”老头说:“是你来得太早,凡是阴间的官员都管阳间的事,管理人间的事怎么能不在人间行走呢?”


韦固升起些许好奇:“问那您管什么事儿啊?”老头说:“天下人的婚姻大事。”老头的话让韦固大喜:“我从小失去父母,一直想早点娶妻生子,可十几年来,多方求亲都不成。”老头不假思索地回话:“你的媳妇才刚刚三岁,等到她十七岁才能进你家的门。” 老头拿起口袋里的红线说:“红绳是用来系住夫妻两人,等到他们定下了,我就偷偷把红绳系在他们脚上。不管这两家是世代仇敌,还是贫富悬殊,或者相隔千山万水,只要红绳一系,再也逃不掉了。”


韦固再问:“那我的媳妇是谁?家在哪里?”老头说:“是旅店北面卖菜家的女孩。老太太经常抱着她卖菜,一会儿你跟我走,我指给你看。”韦固跟着老头来到菜市场,看见瞎了一只眼的老太婆,抱着一个三岁女孩,看起来十分肮脏丑陋。老头指著女孩对韦固说:“那就是你的妻子。”


韦固看后十分生气,回家磨了一把刀交给仆人说:“你为我杀了那个女孩,我赐你一万块钱。”仆人答应后,将刀藏到袖子里来到菜市场,趁着人多混乱的时候,刺了那女孩一刀便拔腿就跑。回来后,仆人向韦固说:“我本想刺她的心脏,可是没刺准,刺到了眉间。”此后韦固仍多次向其他女子求婚,也无法成功。




十四年后夫妻缘


十四年后,韦固到相州参军刺史王泰手下任职,王泰看他做事尽职能干,便将女儿许配给他。这位新媳妇只有十七岁,容貌秀丽端庄,但他发现妻子眉间总是贴著一个小纸花,即使沐浴也不拿下。在他追问之后,妻子却潸然泪下地讲述过往记忆。


妻子说:“我是郡守大人的侄女,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我的父亲生前是宋城县令,死在任职上,母亲和哥哥也相继死了。当时我还在繈褓之中,家里剩下的唯一宅院在宋城南,与乳母陈氏一同居住,每天靠卖菜度日。三岁的时候陈氏抱着我在菜市场里,被一个狂徒用刀刺中眉心,留下了伤疤,所以用纸花盖上。七八年以后,叔叔来到卢龙任职,我便跟着叔叔,以他女儿的名义嫁给你。”


韦固问:“陈氏是不是瞎了一只眼?”妻子说:“对呀,你怎么知道的?”韦固说:“刺你的人是我派去的,这还真是一件奇事!”他赶紧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禀告妻子。夫妻俩从此更加敬天惜缘、相敬如宾,后来来生了个男孩叫韦鲲,作了雁门太守。从此人们便把替男女双方牵线搭桥的人称为“月下老人”了。



随遇而安信安排


有缘人不论相隔千山万水仍会相遇,无缘人即便擦肩而过也成陌生人,可见“千里姻缘一线牵”的典故其来有自。当然人和人之间的每段缘分也都有原因存在,善缘来之不易应当珍惜,恶缘也为因果循环,无须怨天尤人。但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心态,面对茫然的未来,不论心情如何起伏不定、忐忑不安,都该以顺其自然的心坦然处之!


古代人信天认命,欣然接受命运的安排,心中无所苛求、随遇而安,在婚姻中自然恪守本分、以礼相待。而现代人同样可以这样相信,不管你活到人生中的哪一阶段,幸福还是孤单、恬静抑或慌乱,只要努力拥有乐观善良的心态,用心生活、真诚待人,上天一定为你安排最好的人生道路,等着你从容踏实的走过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