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回忆:奥兰多枪手问躲厕所里的人有无非裔

<- 分享“美国CCHP地产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6 美国CCHP地产网



当地时间14日上午10点左右,奥兰多医疗急救中心(Orlando Regional Medical Center)召开新闻发布会,界面新闻在现场获悉,该中心共接收了44名伤者,目前仍在该医院接受治疗的伤者有27名,其中有6名处于危险的临界状态,5名处于警戒状态,另外16名情况基本稳定。另有部分伤者被转移到其他医院接受治疗,9名伤者在当天送到医院后的几分钟后即死亡。

幸存者Angel Colon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但还不能行走。


“目前没有更多伤者死亡。”一位主治医师说。对于仍在接受治疗的伤者,一位医院工作人员说:“他们中大部分会活下来,但身体的部分功能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最好的事是今天Angel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并和我们一起坐在这里。”伤者Angel Colon目前还不能行走。他在枪击(专题)案现场曾两度与枪击者正面相遇,三次受到枪击,手部、腿部以及臀部受伤。


当天凌晨2点多,Angel与朋友们告别正要离开酒吧,突然听到一声短促的枪声,“我们抓住彼此然后迅速逃散”。中枪后的Angel左腿骨折,无法移动,只能躺在地面上。四散逃生的人群在Angel身上越过。


这时,枪击者Mateen开始走到另一个房间扫射,Angel伏在地面上,避免枪击者发现自己还活着,“我以为我暂时安全了”。然而,Angel没有想到,Mateen居然回来向地面上已经中枪的人群继续扫射,以确保地面上的人都死了。枪声越来越近,Angel甚至听到Mateen向自己身边的一个女孩射击,“我完了,我要死了,下一个就是我”。


当枪击者再次向他开枪时,Angel的手部和臀部受伤,最终,他被警察救了出来。在离开酒吧时,Angel看到地板上到处都是尸体。在发布会现场,Angel的家人一直站在他身后。Angel说自己的朋友们都在这次枪击案中幸存下来了。但Angle在现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警察并没有在最快的时间内及时进入酒吧,“我对警察呼救,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立刻冲进来”。

另一名受伤的20岁女孩Tiara Parker在奥兰多医院(Florida Hospital Orlando)的新闻发布会上也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事发当晚她是第一次从宾夕法尼亚来到佛罗里达州,“当我和朋友们中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游戏,这是真实发生在我们身上的遭遇”。Tiara和另一个中枪流血的朋友一起躲在洗手间里。

这个朋友最后并没有逃出来。躲在这个隔间里的人越来越多,压在Tiara受伤的腿上,让她疼痛难忍,只好向旁边的隔间挪动。这时,Tiara听到枪击者Mateen拨通了911电话,声称自己的动机是为了报复美国在自己国家的轰炸行动。随后,他在电话中宣称自己效忠于ISIS并开始说阿拉伯语。

“里边有非洲裔黑人吗?”Mateen向躲在洗手间里的人群问。Tiara不敢回答。但随后有人回答说:“是的,有6、7个人。”Mateen说:“我并不是针对你们的,你们已经遭遇很多不幸了,我这么做是为了我的国家。”然而,Mateen并没有停止向人群继续扫射。“他的动机很明显,就是我们和那些躺在血泊中的人们。”Tiara说。

到处是伤者和血泊,Tiara说自己曾向上帝祈祷,拯救自己的灵魂。

Tiara回忆说,枪击者第一次来洗手间的时候用的是一把空气枪(BB gun),并用这把枪射伤了她的腿。但随后枪击者用一把机枪(machine gun)向整个室内的人群扫射。Tiara在洗手间门的缝隙中看到枪击者的枪曾一度卡住,枪击者咒骂了一句“该死”然后放下机枪试图调整卡壳的手枪。在这个短暂的间隙,洗手间的人试图用电话求助。


但当枪击者重新返回洗手间时,他喝令里边所有的人不得使用手机求救。当他听到有人的电话声或者短信声时,甚至当有中枪者的手机在洗手间外响起时,枪击者就大喊:“谁?在哪儿?放下手机!”

Tiara听到枪击者曾和同伙沟通:“警察要进来了,没关系,我们外边还有狙击手。”在警察冲进酒吧之前,枪击者持枪向洗手间地板上的人挨个开枪,“你!”他一边说一边开枪“砰”,然后下一个。就在这时,Tiara身后的一个人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没有受到枪击。

“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无论你是谁,感谢你救了我的性命……”Tiara抽泣着说。与此同时,警方开始爆破了酒吧的墙,三声爆破声后,警察冲进来,“放下武器!”警察喊,枪手没有放下手中的枪,于是警察将枪手当场击毙。

另一位当天在奥兰多医院(Florida Hospital Orlando)接受采访的受伤者Angel Santiago Jr. 当时躲在另一个洗手间的隔间里,当枪手开始袭击的时候,在一个大的隔间里除了他自己和两个朋友之外,还有另外15个人,大家都拼命保持安静,不敢出声。最终,Santiago拖着自己已经无法行走的身体从洗手间里出来向警察求救,他用自己手机发出的光线求救。

“我们仍然需要更多的人来捐献血液。”奥兰多医疗中心的工作人员在发布会上说,12日凌晨大批的伤者被送到这里。“我们没有准备,我们只能拼尽全力。”他说。枪击案发生后,医院的工作人员在半小时到1小时之内,腾出了另外3个手术室,共有6个手术室投入使用。但由于事发的俱乐部离该医疗中心有2、3个街区的距离,影响了一些受伤严重的伤者的治疗。



新闻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点击展开全文