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00条人命,每个15分钟,他为自己的罪孽坐牢5年...

<- 分享“英国那些事儿”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0 英国那些事儿


二战距今已经过去有70多年,但人们一直未停止对纳粹战犯的清算。虽然已经久远,当年很多的战犯已经去世,但依然有一些高龄的战犯在世。。


从2013年开始,德国的一个人权组织就一直在致力于寻找那些被法律和正义遗忘的纳粹战犯们。他们在德国的几大城市张贴数以千计的“通缉纳粹战犯”海报,希望通过这种形式发动群众将仍在世的纳粹战犯绳之以法。


这些海报以纳粹集中营的黑白照片为背景,印有德文“迟了,但还不算太迟”字样。同时,这个组织还提供高达2.5万欧元的赏金收集战犯线索。


据这个中心的负责人介绍,他们估计目前生活在德国的纳粹战犯约有60至120人,这些人的年龄大概在90岁左右或者更高。 


战争已经结束了70多年了,想要找到这些隐匿在人群中的战犯谈何容易,更何况,在此之前,德国的法律界一直持有的态度是,仅惩罚那些官衔比较高的主犯,至于那些军衔较低的军官和工作人员,则往往不予追求。。


但这个组织认为,即便是仅仅为纳粹从事了一些辅助工作,也是帮助这个邪恶的组织屠杀无辜民众的帮凶,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2015年,一名94岁高龄的战犯被审判了,他的名字叫Oskar Groening,是前纳粹党卫军成员,当时他在纳粹军营中的工作是一名会计,老人被控参与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内对至少30万犹太人的屠杀。法院当天判处他4年监禁。


虽然他没有直接参与屠杀活动,但他的存在,让奥斯维辛集中营得以顺利运作。所以同样定罪。


法院外的人们拉起了横幅,“为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受害者的正义”



老人承认这个事实,但一直以来否认自己的法律责任,时至今日,老人也没有进监狱服刑,因为他年事已高,而且至今还在上诉,不过这至少也算是给那些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中的受害者家属一点告慰。。


在最近,又有一位94岁高龄的老人面临相同的审判。


他的名字叫做Reinhold Hanning,原纳粹党卫军“骷髅师”成员,当年1942年1月至1944年6月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担任守卫,检察官指控他协从谋杀至少17万人,认为当时20岁出头的Hanning为“杀人机构的运转作出了贡献”。


从今年2月11日开始,这场持续了4个多月的审判一直胶着地进行着,考虑到Hanning年事已高,身体状况欠佳,行动不便,每次庭审时长最多只能两个小时。


在过去12场庭审上,他一直一言不发,直到4月29日,他才终于开口,向当年的集中营受害者的家属表示道歉



Hanning在个人陈述中回忆道,自己13岁加入希特勒青年团、18岁时在继母劝说下加入纳粹党。1941年,他在现乌克兰首都基辅的一场近战中负伤,伤愈后要求归队,但指挥官认为他不再适合前线,派他去奥斯维辛集中营当看守。



Hanning说,刚开始他并不知道集中营是干什么的,但是很快,他发现源源不断的尸体运出,集中营内的炉子里每天都传出尸体烧焦的味道,他很快就明白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他承认知道奥斯维辛集中营发生的大屠杀,但声称当集中营看守是服从军令。


二战结束后,他开了一家奶制品商店。他从未告诉过自己的妻子、孩子和孙辈自己当过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看守。


“我家里没人知道我曾在奥斯维辛工作。我只是无法说起这件事。我感到羞愧。”


“我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整个一生都在沉默。”他在个人陈述中说。



然而,法庭上的另外几十位旁观者,尤其是那些当年从纳粹集中营中侥幸逃生的人们,却不能因为这一句道歉而释怀。



这位老人名叫 Schwarzbaum,当年他就是集中营内的一名囚徒,他回忆自己当年那些地狱一般的日子,缺衣少食,每天只能靠吃土豆皮维持生命,还要时刻担心会被不定期的扫射,以及被选中进入毒气室而寝食难安。



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 Schwarzbaum失去了35名家人,他认为Hannimg在法庭上并没有说出他所知道的全部真相,比如他一直否认自己曾经在担任守卫的期间杀人,但是这些显然并不能令人信服。


他认为,他可以接受Hanning的道歉,但是他还不能原谅这个人,他说自己并不是希望他去坐牢,只是他应该为了历史,和下一代,说出自己所知道的的全部真相,而不是这样避重就轻,继续保持沉默。



经过长达4个多月的审判,Hanning, 这位94岁的老人,迎来了自己的审判,他被判处5年徒刑,以告慰那17万死在纳粹集中营的生命,换算下来,基本上他要为每个逝者,坐牢15分钟……



迟到但终会到的正义。。。

来源 | 带你游遍英国(id:weloveuk)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