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愤!中国留学生在新西兰留学住寄宿家庭,不但遭打还多次遭到房东虐待

2016-06-21 走进新西兰




根据新西兰教育局规定,中国留学生来到新西兰求学,18岁以下的学生,必须有一个监护人看管,因此,很多学生来了新西兰之后,都会先住进寄宿家庭。新西兰的寄宿家庭通常是当地的人,把自己房子多余的房间供给留学生,不但提供住宿,还会提供早晚两顿饭,更要担负起学生监护人的职责,而作为回报,学生也要按周支取约250纽币左右的费用给寄宿家庭。可最近,一个中国留学生向我们讲述了他的遭遇。




小万,来自中国云南,今年17岁,他怀着兴奋的心情,于今年3月来到了奥克兰,到这里求学,在中介的介绍下,住进了一家位于奥克兰北岸的寄宿家庭,准备就读这面的高中。

 

他非常喜欢这里,小万说,新西兰非常干净,而且也认识了很多小伙伴,生活非常的开心。但最近发生的事,让他比较困惑。

 

小万的寄宿家庭,位于奥克兰的北岸,他的寄宿家庭房东,是一对年纪比较大的夫妇,应该都已经退休了。他的寄宿家庭里一共有4个学生,3个来自于中国,还有一个女孩来自日本。

 

“大概是4月份的时候,房东夫妇的女儿带了一个16岁的男生来我们家做客,后来这个16岁的男生,不停的以搂抱等方式对和我们一起住着的日本女孩进行骚扰,我们看不下去了,就让他给这个女孩道歉。”小万说,“那个16岁的男生后来非常不开心,就走了。后来,那个男生再次来到我家,用一把气枪对我进行射击,气枪的子弹是塑料做的,打到人身上非常的疼痛,我特别生气,我警告他不要这么做,后来他还动手打了我,因为是房东女儿带来的男生,所以我并没有还手,但是我报警了。”

 


部分警察局记录


当小万被打的时候,据说房东当时是在客厅,没有看到,所以小万被打的很惨。报了警的小万,向警察一一讲述了以上事实,警察见小万身上有多处伤痕及青紫,担心出问题,于是也协助叫了救护车。小万被送进了医院,医生对小万进行了检查,所幸,小万并没有受什么重伤,只是一些皮外伤。

 

由于叫救护车需要支付费用,作为小万的监护人的房东,理应为自己的失职而负责,但是小万的房东却是这么说的:“小万不应该去叫警察,因为都是家里发生的事情,更不应该去叫救护车,我们不愿意去付这个费用。”但后来,迫于无奈,小万的房东夫妇还是如数支付了费用。

 

事情就这么过了,警察向袭击小万的16岁青年进行了公诉,以袭击和使用仿制枪进行控告,并通知法院即将开庭,希望受害人小万及小万的监护人房东夫妇可以来法庭参与起诉。可谁知,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小万的监护人,也就是房东夫妇,似乎不想惹上麻烦,于是找到小万说,希望你向法院撤诉,否则你就给我滚出去,不要再在这里住着了。



开庭通知


后来走投无路的小万只能找到中介,让中介帮他和房东沟通。在中介的帮助下,房东暂时没有继续为难小万,而是让小万继续住在这里。后来,小万并没有要求撤诉,法院如期开庭,最终判处袭击小万的那个16岁少年,3个月义工以和3个月不许靠近小万所居住的区域。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可没想到,小万的噩梦还在继续。这对房东夫妇,作为小万的监护人,居然在ANZAC DAY假期期间,对小万说,这几天假期我们要去旅行,希望你搬出去住。后来无亲无助的小万,就这样在ANZAC DAY假期被房东赶了出去,并且房租还是一直缴纳着。后来,小万将这件事告诉了中介,中介再次沟通了房东,在沟通后,房东表示非常抱歉,也希望小万搬回来住。于是小万再次回到了家中。

 

“但是房东一直对我们非常不好,我都想不到为什么一个发达国家的人,会让我们过难民一样的生活。”小万继续说:“在这里,我觉得我们生活上遭遇了很多的不公平,但是他们是我们的指定监护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们给我们喝的牛奶,是加过水的,起初我们没敢反抗,后来有一次,我们实在有些不舒服,就问他们为什么给我们的牛奶加水,让我们想不到的是,房东居然承认了,并且对我们说,我给你们加的水都是质量非常好的水,一个月要200块钱。”小万继续讲到:“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难道新西兰人喝的牛奶都是加过水的吗?”



水果一直是放在垃圾桶边上


除此之外,小万还叙说了很多事情。房东夫妇要求他们洗澡一定要控制在5分钟之内。这个规定就是在小万当时报警之后,房东规定的。还有就是小万所有吃过的东西,他都会做记录,怕小万吃的多。



房东记录的小万吃过的东西


另外小万的房东不允许他们使用房东的洗衣机,房东告诉他们如果想洗衣服,要自己拿出去洗,如果要在家里洗,他们会多收20块每个月。并且必须交给他们洗。后来小万实在无奈,只能缴纳给房东20块钱,并让房东洗衣服,可是房东将他们的衣服都洗坏掉了,房东却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被洗坏的衣服


“家中的家务,比如洗碗和擦家具,他都是要我和我的室友做,我们吃过的碗,我们洗没有问题,但是他的碗也都要求我们洗,而且还让我们去做很多其他的家务。有一次我因为出门着急,没有擦家具,就被他骂了。”小万说到。

 

关于吃饭,房东要求小万所有吃的东西,都必须用纸做记录。有的时候小万在吃橘子,房东却来阻止,并对他说:你没有支付足够的费用去吃水果。小万每周会交给寄宿家庭255纽币的住宿费外加15纽币的网费和5纽币的洗衣费。小万很不理解为什么吃点水果都会被干涉。“房东给我们买的水果都是最便宜的,甚至都是烂的。”

 

“他要求我们早上只能吃麦片和牛奶,可是我们四个学生,房东并没有提供给我们足够的牛奶,所以通常我们早上只能吃白水和廉价的麦片,这样已经吃了几个月了,没有变过。”小万说。



每天早上都要吃的麦片

 

“房东买的苹果都是很便宜的苹果,苹果买来之后,很快就烂掉了,房东却并不会把烂掉的苹果扔掉,而是做成了派给我们吃。他自己却不吃。”小万很无奈的讲述着。



烂苹果做的派

 

“不仅仅是苹果,买的香蕉,也都是烂的。”小万说。



买来的香蕉


“除了水果,就连黄油也都不知道放了多久,我们经常看到上面是落着苍蝇的。”小万说。



脏兮兮的黄油


小万还说:“最让我们不舒服的是,房东每次会煮一锅汤,给我们天天喝,喝不完就放在阳台上,这个汤通常会放个大概4-5天,他自己从来不喝,而我们的饭经常是这种放了4-5天以上的汤。”


汤一般在阳台放着


放了4-5天的汤


“像这样的事情真的很多,我们在新西兰未满18岁,还在上高中,我们必须住在这里,因为他们是我们注册的监护人。昨天房东又欺负我了,然后我求助警察,但是警察最后却把这些事当成很小的事情,并没有立案,警察只是对我说,给你两个方案,一个是到流浪汉住的收留所,另外一个是继续住在这里。”小万迷茫的说着。“现在就只能继续住在这里了,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我不敢和父母说,如果我要做更换寄宿家庭的决定,父母一定会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不希望父母担心我。

 

是啊,留学生不远万里到了这面,一心求学,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会舒服。新西兰教育局要求18岁以下的学生必须住进寄宿家庭,由房东进行监管。寄宿家庭大部分都是由本地人经营,他们会把多余的房间提供给留学生作为寄宿家庭。每个房东的背景不一样,工作不一样,造就了寄宿家庭的条件的不一样,因此,寄宿家庭的好坏,是完全不可控的。大部分的寄宿家庭都是非常好的,但是不排除少部分寄宿家庭确实会和留学生有一定的文化差异还有矛盾。

 

往往住寄宿家庭的学生年龄偏小,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如果在寄宿家庭遇到不公正待遇,我们建议是,首先要积极和房东进行沟通,避免文化差异造成的矛盾。其次可以尝试和中介或者学校联系,申请更换寄宿家庭。如果遭到不公正待遇,也可以保留证据向监管部门反映。

 



走进新西兰编制 转载请标明出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