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昨日终于脱欧了!但是这是为什么呢? 看了这些电影你就知道了!

<- 分享“澳洲同城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5 澳洲同城网



昨天,英国终于宣布脱离澳洲, 从此单飞了!





这些天来,英国脱欧和留欧两派闹得如火如荼,甚至出现留欧派议员被刺杀的事件,连从不干预政治的“超强待机”英国女王也在换着花样表达自己的意见。作为世界最发达经济体之一,英国的最终决定牵动着世界的目光。




当然,不管是脱欧还是留欧,不过都是政治利益的套路罢了,当初加入欧盟,同样也是为了利益,现在,如果脱欧利益大于留欧,崇尚务实的英国人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甩开欧洲的羁绊。





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剧《是,大臣》中已经道明了当年加入欧盟前身欧共体的真实原因。


但不得不承认,英国人对欧洲大陆的情感确实值得玩味。尽管英国位于欧洲,但英国人却骨子里不认为自己是欧洲人。

曾经就有个段子形容英国人对待欧洲,尤其是法国的态度:“全球变暖,海平面上升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吗?有,那就是可以离法国人远点。”



那么,身为欧洲重要一员的英国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看淡欧洲,狂黑法国的心态呢?


这就要从他们跟欧陆错综复杂的关系说起。


跟日本一样,英国也是一个岛国。但相比远离大陆的日本,英吉利海峡其实并不宽,在最窄的多佛海峡,天气好的时候,从法国海岸都能看见著名的白色峭壁。





从古至今,欧陆上的强权一直都觊觎着这块土地。于是乎,英国的古代史,就是一部后浪拍死前浪的侵略史,而先来者在面对后来者的入侵时,往往都是身死族灭的悲惨结局。


公元43年,欧洲第一强权罗马帝国占领不列颠,开启了英国有历史记载的外族入侵史。



公元60或61年,爱西尼部落的布迪卡女王起兵反抗罗马统治。起义军一度攻陷伦敦,但最终兵败身亡。





从3世纪开始,罗马军团陆续撤离不列颠。盎格鲁、撒克逊、朱特等日耳曼部落乘虚而入,屠杀本土居民,占领了除苏格兰和威尔士之外的所有领土。



很多残余的本土部落跑到威尔士定居,他们当中逐渐流传起了一个传说:他们的国王亚瑟将有一天带领他们赶走侵略者,光荣复国。




可惜亚瑟再也没有到来,这些日耳曼部落却定居下来,England(盎格鲁人的国家)就成了这块岛屿的代名词。这些日耳曼部落在漫长的岁月里,形成了七个国家。




但是这些日耳曼人也没有过多少安宁日子。自公元793年起,来自丹麦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北欧人开始进犯他们。



公元865年,北欧人开始全面入侵英伦七国(史称:异教徒大军入侵),先后有六个国家被征服,只剩下西南部的维塞克斯(Wessex)王国苦苦支撑。在阿尔佛莱德大帝的带领下,维塞克斯最终打败了入侵者。




在随后的历史中,丹麦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轮流争夺着英国的最高统治权。






从此,英国结束了被外族入侵的历史。但来自欧洲大陆的威胁,从没有休止过。



些历史却深深影响了英国人的心理。在他们看来,欧洲大陆永远蛰伏着一只野兽,随时都有扑向自己的可能。于是他永远也不能允许欧洲出现一国独大,强权就是对英国的威胁,因此敬而远之,防范未然,一直都是英国对待欧陆的国策。



其实在欧陆人面前,英国人的角色不仅仅只是千年小受。英国人曾经通过联姻,继承和征服,拥有过一个庞大的海陆帝国,史称安茹帝国。




从此,英国人就跟欧陆,尤其是法国人几百年的相爱相杀开始了。



首先,帝国国王在英国可以作威作福,但在法国国王面前,仍然只是个封臣,活活被矮化了一截。

但他的领地,却远远超过法国国王的地盘。而且还是西欧最富庶的地区之一,仅加斯卡尼地区的葡萄酒税收,就超过了英伦三岛的总和。当时的英国上层,用法语办公,吃法式大餐,看法国传来的流行骑士小说,绝对是一个大陆国家。



著名的“狮心王”查理,不会说英语,在伦敦就带过几天,剩下的日子就在耶路撒冷跟萨拉丁相爱相杀,为了筹措军饷,连伦敦都差点典当出去,连死都死在法国

可是对于法王来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于是从1200年开始,英法战争爆发,当时的英王约翰一世不得人心,结果仗打下来,不仅南边领土大量沦丧,连自家的龙兴之地,诺曼底也丢给了对手。




约翰从此被人送外号“失地王”,如今在银幕上华丽转生成咆哮帝

但在1337年,英国国王开始反攻,与法国断断续续打了一场后世被称为“百年战争”的世纪大战。

初期英国捷报频传,法国傲娇骑士被英国土鳖长弓手打得几次满地爪牙,英国最嚣张时候,占据法国半壁江山,还娶走法国公主,试图鲸吞法兰西。




于是,骑士就被很多人黑成中看不中用的典型

然后的故事我们都很熟悉,一个名叫贞德的法国农妇出现了,她宣称自己受到上帝启示,带领法国人民开始了反击战。




法国人对野战炮的率先使用,让英国的长弓兵优势不再,在大炮的轰鸣之下,英国军队被撕得血肉模糊。




最后,英国人除了保有加莱港,曾经的领土一个不剩地给了法国人。

英国并没有放弃对故土的索求,亨利八世时,他还梦想追寻祖辈的脚步,光复失地,结果攻占几个城池后,又灰溜溜地撤走了。



不过嘴炮还是要打的,直到 19世纪之前,英国国王长长的头衔上,还会加上一个法国国王,以宣称对法国的主权。

失去大陆领土,可不仅仅是掉块肉那么简单,英国王室长期以来一直是大陆思维,对于本土英国人和英国文化是极其不屑的,但失去大陆之后,统治阶级的文化母带被割裂,转而正视本土文化,曾经被视为母语的法语,逐渐成了外语,而曾经被视为下等人语言的英语,最终成了国王登基宣誓,法律文书等法定语言。现代英国的诞生,恰恰就形成于英国人失去大陆最后一块领地的那一刻。

与大陆若即若离的历史,强化了英国人“我们不是一路人”的这种意识。区区几十年的欧洲一体化,根本无法将其抹去。如今的脱欧公投,既有政治经济利益的算计,对欧盟现状的不满,其实也是隐藏在英国人心中几千年的潜意识释放。如果英国最终离开欧盟,是否会走得更顺利呢?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