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国歌将被修改 身患绝症的他夙愿终成

<- 分享“加拿大第一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7 加拿大第一生活



加拿大下议院国会议员15日表决通过修改国歌歌词,将原本带有性别意味的歌词,换成中性字句。225票赞成,74票反对。


此法案在正式成为法律生效前还要经过参议院批准,不过基本上修改歌词已成定局。


这项法案将把英文版加拿大国歌《喔,加拿大》(O Canada)歌词中,“你所有的儿子忠诚爱国”(True patriot love in all thy sons command)改成“我们大家忠诚爱国”(True patriot love in all of us command)



这项由自由党议员提出的法案,今天在自由党掌控的下议院(House of Commons)表决通过。

总理杜鲁多去年10月当选后,把性别包容政策列为施政重点,他任命的30位内阁阁员男女各半。而修改歌词,也是这一思想的延续。

但有一些保守党议员反对修改国歌歌词,他们认为这么做并未和人民充分讨论。前任保守党政府2010年也曾提议修改国歌歌词,后因民众反对而缩手。

修改后的国歌歌词:

O Canada!
Our home and native land!
True patriot love in all
of us command.
With glowing hearts we see thee rise,
The True North strong and free!
From far and wide,
O Canada, we stand on guard for thee.
God keep our land glorious and free!
O Canada, we stand on guard for thee.
O Canada, we stand on guard for thee.


此次国歌修改充满戏剧性


1.法案发起人身患重病 有生之年终成夙愿

 

去年四月,加拿大自由党议员Mauril Belanger推出了一份私人议案,想要将加拿大国歌中的“你所有的儿子忠诚爱国”(True patriot love in all thy sons command)改成“我们大家忠诚爱国”(True patriot love in all of us command)


虽然只改了两个词,但其意义非同小可。如果改变,那么国歌就不会再偏向于男性(son),而是达到男女平等,通过“我们”一词,将全体女性也包括了进来。

 

当时正值联邦大选,发动这一议案的议员Belanger属于自由党,而自由党长久以来都深受女性选民的青睐,为男女平等付出了诸多努力。

 


而且Belanger此人可不是普通的议员,当时他实际上是自由党内炙手可热的议长候选人。因此当时媒体普遍猜测:他发动这一议案是为了博人的眼球,讨好女性选民,为自己的升职炒作。

 

此议案最终失败,受到了保守党的阻击,投票结果:144票反对,127票赞成。

 

在经历了一次失败后,今年,Belanger再次发起议案,还是要修改歌词。

 

但这次情况却大不一样。

 

去年年中,Belanger被诊断患有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英文缩写ALS。

 


提起ALS,相信大家会有些印象,因为曾经风靡一时的“冰桶挑战”的目的就是为ALS患者们募捐(通过全身浇冰水来感受ALS患者的痛苦,ALS患者被形容为“渐冻人”)。

 

在被确诊患有此疾病后,Belanger的健康每况愈下,


先是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着失去了独立行走能力。 



一个月前的国会辩论时,Belanger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他坐着轮椅被人推进议会,无法发声,只能先在电脑上敲打文字然后让机器朗读。




他入场时,在场的全体议员均起立,报以热烈的掌声。

 

但就算这样,那次他仍然失败了,首先一点重要因素:当时正值Fort Mcmurray大火,全国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灾区,很多议员无暇顾及这一法案,而且怕在这种山火蔓延的时刻修改国歌歌词会引起民愤。


其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因为受到了保守党的阻挠。

 

 

2.保守党以“无限制辩论”进行阻挠

 

加拿大国歌的每句歌词都有它的历史意义。

 

其实在最开始的1906年版国歌中,原歌词是"thou dost in us command(吾等皆为你守望)",但是到了1913年,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加拿大参战,而参战的士兵绝大部分是男性,为了激励这些士兵,国歌的歌词便被改成了“in all thy sons command(所有的儿孙都为你守望)”

 

因此从这个角度讲,歌词中的son并不是单指男人,而是指那些为国捐躯的士兵。这句歌词也因此被赋予了浓厚的历史意义。

 


Belanger此人在军队服过役,他本人就曾是一名士兵。而他想要修改国歌的理由是:爱国不是男人的特权,女性也为国家付出了很多。

 

第一次失败是因为他不停的强调要将国歌“现代化”,说“现在已经是2015年了”,不应该再像以前那样守旧。而“现代化”这一词令加拿大民众很反感,保守党也攻击称:“这是对曾经那些勇敢的士兵的侮辱”。




但是这一次,Belanger换了一个说法,他不再说“现代化”,而是说要“回归到最初的版本”,也就是1906年那一版本。

 

和之前相比,这次“回归到最初的版本”的说法获得了更多的支持,再加上Belanger本人身患重病还坚持不懈的毅力,更是博得了许多同情。

 

而且保守党因为大选落败,因此在国会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席位,假如投票的话,保守党可以说是必败无疑。

 

可这一次,保守党也使出了新的招式。



 

修改国歌这一法案属于私人法案,根据国会程序,此类法案最多有一小时的辩论时间。

 

假如一小时过去了议员们还没辩论完,其中绝大多数也拒绝投票的话,那么这个法案就会被重新打回冷宫,排队等待下一次轮到它了才能重见天日(因为国会有非常多的国会议员的私人法案,所以要按顺序一个一个来)。

 

而这一等,恐怕就要等至少一年。

 

辩论进行时,保守党议员轮番上阵,每个人都故意长篇大论的拖时间。议长建议大家投票时,保守党议员也以辩论没有结束为由拒绝投票。

 

保守党表示,改国歌是一个不能开的先例。假如今天为了考虑女权主义者的想法而把歌词改成男女平等,那么以后呢?歌词里也涉及了上帝,如果哪天无神论者也感觉不合适了,那么是不是也要把上帝那一句改掉?


而且加拿大的代表动物是海狸,而海狸啃树皮,如果环保主义者也不高兴了,那么是不是连海狸也要改?

 

最终,一整个小时过去了,投票也仍未能进行。

 

保守党的这种冗长辩论的策略其实在政治上很常见,还有一个学名,叫作Filibuster(无限制辩论)


 


Belanger议员的第二次努力就此泡汤。当时很多人担心就凭Belanger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很可能有生之年看不到这个法案通过了。

 

 

3.一众国会议员为助Belanger完成夙愿 纷纷让出位置


所幸,Belanger的精神感动了他的同僚,不仅是自由党议员,很多新民主党议员也表示了支持。很多议员主动将他们的提案退后,愿意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给Belanger。


这样Belanger的法案就可以插队。


例如议会中魁北克政团的众议院领袖加布里埃尔·圣马丽(Gabriel Ste-Marie)上个星期就在会见Belanger办公室的职员后,同意把讨论自己有关修改海外避税议案的时间让出来,让议会先讨论Belanger的议案。


圣玛丽说 “这是我力所能及的。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Belanger的人格和疾病一直感动着我。 他是一名伟大的议员”。



法案最终通过

 

于是就在昨天,Belanger的法案再次出现在国会辩论中,并最终以225票赞成,74票反对的压倒性优势通过。表决通过后,议员们全体起立,用官方语言法文和英文合唱歌词修改后的国歌。

(文 鹤面)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