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 | 韩国欧巴们频繁来华吸金幕后:掏钱快合同才签得快,骗子中介趁机设局卷走数百万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5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 | 丁冰冰 陈晓明 责编 | 陈四郎)


眼看你们的宋仲基欧巴来华捞金已有一个月之久,人气热度却有增无减:据说在上周末香港巡回见面会之后的第二天,宋欧巴离港时送机的粉丝数量达到了香港机场史上最壮观的一次。最近又传他以八位数价格签下新的手机代言,以及上亿身价签约内地公司——好了,这后来被证实是假消息(只是为了说明他有多火)。


与此同时,BIGBANG中国三巡广州站上周一开票,抢票速度之快仍然是以秒计算……加上之前的EXO、Rain、金秀贤、李敏镐等,越来越多国内演出商看准了这些人气火爆的韩国艺人身上的利益光环,纷纷将他们引进到内地做活动、办演出。但火热背后,却也存在着“把见面会宣传成演唱会”、“这边上万一张天价票,那边门票十块钱一张大甩卖”的种种乱象。


本期《贵圈》得到了三家演出公司的幕后故事——他们都引进过韩国艺人来华演出,有的是直接跟韩方经纪公司谈判,有的是通过中介取得联系。从他们口中,你会了解到,让韩国艺人成功落地到中国无疑是一场复杂又充满风险的“战争”:除了要克服市场预判、与韩方谈判、伺候好韩国欧巴等重重难关,还要随时准备好应对骗局、违约等一些不可控因素的发生。


 一句话形容和韩方的谈判:
 “你不信任我,我也不信任你”  


宋仲基堪称是这几年以最快速度走红、又以最快速度来中国跑巡演的韩国欧巴:《太阳的后裔》2月开始播,主办方3月就开始敲宋仲基行程,5月巡演便正式启动——在北京举办的发布会上,见面会的赞助商多达13家,也是让主办方风光了一把。


在宋仲基此次中国巡演的内地主办方中,除了他的经纪公司之外,另外还有两家,一家是lovelive(乐福),另一家是HS E&C。后者的老板Jason,本身就是韩国人,打通韩方以及协调艺人的工作由他负责;而乐福的负责人Ivan要做的,就是将巡演的场地搞定、甄选好蜂拥而至的赞助商,还有宋仲基各项具体行程安排。


Ivan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次宋仲基巡演的难度在于时间的紧迫——3月付款,5月做发布会,场地是个不小的困难,“北上广深的场地很难订,虽然我们平时有提前预付、储备一些场地,但还是很困难——因为八个城市一周接一周地排满,而且艺人只有这么多时间。”


▲宋仲基欧巴的行程已经完全排满


宋仲基这次巡演,之所以可以和韩方很快敲定谈判结果,是因为有个熟悉韩国又是韩国人的演出商在中间,其实算是一个特例——事实上,国内的演出商跟韩方从开始谈判到最终签下合同,大多都要经历一些冒险。


这都行?

美女老板靠热情直接搞定韩方经纪公司


趣票网的老板Ala是个84年的美女,她参与的第一个韩国艺人项目是JYJ的金俊秀香港见面会,但真正独立操作的项目是去年BIGBANG的中国三场粉丝见面会(包括广州、成都和南京,南京站后取消)。Ala回忆说,做金俊秀活动的韩方制作团队中的一个朋友给她打电话,问她是否对BIGBANG感兴趣,当时她还没听过这个组合,就回头问办公室的同事,没想到办公室一片欢呼、都大声回复“我要我要”,看到同事们这么热情,她决定要谈下BIGBANG。



▲BIGBANG在中国拥有很大市场


Ala的韩语和英语都很蹩脚,但她还是一股脑前往韩国去找YG(BIGBANG经纪公司)谈判。前后去了两次,第二次YG的人带她参观公司,送了她许多艺人的小周边,她依然没有打消怀疑态度。直到在YG门口,看到一大群粉丝在一辆保姆车经过的时候尖叫,她忍不住过去问里面的中国粉丝,问题相当幼稚:“这个YG就是BIGBANG的经纪公司吗?”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她心里才安定下来。


Ala告诉记者,她做韩国演出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坚决不跟第三方签约,只接受直接跟韩国经纪公司谈判。但是签约的过程还是很揪心,她解释说,常规的合作都是韩方要一段时间考察,然后把合同寄给中方,中方签字之后又快递给韩方,韩方盖章再快递回中方——如此,要花很长一段时间在快递上。但当时她是抱着“我一定要把合同签字盖章带回去”的想法在跟对方周旋,“这可能真的是女生的优势,前一天我和对方吃饭到很晚,负责人说第二天他可能要出差,未必能给到合同。我就说没关系,第二天一早我就给他打电话,我用不纯熟的英语问他起床了吗?对方说起床了,那我就马上过去YG公司,就这样签约合同拿到手了。”


那么问题来了,像Ala这样的生手两次谈判就顺利拿下合约,那么,韩方又是如何来判断她信息的真实性呢?Ala解释说,其实韩方比她更没有底,“他们怎么了解我们,无非也就是发了个简介,他去打电话核实也是不实际的,另外可能是因为我强调我们除了悦天文化出投资之外,还有趣票这个票务公司,他们去网络上随便一搜有很多我们的信息,所以增加了他们的信心吧。”但是韩国人很在乎细节,Ala说道,“他们比较在乎你们曾经做过什么项目、场地离机场有多远、机场有没有VIP通道、舞台制作怎么规划、有哪些合作单位,最后就是票房的事。”


像Ala这样可以直接跟韩方经纪公司打交道的在圈里其实也是少数,但凡是和第三方中介打交道的公司,他们的每一个项目都充满了极大的“危险性”。深圳亚提斯文化曾做过EXO、BIGBANG、CNBLUE等演出,负责人小杰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因为韩方对中方的不信任,所以要找到韩方的经纪公司一般要经历好几手,“即使你跑到韩国,他可能还是要你先去见那几个中间人。”作为一个引进韩国艺人来华演出的演出商,小杰说道,他们要花很大精力去辨别经纪公司,还要辨别投资方是否靠谱,“这就是一个难题,大家要克服。”



▲除BIGBANG外,CNBLUE也拥有超高人气

 就算谈判谈拢了,
 还有各种奇葩状况和要求…… 


看中韩星的高人气和变现潜力的演出公司当然不在少数,和韩方的谈判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场“欧巴争夺战”。乐福、亚提斯的负责人都告诉记者,比起相对成熟的港台艺人演出市场,目前韩国艺人这一块仍处在“黎明前的混战”时期,市场鱼龙混杂。要想跟上你们老公更迭的速度、拿下正当红的老公,可是要过五关斩六将,才能最终坐到跟韩国经纪公司的签约桌前。


提到和韩方的周旋,亚提斯的负责人小杰有一肚子苦水要吐,“有时候一家大的公司好的案子,好多家同时在推。除了拼价钱,另外还要拼速度,要看谁给钱给得快、谁合约签得快。像BIGBANG这一轮巡演最早是从去年8月就开始接触了,今年3月开始启动,周期在半年左右,不然(晚一些)基本上就已经出局了。”小杰告诉记者,韩方通常都会同时跟很多家谈,还会有一些公司围标的情况。


而且,哪怕是“已经敲定”合约,也不能大意,到手的鸭子也很有可能飞了。“这一秒钟还跟客户谈,下一秒已经给别人了,这也是会遇到的状况。”小杰紧接着就跟记者描述了一个付完款后演出被几次拖延的亲身经历,“有场CNBLUE的演唱会,本来应该是在上一轮做完的,但是他们把我延到了下一轮,本来跟我们讲是4月做,又推到了8月,等于是第二轮的收场。结果后来又跟我们讲,因为制作的关系要延时到今年12月。”



▲CNBLUE方面表示最近不会有中国巡演


“这种经纪公司就是这样,不配合他,他下次就会刁难你。算了,有时候退一步……”讲到这,小杰言语间只剩无奈,毫无抱怨之意。


乐福的负责人Ivan对此也感同身受,虽然成功拿下宋仲基的中国巡回粉丝见面会,让同行羡慕不已,但由于时间仓促,《太阳的后裔》还没播完就把这轮巡演放上日程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飞了四五十趟,几乎每天都在飞,要签十多份合约。”


为什么韩国欧巴的开票时间那么晚?

也是韩国经纪公司要求的


对于让很多粉丝困惑不解的“为什么每次韩国艺人的开票时间都很晚”这个问题,趣票网的Ala给了解答,“因为韩国人要思考很久,他们需要走流程走很久。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走什么,但是他非要把你逼到演出前一个月才开票、让我们批文只剩演出前一两个星期才出来,其实我也不理解不明白。”


2014年趣票做的BIGBANG见面会,YG公司把售票的时间压得很短,这样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没有时间去做项目招商——BIGBANG没有、EXO也没有。那为什么这次宋仲基会有呢?“就因为谈得比较早,又很早就把消息放出去了,所以有相对充分的准备时间。”



▲BIGBANG的开票时间距演出时间不到一个月


Ala解释了其中的时间逻辑,“哪有主办方不想把售票期延长的呢?应该没有吧!不管我是真开票还是仅仅放消息,我敢把消息放出来的大前提,必须是我的批文已经OK了,不可能批文各方面没弄,我就开始做这个事情。但每次从开票到演出之间,都只有很短的时间。”她还说道,其实韩国艺人的报批很简单,比如广东地区,只需要上报到省批,无需再往北京文化部报,但却要花很多时间在公安上,“韩国艺人的演唱会影响力都会很好,涉及到比如内场的座位、安全码、安保人员,这方面需要比较多的时间来协商。”


另外,开票本身也需要节奏感,不是能开了就马上开。乐福的Ivan就表示,宋仲基的开票不急不缓的原因是,要考虑到市场的饱和度,“成都、上海不开是因为要等一等,要等这几站的票处理得比较不那么饱和,这是节奏的问题。一个好的公司它会把握整个市场的节奏,票务的节奏,还有票务的反应。不是你全部一起开了,就一定能够卖得好,我们是一步一步地造势。”


经纪公司搞定了 还得伺候好欧巴们


别以为辛苦可以到此为止了。与经纪公司的周旋还只是“前戏”,还有跟艺人相关的大小事宜等着这些演出商们。“我们会尽全力满足他们的要求,但是到某些地方开演唱会,可能食物不符合他们的口味,比如他们一直提出说要吃韩餐,有些地方没有韩国餐厅,我去哪里找?这也是很大的难题。”小杰告诉记者。


Ala遇到过韩方提出的要求更加“奇葩”。“韩方那边说要喝星巴克,我说我一次给你买十杯放在那里,冰随时加就可以。他说不行,他必须要喝新鲜的。还有某个艺人每隔半小时要吃一桶肯德基,所以我们就得每半小时去买一桶。你说这么多好吃的给他吃,他为什么非要吃肯德基……”Ala一口气说了一大串韩方的需求,比如一定要有韩国泡面、有香蕉就开心、必须要喝斐济水……“而且要在盖子上面打个孔,把吸管放进去。”


小杰总结,公司做了包含港台、欧美艺人在内的众多落地活动,遇到最多问题的非韩国莫属,“突发状况比较多,比较难伺候。”


引进欧巴们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连BIGBANG也亏过


这次宋仲基中国巡回见面会开创了经纪公司参与分账的商业模式——以往都是由主办方直接买断韩星来华的所有收益。在Ala看来,“以前是因为他们还不够信任你,包括票房收入也不是很高”。而且,这次作为赞助方的一家视频网站和直播软件的会员和打赏收入,也会和主办方、经纪公司进行分账,但只是部分项目。



▲宋仲基见面会和某直播软件合作分账


这次在商务合作上的突破,是Ivan引以为傲的,“换一个公司来做,未必能做到我这样的程度,一个是商务的部分,它未必能跟艺人这么开放,第二个是让艺人在服务这么多品牌的时候不出问题。我们很多的合作方都是长期的。”


Ala也很看好分账模式,“能让经纪公司认清国内的市场,第一,不要觉得自己艺人真的是怎么样了,第二如果他们收益高了,也可能有利于我们下一次的合作。他们也会出力,打个比方,我叫他录个ID,他不会说不要。这个是跟利益有关,你录了票房会更好。”


13家赞助商傍身,票房在水准之上,抢下这棵“摇钱树”的乐福不说赚得盆满钵满,至少也处在韩国艺人来华演出收益的金字塔顶端。Ivan坦承,宋仲基这轮算得上今年利润率最高的巡演,但总收益还是没法和一场2000多万票房的陈奕迅相比。


当然,宋仲基巡演的成功并不具有普遍意义。Ivan告诉记者,“这个行业的风险还是蛮大的,我们也亏过,比如2014年底投金宇彬的时候,赔得很厉害。当时我很看好他,觉得他会是下一个金秀贤。金贤重我也亏,Rain、张根硕的部分城市也是平平。假如说每一个项目都能赚钱,那就是神了。”


总体来看,他所在的乐福控制在“大赚小赔”,一年六七个项目,很多都是赚一点,有宋仲基、陈奕迅、BIGBANG几个爆款就够了,而其中变数最大的还是韩国艺人,“说不准,可能他碰到一个作品,就能够起来。”


Ala所在的趣票网也在韩国艺人身上亏损过,而且还是人气颇高的BIGBANG。“我们那年做BIGBANG见面会,第一场广州。那时候我高估自己了,广州是亏了,还亏蛮多的,不止上百万。后来成都赚回来了,整体项目是打平的。”


小杰承认韩国艺人演出的利润率很高,“吸金度太高了,有一个项目光赞助费用或合作方给的钱,可能就超过它的成本”。但相比之下,今年的演出成本高了不少,涨幅明显超过了前两年,再加上直播平台对票房的冲击,“现在就非常两极,BIGBANG就是好的地方做得非常好,不好的地方最后就没有人去买票。”利润率也在下降。这些好不容易把欧巴们带进国内的主办方或代理商,日子也并不都好过。


还记得EXO那场
 只唱了5首歌的“演唱会”吗? 


今年3月26日EXO在上海演出,原本是一场粉丝见面会被硬生生宣传成EXO的演唱会,结果EXO只按照合约登台献唱五首歌之后就退场,引发粉丝集体要求退票,并指责主办方诈骗。这个被圈内戏称为“3.26事件”的“骗局”,很直接地揭露了韩国艺人来华演出的阴暗面。



▲EXO粉丝声讨主办方


之前腾讯娱乐对这场“骗局”有过详细调查(详情请戳这里),小杰所在的亚提斯文化正是当时的“中介公司”之一。事发之后,亚提斯也遭受到了主办方的炮轰,指责其“拿钱跑路”。这次采访中,记者问到了他对于这件事的看法。


“3.26这个状况比较特别,它的主办方也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问题,本来我们是要取消这场演出的,因为对方把酒店取消掉,把艺人班机取消掉,把接待什么都取消掉了。但这个主办方找来的投资方刚好是我们认识的朋友,拜托我们一定要做完,我们最后不得已,还是硬着头皮把艺人请上去表演。我们把酒店房间重新定了,车辆重新安排,还有机票也重新帮他们定好,落地费用都是我们去垫付的,这个是特别的情况,那个公司从头到尾没有出现过。”


原本EXO在4月23日还有一场演出,后来被提前取消,也是因为和主办方产生了分歧和利益纠纷,“我了解的情况是对方已经收了投资方的钱,可是他一直骗我们说还没有收到钱,他要垫款。其实他早就已经违约,深圳被我们取消掉之后他暴露出的问题更大。他很生气,就开始刁难EXO上海站落地的工作。但我一样是可以按照合同要他负责的;如果没有负责,我有权利取消演出。我们继续下去,就是为了把这个做完——因为离开演时间太近,我们也担心对粉丝群体会有影响。但是我们没有想到是他把(见面会)宣传成EXO的个唱,这是问题最大的地方。”


小杰说,这次合作圈里许多行业内的大哥都给他打电话,但是只能自认倒霉吃亏。他透露说,EXO这个事件现在还在打官司,因为涉及到经济纠纷,这场官司一时半会还不会有结果。


趣票网的Ala也遇到过不少骗局,她回忆说,曾经有个韩国知名团体的经纪人后来自己独立开了公司,跟她说可以把他们的巡演给她做,她直接告诉对方要跟艺人经纪公司直接签才肯合作,“我不想冒这个险,就算给我一千万赚我都不想承担前面几千万的风险,宁愿不要做。”可怕的是,她后来知道那个韩国的团队跟其他公司合作,最后拿钱跑路了。


Ala分析说,以前引进机制并不成熟的时候,经常有发生这样的情况:有些经纪公司负责人把这个项目卖给了A,但是负责人爸爸就把项目卖给了B,最后会发生收了钱但项目还是要取消的这种情况。“其实跟这些经纪公司打交道之后,我发现没有我们想象中得那么的麻烦和困难。反而是经纪公司很希望跟直接投资人去做对接,但是他们也会面临这个问题,就是总是会有第三方卡在那里。


乐福的Ivan也坦承目前的市场比较混乱,需要规范,“取消一场演出真的很麻烦,退票,场馆的租金怎么办,你报批过了,你不做,你要交待,你跟粉丝要交待,还有宣传的投入,对运作整个项目来说,一开始就要有一个整体的统筹安排。”


 未来韩星来华新的合作模式在哪里? 


韩国艺人身价越来越高,这是不争的事实。据传BIGBANG去年的身价是800万,今年则上升到1200万,宋仲基也是这个身价,打个平手。对于想赚钱的演出商来说,要去判断一个艺人什么时候红很重要,比如当年金秀贤的巡演就是在签在他还没完全走红的时候,所以身价不高,但是等红了再去签,不仅价格高,还面临许多演出商抬价的局面。



▲宋仲基身价超高,但是赞助商也多


Ala正在思考有没有什么新的模式,可以打破这个局面,她目前能想到的两点,但实际操作起来很困难,或者说韩方配合度不会很高。她想到的第一点是,在韩方一个新人的发展期中,中方能作为分站来帮这个艺人做宣传,除了常规的宣传稿之外,还可以利用优势推到一些拼盘演出中,增加曝光率。“我们是可以把他们的东西更好地发扬出来的,这也有利于艺人。我不想只是把演出拿过来,票卖完了就结束了,我希望将来可以朝共同发展的方向走。”她设想中的“共同发展”是,等艺人累计到了一定粉丝量,接下来的巡演由中方来做主控,“包括将来多少年之内可以开演唱会的时候也是由我们来负责,但是很多韩方的人想的很多,他们不愿意,可能未必会迈出这一步。”


因为总有可能比别人晚一步,或者不能提前知道哪个艺人会红,所以Ala的第二个想法是“如果能跟韩剧方能打通,可能就会知道哪些艺人会火”。事实上,韩方也曾主动提出过这个合作模式,Ala说道,韩方曾带她去参观过许多电视剧审查小组。但是这个操作手法涉及到更多的关系,所以也并没有打通。


亚提斯的小杰表示,公司未来的业务会开始慢慢去做一些欧美艺人,“韩国的,我们还是不会去重点跟人家竞争好的项目,对我们来讲是不划算的。相对而言,欧美艺人的条件好谈许多,欧美相对的不是说一下子突然爆火,是属于慢慢铺陈,我们在找一些比较优质的项目。”


但是欧美也有欧美的风险,尤其是政治风险,乐福的Ivan分析说,去年的邦杰瑞取消了,Lady Gaga进不来,麦当娜最多只能开到香港澳门,“相对来说,韩国艺人在政治风险上,还是低许多。”



▲欧美艺人在大陆市场也有很大的风险


 总结陈词 


韩国艺人来华演出,目前看似一块很大的蛋糕,很多国内的演出商在相继争抢。在一波波韩星人气爆棚的映衬下,它也许确实是个肥差事。但其中受到诸多因素的综合作用,比如与韩方的沟通方式、韩国本身的行为模式、国内演出商的资质和心态、韩星更新换代的速度的影响,还有很多明显的缺口和不足。或许宋仲基这次巡演的总体成功是个好的借鉴,给了未来演出市场更多可能,而这种期许不应该仅仅给了韩国经纪公司和国内演出商,也应该给到那些掏腰包追星的粉丝们。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宋仲基见面会香港站全程,好友李光洙助阵 。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