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子王平安在新西蘭的音樂夢之旅

<- 分享“每日新西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2 每日新西兰


   

关注每日新西兰,随时随地第一时间了解时事动态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关注每日新西兰,你都可以得到有关新西兰的第一手信息。

     

音樂治療師王平安。 (照片提供/王平安)

王平安在台灣軍人家庭長大,爸爸從小就栽培她學音樂,並規畫好她的生命藍圖,希望她找個好人家,當個家庭鋼琴教師就好了。只是13歲那年,爸媽做了移民紐西蘭的決定後,她的生命開始有了些變化。

然而,音樂的學習路上,王平安發現自己不管再怎麼努力,演奏上的水平始終都普普通通,加上人在國外,語言不佳,交不到朋友,因此個性開始變得更加自卑。 傳統的觀念告訴王平安,不管自己愛不愛做、表現得好不好,她一定要達到父母親的期待。果然,她還是硬著頭皮拿到了音樂學碩士的文憑。

             老人院工作 卻找到音樂安慰人心的願望                            

                         

王平安與2個弟弟與1個妹妹從小就移民到紐西蘭。 (照片提供/王平安)

「我們這個工作難免需要幫人把屎、把尿,妳覺得妳做得來嗎?」王平安印象深刻說道,本身從小就是一個富有「同理心」的人,所以畢業後就去一家「老人院」應徵看護,主管當時問她這個問題,她只回答說:「我覺得我可以。」就憑這句話,她開始擔任看護。

但以一個從小到大學音樂的女孩來說,這份工作對父母來說,卻是非常丟臉。

王平安說,雖然國外的老人安養機構比台灣好,但無法改變的是:「打開門後,撲鼻而來的老人味。」無形之中,就能感受到什麼是「瀕臨死亡」的感覺。儘管「能陪一位老人多聊幾句,多一點溫暖,也很有意義。」然而,看護的工作什麼雜事都得做,她很努力,甚至自告奮勇做「夜班」。

某天上大夜班的她,在醫院打掃大廳時,看見了一架鋼琴,雖然很想上去彈彈看,但她怯步了,站在原地默默跟神禱告說:「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用音樂去陪伴、安慰孤單失落的靈魂

王平安萬萬沒想到,11年前她心中微弱的呼求禱告,神開始在她的夢想、愛情、親情中動工,讓她11年後重新領受神的愛與呼召,成為一個音樂治療師的幸福人妻。神大大使用她的音樂,祝福、安慰許多人心。

                      

王平安取得音樂學碩士文憑後,就在老人院擔任看護工作。 (照片提供/王平安)

追求夢想的開始 卻苦無能力 面對生命中的兩個荊棘習題                            

她離開紐西蘭,準備來到台灣想用音樂來服事,不僅買了錄音所需的設備,還在一邊在基督教書房工作,一邊學習錄音技術。

但過去的學習路上,「演奏、創作」都是她沒接觸的領域,摸索了2年,遲遲找不到「靈感」,結果打包回紐西蘭,在威靈頓音樂學院深造「音樂治療」,沒想到不久後,所有放在家中倉庫裡的錄音設備,全被偷光。

夢想就像種子一樣,撒在土壤裡,但要發芽破土而出,就會碰到『荊棘』。」上帝在王平安的夢想中,埋下許多需要面對的「生命問題」。

這段實踐夢想的過程中,神讓她發現自己生命中的2個荊棘,第一個就是「父親的愛」,因為她一直渴望得到父親的肯定,但偏偏她怎麼努力,都得不到。第二個荊棘就是「自己也不看好自己」,只因自認在音樂領域上「技不如人」。

「這張專輯是神給我的一張『證明書』,證明自己沒有後悔走(音樂)這條路。」《走過》這張鋼琴演奏專輯花了2年半才完成,整張專輯的樂曲編排沒有刻意的安排。而且,從錄製到發行專輯的過程,就像是一個從「原本沒有勇氣坐在鋼琴前彈奏」的王平安,到最後拾起勇氣,用音樂講述與自己、神、父親和好的成長點滴。

            

王平安前年發行的《走過》鋼琴演奏專輯。 (照片提供/王平安)

面對荊棘:與日記男的相遇                            

其實,王平安的父親以前對信仰非常火熱,但後來與教會牧者發生衝突後,雙方處理不當,便開始厭惡教會。

「直到信仰開始影響我的時候,爸爸對教會的反感更大。」因為爸爸在教會受到的傷害,導致王平安每逢去教會的時,都會招致責備,甚至對家庭產生罪惡感。但在教會久了,自己的觀念也開始與父親產生不一。

談到自己對父愛的渴望時,她說起了兩段愛情故事。

第一個交往對象:「日記男」。這名日記男不僅大她5歲,且個性與父親完全相反。她甚至認為日記男就是神要賜給她的伴侶,但父親對日記男沒有好感。某天,平安與日記男到家中談婚事時,爸爸以「我不平安」反對了婚事,更嫌棄日記男能力不足,無法給女兒更好的生活。

結果日記男決定前往新加坡創業,證明自己的能力,也與王平安失聯了8、9個月。但就此時,王平安也在教會中認識了現任丈夫「欣然」。

王平安說,她與日記男的感情結束,並沒有找到「分手的答案」,直到某一年父親生日時,她打了通電話給父親祝壽,想說刺探一下父親,了解有無可能與日記男死灰復燃時,卻得知原來父親根本不希望,她與日記男在一起,且當初說的種種「暫緩婚事的理由」,全是為了拆散他們的謊言。

「我當時情緒非常激動,因為這對我來說,完全是一種被『捉弄』的感覺。」王平安當天情緒非常激動,並且傳了通分手簡訊給日記男,不僅對日記男感到內疚,也自此與父親決裂。

                                神所預備的對象 「欣然」追求                            

   

平安與欣然兩人在紐西蘭相識相戀。 (照片提供/王平安)

「我跟欣然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與先生欣然是在紐西蘭威靈頓教會的小組中認識,當時她心想:「怎麼會有人跟我同一天生日?又是第二代基督徒!」她開始注意到他。不久後,兩人雖然開始互有好感並展開交往,但王平安卻放不下上一段感情。

「我始終都拿欣然與前男友比。」王平安說,當自己帶著與前任男友的遺憾,進入感情的時候,很快就陷入矛盾的狀態,導致她與欣然的感情也愈走愈困難。 「我一直都覺得日記男才是神為我預備的對象。」於是,她決定與欣然協議分手。

接著,就在準備前往新加坡找日記男的前一天,「早上醒來,顏面神經突然癱瘓,右臉完全無法做表情。」因此,她原先計畫好的一切,完全打斷,根本沒辦法出門。

                                三人行的會談 發現父愛的渴望                             

王平安罹患顏面神經失調後的治療過程中,欣然始終陪伴在她身邊。她認為,當時發生顏面神經癱瘓,是神攔阻她前往新加坡,因為到最後,神讓她在一次「三人」的會談中發現,自己對日記男只是一種「父愛」,更讓她明白,自己多麼渴望得到父親的認可。

「我看得出來:『妳很在意他』,妳還是跟他在一起吧。」這是日記男對王平安說的最後一句告別的話。

原來時間會改變一切。神讓她看見:「理想中的愛情與神所賜的愛情之間,有多大的差距。」因此,日記男跟她告別時所說的話,點醒了她,原來自己一直在尋找一個跟父親全然不同的男人,且希望從中得到安全感,因她心裡一直認為:「只要找一個比父親好的男人,就可以成為她的丈夫。」

神賜給我們的另一半不見得是自己心中最優秀的那位,但絕對是你甩不掉的那個人。」王平安說,如果沒有那次的會面,她根本不可能有勇氣跟欣然同奔婚姻的道路。

  

王平安終於願意將自己嫁給和神心意的男人。 (照片提供/王平安)

婚姻同奔天路 為神重拾音樂的夢想                            

神也祝福他們的婚姻,先生不僅鼓勵平安放下失敗,重拾音樂的熱情,且在創作過程中,伴她度過一切瓶頸。

「我覺得妳應該為神,完成妳最初的夢想。」兩人新婚不久,先生就鼓勵當時正在身為家庭主婦的王平安。王平安說,從小到大,父親都會告訴她:「嫁為人妻,就做好家庭主婦的事,不要再想其他的事。」這樣的觀念直到她自己當了家庭主婦後,才完全改觀。

因為先生不僅鼓勵她繼續追求夢想,神更藉著婚姻,翻轉了她在音樂道路上的自卑感。

「一切從零開始。」《走過》這張專輯,就是她從完全不懂錄音、編曲,到最後做完整張專輯的證據。在他們夫妻倆決定要錄製專輯時,連錄音的電腦都沒有。空有音樂知識的她,完全沒有錄音的經驗。

王平安記得,第一次拿出自己錄好的Demo,給最好的音樂朋友聽時,朋友卻告訴她:「平安,妳知道嗎?在台灣每一條大街小巷,有多少人懂音樂嗎?為什麼出專輯的人是你?」因為唱片市場不景氣,全台灣有多少人抱著音樂夢,渴望自己能成名。但神告訴她:「即使在(不景氣的)曠野,祂也能讓夢想開花。

                                為神做夢的勇氣 也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                            

我有為神做夢的勇氣,但也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走這夢想的道路。」王平安的音樂道路上一路走來,感覺從沒人肯定過她,到面對挫折再次站起來,甚至錄製專輯時還遇到財務問題等,都是她從未想過-原來出唱片要花這麼多心思,注意許多枝微末節的事。

王平安想起,當初在老人院為神許下的願望,一路走來,從音樂、愛情到父愛,全部都在神的醫治與恢復中。

「能出唱片,完全是神的恩典與帶領。」說到出唱片的機會,王平安說,當初回到台灣,為自己的夢想實踐時,認識了基石音樂的老闆。某次將自己錄製的Demo放在Youtube上,恰巧被基石音樂的老闆聽到,就收到訊息說:「有沒有可能,有一天能跟妳合作?」

「很多自己正在實踐的夢想,其實神早已預備好,只是『還沒到』!」王平安表示,神不會消滅我們每一個人的夢想,而是我們願不願意為夢想,走上十字架的道路。

                                面對荊棘-與父親和好                            

而事實上,她心中對父親的愛從未改變,也一心想與父親和好。因此,王平安在專輯中的第一首曲子〈港口的呼喚〉,就是寫給父親的第一首創作。

「這首曲子的創作動機,原本想寫出『跟父親告別』的想法。」王平安感動地說,當初創作這首曲子時,以為自己正在跟父親告別,但神卻感動她:「把這首曲子寫成『盼望版』的吧!」

「沒想到寫完這首歌,神就開始動工。」某天她收到父親傳來一封E-mail,信中寫了一句話:「如果媽媽有什麼三長兩短,我永遠不會原諒你們!」才得知父親帶罹患肝硬化的母親回台灣看病時,不小心摔斷了腿。

神告訴我,現在就是付出行動的時刻!」王平安知道這件事可能是與父親和好的關鍵,於是搭機回台,開始照顧父母,2個月的期間內,關係開始得到很大的翻轉。

「奇妙的是,這件事開始讓父親的脾氣與個性隨之軟化。」她說,以前父親從來不知道自己個性的問題,但是在照顧他們的過程中,也發現自己有不對之處,甚至跟她道歉和好了。

      

王平安也因創作的關係,開始與父親和好,這是他們全家人出遊的照片。 (照片提供/王平安)

「『夢想』,『走過』才知道!」王平安說,整張專輯其實很勉勵現代人對夢想的堅持。

藉著這張專輯帶出來的信息,不只是透過音樂講述自己的故事,安慰憂傷痛悔的心靈,神更藉著她宣傳專輯的機會,四處傳講自己的見證,大大地使用她。

「我想神給我的呼召,不只是用音樂安慰人心,而是鼓勵許多缺乏信心與夢想的人,走神所賜的道路。」

新人入群请长按以下二维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